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陆一:中式安全战略观正取代门罗主义

更新时间:2013-11-23 22:59:38
作者: 陆一  

    

   克里日前在位于美国华盛顿的美洲国家组织总部,发表了他就任美国国务卿之后的首次美洲政策演讲。克里在演讲中表示,门罗主义的时代已经终结,今天美洲国家间的关系建立在平等伙伴关系和共同责任基础上,美国不再致力于干预其他美洲国家事务。而就在半年前,克里还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说,"西半球是我们的后院,对我们至关重要"。

   "门罗主义"是美国前总统门罗的政治思想与政治遗产,也是美国霸权主义的产物。美国利用门罗主义限制拉美国家的政治外交,利用强大的美国经济与军事能力,把拉美国家视为美国随意摆弄的玩偶。近200年来,门罗主义思想对美国外交政策的影响已侵入骨髓,是在何种情境下美国作出了"门罗主义的时代已经终结"的宣告?不论如何,这几个字已足够记入史册。伴随着门罗主义时代的终结,新一轮国际秩序变革也正在同步发生。在国际事务中分量越来越重的中国也迎来了战略机遇期。多种迹象显示,一个由习近平提出构建的新时代安全战略观正在形成。

   宣布"门罗主义终结"是个历史标记

   门罗主义是美国外交基础政策之一,由美国前总统门罗在1823年提出,主要内容是反对欧洲强国对拉丁美洲施加影响,明确欧洲任何试图控制或压迫南北美洲国家的企图都被视为对美国的敌对行为。此后历任美国总统都在强化这一理念,门罗主义成为美国在拉美地区施行霸权主义的代称。而后,在国际社会和平发展过程中,美国仍一直视门罗主义为圭臬,继续利用门罗主义干涉拉美国家的内政。

   在20世纪90年代,拉美国家遵照"华盛顿共识"的要求,普遍实行新自由主义改革。但改革不仅没有解决拉美社会固有的矛盾,还带来了许多新问题,加剧了社会分化和社会矛盾,激起社会各阶层的强烈不满。在饱尝了新自由主义的苦果之后,拉美一些国家左翼政府纷纷上台执政。在2006年大选之中,拉美地区的左翼政治力量有了进一步的发展,左翼执政的国家又有所增加。智利、巴西、委内瑞拉、玻利维亚等国家的中左翼政党成功地巩固了执政地位,厄瓜多尔、尼加拉瓜的左翼力量也在大选中取胜。

   还有几个特别的印记值得注意,2005年,拉美国家在巴西主导下,首次举行"南-南"对话高峰会,这次是拉美和阿拉伯国家间34国的对话。美国要求担任观察员,但被巴西拒绝。左翼的时任巴西总统卢拉 (Luiz Inacio Lula da Silva) 主张区域结盟,反对美国式的全球化,以南方世界的合作反贫穷和生态伦理等为重点,意图在第三世界逐步型塑出新的价值与发展策略。卢拉的作用,被认为是第三世界左翼政治运动的再出发。

   再有就是,美洲最重要的国际区域组织--美洲国家组织秘书长换人,美国推出墨西哥外长德韦斯(José Antonio Meade Kuribrefia),而拉美其他国家则共同推智利左翼领袖因苏尔萨 (Jose Miguel Insulza),最后因苏尔萨胜出。这也是60年来,美国第一次无法掌握住这个重要的区域组织。当拉美国家已拥有本身能自主掌握的国际组织,美国对拉美国家的颐指气使,甚至像当年一样入侵格林纳达及巴拿马,乃至任意策动政变的机会也就更少了。

   此外,就是拉美左翼以古巴卡斯特罗(Fidel Castro)-委内瑞拉査韦斯(Hugo Chávez)-巴西卢拉所构成的"左三角"为最核心的主导力量,高举反美旗帜。在2005年5月,古巴和委内瑞拉公开宣布成立军事同盟,为美国可能的入侵做准备。2011年12月2日在委内瑞拉举行的第三次拉美及加勒比国家首脑会议上,拉美及加勒比国家共同体宣告成立,这被称为是"没有华盛顿的美洲国家组织",利用联合的力量来保障拉美的政治安全与经济安全的稳定,预防大国的欺压。这实际上已经从根本上瓦解了门罗主义,并撕裂了美国的地缘政治战略。

   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大国政治的制衡,也加速终结门罗主义。全球经济的发展使得像中国这样的新兴经济体崛起与发展,中国与其他新兴经济大国,和拉美在经济贸易上的发展,使得拉美更进一步摆脱对美国的经济依赖。大国在经济与政治外交上的制衡以及对地区加强全面的合作,使得拉美有了更多的选择。

   拉美国家其实早已大声宣告,拉美不是美国的一个州,美国主义在拉美已经死亡。但如今由美国国务卿克里亲自宣布"门罗主义的时代已经终结",则是历史卷轴上的一个标志。门罗主义在全球和平主义发展的声势中早已自毁。不仅仅在拉美,在非洲也成立了非盟共同体,这些组织的成立,目的就是为了促进小国之间联合起来保障自己的政治与经济、外交的权利和独立性。门罗主义在当今世界已经灭亡,这是全球社会发展的必然,是和平主义发展的必然,自然也是霸权主义的必然结果。

   弃门罗主义是被中国倒逼?

   "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自从门罗主义提出以来,美国在过去的200年间,逐步将欧洲人赶出了美洲,把拉美地区变成了自己的后院。但"9·11"之后,美国将重点放在中东和全球反恐问题上,忽视了拉美。加之,整个拉丁美洲几十年的左倾化,也让美拉关系呈现恶化和疏远趋势,这为其他大国进入拉美带来了契机。随着世界各主要大国争相进入拉美,扩大在拉美的存在,美国学者都认为,"美国把拉美看作其后院的时代正在快速地蜕变为历史"。

   数据显示,2011年,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巴西之后的阿根廷全球第二大贸易伙伴,被视为中国与拉美贸易发展的一个里程碑。据统计,2001年到2010年间,美国在阿根廷进口和出口中所占比重分别从18%和10%降至11%和5%,双边贸易不仅呈现持续下降趋势,而且阿对美贸易逆差逐年扩大。与此相反,中国市场在阿根廷出口中所占份额从5%增至9%,在阿根廷进口中的占比则从5%上升至13%。

   这也是中国同整个拉丁美洲关系的一个缩影。美洲开发银行行长路易斯·莫雷诺2012年在法国巴黎出席经合组织和美洲开发银行联合举办的经济论坛时发言指出,目前中国已经是巴西和智利等拉美国家的第一大贸易伙伴,预计在今后五年时间里,中国也会成为阿根廷和哥伦比亚等拉美主要经济体的最大贸易伙伴。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克里表示,美国将扩大与拉美国家的贸易和投资合作,将扩大与拉美国家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中的合作,目前智利、秘鲁和墨西哥都已加入该协定谈判。在观察人士看来,如果美国是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才被迫宣布门罗主义时代终结,与美洲国家间建立平等伙伴关系的话,这就又大错特错了。一个国家所取得的经济成效,是一个阶段性成果,而推动这个成果产生的则是国与国交互的理念,这是一个国际观、价值观的展现。

   中国一直都很注重与第三世界国家的交往。上世纪70年代,毛泽东明确提出三个世界划分的战略思想,这一战略思想改变了以意识形态划分力量集团的观念,代之而用的是"霸权主义和反对霸权主义",这使中国进一步团结广大第三世界国家,反对霸权主义、强权政治。虽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相当长一段时期内,中国同拉美国家的关系曾受到美国对华政策的严重影响,但中国坚决支持古巴人民、巴拿马人民和多米尼加人民维护国家主权、反对外来侵略和干涉的爱国斗争。

   1960年中国同古巴建交,古巴成为首个与中国建交的加勒比海联盟成员国。在70年代,中国同墨西哥、阿根廷、巴西等12国建交,中拉关系进一步加强。1971年许多拉美国家在第26届联大支持恢复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而中国在200海里海洋权和拉美无核化等问题上也给予了拉美国家以同情和支持。直到上世纪80年代起,拉美才接受了中国的主动外交。30多年来,中国和拉美国家高层往来频繁。50余位拉美国家总统、总理到华访问。中国国家领导人江泽民、李鹏、乔石、朱镕基、李瑞环、胡锦涛等此前都先后访问拉美。中国与拉美地区多边组织及机构的关系进一步密切,政治磋商和对话加强。1990年后,中国同拉美最有代表性的地区政治磋商机构--里约集团保持着外长级对话关系。1994年,中国成为拉美一体化协会观察员国。1997年5月,加勒比开发银行正式接纳中国为该行成员国。同年10月,南美一体化重要组织--南方共同市场代表团访华,同中国进行了首次对话。据中共消息人士透露,通常国家主席或总理对非洲的访问是每年最先确定下来的工作安排之一。中国每两年或三年就会对拉美进行一次高层访问,未来这种访问有可能更加频繁。

   可以看到,拉美国家一直是在追求对外关系多元化和更强的独立性,他们对美国的一些粗暴做法非常反感。而中国是在平等、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发展与拉美国家的关系,拉近了与拉美国家的距离。就像中国对待东盟国家那样,尊重、合作,而不搞势力范围,尊重东盟在该地区发挥领导作用。中国是在通过协商、合作、共赢的方式,创造一个更好的投资环境。

   回过头来看,克里所说"美国将不再发表声明,决定何时、以何种方式干预其他美洲国家的事务",又有几分酸意。他强调"把其他国家看成平等的伙伴,共同分担责任","加强在安全问题上的合作",最后是"以此推进价值观和共同利益",而更"巧合"的是,副总统拜登即刻访问巴拿马运河。不得不问,美国真的会舍弃门罗主义吗?

   中国版"门罗宣言" 迎安全挑战

   当年,"门罗宣言"一发表就立刻引起了广泛的争议,近200年来,对于"门罗主义"一直论争纷纭、褒贬不一。在随后的历史中,"门罗主义"也成为美国外交的重要基础。当时美洲的国际环境和美国实力的弱小,使美国外交的决策者在处理拉美独立问题时面临严峻考验,门罗主义宣告美国开始作为大国在国际舞台上独立发挥作用,它对国家战略的启示是引人深思的。

   也有人注意到,习近平早前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发表主旨演讲,强调中国和亚洲唇齿相依,中国将坚持与邻为善,以邻为伴,巩固睦邻友好,深化互利合作。同一演讲中,他还说了一些针对性的话,他说地球村应该"成为共谋发展的大舞台,而不是相互较力的竞技场","更不能为一己之私,把一个地区乃至世界搞乱"。而在此之前,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也针对东北亚局势讲了一句,"绝不容许在中国家门口闹事"。这些表态,被指似有几分"美国不干涉欧洲列强的内部事务,也不容许欧洲列强干预美洲的事务"的味道。

   但中国版的"门罗宣言",是向全球郑重表达中国的立场与主张,其内容包括:其一,中国复兴之路秉持的原则是和平崛起。然而从崛起到复兴必有一前提,即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其二,地球村是人类"共谋发展的大舞台",中国主张"大家搭台,相互补台,好戏连台"。其三,就大国关系而言,无论中美、中俄、中欧,中国主张发展健康稳定的"新型大国关系",作为21世纪全球安全与发展的基础。由此可见,中国版的"门罗宣言"与美国版"门罗宣言",则是实际内容和性质上的不同。

   美国宣布门罗主义终结,国际秩序的变革也正在发生中。如今,世界上和平力量大大超过战争的力量,但经济相互依赖和相互获益的发展,并没有消除国家之间的竞争和不信任,国际社会面临更加复杂多样的安全挑战:从全球金融危机到反恐战争,从"阿拉伯之春"到美国亚太战略再平衡,安全问题的内涵既远远超越了冷战时期对峙平衡的安全,也超越了传统意义上的军事安全,同时也超越了一国一域的安全。

   大国关系的新一轮调整、世界格局多极化和经济全球化迅猛发展的新形势下,中国迎来了战略机遇期。处于这样一个战略机遇期的中国,正在给出"共同发展、平等相待、超越分歧、互信互存、合作共赢、求同化异"的新安全战略调整。如此,在面临复杂的国际环境变化时,才能回答一个社会主义大国如何处理对外战略的根本问题,也才能回答中国这样一个发展中社会主义大国怎样创造有利的国际环境的基本理论问题,同时也为新时期的中国外交提供根本依据。多种迹象显示,习近平正欲把握当下复杂多样的安全挑战,建立新时代的安全战略观,营造和谐稳定的国际和地区安全环境。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982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