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包淳亮:“国家安全委员会”是宪政议题

更新时间:2013-11-23 09:30:23
作者: 包淳亮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引起各方的揣测,一些人甚至声称这是由于"形势"如何危急;然而,就如同日本新成立国安会可说是20余年右倾化的阶段性成果,而非"中国威胁"所造成,当前中国大陆更无危机可言,反而也可说是江泽民以总书记之尊兼任国家主席,20年后的一次阶段性制度确认。

   江泽民留给后世两个制度遗产,其一是继承过渡期军委主席作为"独立的权力中心"的可能性,但胡锦涛"高风亮节"的一次性全退,已将此化为历史尘埃;其二是总书记兼任军委主席与国家主席,形成以党的最高负责人,直接以国家主席身分对外进行国事活动,并可以国家主席之地位,提名行政最高负责人国务院总理的惯例。

   就宪法而言,中国大陆的国务院总理是"独任制",而非合议制下的国务院最高负责人,实权颇大。相形之下,国家主席为虚位元首,甚至由中共"总书记"这个合议制下的党的最高层"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主席兼任后,其实权亦未必超过总理。江、胡交接时期的尴尬状况即可见一斑,赵紫阳由总理转为总书记后实权大减、以致于在1989年政治风波中难以有所作为的历史,亦可参考。正是这两个历史先例,使国家主席实权化,成为中国宪政体制的重要议题之一。

   进一步言,胡锦涛在2002年接任总书记后,虽然很快兼任中央领导分工的外事、对台乃至于国家安全领导小组的组长,但最高领导实际仍为军委主席江泽民。因此"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的重要性,远远不能与"国家安全委员会"比较,前者乃是组织分工,后者才是国家主席名义上的权力创设与实际上的权力确认。成熟的共党体制远远不是独裁专制,各种权力依然来自于制度;将江泽民开启的新宪政惯例,由宪法确定下来,可说是长治久安的必要之举。

   十余前大陆学者如郑永年就已指出:"外交事务方面的权力本来在国务院,但现在有向国家主席转移的趋势",张立荣提出"国家主席手中握有统帅全国武装力量的实权",张祖桦认为"二元领导(半总统制)趋势确实存在,形势比人强",刘军宁认为要"讨论中国未来面临的总统制问题"。现在"国家安全委员会"被提出,这些学者想必都不会感到意外。因此"国家安全委员会"可说是一个由中共"党"所提出、可能在明年全国人大,借由"修宪"完成立法程序的重大"宪政"议题。

   距离2004年3月14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的赋予国家主席"进行国事活动"权力的宪法第81条修宪,恰是10年,进一步依照已历时20年的宪政惯例,赋予国家主席实权,以消弭宪法条文与实际运作的差距,可谓恰当其时。而此一议题,与中美关系、中日关系或两岸关系,其实都没有直接关系。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9799.html
文章来源:联合早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