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林小波:“四清”运动中的毛泽东与刘少奇

更新时间:2013-11-15 21:41:48
作者: 林小波  

  

   20世纪60年代,在中国大地上开展了一场以"反修防修反覆辟"为宗旨的政治运动--社会主义教育运动。这场运动在农村被称为"四清",在城市被称为"五反",后来统称为"四清"运动。运动中,毛泽东与刘少奇的关系一波三折,时而配合默契,时而冲突激烈,最终导致了"文化大革命"的爆发。

   ◇ 刘少奇:现在就要正式部署一个行动,搞一个阶级斗争。

   ◇ 毛泽东:社会主义教育,干部教育,群众教育,一抓就灵。

   1962年八届十中全会后,国民经济调整工作继续进行。毛泽东虽在会议上大谈阶级斗争和反修防修,提出要对干部群众进行社会主义教育;但由于国内日益严峻的形势,处于一线的部分党内领导人仍将主要精力放在国民经济调整上。1962年冬到1963年初,毛泽东外出视察工作,跑了11个省,只有湖南省委书记王延春和河北省委书记刘子厚,向毛泽东讲了社会主义教育的情况,其他各省都不讲。毛泽东对这种情况很不满意,认为社会主义教育并未引起党内同志的重视。

   为此,1963年2月11日至28日,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工作会议,重点讨论在城市开展"五反"运动和在农村开展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的问题。为引起与会者的重视,毛泽东推荐批印了《中共湖南省委关于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情况的报告》和《中共河北省委关于在农村贯彻党的八届十中全会决议、开展整风整社运动情况的报告》,并要求与会同志认真研究。

   在毛泽东的推动下,与会者就"四清"、"五反"、反修防修等问题展开了讨论。大家普遍认为,主席提出我们现在究竟"怀的什么孕"的问题,是一个极端重要的根本问题,抓阶级斗争,抓党的建设,抓阶级队伍,搞"五反",搞社会主义教育,都是反修与防修的伟大的基本建设工作。在农村进行社会主义教育的问题,实质上就是社会主义革命的问题。认为"五反"运动非搞不可,不然会出修正主义。

   刘少奇主持了12日、13日的会议,并指出:"八届十中全会讲阶级、阶级斗争,现在就要正式部署一个行动,搞一个阶级斗争。对像是投机倒把、贪污盗窃,还有一些严重的铺张浪费,严重的蜕化变质、违法乱纪,严重的分散主义。总是口里讲阶级斗争,不办事情,不好。"

   当时,由于中苏两党争论日趋激烈,国际上的修正主义思潮同国内严峻尖锐的阶级斗争形势,促使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进一步思考如何防止国内、党内出修正主义的问题。2月25日,刘少奇在会议上专门作了《关于反对现代修正主义的斗争问题》的报告。他强调指出:"我们需要在经济上,在政治上,在思想上,在党和国家的组织上,包括军队的组织上,保证不蜕化变质。因此,就要想一种办法来保证,不只是要保证我们这一代,而且要保证我们的后代不蜕化变质。这个问题,是生死存亡的问题,是亡党亡国的问题,是人民当权还是少数剥削者当权的问题。"在刘少奇讲话时,毛泽东插话说:"我国出不出修正主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一种不可能。现在有的人三斤猪肉,几包纸烟,就被收买。只有开展社会主义教育,才可以防止修正主义。"

   会议的最后一天,毛泽东强调,要把社会主义教育好好抓一下,社会主义教育,干部教育,群众教育,一抓就灵。同时,他认为一定要把贫下中农组织好,在农村要有一套制度防止修正主义。搞社会主义,就是要把工人和农民这样的大多数、贫下中农先团结起来,然后团结那个富裕中农以及或者已经改造或者愿意改造的那些地主残余、富农分子,打击那个猖狂进攻的湖南人叫刮黑风的歪风邪气、牛鬼蛇神。

   经过讨论,会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厉行增产节约、反对贪污盗窃、反对投机倒把、反对铺张浪费、反对分散主义、反对官僚主义运动的指示》,并于3月1日发出。

   二月会议以后,毛泽东又到各省视察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发现有的省抓得好,有的省抓得差,谈反对修正主义的较多,讲农村社会主义教育的较少。据此,毛泽东认为,对这个问题许多人印象不深,没有引起各级干部的足够重视。于是,5月2日至12日,毛泽东在杭州召集有部分政治局委员和大区书记参加的小型会议,即杭州小型会议。会议讨论制订了《关于目前农村工作中若干问题的决定(草案)》(简称《前十条》)。

   在这次会议上,毛泽东指出:"阶级斗争、生产斗争和科学实验,是建设社会主义强大国家的三项伟大革命运动,是使共产党人免除官僚主义,避免修正主义和教条主义,永远立于不败之地的确实保证,是使无产阶级能够和广大劳动群众联合起来,实行民主专政的可靠保证。不然的话,让地、富、反、坏、牛鬼蛇神一齐跑了出来,而我们的干部则不闻不问,有许多人甚至敌我不分,互相勾结,被敌人腐蚀侵袭,分化瓦解,拉出去,打进来。许多工人、农民和知识分子也被敌人软硬兼施,照此办理,那就不要很多时间,少则几年、十几年,多则几十年,就不可避免地要出现全国性的反革命复辟,马列主义的党就一定会变成修正主义的党,变成法西斯党,整个中国就要改变颜色了。请同志们想一想,这是一种多么可怕的情景啊!"

   刘少奇没有参加杭州小型会议。他同夫人王光美在陈毅副总理的陪同下,于4月12日至5月16日访问了印度尼西亚、缅甸、柬埔寨和越南4国。杭州小型会议结束时,刘少奇还在国外。他回到昆明后,看到《前十条》,很赞成文件的内容。他认为三年经济困难之后,出现许多不良的现象,脱离群众、官僚主义、贪污腐化等,对此不能熟视无睹,应该解决。

   同时,刘少奇为了能够了解"四清"运动的实际,要求王光美下乡搞"四清"。1963年11月,王光美根据刘少奇要她下去锻炼的指示,化名董朴,以河北省公安厅秘书的名义参加了河北省委工作队,下到唐山专区抚宁县卢王庄公社桃园大队,担任大队工作组副组长。离京前,王光美问刘少奇,应该注意什么?刘少奇只简单地讲了一句:"不要先有框框,一切从实际出发,有什么问题解决什么问题。"王光美下乡参加农村"四清"运动,也受到毛泽东的赞同和支持。她每一次回来,毛泽东都向她询问情况,并多次说过,"根子在上面"。

   这一时期,刘少奇也多次提出"挖根子"。1964年春节期间,刘少奇在听取王光美的汇报时指出,犯严重"四不清"的错误,根子在哪里?我们说根子是封建势力和资本主义势力的腐蚀和影响,如一般所说的"错在干部,根子在地、富",这是下面的根子,群众还提出有上面的根子。上面有根子没有?要不要挖?应该切实查一下上面的根子。很多事实说明,犯严重"四不清"错误的干部,如果没有上面干部的保护,就不敢犯那么严重的错误,不敢犯大错误。科员不拉科长下水,就不敢乱搞、大搞;科长不拉处长下水,就不敢乱搞、大搞;处长不拉部长下水,也不敢乱搞、大搞。生产队干部没有大队干部撑腰,不敢胡搞;大队干部没有公社干部撑腰,不敢胡搞;公社干部没有上面干部撑腰,也不敢胡搞。他强调,上面的根子要追,上面的根子更危险,一律要追,追到什么地方算什么地方,是公社的追到公社,是县委的追到县委,是地委的追到地委,是省委的追到省委,是中央的追到中央。

   刘少奇"挖根子"的思想,基本上是着眼于解决基层干部的贪污腐化、蜕化变质等问题。虽然提出要追中央的根子,但他对经过长期革命战争考验的党内高级干部在政治上还是信任和倚重的,而对农村基层干部,却明显表现出政治上的不信任。与刘少奇"眼光向下"不同,毛泽东一方面对广大基层干部贪污腐化、"被敌人拉出去,打进来"甚为不满;另一方面,又警觉中央高层出修正主义的问题。特别是1962年发生在中央高层的所谓"单干风"、"黑暗风"、"翻案风",使毛泽东一开始就有着与刘少奇不同的思路。而这种差异,以及由此引起的问题,在运动开始时尚不十分明显。但随着运动的大规模开展,两位领导人的这种分歧日益加剧。

   ◇ 刘少奇:毛泽东的调查研究办法过时了,社教去年也打了败仗。

   ◇ 毛泽东:我年纪大了,有时我妥协,他厉害。

   1963年5月杭州小型会议以后,各地召开三级干部会议,按照《前十条》的内容,重新训练干部,在一批社队进行试点。与此同时,城市的"五反"运动进一步展开。在运动试点中,大多数试点的情况较好,但也出现了一些问题,如有些地方发生了乱斗、打人、体罚等违法乱纪的情况,经济退赔普遍偏严等。根据这些情况,中央在九月工作会议上,对运动中的一些具体政策作了规定,由邓小平、谭震林主持制订了《关于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的一些具体政策问题的规定(草案)》(即《后十条》)。1963年11月14日,中央发出通知,决定向全体群众宣读两个"十条",使"全国人民家喻户晓"。随后,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在较大的范围开展起来。

   此时,中国的周边形势已经是"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汤风雷激"了。中苏两国关系急剧恶化,中美两国关系因中国的核计划和越战的迅速升级而日趋严重。为了反修防修和防备世界大战,中共中央于1964年5月15日至6月17日在北京召开了工作会议。会议对国内形势作出了严重的估计,提出了"三分之一的社队领导权不在我们手里"的不切实的观点,认为中国要出修正主义。毛泽东还提出中国"如果出了赫鲁晓夫怎么办"的问题,并对中国出修正主义看得非常严重。刘少奇在会上说:"如果出了这种情况,一个省可以独立,可以造反。"

   中央工作会议后,经毛泽东同意,中共中央决定成立"四清"、"五反"指挥部。8月5日,中央书记处会议正式决定:"四清"、"五反"指挥部,由刘少奇挂帅。此后,刘少奇便把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用于领导"四清"运动上来,实际上处于运动领导工作的第一线。

   8月16日,刘少奇向毛泽东及中央写出了《关于集中力量打歼灭战的建议信》,建议把各县工作队集中到地委,省委工作队也分到各地委,在省委、地委领导下集中搞一个县,即进行大兵团作战。

   刘少奇的这封信,最初是得到毛泽东高度评价的。8月18日,毛泽东复信:"8月16日来信收到,我于昨天(17日)看了一遍,觉得很好,完全赞成。"但随着各地反映的情况,毛泽东对这一建议逐渐改变了看法。8月20日上午10时30分,毛泽东在北戴河找李雪峰、乌兰夫、陶鲁笳、刘仁、刘子厚谈话,了解到华北局有不同看法,尤其是山西方面提出按刘少奇的做法有十大缺点。毛泽东当场向秘书吩咐,说华北局反对,文件缓发,通知开会。并说:"到北京开会,你(李雪峰)带几个人去好助威呀,到北京打一仗。也许你们打赢,也许打败,打败也不要紧。文件缓发,何必急,急什么。"出门上车后,毛泽东又说:"也可以写活点,何必一个样?你(李雪峰)还是带几个人去,助助你的威么。"26日,刘少奇从南方回京。27日,即找李雪峰、陶鲁笳、刘子厚谈话。据陶鲁笳回忆,刘少奇同志不但没有听取他们的意见,还对他们进行了批评。另外,田家英跟随刘少奇赴广州修改《后十条》时,在飞机上向刘少奇传达了毛泽东的两点指示,即不要把基层干部看得漆黑一团,不要把大量工作队集中到一点,但刘少奇在主持修改《后十条》时并未采纳。8月份的大区书记会议上顺利通过了《后十条》修正案,毛泽东也没再提出不同意见。

6月至8月,刘少奇南下视察。在视察座谈时,刘少奇提出毛泽东的调查研究办法过时了,干部不蹲点,不能当省委书记、地(市)委书记、县委书记等。他指出:"现在调查研究,按毛主席的办法不行了,现在的办法,只有放手发动群众,在改造客观世界的过程中认识客观世界。比如说,你(谢富治)那个副部长徐子荣,不是到山东曲阜蹲了点,写了报告?毛主席批了这个报告。我调查了,只住了7天,这怎么能叫蹲点呢?目前,我们这种工作方法,层层听汇报,或者看报表,不行了。这种领导工作、领导革命的方法不行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958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