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徐菁:美国改变世界能源版图

更新时间:2013-11-08 09:27:12
作者: 徐菁  

  

   2013年,美国将超越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国。 美国能源部能源信息署主管亚当姆·谢尔敏斯基由此说:“这将是一个异乎寻常的转变。这将是对这种状况所带来的机会进行思考的全新时代。”

    

   转折点

   美国能源信息署(EIA)10月4日表示,2013年,美国将超越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国。

   由于美国得克萨斯州和北达科他州能源供应的急剧增长,自2008年以来,美国的石油产量已经增加了7万亿英热单位,大大超过俄罗斯和沙特的增量。在过去两年,美国和俄罗斯的石油产量大致相当。而国际能源署的数据显示,2012年美国天然气产量自1982年以来首次超过俄罗斯。根据《华尔街日报》对国际能源署(IEA)数据的计算,如果俄罗斯油田和气田的产出与2012年持平,那么美国日均油气产量在今年夏天已经超过俄罗斯。

   美国能源部能源信息署主管亚当姆·谢尔敏斯基(Adam Sieminski)表示:“这将是一个异乎寻常的转变。这将是对市场状况,以及这种状况所带来的机会进行思考的全新时代。在不久之前,这还是我们做梦也不敢想的事情。”

   作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直到2010年,美国一直是世界第一大能源消耗国。第一次石油危机以来,从1974年尼克松的《独立运动计划》、1975年福特的《能源独立法案》、1977年卡特的《国家能源计划》、1987年里根的《能源安全报告》、1991年老布什的《国家能源战略》、1997年克林顿的《联邦政府为迎接21世纪挑战的能源研发报告》,到2001年小布什的《国家能源政策报告》,历届美国政府都将“能源独立”作为政府追求目标。2011年,在奥巴马任上,美国政府和能源部发布的《能源安全未来蓝图》和《2011年战略规划》,都以新能源为主要切入点设定战略规划,在未来十余年内把美国的石油进口量削减1/3,以提高美国能源的独立性。

   近30年来,这些法案和规划并没有立刻改变美国的能源面貌。以石油为例,2005年,美国石油净进口量占其需求的比例已经上升至60%,美国石油产品的进口量超过出口近9亿桶。但此后,局面发生了逆转。美国的石油对外依存度从2005年开始下降,直到2011年的45%。2012年美国国内石油生产年同比增长接近100万桶/天,增速远超其他国家。统计显示,2012年上半年,美国国内原油生产已经能够满足国内83%的能源需求,创下1991年来最高水平。

   美国石油的井喷式增长主要是因为页岩油产量的爆发。欧佩克2011年在一份报告中承认,从页岩层中提取石油和天然气的技术正在显著影响着全球能源供给格局,该报告是欧佩克首次承认利用水力压裂技术提取页岩油的重要作用。

   页岩(Shale)是一种主要由黏土沉积经压力和温度而形成的沉积岩。页岩中富含石油和天然气资源,但它们的开发并不能通过常规的油气开发手段。近些年,美国开采页岩资源在两项技术上趋于成熟:水平钻井技术在页岩层平行的方向钻井,打通一条能源通道;水力压裂技术则是依靠水压撑开页岩,释放其中的天然气和石油。开采页岩油与开采页岩气的技术基本一样,技术上不存在瓶颈,所用设备也基本一样。

   “美国油气产量的增长主要是因为这两项技术的使用。”《资源战争》和《鲜血与石油》的作者、美国学者迈克尔·克莱尔告诉本刊,“此外也有其他一些因素:并不是所有的形态的页岩都适合开发,但美国拥有巨大的易于用这两种技术开采的页岩资源。另外,美国拥有许多小型或者中型的能源公司,相比而言,它们比大型的油气公司更加有承担风险、使用新技术的意愿。”

   “美国的石油和天然气往往蕴藏在私人土地下,美国的法律允许私人投资者和私人土地所有者签订合同发展这些资源,只要它们遵守一定的环保规定等。全球石油价格居高不下,这使得很多投资者都会选择投资美国的石油和天然气行业,这也包括中国的投资者。”美国加州大学教授、美国能源政策的权威学者、外交关系理事会专家艾米·梅耶斯·杰弗告诉本刊。

   企业追求利润的动力并不是唯一推动力。美国政府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盯上了页岩资源的前景,并开始不遗余力地鼓励企业进行新技术的研发。70年代末期,美国政府在《能源意外获利法》中提出非常规能源开发税收补贴政策,对1979~1993年钻探的非常规油气和2003年之前生产和销售的页岩气及致密气实施税收减免,对油气行业实施5种税收优惠。1990年的《税收分配综合协调法案》和1992年的《能源税收法案》扩大了非常规能源的补贴范围。1997年的《纳税人减负法案》延续了替代能源的税收补贴政策。从2005年起,美国政府加大了开发难采天然气的政策扶持力度,大大降低了天然气开采税。为激发土地所有者与开采公司签署土地租赁合同的积极性,政府给土地所有者增加了25%的强制提成。另外,政府还专门设立了非常规油气资源研究基金。根据2004年的《美国能源法案》规定,10年内政府每年将投资4500万美元用于包括页岩气在内的非常规天然气研发。

   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经济得以稳步复苏,能源因素扮演了重要角色。由于页岩气资源的开发,美国的天然气价格自2008年以来降幅已超过80%,是全球最低水平。低廉的能源价格为奥巴马政府的“再工业化”战略奠定了基础,美国制造业已经进入上升期,成本优势将进一步凸显。另外,能源产量的提高还将在未来不断减轻美国政府赤字负担。2000至2010这11年间,美国油气贸易赤字累计高达2.15万亿美元。2008年高峰时曾高达3512.7亿美元。此后不断回落。在天然气领域,赤字已经从2005年的318.2亿美元落至124.8亿美元。这一趋势对未来美国改善经常账户收支,支撑美元步入强势周期有不可估量的作用。

   位于加州长滩市的一处加油站。工作人员正在为一辆卡车加天然气

    

   天然气:美国的新机遇

   从能源消费结构上看,美国原油消费量占总能源消费量的比重已从40%减到36%,而天然气从23%增至27%。国际能源署发布《世界能源展望》报告认为,在美国,较低的价格和充足的供应将使天然气在2030年左右超越石油,成为能源结构中最大的能源种类。根据2011年12月德勤咨询公司发布的美国天然气供应价格曲线,以2010年的消费标准,价格不高于每立方米1.36元人民币的廉价天然气资源就可满足美国超过50年的天然气需求。

   5年前,美国的天然气巨头们还在全力推进天然气进口终端建设,以应对当时可预见的巨大本土供应缺口。然而现在,这些进口终端成了摆设。今年2月,代表美国500多家油气企业的美国石油协会(API)呼吁能源部下放更多天然气出口许可。该协会预计,若全面开放出口,从2015到2035年,天然气出口可为美国创收7000亿美元,同时每年为美国创造21.3万个就业机会。

   美国国内关于天然气出口的呼声越来越大。去年12月,美国能源局在2013年度能源展望中也指出,直到2040年,美国能源面临的突出问题是能源生产的增长速度超出能源消耗的增长速度。美国将在2016年成为液体天然气(LNG)净出口国,同时在2020年,成为总类天然气(包括管道运输部分)的净出口国。截至2012年3月23日,美国共有10个已批准或在申请中的天然气液化出口项目,总产能相当于2011年全球液化天然气贸易总量的40%。

   长期以来,美国的天然气贸易大多通过跨境运输管道在北美地区进行,加拿大和墨西哥是最主要的两大出口目的地。这主要是因为美国政府对天然气出口一直秉持较为谨慎的态度。

   根据1992年修订的美国《天然气法》,美国与自由贸易伙伴国家的天然气贸易行为被自动默认为“与公众利益相一致”,可以执行简单迅捷的审核路径。而对于其他非自由贸易伙伴国,出口天然气均须通过美能源部严格的“公众利益审核”,评估其对美能源安全、经济贸易、消费者、产业界、环境等各方面的影响。此外,申请企业除了要向美国能源部递交申请之外,还需要向美国联邦能源管理委员会递交审批申请,一般来说要花12~18个月的时间才能走完这一程序,且申报费用高昂。迄今为止,各企业向能源部提交的向非美国自贸伙伴国出口液化天然气的项目申请已多达20余个。如果这些项目全部获批,美国的日均天然气出口量理论上可相当于美国当前天然气消费量的1/3。但从2011年到现在,得到批准的项目只有4个。

   2011年5月美国能源部首次核准萨宾管线项目向非自由贸易伙伴国出口液化天然气后,制造业者纷纷对政府可能进一步扩大天然气液化出口规模的举动表示反对。代表化工、塑料、水泥、造纸、食品加工、钢铁、玻璃、制药、铝业、酿造等众多制造行业利益的工业能源消费者协会负责人表示,目前制造业消费约1/3的天然气与电力,而电力的1/3又是依靠天然气生产而来。对于能源密集型工业而言,天然气出口带来的电力价格的任何细微变化都会影响企业在全球市场的竞争力。天然气发电厂商和公用事业部门也担心天然气大量出口会抬高其国内价格,增加生产生活成本。根据美国能源情报署的评估,如果按照年均600亿~1200亿立方米的规模出口液化天然气,美国国内天然气价格会上涨3%~9%,电力价格会上涨1%~3%。

   化工行业是美国低廉天然气价格的主要受益者之一。美国的乙烯及乙烯相关的产业得到了巨大的实惠。乙烯是由乙烷生产而来的。而乙烷是天然气生产中的副产品。而在欧洲,化工厂家主要从石油中生产乙烯。鉴于全球高昂的石油价格,美国国内便宜的天然气价格使得美国化工厂家在全球市场上极具竞争力。根据美国化学理事会的统计,美国的乙烯生产已经增长25%。为此将直接提供1.7万个工作岗位,间接提供3.95万个工作岗位,在未来10年多创造440亿美元的联邦、州和地方税收。

   关于天然气出口究竟会对美国经济造成何种影响,不同的研究机构使用不同的模型进行论证,结论五花八门。2012年1月,美国能源情报署发布报告,以该署2011年发布的美国天然气市场预测为基础,就四种可能情形下液化天然气出口对国内价格的影响进行了研究,得出的总体结论是:增加天然气出口不仅会抬高其国内价格,而且将促使国内天然气产量上升,消费量下降。上述结论发布后,美国能源部的态度因此更趋谨慎。但各类研究在总体上都认为出口天然气将使美国经济获得净收益。

   “一些商业集团希望保持美国国内天然气的低价格,不断地进行游说,反对美国出口液化天然气。”艾米·梅耶斯·杰弗告诉本刊,“但出口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也不太可能造成国内天然气价格的高升。许多分析都预测,如果美国每年出口6000万吨液化天然气,那么国内每千立方英尺的天然气价格只会上涨25美分到40美分。”去年10月,美国能源部在一份报告中称,美国有能力在避免国内气价大幅上升的前提下,创造年均营收300亿美元的天然气出口产业。报告特别提及天然气出口将有助于平衡美国的贸易赤字——如果出口量能达到每天120亿立方英尺,美国的GDP将至少增加200亿美元,最多可达470亿美元。

今年以来,奥巴马在天然气出口问题上摆出了少有的进取姿态。奥巴马在3月提名麻省理工学院物理学家厄内斯特·莫尼兹出任能源部长。莫尼兹个人的观点是,页岩气开发的环境风险是可控的;美国正处于从淘汰煤炭、降低碳排放到新型能源发展成熟的过渡时期,天然气正好可以填补美国过渡期的能源消费缺口。他在4月的参议院提名听证会上表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935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