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植荣:从国外外语教学反思中国疯狂英语

更新时间:2013-11-05 19:35:08
作者: 刘植荣  

  

   最近多地密集出台的“高考改革方案”纷纷拿英语开刀,引起人们的关注和热议。其中,北京市公布的教学改革方案规定,小学三年级前不开设英语课,从2016年起高考英语由150分减为100分,中考英语由120分减为100分。

   10月26日,手机腾讯网发起的15万网友参加的调查显示,网友一边倒地赞成高考取消英语或降低英语权重,认为在学习英语上耗费的精力超过了其他学科,却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超过八成的人觉得英语在其工作中“基本没用”或“完全没用”;57%的人认为高考应取消英语。

   本文通过分析典型国家的外语教学及其效果来反思中国的英语教学。

    

   外语很重要,但不需全民学

   语言是一种交际工具,这和其他工具一样,需要我们花费很多时间学习如何应用这种工具。学了一种外语如果长时间不用,就会对应用这种工具感到生疏,甚至失去应用这种工具的能力。为此,要想学一种外语,首先你要问自己,你准备用这个工具做什么?是为了搞科研查考外国文献,还是为了出国留学?没有目的地学习外语,无疑是费力不讨好的事。

   当然,对把外语作为工具谋生的人来说,外语就必须要精通了,半吊子外语是要误大事的。

   2008年2月7日,我去埃塞俄比亚历史古城阿克苏姆的路上,有一个镇子叫阿德瓦,历史上著名的阿德瓦战役就发生在这里,而引爆这场战役的导火线却是一个翻译。

   埃塞俄比亚1889年5月2日与意大利签订了《戊沙勒条约》,该条约先由意大利特使用意大利文起草,然后由埃塞俄比亚翻译格拉兹玛赤·尤赛夫翻译成阿姆哈拉文,埃塞俄比亚皇帝米尼力克看了阿姆哈拉文本后就签了字。

   后来却发现,意大利文本第十七条规定“由意大利负责埃塞俄比亚对欧洲各国的外交事务”,而阿姆哈拉文本的第十七条则给翻译成了“米尼力克皇帝在处理外交事务时,可以让意大利参与调解”。显然,翻译者将原文的意思曲解了。

   出现分歧后,米尼力克要求意大利修改意大利文本,但意大利坚持这个条约的有效性。两国谈判无果,诉诸武力解决,最后埃塞俄比亚赢得了战争的胜利。

   为了国际交流与合作,为了人类文明的传播,为了吸收世界先进科学技术和管理经验,国家必须有一批优秀的外语专业人才。但是,这并非要求全民学外语,就像国家需要音乐人才,而无需全民弹钢琴一样。否则,举国学外语,劳民伤财,是对资源的极大浪费。

    

   外语在英国初中是必修课,但在其他教育阶段只是选修课

   作为英语发源地的英国虽然努力向全世界输出英语,但英国人却对外语学习缺乏热情。

   根据英国的《2002年教育法》,英国的外语课程只对第三阶段(11-14岁,相当于中国的初中)学生作为必修课,而在其他教育阶段,外语只作为选修课。其实,英国很多小学根本就不开设外语课,很多学生自然也就没有选修的机会。英国有5门课从小学到高中贯彻始终,它们是:英语、数学、科学、信息技术、体育。

   英国教育部公布的数据显示,在14岁至16岁的学生中,不学外语的人比20世纪90年代翻了一番。2011年38万中学生参加普通中等教育证书考试时没有通过外语科目;报考法语的考生仅为154221人,比上一年下降了15%;报考德语的考生为60887,比上一年下降了13%。

   在大学也是如此,注册外语专业的大学生逐年减少,根据英国《卫报》2013年9月11日的报道,在过去10年里,英国大学的外语系关闭了40%。

   为了扭转学习外语的学生人数不断下降的趋势,英国政府决定,从2014年9月起,全国7岁至11岁小学生必修一门外语课。不过,教育界人士对政府提出的外语教育计划能否有效实施表示怀疑,原因有二,一是缺乏外语教师,而是学生缺乏学习外语的热情。

   英国人不愿学外语主要是英语已成为世界垄断性语言所致。世界上有60个国家和28个地区把英语列为官方语言,很多国家把英语作为第一外语,互联网上的英语资源占90%,所以说,不学外语的英国人走遍世界也很少遇到语言沟通上的障碍。

    

   英语不是美国官方语言,很多小学只是把外语作为课外兴趣

   我在国外工作时常听人们说这样一句话:“英语生在英国,长在美国,死在印度。”意思是说,英国人创造了英语,但现在美式英语却风行世界,而印度英语很糟糕,很难听懂。

   尽管美式英语受到推崇,但美国并不规定英语为官方语言,其目的就是倡导文化多元化,避免语言歧视。美国联邦政府的重要文件均用英语、西班牙语、汉语、韩语、俄语和越南语等文本发布,以照顾各地移民的权益,体现种族平等。

   和英国人一样,美国人学习外语的兴趣也不大。在20世纪50年代,美国也试图在中小学推广外语教学,但收效甚微,开设外语课的小学仅占22%。现在,很多美国小学只是把外语作为一种课外兴趣,学校临时聘请移民学生家长讲课。我的一个移民美国的朋友因有孩子上小学,就常被孩子所在的学校请去当临时汉语教师。

    

   原殖民地国家没“外语”,因为“外语”是其官方语言

   原殖民地国家已把英语、法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等这些欧洲宗主国的语言作为官方语言或通用语言,因此,不再把它们作为“外语”进行教学。

   喀麦隆共10个省,讲英语的西北省和西南省曾是英国的殖民地,讲法语的其他8个省曾是法国的殖民地,因此,英语和法语都是喀麦隆的官方语言。1998年4月14日颁布的《喀麦隆教育方针》规定,政府要“促进民族语言”,国家给予民族语言一定的地位,鼓励公民使用民族语言,号召公务员能讲一种或几种民族语言。

   喀麦隆的普通教育分学前教育(2年)、初等教育(6年)、中等教育(7年)、职业教育(2-3年)和高等教育(3-4年)。喀麦隆初等教育和中等教育要求使用两种官方语言中的一种教学,根据学校所在的语言区选择,即英语区的用英语教学,法语区的用法语教学。从六年级开始,必须加上第二官方语言的课程。

   2001年4月16日颁布的第5号法令要求大学要推行双语教育,以体现国家各民族的统一和互相融合,但坐落在西南省省会的布埃亚大学坚持实行纯英语教学。

   尽管喀麦隆把法语和英语作为官方语言和教学语言,但我在喀麦隆工作期间发现,居民日常生活中多用自己的部落语言。近些年来,皮津英语日渐流行。皮津英语是一种英语、法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和本地土语混合在一起的独特语言。例如,“奶奶到学校接我弟弟去了”这句话,里面就有英语、法语和当地土语。

    

   埃塞俄比亚虽没被殖民过,但通用英语

   埃塞俄比亚宪法规定,所有民族语言具有平等的法律地位,阿姆哈拉语为联邦政府的工作语言,各州自己规定本州的工作语言。埃塞俄比亚虽然没有被殖民的历史,但受周围原殖民地国家的影响,联邦政府努力推行英语,政府文件均以阿姆哈拉语和英语双语印刷,公务员一般都能看懂英语材料,但能讲流利英语的并不多。

   由于埃塞俄比亚被意大利人占领过,该国讲意大利语的人也不在少数,我在埃塞俄比亚工作时的司机Nebyou就讲流利的意大利语。

   埃塞俄比亚的小学为1-5年级,初中为6-8年级,高中为9-12年级。学生从初中开始学习英语,高中及大学的教材除了阿姆哈拉语课程外,都用英语授课,教材也用英语。我曾问过一个埃塞俄比亚同事为什么数学、物理、化学等课程要用英语授课,他说,阿姆哈拉语词汇有限,用阿姆哈拉语无法解释这些自然科学。

   尽管英语几乎是埃塞俄比亚的教育语言,但埃塞俄比亚人的英语水平我不敢恭维。我在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的一个修车行,见一英国人无法与修车师傅用英语交流,急得这个英国人朝修车师傅大叫:“你讲的是英语吗?!”

    

   国家的盛衰与语言无关,日本英语水平不如阿富汗

   中国不少人把国家落后归咎于汉语低级,鲁迅曾愤慨地喊出“汉字不灭,中国必亡”,吕叔湘也断言“电子计算机是汉字的掘墓人”。

   历史事实证明,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科技进步与文明程度,与这个国家使用的语言无关。中国使用汉语,在历史上也曾辉煌过。根据英国经济学家安格斯·麦迪逊的研究,公元960年,中国人均GDP超过了欧洲,在此后的4个世纪里一直保持世界领先地位。如果按照GDP总量比较,中国从公元1世纪到鸦片战争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

   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2012年世界人均GDP最高的10个国家除澳大利亚外,没有一个国家的官方语言是英语。非洲多数国家的官方语言是英语或法语,但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也大多集中在非洲,把英语作为官方语言或通用语言的索马里、马拉维、埃塞俄比亚、利比里亚人均GDP排名分别是倒数第一、倒数第三、倒数第六、倒数第七。

   谁也不能否认日本的科学技术世界领先地位,但日本从2011年4月才开始把英语确定为小学5-6年级的必修课。日本人的英语水平在世界上也属于较低的,2012年的托福(iBT,满分为120分)考试,日本考生的平均水平仅为70分,还不如老挝和阿富汗考生的分数高。

   日本主要是通过培养外语专业人才,把西方先进的科学技术和现代管理制度及时介绍到国内,我们汉语里的很多词汇也是从日语转借来的,如电话、调查、法律、方法、干部、革命、积极、计划、阶级、节约、经济、经验、精神、文明、政策、政党、政府、政治等。

   所以说,影响经济发展进程的不是语言,而是观念,是思想开放程度,是社会政治制度。

    

   汉语是科学语言,讲国语是文化自信

   世界很多民族都热爱着自己的母语。一次,我在巴黎陪美国来的一个朋友去一家旅行社办理登记手续,朋友对接待小姐讲英语,可接待小姐用法语作答,我不得不给朋友当翻译。显然,接待小姐是懂英语的,但她就是不说:在我的地盘上我做主,讲母语是民族的尊严。

   法国规定,法国公职人员在法国本土上举行的任何国际会议不准讲外语。包括进口商品在内的任何商品在法国销售,标签或说明必须用法语,否则就是违法,不得销售。

   2006年3月23日,在布鲁塞尔举行的欧盟首脑会议上,法国商界领袖塞埃用英语发言,法国总统希拉克、外长布拉齐及财政部长布雷东愤然离开会场以示抗议,直到塞埃发言完毕才返回会场。

   反观中国,几年前在上海召开的“第四届全球华人物理学家大会”要求全程使用英语,有海外华裔学者提出用汉英双语,竟被组织者以国际惯例为由拒绝。美籍华裔科学家丁肇中坚持用汉语作报告,成了一个百分百的华人;而土生土长的中国科学家用半生不熟的英语作报告,反而成了“假洋鬼子”。

近几年来,外国把汉语列为外语的学校不断增多,美国纽约市甚至把汉语作为官方语言之一,(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925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