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谢治东:法人犯罪立法的国际经验及其中国的借鉴

更新时间:2013-11-01 23:39:56
作者: 谢治东  

    

   【摘要】越来越多的国家或政府间组织正通过制定刑法或缔结国际或区域性公约规定法人犯罪。概括起来,法人犯罪立法的国际经验有:明确法人犯罪的成立条件,排除或严格限制国家机关的刑事责任,确立法人刑事责任和自然人刑事责任相分离的原则,建立较完整的法人刑罚体系。十多年的司法实践已证明,我国现行的单位犯罪立法存在诸多不足,导致刑法理论和司法实践对单位犯罪的理解和适用上的种种迷失,有必要借鉴法人犯罪的国际立法经验,进一步完善我国单位犯罪的立法。

   【关键词】法人犯罪;法经验;立法完善

    

   在当今社会,法人在社会中地位非常重要,法人在促进所在国以至全球的经济增长的同时,其违法、犯罪行为也对本国甚至全球的社会、经济利益造成严重损害和威胁。越来越多的国家或政府间组织正通过制定刑法或缔结国际或区域性公约规定法人犯罪[1],追究犯罪法人的刑事责任,以期实现预防和抑制法人犯罪之目的。我国1997年《刑法典》全面确立了单位犯罪,但十多年单位犯罪的司法现状证明,我国的单位犯罪立法存在诸多的缺陷,导致刑法理论和司法实践对单位犯罪的理解和适用上的种种迷失。因此,有必要借鉴上述世界各国及国际公约的法人犯罪的立法经验,进一步完善我国单位犯罪的立法。

    

   一、法人犯罪的国际立法现状及经验

   (一)法人犯罪的国际立法现状

   1.英国。在西方国家中,英国是最早在刑法上承认法人犯罪并追究法人刑事责任的国家。追究法人刑事责任除了在普通法上得到法官普遍认可之外,在制定法中也已成为普遍原则。在英国制定法中,在可能由法人实施的犯罪立法中,一般都包含以下条款:“当一个由法人实施之罪行最终被证明是在法人任何董事、经理、秘书或其他类似的官员,或者任何具有这样能力之人的同意、默许下实施的,或者是由于这些人的任何疏忽而发生时,那么,这些人将与法人一样犯有相同的罪行,应该据此接受同样的指控与承担同样的处罚。”[2]如1968年的贸易说明法(Trade Description Act)第20条规定:“由法人团体实施的本法规定的犯罪,如果证明是在该法人的董事、经理、部长或其他相类似的法人高级官员以及任何声称行使此权利的人同意或默许下实施的,或者可归因于上述人员的过失的,则此人以及法人团体均犯此罪。”

   2.美国。1962年美国法律协会制定的《模范刑法典》(Model Penal Code)对法人犯罪及其刑事责任的追究进行了具体规定。其总则第2章第7条对法人、非法人团体及其代表人负刑事责任的根据和条件作了具体的规定,强调只有与法人代理人的犯罪行为有实质关系的法人董事会成员及其他高级管理人员的主观意思才能归于法人自身。总则第6章第4条对法人及非法人团体的制裁,法人资格或权利的剥夺或外国法人营业许可的取消,对犯罪的法人或其职员提起民事诉讼等具体问题作了明确规定。上述这些规定,意味着法人犯罪及其刑事责任,已经成为美国刑法上确定不移的原则。[3]《联邦刑法典》草案是由1966年美国国会成立的全国联邦刑法改革委员会负责的,该草案进一步明确了法人刑事责任的原则、法人的处罚条件和法人犯罪的刑罚方法。该草案第402条规定:“法人对其代理人的行为的责任,除有相反的明确规定外,如果犯罪是由下述行为构成,法人应对此负刑事责任:(1)法人代理人的行为,而且该行为—a.是在该代理人的职务或权力范围内而且是为了法人的利益完成任务时发生的;或者b.事后得到法人的批准或认可的;(2)法人或其代理人不履行法律所规定的法人的特定义务的。虽然,该草案最终未能获得国会的支持,美国刑法最终也未能实现法典化。在美国,尽管《模范刑法典》、《联邦刑法典》草案都不是有法律效力的法律文本,但对美国刑法理论和司法实践所产生的影响却是重大的。它们关于法人犯罪的范围与类型的规定,对美国法人犯罪的立法进程产生了很大影响。20世纪70年代以来,在美国刑法法典化的过程中,许多州都以《模范刑法典》为蓝本陆续制定了刑法典。

   3.法国。在大陆法系国家中,法国是首个通过《刑法典》系统规定法人犯罪的国家。1994年3月1日正式生效的新《刑法典》集自然人和法人刑事责任于一体,全面确立了法人的刑事责任,在为数不多的承认法人犯罪的大陆法系国家中,法国关于法人犯罪的立法最为全面和系统。该刑法典第2编”刑事责任“第121.2条确立了法人犯罪负刑事责任的一般条件:”除国家之外,法人依第121.4条至第121.7条所定之区分,且在法律或条例有规定之场合,对其机关或代表为其利益实行的犯罪负刑事责任。法人负刑事责任不排除作为同一犯罪行为之正犯或共犯的自然人刑事责任。“在第3编”刑罚“第1章”刑罚之性质“中的第二节”适用法人之刑罚“系统地规定了法人的刑罚种类和其具体内容。

   4.日本。日本的现行《刑法典》对法人犯罪未作规定。但二战前后,经济刑法在日本获得了很大发展,颁布了很多对违反经济法令者科处刑罚的法规,在这些法律中,大都明确规定了法人犯罪。据统计,迄今为止,日本在行政、经济法规等附属刑法中约有540余条对法人刑事责任作了明确规定,条文涉及租税、银行、商标、著作权、环境污染等许多方面,内容十分广泛。在上述附属刑法中,对法人犯罪通常表述为”法人代表或法人或个人的代理人及其他从业人员,在法人的业务及财产方面,实施了违反某某条的违法行为时,除处罚该行为人之外,对该法人或个人也处以各本条所规定的罚金“。如日本在1932年制定的《资本逃避防治法》规定:”法人代表人及法人或个人的代理人、使用人及其他从业人员,在该法人及个人的业务上,实施了违反前条的规定时,除对行为人予以处罚之外,对该法人和个人也科处前条所规定的罚金刑。“

   5.相关国际和地区性公约。联合国作为当今世界最大的综合性国际组织,其宗旨为”维护国际和平及安全,促进全球人民经济及社会发展“,在预防和打击国际犯罪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为加强对恐怖融资、跨国有组织犯罪、国际腐败等犯罪的打击,联合国先后制定了《制止向恐怖主义提供资助的国际公约》、《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联合国反腐败公约》等一系列国际性公约。在上述公约中,对法人犯罪及刑事责任都有明确的规定,如1999年通过的《制止向恐怖主义提供资助的国际公约》第5条规定:”1.每一缔约国应根据其本国法律原则采取必要措施,以致当一个负责管理或控制设在其领土内或根据其法律设立的法律实体的人在以该身份犯下了本公约第2条所述罪行时,得以追究该法律实体的责任,这些责任可以是刑事、民事或行政责任;2.承担这些责任不影响实施罪行的个人的刑事责任。“类似规定在联合国通过的其他公约中都反复出现。欧洲理事会是一个承认联合国宪章义务优先性的具有广泛职权的地区性组织,其作为整个欧洲的代表,其所制定的公约代表了欧洲国家的意志。为了统一欧洲各国的刑事政策,预防和打击各种犯罪现象,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欧洲理事会先后制定《关于法人犯罪责任建议》、《关于保护欧共体金融权益的公约》、《反腐败刑法公约》、《金融权益刑法保护指南》等一系列公约。在上述公约中,对法人犯罪及刑事责任的追究都作了规定,以便为其各成员国制定控制法人犯罪的法律制度提供指导,如《金融权益刑法保护指南》第9条规定:” 1.各成员均应采取必要措施,确保法人在法人的主管人员为了法人的利益实施了第2章规定的欺诈、腐败和洗钱行为时,承担责任。而无论他是独自实施行为,还是作为法人机关的一员实施行为,只要是基于:代理法人的权力、经授权代表法人、经授权负责法人的运营操作,法人即对此承担责任。此外,法人还为他们在欺诈、腐败和洗钱犯罪中的作为从犯、教唆犯的既遂或者未遂行为承担责任。2.在不影响第1款的情况下,各成员国应当采取必要措施,确保法人对第1款中规定的行为人为法人利益,在法人的授权下实施的欺诈、腐败和洗钱行为,就监督或者控制失误承担责任。3.第1款和第2款规定的法人责任,不应影响对作为此种犯罪的行为人、从犯和教唆犯的刑事责任。“

   (二)法人犯罪的国际立法经验

   综合分析上述国家及相关国际公约的法人犯罪立法,其立法经验概括起来有以下几点:

   1.明确法人犯罪的成立条件。考察上述国家和国际公约中的法人犯罪立法,我们可以清晰看出,大凡承认法人犯罪,都明确了法人犯罪的成立条件,即法人成立犯罪须具备以下一个或几个条件:(1)须是”法人相关代表“所实施的犯罪行为。关于实施法人犯罪的行为人的范围,各国立法并不完全一致,有的仅限于该法人的董事、经理、部长或其他相类似的法人高级官员,如英国立法例。有的对实施法人犯罪的成员作抽象性的描述,即法人成员的身份不作具体限制。如美国《联邦刑法典》草案表述为”法人代理人“,法国刑法则表述为法人”代表“,有的则对实施法人犯罪的成员作详细的描述,并且范围广泛。如日本相关立法都表述为”法人代表人及法人或个人的代理人、使用人及其他从业人员“。(2)须是”为了法人的利益“所实施的犯罪行为。”为了法人的利益“,指为法人的利益服务,或为法人谋得赢利。如美国《联邦刑法典》草案和法国刑法和欧洲理事会所制定的公约对此都有特别的规定。根据美国和法国的司法实践,”为了法人的利益“之行为的范围非常广泛,不但包括为了法人”财政的、经济的利益“的行为,而且也包括了不能使法人获得利润的仅仅是”发挥法人职能“的行为,如工作中基于性别或种族差异而进行歧视的行为也被认为是”为了法人的利益“。法国最高法院审判官德波特(Frederic Desportes)先生就认为,这”使法人不仅对故意犯罪负责,也同样对过失犯罪负责“[4]。(3)须是与法人的业务相关联的行为。业务关联性是法人犯罪的本质特征之一。日本的法人犯罪立法都强调法人成员行为的业务性,都有”在该法人及个人的业务上“或”因执行业务“的类似规定。如果法人成员的行为与其业务范围没有关联性,则不能视为法人犯罪。

2.排除国家机关的刑事责任,严格限制地方行政部门的刑事责任。国家机关能否构成法人犯罪并承担刑事责任?对此,明确肯定国家机关可以成为法人犯罪主体的立法例尚不存在。相反,大多通过各种形式否定或严格限制国家机关的刑事责任。在根本上排斥法人犯罪的德国、意大利、俄罗斯等国家,当然不可能存在国家机关成为犯罪主体的问题。在肯定法人犯罪的国家,完全否定或严格限制国家机关成为法人犯罪主体也是其立法通例。如全面承认法人犯罪的美国刑法,完全否定国家机关成为法人犯罪主体。《模范刑法典》第1.13条规定:”‘人’、‘他人’和‘行为人’,指一切自然人,以及有时包括法人或者非法人团体。“但同时,在第2.07条关于”法人、非法人团体及其代理人的责任“中规定:”‘法人’不包括行政计划的政府机构或者执行政府计划而由政府机构设置的实体。“据此,政府机构以及由政府机构设置的执行政府计划的实体都不能成为法人犯罪主体。在全面承认法人犯罪的法国刑法典中,明确将国家排除在法人犯罪的主体之外,国家不存在负刑事责任的可能性。其原因在于,国家负责确保整体利益(集体的或个人的利益)并且负责对犯罪人提取追诉并进行惩罚。至于地方行政部门与他们的团体(地区、省、市镇行政区),则不能完全排除在法律的适用范围之外。但是,对这些地方行政部门,只有在公开服务方面可以进行委托授权的协议有关的活动中,才可能被追究刑事责任。这些可以委托的公共事业活动的特征是”其主要部分根据经营结果进行有偿管理“,如地方行政部门未将这些活动委托给其它公法人或私营法人进行管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9139.html
文章来源:《法治研究》2013年第8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