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文艺:民主法治建设的新纲领——对十八大报告政治法律思想的解读

更新时间:2013-10-19 23:13:26
作者: 黄文艺  
第三,不管涉及什么人,不论权力大小、职位高低,只要触犯党纪国法,都要严惩不贷。这既是强调党纪国法面前人人平等,也是强调党纪国法的权威不可侵犯。

   (四)更加注重发挥法治的重要作用

   十八大报告旗帜鲜明地提出,更加注重发挥法治在国家治理和社会管理中的重要作用。这一基本主张贯彻于十八大报告全文始终。在政治建设方面,报告提出,加快推进社会主义民主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从各层次各领域扩大公民有序政治参与,实现国家各项工作法治化。在文化建设方面,报告提出,坚持依法治国和以德治国相结合,推进公民道德建设工程,引导人们自觉履行法定义务。在社会建设方面,报告提出,加快形成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的社会管理体制,加快形成政社分开、权责明确、依法自治的现代社会组织体制,加强社会管理法律建设。在军队建设方面,报告提出,加大依法治军、从严治军力度,加强军民融合式发展的法规建设。在丰富一国两制实践方面,报告提出,中央政府将严格依照基本法办事,完善与基本法实施相关的制度和机制,坚定支持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和政府依法施政。在党的建设方面,报告提出,提高党依法执政水平,健全反腐败法律制度。

    

   三、坚持维护社会公平正义

   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3}正义是社会制度的首要美德。{4}(P2)十八大报告的一个突出亮点是格外看重和突出强调社会公平正义问题。报告把“必须坚持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确立为夺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胜利的八项基本要求之一,并认为公平正义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内在要求。报告提出,要在全体人民共同奋斗、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上,加紧建设对保障社会公平正义具有重大作用的制度,逐步建立以权利公平、机会公平、规则公平为主要内容的社会公平保障体系,努力营造公平的社会环境,保证人民平等参与、平等发展权利。

   (一)权利公平、机会公平、规则公平是社会公平体系的主要内容

   十八大报告所提出的权利公平、机会公平、规则公平三个概念,不仅深刻地把握了现代社会公平体系的核心元素,也为我们分析社会公平问题提供了科学的分析框架。

   权利公平属于起点公平的范畴。权利分配不公,特别是基本权利分配不公,乃是严重的起点不公平。在当今权利时代,由于权利已成为社会利益分配的重要杠杆,越来越多重要的利益、资源、机会以授予权利的方式分配给社会成员,权利公平在社会公平体系中的地位越来越显要。权利公平主要包括权利分配公平和权利保障公平两方面。前者涉及到如何在所有社会成员之间公平分配权利的问题,后者涉及到如何平等地保障所有社会成员的权利问题。连续几届党代会都非常关注的教育公平问题,实际上属于权利公平的范畴。由于宪法和法律已赋予所有公民受教育权,教育公平问题实际上是受教育权保障的公平问题。十八大报告在此方面提出的举措是,合理配置教育资源,重点向农村、边远、贫困、民族地区倾斜,支持特殊教育,提高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资助水平,积极推动农民工子女平等接受教育。

   机会公平乃是公平的最低限度要求。尽管人们常常会对公平的各方面要求产生争议,但一般都不会对机会公平提出异议。世界银行2006年发展报告指出,公平的基本定义就是人人机会均等,享有机会公平。{5}(P18)很显然,一个缺失起码的机会公平的社会,无论如何算不上是一个公平的社会。机会公平的要义是各种社会职位和资源向所有人平等开放,从而允许人们通过公平竞争获取这些职位和资源。

   规则公平是指规则对所有人公平对待和公正适用。规则公平亦包括两方面:一是规则对所有人公平对待。规则既不能偏袒某些人,也不能歧视某些人。因此,不偏袒性和非歧视性是规则公平的基本要求。二是规则对所有人公正适用。既不允许选择性地适用规则,更不允许有凌驾于规则之上的特权。连续多届党代会报告所关注的公正执法、公正司法问题均属于规则公正适用的范畴。规则公平在社会公平体系中处于基础地位。权利公平、机会公平均以规则公平为前提,并依靠规则公平的保障。

   (二)推动经济更加公平

   从公平所涉及的领域来看,公平包括经济公平、政治公平、文化公平等。其中,经济公平涉及到经济利益、物质财富的公平分配问题,因此往往是社会各界和人民群众最为关注的公平问题。当前社会反映强烈的几类社会不公问题,包括收入分配不公、不同所有制主体不平等、城乡差距过大等问题,大多属于经济公平问题。十八大报告直面这些问题,重申必须坚持走共同富裕道路,并提出要推动经济更加公平。在夺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胜利的八项基本要求中,一项基本要求就是坚持走共同富裕道路。报告指出,共同富裕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本原则。

   对于收入分配不公问题,报告提出,要着力解决收入分配差距较大问题,使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朝共同富裕方向稳步前进。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报告提出了深化分配制度改革的基本思路:第一,努力实现“两同步”、“两提高”。两同步,是指居民收入增长和经济发展同步,劳动报酬增长和劳动生产率提高同步。两提高,是指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第二,初次分配兼顾公平,再分配更加注重公平。完善劳动、资本、技术、管理等要素按贡献参与分配的初次分配机制,加快健全以税收、社会保障、转移支付为主要手段的再分配调节机制。第三,规范收入分配秩序。保护合法收入,增加低收入者收入,调节过高收入,取缔非法收入。

   对于不同所有制主体不平等的问题,报告提出,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保证各种所有制经济依法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公平参与市场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这一句话实际上提出了不同所有制主体“三个平等”的原则:一是使用生产要素上的平等;二是参与市场竞争上的平等;三是财产权利法律保护上的平等。“三个平等”被认为是所有制理论的重大创新。{6}

   对于城乡差距过大的问题,报告提出,推动城乡一体化发展,让广大农民平等参与现代化进程,共同分享现代化成果。报告所提出的解决问题的主要思路有:(1)坚持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和多予少取放活的方针,加大强农惠农富农政策力度;(2)坚持把国家基础设施建设和社会事业发展重点放在农村,深入推进新农村建设和扶贫开发,全面改善农村生产生活条件;(3)依法维护农民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集体收益分配权,提高农民在土地增值收益中的分配比例;(4)加快完善城乡发展一体化体制机制,着力在城乡规划、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等方面推进一体化,促进城乡要素平等交换和公共资源均衡配置。

   (三)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是政府的基本职能

   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不仅要解决什么是社会公平正义、如何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的问题,更要解决由谁来负责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问题。普通的公民或者社会组织只能在其所处的极为有限的社会关系中发挥维护公平正义的作用,而难以担负起维护全社会公平正义的重任。[3]市场机制虽能在一定程度上自发地维护公平的交易秩序,但无法解决医疗、教育、住房、养老等领域的社会公平问题,同时也容易产生自然垄断、收入分配不公、贫富悬殊等社会不公现象。因此,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主要靠政府。政府作为公共利益的代表者和公共权力的掌管者,既拥有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不可缺少的经济政治资源,又负有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不可推卸的政治道义责任。在论及政府职能转变时,十八大报告提出,推动政府职能向创造良好发展环境、提供优质公共服务、维护社会公平正义转变。也就是说,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应当是政府的基本职能。有的学者甚至提出,维护公平正义是政府的第一要务。{7}政府在维护公平正义上的主要职责有:建立起符合公平正义要求的法律和制度体系;惩罚违反公平正义的法律和制度的行为;矫正市场经济和市民社会所产生的不公平现象;建立起覆盖全体居民的社会保障体系。

   (四)在国际关系中维护国际公平正义

   在当今全球化时代,国际关系如何实现公平正义越来越成为一个不能回避的重大现实问题。十八大报告对这个问题做出了积极的回应,不仅明确表达了维护国际公平正义的坚定立场,而且清晰地阐述了国际公平正义的三项基本原则。十八大报告主张,在国际关系中弘扬平等互信、包容互鉴、合作共赢的精神,共同维护国际公平正义。同时,报告还指出,推动国际秩序和国际体系朝着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根据十八大报告的阐述,国际公平正义的三项基本原则是平等互信、包容共鉴、合作共赢。平等互信,就是要遵循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坚持国家不分大小、强弱、贫富一律平等,推动国际关系民主化,尊重主权,共享安全,维护世界和平稳定;包容互鉴,就是要尊重世界文明多样性、发展道路多样化,尊重和维护各国人民自主选择社会制度和发展道路的权利,相互借鉴,取长补短,推动人类文明进步;合作共赢,就是要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在追求本国利益时兼顾他国合理关切,在谋求本国发展中促进各国共同发展,建立更加平等均衡的新型全球发展伙伴关系,同舟共济,权责共担,增进人类共同利益。十八大报告所阐述的这三项原则可以说是对国际正义理论的重要贡献。

    

   四、建设廉洁政治

   廉洁政治是现代民主政治的应有属性,更应是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基本特征。十八大报告不仅明确提出了建设廉洁政治的历史任务,也深刻论述了建设廉洁政治的基本思路,包括建立健全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体系、全面推进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建设等。在论述这些重要问题时,报告阐述了一系列富有新意的概念、主张和举措。

   (一)干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

   十八大报告在论述反腐败问题时提出,要坚持中国特色反腐倡廉道路,坚持标本兼治、综合治理、惩防并举、注重预防方针,全面推进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建设,做到干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这里所提到的“干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三个方面,全面地诠释了廉洁政治的内涵和要求。其中,干部清正是廉洁政治对从政者的个人品质要求。各级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是政治权力的行使者,因而干部清正是建设廉洁政治的微观基础。政府清廉是廉洁政治对政府的政治道德定位。政府是代表人民掌握公共权力的政治机构,因而政府清廉是建设廉洁政治的核心环节。政治清明是廉洁政治在政治体系层面的总体要求。政治体系是由各种政治主体、政治规则、政治行为所构成的庞大体系,因而政治清明是建设廉洁政治的终极目标。

   (二)推进权力运行公开化、规范化

   廉洁政治必然是阳光政治。十八大报告提出,推进权力运行公开化、规范化,完善党务公开、政务公开、司法公开和各领域办事公开制度,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这一论述清晰地设计出了保障权力运行公开化的基本制度框架,即党务公开制度、政务公开制度、司法公开制度和其他领域的公开制度。党务公开是党内民主的基本制度。作为执政党的党务,党务公开不限于向党内公开,也包括向社会公开。{8}政务公开是政府施政的基本制度。政务信息应以公开为原则,以不公开为例外。除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和个人隐私的事项外,所有信息均应向社会公开。{9}司法公开包括审判公开和检务公开,是司法权运行的基本制度。政务公开和司法公开是提高政府公信力和司法公信力的前提条件。[4]除了上述三项公开制度之外,还应当建立立法公开制度、村务公开制度、厂务公开制度等公开制度。

   (三)加强党内监督、民主监督、法律监督、舆论监督

廉洁政治必然是有限政治。权力不受制约和监督,必然导致权力滥用和腐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870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