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锐:“文革”初安东将军之死及其风波

更新时间:2013-10-17 23:42:17
作者: 王锐  
在此期间,“是我一生最繁忙的时期”。终于,1952年9月的一天,他突然晕倒在办公室里。

   经检查,聂荣臻心脏及血管、神经方面都有问题,需要彻底治疗。经中央批准,聂荣臻于1953年初暂时离职治疗休养,总参的工作由粟裕接替。

   聂帅离开总参后,推荐安东出任总参装备计划部副部长。1955年授衔时,安东授少将军衔,成为共和国年轻将军之一。

   以后,聂帅分管国防科研工作,安东再次成了聂帅的得力助手。

   1956年4月,为发展“两弹一星”,中央批准成立负责导弹航空科研的领导机构“国家航空委员会”,由聂帅兼主任。聂帅就将安东调过来,让安东出任“航委会”委员兼秘书长,实际主持“航委会”日常工作。

   1958年,经中央批准,又将“航委会”与国防部五部合并,正式成立国防科委。中央任命聂帅任国防科委主任,主持全面工作。能干且懂行的安东将军,被赋与重责,出任国防科委秘书长。

   “文革”前,安东已任国防科委副主任,并且,是主持常务工作的副主任。在囯防科委领导班子中,安东的实际地位,仅次于聂帅。安东将军生前,对发展中国大陆国防科研事业,做出了很大贡献。可以说,中国大陆涉及国防建设及现代化的一切机密(包括众所周知的“两弹一星”),安东无不参与其中并为之付出巨大心血。安东此时的军阶虽仍是仅少将,但对中囯国防建设的实际作用和地位,比许多中将,上将,重要得多。

   正因为如此,也为日后将“安东之死”政治化、复杂化,埋下了祸根。

    

   死亡原因成“政治问题”

   5月21日,安东将军去逝当天,聂帅出席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后回到住处,对当前时局发展的忧虑,和对安东猝逝的伤感交织在一起,让他感受到心情极为郁闷。

   据其秘书回忆,5月21日那天晚间,在坚持每天的例行散步时,聂帅边走还边对身边的人感叹:

   “安东年纪轻轻,又喜欢体育运动,既会打乒乓球、网球,又爱滑冰、游泳、经常锻炼身体,健康状况一直挺好。不久前说是有心脏病,所以我让他到杭州来,跟我住一起,休息了10多天。前几天,他还几次来陪我散步,好好地,怎么这样突然就去世了,真是可惜!”

   周围的人听了,也无不感慨叹息。然而,当天晚上,情况突变。

   大约晚上11时许,聂帅正在院子里遵医嘱作睡前散步。此时,负责安东将军治丧活动的总参谋部管理局,派副局长姜严俊来到聂帅住所。

   姜严俊副局长奉命向聂帅报告说,北京医院关于安东的尸检报告,已经作出。该尸检报告的结论是:安东并非死于心脏病,而是因其服用了大剂量的安眠镇静药“眠尔通”,导致中枢神经麻痹而死亡。

   而且,据医院专家检查,安东将军仅有轻度心脏病,不致猝死。

   聂帅听罢,大吃一惊。他似乎不相信这个结论,站住脚,连连向姜严俊副局长问了几次:

   “这尸检报告是否正确?”

   姜严俊均予以肯定地回答。

   对此,聂帅沉默了。他没有再说话,只有闷头散步。姜严俊看聂帅心情不好,赶紧告辞。其他人也不敢作声。据身边工作人员回忆,那晚上,聂帅个人一直闷闷地在院子里来回走着,比平时多走了10来分钟。

   第二天早饭后,国防科委副主任罗舜初将军,给聂帅送来关于安东死亡的正式的尸检书面报告。聂帅锁起眉头,从头到尾仔细阅过,证实了昨晚姜严俊所说的结论。

   阅毕,他又将这份尸检报告再看了一遍,陷入沉思。好一阵,聂帅才恢复平静,当面对罗舜初将军,认真交待安东治丧活动的有关安排,以及应注意的事项。

   这天,聂帅心情更加不好。为此,还破例推迟了两个小时,才去人大会堂参加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

   事实证明,聂帅的担心不是多余的。其时,正处于“文革”风云初起的非常时期,安东逝世3天前的5月18日,林彪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作了那个著名“5·18”长篇讲话,大讲古今中外的“政变经”,杀气腾腾地说中国有人要搞“政变”。由此,中央高层气氛骤然紧张,许多领导感到人人自危。在这样一种政治背景下,一个有着大军区首长高级军方职务,又掌握着我国国防尖端机密情报的负责干部,突然非“正常死亡”,当即引起中央及中央军委领导层的重视。

   中央有关领导对此研究后作出决定:安东丧事活动照常进行,内部则展开调查,弄清安东“非正常死亡”的真实原因。

   不过,据知情者后来透露,当时调查的主要方向,是查清安东将军之死,存不存在“他杀”(即被国内外敌对势力或情报机构暗害)的可能。

    

   康生插手列为“绝密”专案

   7天后的5月28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中央文革小组”成员名单的通知,正式成立“中央文革小组”。组长陈伯达,顾问康生,副组长江青、王任重、刘志坚、张春桥。

   这个“中央文革小组”,以后实际上取代了中央书记处和政治局,成了权势极大的特殊机构。

   众所周知,康生是一个靠整人起家,以搞专案整人为乐事的“专家”,40年代在延安整风时期“抢救运动”,整了一大批人。60年代又先后炮制“刘志丹小说专案”、“杨献珍专案”等,迫害一批党的领导干部。

   窃据了“中央文革小组”顾问的大权,康生为显示自已作为党内“情报专家”的本亊和资格,首先就拿安东死亡事件做文章。

   正当有关方面在对安东死因进行调查,暂时未有结论之际,有一次,在有周恩来等中央高层出席的中央会议上,康生突然发难,提出“安东是不是有国际背景”这样有点耸人听闻的问题。

   康生所谓的“国际背景”,意指(甚至怀疑)安东将军在任期间,是不是同苏联方面有某种可疑的联系?当时,中苏交恶已久,党与党,国与国之间,关系极度恶化。任何人、任何事,只要与“苏联”沾上边,即可能遭怀疑,甚至展开特別调查,惹祸上身。

   而安东主持国防科委常务工作,1960年苏联专家撤出以前,自然同苏联方面的一些部门机构和人员,有各种各样的交道。康生抓住这一点想做文章,其用心非常险恶。

   这次会议下来,康生又专门找到聂帅珞谈话,说安东“非正常死亡”问题,是个很严重的“特殊事件”。还一口咬定,其间“可能有很复杂的政治背景”,要列为“绝密专案”,展开调査。并说,中央已决定此案的调查,改由公安部有共关部门负责侦办。康生还以中央领导层的身份和口气,要国防科委对公安部专案调查,“积极配合”。

   在那时,不管什么样的人和事,只要一列为“专案”,即表明政治上有问题,而且性质严重,在“左”思想倾向指导下,没有问题也可能弄出问题来。康生打着“中央”的旗号,将安东死亡事件,列为“专案”。聂帅对此不无忧虑。

   对于安东这位十几岁就投身革命的老红军,几十年出入生死,对革命事业的忠诚,以及为发展国防科研的贡献,聂帅是深有了解,且十分信任。对这样一位富有才干和献身精神的重要将领,竟然成了公安部侦查的“特殊专案”的怀疑对象,这点让聂帅及中央军委和国防科委的许多人,都惑然不解。

   不过,“专案”既然是中央定的,聂帅及其他领导也不便多说,只好静等调查结果。聂帅等多数了解安东的人,相信总有一天事情会水落石出,证明安东的清白。

    

   造反派突然大字报发难

   然而,没等公安部和国防科委的联合专案组调查,弄出个结果,随着“文革”形势的发展,在国防科委内部,就围绕“安东死亡之迷”掀起了一场大的风波。其锋芒所及,最后竟牵到聂帅头上。

   进入1966年8月,中国“文革”运动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8月5日,在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上,毛泽东发表了著名的《炮打司令部》大字报,提出党内的“资产阶级司令部”问题,予头直指刘少奇、邓小平等中央一线领导。接着八届十一中全会对中央政治局常委进行改组,林彪成为党内第二号人物,陈伯达、康生等“文革小组”大员,进入中央政治局常委,整个局势进一步复杂化。

   受这种“文革”思潮影响,8月23日,国防科委一些人,带头造反,用大字报形式,将本身属于内部机密的“安东非正常死亡问题”捅出来,公之于众。

   这份张贴于国防科委大楼的大字报,以典型的“文革”造反派语言,无端指责安东之死,是“自绝于党和人民”的“自杀行为”。大字报作者进而发挥,诬指安东为革命的“叛徒”。同时,该大字报还扬言,要以这个亊件为“突破口”,“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以大无畏的造反精神”,揭开所谓“国防科委的阶级斗争盖子”云云。

   这张大字报一贴出,犹如一枚重磅炸弹,顿时在国防科委机关内部引起轩然大波。

   一些人对此持激烈反对态度,认为安东之死,尚属党内机密。况且,中央关于安东死亡问题的指示精神,也要求保密。大家就更不应该就此随便贴大字报。于是,反对者当晚趁夜深人静,将此大字报揭下并立即销毁。

   国防科委机关內部,不同观点的干部群众,为此展开激烈辩论。

   贴大字报的那些造反派及其支持者认为,贴大字报是“四大”,是毛主席,党中央给予的权利,对方撕毁大字报,是反对“四大”。也就是“反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反动行为”。

   而揭撕大字报的那派群众则认为,这是保护国家机密的“革命行动”。同时,指责对方有意将这些“作为党和国家机密”的事情捅出来,公之于众。完全是无组织,无纪律行为,应当批判。

   两派为此争议不休、互不相让。以这一事件为起因,也是国防科委机关内部干部群众,后来分裂成观点严重对立两大派的导火索之一。

    

   聂帅仗义执言保护安东

   国防科委内部这份搅乱局势的“大字报事件”,开始时,聂帅并不知情。以后两方越闹越凶,争斗越来越激烈,聂帅才了解到事情的来龙去脉。

   聂帅为平息争斗,也为保护去世的安东,于8月底专门召集国防科委领导,当面指示说,关于“安东之死”,组织正在调查。没有正式结论前,此事不应在大字报上公开。要给群众做工作,说服他们并设法平息争论。

   后经国防科委领导多方努力,终于让这一“大字报事件”暂时平息下来。

   9月12日,聂帅专门来到国防科委,听取部份领导和群众代表,就国防科委机关内部,开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的现况和种种问题,作情况汇报。汇报中,又有人提到安东问题。

   聂帅深知此言不善,对此明确表态说,你们说安东平时不突出政治,这有可能。但是如果要说他是“反对毛泽东思想”,我看不是事实。几句话,将那些人说得面面相觑。

   在那种非常时期和政治气氛下,聂帅如此为遭到遭到造反派攻击,且处于专案调查对象的安东将军仗义执言,明辨是非,是很难得的。

   也由此,在所谓“二月逆流”之后,林彪、江青等人整几个军委老帅时,“中央文革”那些人和造反派攻击批判聂帅,将这次表态讲话作为聂帅“包庇安东”的主要证据。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864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