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何志鹏 孙璐:贸易公平与国际法治:WTO多哈回合反思

更新时间:2013-10-12 14:22:58
作者: 何志鹏   孙璐  
行为体与规则之间存在着互构:行为体在建立起规则之后,也被规则所塑造,在行为方式上会与先前有很大的差异。这说明了:虽然在产生的过程上是权力、利益、技巧的较衡,但是一旦落实为条约文本,WTO规范就具有了不可忽视的意义。所以,发展中国家更应该了解WTO规范的具体含义以及应用的范围和方式,特别是关税优惠措施和过渡期等条款,{79}从而充分利用其可以为其带来利益,促进贸易公平的条款,并扩大此类规范的领域;同时缩小或者消除不利于贸易公平的规范,从而将多边贸易规范拉向更为公平正义、更有利于可持续发展的轨道。

   由此可见,在当前多边贸易体系中,已经初步具备了实现公平贸易的基础条件。如果具备了明确目标,在多边贸易谈判中据理力争,找到关键突破点,倾向于公平的贸易体制就是有可能的。{80}

   结论

   从全球发展的维度逐渐建立起一套公平合理的贸易秩序是对全球化经济进行法律调控的远景目标之一。{81}倾向于发展中国家利益的、较为正式的、法律化的贸易安排会在WTO多哈回合的最后成果中有所体现。WTO既不是一个完全的法治体系,也不是一个纯粹的国家之间靠自身力量博弈的体系。作为一个国际组织,它体现着当今国际关系的基本特征:国家间的力量对比左右着这一关系和秩序的基调。但是在WTO仍是国际机制的前提下,其自身只能是一个以主权国家的力量与意愿为导向的、较为松散的机制,而不能形成高度法治化的宪法性体制。{82}这也就意味着,在谈判中因为实力强大而占据优势地位的发达国家对于发展中国家做出实质性的、关键利益让步是不可能的。但在实力主导构成公平贸易的制约因素的同时,相互依赖的发展和国际伦理作用的上升则成为公平贸易的促进因素。总体上看,多边贸易体制的存在和发展仍然应当被视为国际社会发展的成就,而不是教训。因为国际机制的存在毕竟优于纯粹无政府状态下完全的实力对比。在这种环境中,发展中国家毕竟可以用道义的力量和团结的实力获得一些对其本身有利的规范设置。国际贸易秩序的整体改观实际上也得益于逐渐的、累积的进步,这既是公平合理的国际经济秩序的希望所在,也是国际社会法治化的希望所在。

   【作者简介】

   何志鹏,吉林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孙璐,吉林省社会科学院法学所助理研究员。

   【参考文献】

   {1}关于多哈回合的背景与目标,参见Joseph E. Stiglitz and Andrew Charlton, Fair Trade for All:How Trade Can Promote Develop-ment,Oxford Tiniversity Press USA,2005 pp 41-66

   {2}议程原定于2005年1月1日前全面结束谈判,但2003年9月的WTO第五次部长级会议(坎昆),因各成员国在农业问题上无法达成共识,使谈判陷入僵局;2004年8月3日,WTO总理事会议达成《多哈回合框架协议》,为全面达成协议跨出一步。2005年12月,第六次部长会议(香港)仍未能达到协议。2006年7月24日,由于主要谈判者之间差距过大,总干事帕斯卡。拉米宣布,多哈回合多边贸易谈判暂时陷入停顿,其关键分歧是农业和非农产品的市场准入问题。相关内容,载www.wto.orglenglish/news_e/news06_e/mod06_summa-ry_24july_ehtm,2011年1月3日。2006年11月16日,世界贸易组织贸易谈判委员会召开全体会议,与会代表一致同意恢复多哈回合谈判技术性讨论,并为谈判最终全面恢复作好准备。2007年1月31日,在日内瓦召开的WTO全体成员大使会议上,与会大使一致表示支持日前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WTO小型部长会议上作出的决定,全面恢复多哈回合各个议题的谈判。2007年2月23日,拉米表示,多哈回合谈判重新进行。相关内容,载www.wto.orglenglish/news_e/news07_e/gc_dg_stat_7feb07_ehtrn, 2008年7月30日,试图解决关键争议的小型部长会议在经过9天的讨价还价后,WTO重要成员未能就发展中成员农产品特殊保障机制的触发水平问题达成一致,7月29日谈判再次以失败告终。2009年7月,G8,APEC等集团分别表示积极推进多哈回合谈判,争取2009年结束,但希望又一次落空;金融危机的影响以及保护主义的推进使得很多成员对多哈回合的热情降低。2010年12月14日,拉米请各谈判者“走出各自舒适的区域,朝达成协议而努力。”“Lamy calls on trade negotiators to `move out of their comfort zones towards agreement”‘,相关内容,载www.wto.org/english/news_e/newsl0_e/tnc_chair_report_14dec10 ehtm,2011年1月1日。2011年1月13日,仅在知识产权谈判中的地理标志方面,对于酒类的原产地规则提出了草案。“Geographical indications talks produce first single draft”,载www.wtoorg/eng-lish/news_e/news11_e/trip_as_ 13ianll ehtm.2011年1月28日。

   {3} WTO总干事拉米在2009年7月24日表示,全球的领导人发出要决定完成全球自由贸易协定多哈回合谈判的信号是令人鼓舞的,督促日内瓦的官员要用实用的谈判进程安排来配合这些政治宣誓,将这种氛围上变化转变成通过谈判达成协议的明晰路线。“Lamy presents road map for the autumn negotiations”,相关内容,载www.wto.org/english/news_e/news09_e/tnc_dg_stat_24jul09_e.htm, 2011年1月3日。遗憾的是,这种氛围并没有持续下去。2009年12月,拉米曾警告WTO各成员,若不能在2010年3月底前取得突破性进展,则2010年底前可能无法实现达成多哈回合的目标,实际被他不幸言中。

   {4}Detlev F. Vagts,“ The Financial Meltdown and Its International Implications”, 103 America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Law 684(2009)。在贸易体制之外,经济学家和法学家进行了深入的分析;在WTO中,贸易政策审议机构(TPRB)也讨论了必须对保护主义及经济的脆弱性保持高度警惕、多哈回合日程是最好的刺激因素、全球危机需要全球解决等问题。载www.wto.org/english/news_e/archive_e/trdev_arc_e.htm.

   {6}黄志雄:《经济危机中的WTO体制:从“困局”走向“变局”?》,《东方法学》2009年第5期。

   {7}更进一步说,在国际政治经济学的领域,存在着自由主义和民族主义两个主流范式。参见[美]罗伯特·吉尔平:《全球政治经济学:解读国际经济秩序》,杨宇光、杨炯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第9页;朱文莉:《国际政治经济学》(第2版),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11-18页。

   {8}[美]多米尼克·萨尔瓦多:《国际经济学》(第9版),杨冰译,清华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27-44页;余劲松、吴志攀主编:《国际经济法》(第2版),北京大学出版社、高等教育出版社2005年版,第173-184页。

   {9}Paul R. Krugman and Maurice Obstfeld,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Theory and Policy, 7th ed., Pearson Education: Addison-Wesley,2006, pp. 24-173.

   {10}Steven Husted and Michael Melvin,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5th ed., Addison Wesley Longman, 2001, pp. 121-144.

   {11}例如,日本以国家力量扶植的产业在竞争中都没有任何优势;而没有在日本通产省予以保护之下的Canon、 Nikon、 Olympus等公司却获得了长足进展,在国际竞争中立足下来。

   {12}Simon Lester and Bryan Mercurio et al, World Trade Law Text, Materials and Commentary, Hart Publishing, 2008, pp. 20-43.

   {13}王绳祖主编:《国际关系史(十七世纪中叶—九四五年)》(第二版),法律出版社1986年版,第398-425页。

   {14}在全球化的领域,有一种20:80的设想,即世界上只有20%的人工作,另外80%的人处于无业的状态。参见[德]汉斯-彼得·马丁、哈拉尔特·舒曼:《全球化陷阱—对。民主和福利的进攻》,张世鹏等译,中央编译出版社2006年版,第1-6页。

   {15}[瑞典]约翰·诺尔贝格:《为全球化申辩》,姚中秋、陈海威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8年版,第85-114页。

   {16}竞争会带来社会的均衡发展,从计算机市场的发展就可以看出。在Intel独霸CPU市场的时候,CPU的运算能力不高,更新缓慢,价格昂贵。在AMD加入CPU市场竞争之后,技术更新明显加速,价格也逐渐下降。

   {17}Jason Nardi, WTO-Special: Free Trade or Fair Trade?, Inter Press Service News, http://ipsnews.net/news.asp?idnews=31371.

   {18}The Free Trade myth, http://www.maketradefair.org/en/index.php?file=i、sues_freetrade.htm.

   {19}参见[美]路易斯·亨金:《国际法:政治与价值》,张乃根等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243-244页;[美]丹尼·罗德里克:《新全球经济与发展中国家》,王勇译,世界知识出版社2004年版,第118页。

   {20}[美]菲利普·费尔南德兹-阿迈斯托:《世界:一部历史(第二版)》,叶建军等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第612-625页。

   {21}参见[美]罗伯特·E.勒纳等:《西方文明史》,王觉非等译,中国青年出版社2005年版,第550-557页;[美]菲利普·李·拉尔夫、斯坦迪什·米查姆、爱德华·伯恩斯等:《世界文明史》,赵丰等译,商务印书馆1999年版,第870-885页。

   {22}Thomas D. Lairson and David Skidmore,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Economy: The Struggle for Power and Wealth, Thomson Learning,2003, pp. 248-259.

{23}WTO常把反倾销、反补贴和保障措施视为“公平贸易”.(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8415.html
文章来源:《东方法学》2011年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