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蔡宝刚:迈向权利反腐:认真对待微博反腐的法理言说

更新时间:2013-09-24 00:26:16
作者: 蔡宝刚  

  

  【摘要】近来微博反腐现象引起高度关注和广泛讨论。微博反腐借助微博搭建的公共领域话语平台,展现了前所未有的经由公民权利监督公共权力的反腐优势。为了认真对待微博反腐以便充分发挥其反腐正能量,需要法律调适公民监督权与官员隐私权间的权利冲突,从而正确看待和把握批评官员的尺度。微博反腐启示我国应构建一套将“权力之虎”关进“权利之笼”的法律体系,推进我国法治反腐战略从倚重权力反腐迈向倚重权利反腐。

  【关键词】微博反腐;公民参与;权利反腐;法理言说

  

  近来,微博反腐现象引起高度关注和广泛讨论,为了认真对待微博反腐以便充分发挥其反腐正能量 ,需要在法理上解析其本质和法律上应对其运作 ,从而正确把握批评官员的尺度,推进我国加快构建一套迈向权利反腐的将权力之虎关进权利之笼的法律体系 。

  

  一、 微博反腐的现象素描及争议焦点

  

  微博反腐是互联网用户通过微博客这一特定的新兴自媒体形式对腐败行为进行检举揭发和批评监督的社会现象,微博反腐是指通过微博曝光或收集腐败线索,监督公职人员的行为,从而达到有效预防和惩戒腐败行为的一种反腐方式。[1]近两年以检举揭发表哥、房叔、房婶、房姐等为标志,微博反腐势头迅猛,特别是十八大以后更是掀起了新的高潮,重庆市北磅区区委书记雷政富在不雅视频被曝光63小时后即被秒杀,创造了微博反腐的新速度。面对一段视频、几张照片、三言两语引发轩然大波,微博反腐被形象地描述为微博一转,关注数万;纪委一动,倒下一片。[2]《2012年微博年度报告》指出,在2012年广受关注的巧起真实的网络反腐案件中,通过微博举报的共有6起,占40%,其余9起案件中微博虽然没有直接充当举报平台,但是其产生的巨大转发量对案情的推动也产生了不可忽视的作用。由微博曝光的案件立案调查和司法处理时间缩短,在搜集到的42起影响较大的2021年网络反腐案例中,非谣言误传的为巧个,占总数的26.5%,在巧个真实案例中,政府已公布处理结果的案例为31个,占真实案例的68.76%。腐败可分为政治性腐败、经济性腐败和生活性腐败三个类别,政治性腐败主要指为官者利用公权、通过不正当的手段来扩充自身权利和利益,主要包括买官卖官、人事腐败等;经济性腐败主要指以权换钱的行为,主要包括贪污受贿、为亲友谋求利益等;生活性腐败主要指以权换欲的行为,主要包括公款挥霍、包养情妇等。就搜集到的24例网络反腐案件来看,政治性腐败占总数的8%,经济性腐败占总数的40%,生活性腐败占总数的25%,以微博反腐为代表的网络反腐主要落脚在生活性腐败上。

  微博反腐的巨大影响力与微博的巨大影响力密切相关。微博是一种基于用户关系的信息分享、传播以及获取的平台,用户通过WEB、WAP以及各种客户端组建个人社区,以104字左右的文字更新信息和即时分享。微博出自美国,在我国兴起只有几年时间,但微博的影响力与日俱增,现在人气最高的大号微博其关注者已经超过了一千万,是《人民日报》日发量的5倍。互联网正从e时代0进入微时代0,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31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2年21月底,我国微博用户规模为3.09亿,较20H年增幅达到23.5%,网民中的微博用户比例达到54.7%。微博集合了BBS、QQ群、博客功能于一体的社交平台,已成为我国网民使用的主流场域,庞大的用户规模使其成为网络舆论传播的中心地位,微博正在重塑社会舆论生产和传播机制,无论是普通用户还是意见领袖和传统媒体,其获取新闻、传播信息、发表意见、制造舆论都不同程度地转向微博平台,微博客已成为当下最热门的互联网产品之一,其所具有的单一性、碎片化、开放性、整合性、实时性、跟随性等传播特征,与此前的博客、论坛等互联网产品有着很大的区别,这些特征使得微博客在信息传播过程中别有魅力。[3]就其反腐功能而言,微博文本碎片化、监督主体大众化、揭露腐败便利化、话题设置多样化、腐败情报发布实时化、传播方式裂变化和信息自我修正化等特殊优点,使其成为当今我国反腐败的重要渠道和有效方式。

  微博反腐的兴起争议较大,到底是微言大义还是危言耸听,见仁见智。一种意见认为其利大于弊。我国反腐败之路任重而道远,习近平总书记最近指出腐败问题越演越烈,最终必然会亡党亡国,我们要警醒啊,在诸多反腐方法穷尽之后仍然效果甚微,甚至于似乎走进了越反越腐的怪圈。而从传统手段反腐到网络反腐再到微博反腐,标志着反腐技术手段的与时俱进,微博反腐的出现大大增强了反腐效果,有人总结为:微博反腐,对党委政府而言,多了一个制约监督权力的平台;对反腐败职能部门而言,多了一条获取腐败信息和线索的渠道;对腐败分子而言,多了一种威慑力量;对公众来说,多了一种快速便捷监督官员、举报腐败的途径;对党员干部而言,多了一项警示约束自己的机制[4]。微博反腐最大的特点或优势在于提供了言论自由的平台,即能够几乎毫无顾忌地检举揭发和批评监督官员的腐败行为,因为网络具有虚拟性,网民可以在微博上匿名举报,这就避免了被检举者打击报复,在当下举报制度有待完善的环境下,微博这种隐秘性的举报方式极大地保护了检举者的人身安全,也进一步地激发了广大网民参与反腐的主动性。调查显示,网络曝光成为公众最愿意选择的参与渠道,57。5%的人选择此项,76。3%的人表示应该发动全民参与反腐,要做到渠道畅通,充分保护举报人[5]。另一种意见主张其弊大于利。认为参与微博反腐的部分网民缺乏理性,通常难以站在客观公正的角度审视和思考问题,可能因产生谣言而对社会的良好秩序产生负面影响,微博网友经常Utsneahf(i听一半),mi-desrtandquatrer(理解1辫),thinkzeor(零思考),却做出了reaetdouble(双倍反应)。且由于微博反腐缺乏有效的法律规范,网站监督过滤信息的技术受到限制,微博反腐事件在受理、查处、反馈方面尚无明确的程序规范和期限规范,[6]为此带来的负面效应屡有发生,微博丑闻、微博谣言、微博谩骂等乱象丛生,伴之网络暴力、网络色情、网络诈骗等网络犯罪屡禁不止。[7]。有人还认为,微博反腐中公民的知情权、监督权容易侵犯官员的隐私权、名誉权等权利,公民的知情权不能凌驾于隐私权之上,成为获取他人隐私的挡箭牌,两者权利是平等的。甚至有人大代表提出,要官员公开财产有法律依据吗?全国人大有公布财产公开的法律吗?官员也是人,也有隐私;官员是公仆,不是老百姓的奴隶。以上利弊争议的焦点是公民的知情权与官员的隐私权的冲突与协调问题,其它争议只是附随的枝节问题,在观念认知和制度规范上解决好这个焦点问题,其它问题也便会相应迎刃而解。

  

  二 、微博反腐的权利制约及公共领域

  

  要认真对待微博反腐就必须在本质上对其有一个客观认知和评价,这直接关涉到政府和公民如何正确看待和对待这一新生事物。透过纷扰复杂的微博反腐现象,为了发挥其优势克服其弊端,有必要透过凌乱复杂的现象深人解析其本质内核。微博反腐表面上看只是一种新型的反腐败方式,而本质是公民参与政治活动、依法行使民主监督权利的一种行为方式,其参与特点或比较优势是公民通过微博媒介搭建了一种新型公共领域的交往平台,能够更加自由快捷地行使法律赋予的言论自由、批评建议、申诉控告、检举揭发、结社集会等民主监督权利,进而对公权力的运行及其可能衍生的腐败行为进行监督制约。腐败治理无非是权力制约和权利制约两种方式,我国反腐败成效不佳的重要症结之一是以往过于强调和运用体制内的同体监督或权力反腐,而国家权力是个密封的机器,以国家权力制衡国家权力,老百姓不能参与其中,也难以避免-官官相护[8],难以达到治本的效果。而以公民参与为主要方式的体制外的权利反腐长期以来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重要症结之一在于公民通过传统媒体难以对腐败等社会公共事务进行合理批评。各种传统媒介由于准人门槛较高,国家和媒介人的严密把关0,以及媒介版面有限等各种因素,使得人们难以进行自由表达和广泛交流,社会信息的流动呈现出一种国家权力部门向社会普通大众的单向性、主体间不平等性的传递,以及社会大众地位不断被边缘化的特征,导致媒介生态系统内权利不平衡现象,公共领域在此生态系统内逐渐呈现出衰退和丧失的现象,在传统代议制民主下,由于实现参政权的参与机制缺乏系统的便利渠道和规范,公民监督权的行使难以有效的发挥。[9]

  微博的出现使得以上弊端大为改观,媒介组织、政府机构尤其是普通网民在微博端这个开放的平台上就腐败等公共问题开展广泛的互动和讨论,构建了一幅微博民主参与和权利制约的新型图景,虚拟网络政治空间里新型公民政治参与方式的出现,弥补了现实政治生活中公民政治参与方式的不足,提升了公民政治参与的积极性,减少了公民政治参与的时间和金钱乃至知识成本,拓宽了政治参与方式的新渠道,实现了利益主体之间的快速连接和沟通。[10]如今微博反腐现象已成为我国社会生活中的重要民情表征,这对我国公民参与等民主制度的生成与发展非常重要,诚如托克维尔在分析对调整和指导美国民主制度的三大贡献力中,如果按贡献进行分级,自然环境不如法制,而法制又不如民情,民情是一个民族的精神面貌,它不仅指通常所说的心理习惯方面的东西,而且包括人们拥有的各种见解和社会上流行的不同观点,以及人们的生活习惯所遵循的全部思想。[11]因此,法制,尤其是民情,能使一个民主国家保持自由。[12]在我国当下,微博反腐现已然成为一种政府热切关注和民众街谈巷议的民情,这种强势高压舆论氛围的营造和政府立竿见影的应对,对我国反腐败效果的改进以及整个民主进程的发展可谓起到了四两拨千斤的积极作用。从法理的角度看,微博反腐之所以反响强烈和有效管用的最重要因素在于其为公民参与政治活动搭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公共领域平台,能够使得公民参与的法定权利得以相对切实有效地实施,基本实现了如哈贝马斯所构建的自由商谈的理想场域和公共领域的结构转型。

  公共领域是一种独立于政治权力之外,并且不受官方干预的社会公民自由讨论公共事务、参与政治的活动空间或者公共场所,它适合于日常交往语言所具有的普遍可理解性,公共领域最好被描述为一个关于内容、观点、也就是意见的交往网络;在那里,交往之流被以一种特定方式加以过滤和综合,从而成为根据特定议题集束而成的公共意见或舆论[13]。其范围包括团体、俱乐部、党派、沙龙、通讯、交通、出版、书籍、杂志,等等。其最突出的特征,是在阅读日报或周刊、月刊评论的私人当中,形成一个松散但开放和弹性的交往网络[14]。哈贝马斯认为在传统社会中缺乏真正意义上的公共领域,具有政治意义的权力实施和权力均衡过程,直接在私人管理、社团组织、政党和公共管理机关之间展开。公众本身只是偶尔被纳人这一权力的循环运动之中,而且目的只是为了附和[15]传统社会公共领域的缺失致使民主难以生成和公民难以参与,而随着电子传媒的出现,公共领域的结构又一次发生了转型,大众传媒影响了公共领域的结构,同时又统领了公共领域。于是,公共领域发展成为一个失去了权力的竞技场,其旨意在于通过各种讨论主题和文集既赢得影响,也尽可能隐秘的策略性意图控制各种交往渠道[16]公共领域的重要政治功能是在意见表达、话语沟通、理性批判、民意共识的基础上对国家活动展开民主控制,经由话语民主构成社会影响国家行动的渠道,获得一种影响国家权力的批判功能,话语产生一种交往权力,并不取代管理权力,只是对其施加影响。影响局限于创造和取缔合法性。交往权力不能取缔公共管理体系的独特性,而是-以围观的方式。对其施加影响[17]哈贝马斯描述的政治公共领域具有对抗体制的重要功能,至少有两个过程相互交织在一起,,其一为通过交往产生合理权力,其二为操纵性的传媒力量,它创造大众忠诚、需求和-顺从。,用来对抗体制命令[18]协商或商谈民主的实现需要依赖于一个作为公共舆论的并具有批判功能的公共领域,任何一种以更广泛、更知情和更主动的参与为目标的改革,均依赖于某种健全的公共交往,它可以发挥某种敏感过滤器的功能,用于体察和解释人们的需要[19]

  微博空间的形成和发展已经超越哈贝马斯公共领域理论的设想,微博基本已经成为公众自由话语交流的新型公共领域雏形。微博参与的显著特点是提供了一个较为理想的公共领域生成和发展条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7940.html
文章来源:《法学》2013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