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葛云松:赔礼道歉民事责任的适用

更新时间:2013-09-12 23:28:44
作者: 葛云松  

  

  【摘要】赔礼道歉责任主要适用于人身权受侵害的情形。只有自然人才可以请求赔礼道歉,并且须明确提出这一诉讼请求。加害人的过错是一个适用条件,但是并非必须达到严重的程度。侵权后果的严重程度与该责任的适用有一定关系。法院判决的赔礼道歉方式应以口头或书面道歉为限,并在主文部分作特殊说明。赔礼道歉责任的性质是债务,但具有专属性。因此,在赔礼道歉请求权的可让与性、继承等问题上,以及在赔礼道歉义务人死亡、丧失行为能力情形下,法律应作特别的解释。

  【关键词】赔礼道歉责任;侵权责任;人身权;债的专属性

  

  赔礼道歉是《侵权责任法》规定的一种侵权责任形式。笔者曾经撰文探讨,在理论上肯定了将赔礼道歉作为侵害人格权益的侵权责任形式的积极意义,但为了避免对加害人的宪法基本权利构成侵害,主张妥善解释强制执行法来处理其强制执行方式问题,即应根据具体情形,采用谴责声明的替代执行或者赔偿执行的方式。[1]在此基础上,本文侧重从民事实体法角度对赔礼道歉的相关问题作深人研究。

  

  一、赔礼道歉责任的适用范围

  

  赔礼道歉的作用在于弥补精神痛苦。尽管几乎所有的权益侵害都会使人产生精神或者肉体上的痛苦,但是从法律政策上来说,这种痛苦的程度因人而异并且难以衡量。过广地设置精神损害抚慰金或者赔礼道歉等以弥补精神痛苦为目的的法律责任,将导致法律的高度不确定性。原则上说,人们应自己努力克服各种不快,而不是由法律提供无微不至的保护。这是各国法律几乎完全一致的政策。[2]

  何时发生以弥补精神损害为目的的侵权责任,从逻辑上说,取决于一个特定的权益保护范围。侵权法所保护的权益范围极广,需要针对每一种具体权益,清楚地界定其保护范围是否包括精神利益。

  1、人格权。对于各种具体人格权,我国现行法明确保护相应的精神利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精神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1、2 条明确规定,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人格尊严权、人身自由权、隐私权、监护权受到侵害的,受害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抚慰金)。据此,这些权利的保护范围包括精神利益。该司法解释第8 条也明确规定,侵害该司法解释所列各项权利的,受害人可以请求赔礼道歉。除了具体人格权,我国法院也保护一般人格利益,并适用抚慰金和赔礼道歉。

  侵害死者生前人格利益的,是构成对死者的侵权行为,还是构成对死者近亲属人格权的侵害? 笔者认为仅构成对死者近亲属人格权的侵害,[4]死者近亲属可以自己的名义主张抚慰金和赔礼道歉。

  2、身份权(亲属权)。我国《侵权责任法》第2 条规定:“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从文义来看,似乎所有”人身权益”的保护范围都包括精神利益。但是,就身份权而言,仍有讨论的余地。身份权(亲属权)是基于亲属地位而发生的各种权利的集合,可以包括形成权、支配权和请求权。身份关系基本上是婚姻法的调整范围,一般侵权法的规则很少可以适用。而在亲属之间,基本不发生精神损害赔偿的问题。

  我国《婚姻法》第46条承认了四种情形下离婚时无过错方请求对方赔偿精神损害的权利。[5]《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28 条第1句规定:“婚姻法第四十六条规定的‘损害赔偿’,包括物质损害赔偿和精神损害赔偿。”解释上应当认为,配偶权的保护范围包括精神利益,但仅局限于这四种具体情形。该司法解释第28 条第2 句规定:“涉及精神损害赔偿的,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的有关规定。”因此,《精神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8 条也适用,即无过错方请求离婚时也有权请求赔礼道歉。

  亲属权通常不会发生受第三人侵害的问题,[6]只有监护权是一个例外。不过,监护权的性质在理论上不无争议。本文将其可以对抗第三人的内容理解为人格利益,[7]保护范围包括精神利益,第三人侵害监护权时可能要承担抚慰金责任和赔礼道歉责任。

  3、知识产权。我国《民法通则》第118 条规定,侵害著作权、专利权、商标权的,应当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偿损失,其中并未规定赔礼道歉责任。其后颁布的《著作权法》第47 、48 条所规定的侵害著作权和邻接权的侵权责任形式,除了上述三种之外,还包括赔礼道歉在内。从这两条规定所列举的侵权形态来看,既包括侵害著作人身权的情形,也包括侵害著作财产权的情形。不过,在司法实践中,法院一般仅在侵害著作人身权时判决赔礼道歉,而在侵害著作财产权时驳回原告的这一请求。[8]我国《专利法》 、《商标法》等法律并未对侵害专利、商标和其他知识产权的责任形式作出明确规定。

  关于专利侵权,有学者根据《民法通则》第118 条的规定认为,专利权人可要求侵权人恢复专利产品的信誉,以消除侵权所造成的不良影响。[9]消除影响应当采用公开的方法,如在报纸、电视上发布道歉广告等。[10]但是也有不同的见解。[11]在司法实践中,曾有很多法院在专利侵权案件中判决赔礼道歉。[12]2003 年10月,时任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庭长的蒋志培在全国法院专利审判工作座谈会上主张:作为民事责任形式的。赔礼道歉、消除影响,一般应当适用于涉及侵犯他人名誉权、商誉权等场合,而专利权赔礼道歉民事责任的适用是一种财产权,“对于侵犯专利权不再适用赔礼道歉、消除影响的民事责任。”[13]从之后的专利审判实践来看,似乎已经大体统一了这一做法,[14]但是学说上的不同观点仍然存在。

  关于商标侵权,司法上常见的观点也是认为商标权仅是财产权利,因此不适用赔礼道歉这种责任形式,但是可以适用消除影响。[15]但也有对这两种责任形式都予以支持的案例。其中,有的法院主要是基于侵权行为给商誉或者产品带来的不良影响,[16]但也有判决认定成立侵权后,就满足了原告请求赔礼道歉的诉讼请求,并未要求原告证明其因侵权而受到商誉等其他损害。[17]

  笔者赞同上述主流见解,即专利权、商标权是纯粹的财产权,其保护范围不包括精神利益,侵权行为并不导致赔礼道歉责任的发生;著作权的内容包括著作人身权,其保护范围包括精神利益,侵权行为可以导致精神损害抚慰金[18]和赔礼道歉责任。

  4、物权、债权和其他财产权。侵害物权、债权、股权等财产权,是否也可能发生赔礼道歉责任,对此有学者认为,赔礼道歉针对的是对他人的精神造成伤害的侵权行为,由于许多种侵权行为都可能对他人造成精神损害,所以可以广泛适用于任何侵权行为,只不过要从侵权人的过错程度角度控制该责任的适用,通常要求必须具有故意。[19]但是,多数学者认为,赔礼道歉不适用于侵害财产权益的情形。[20]

  在司法实践中,财产权受到侵害的某些原告也会要求赔礼道歉,但是通常被法院驳回。[21]在不正当竞争案件中,只要没有导致原告的名誉或者商誉发生损害,法院通常也不判决赔礼道歉。[22]但是也有个别法院会在侵害物权的案件中判决赔礼道歉,[23]甚至某法院在一起违约案件中判决了赔礼道歉。[24]

  笔者认为,各类财产权益的保护范围仅限于财产利益,而不包括精神利益。尽管侵害财产权益的行为(包括违约行为)也会导致权利人的某种精神痛苦,侵权人在道德意义上也的确应当赔礼道歉,但是,不宜将其纳人法律救济的范围。从法律的体系解释角度,现行法没有就侵害一般财产权的情形设置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这已经否定了精神利益属于财产权的保护范围。相应地,同样以保护精神利益为目的的赔礼道歉责任,也不应适用于普通的财产权益侵害。从法律政策角度分析,绝大多数财产侵权纠纷的核心在于财产损害的赔偿,而不在于精神痛苦的弥补,设置赔礼道歉责任是“多事”之举。

  但是,有以下两个特殊问题需要探讨。

  根据《精神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4条规定,“具有人格象征意义的特定纪念物品,因侵权行为而永久性灭失或者毁损”时,物品所有人有权请求精神损害赔偿。司法实践中有一些相关案例,比如某唐山地震孤儿成人后找到了父母照片,到冲洗店翻版放大时却被遗失。[25]

  笔者赞同上述司法解释的这一立场。不过,从理论上来说,并不需要认为这类特殊物品所有权的保护范围包括精神利益。实际上,同一加害行为侵害了物品的所有权,以及附着于物品之上的人格利益这两个权益。此时发生了两个侵权行为,后者的侵害客体,实际上并非所有权,而是一般人格利益。该司法解释对这类一般人格利益进行了类型化。

  在适用该司法解释时需要非常谨慎。首先,“具有人格象征意义的特定纪念物品”必须作严格解释。在生活中,初恋女友赠送的围巾、过世的父亲留下的手表、老师赠送的书籍等,都对所有权人具有超出物品财产价值的意义。如果都被认定为属于此类物品的范围,将导致该规定的适用过于泛滥。其次,一个物品是否具有人格纪念意义,他人可能无从知晓。从侵权行为的构成来看,既然侵害此类物品所有权的行为在法律意义上被理解为两个侵权行为,就应当分别判断其构成要件。侵权人可能对于物品的毁损、灭失有过错,但是,假如侵权人非因过失而不知道该物品是“具有人格象征意义的特定纪念物品”,那么,即使其行为客观上侵害了所有权人的一般人格利益,也应认为侵权人对于这一权益侵害并无过错,从而不构成此类侵权。这样,侵权人仅应就第一种侵权行为承担责任,只赔偿物品的财产价值。

  另一个需要讨论的问题是违约的精神损害赔偿问题。我国学者对此已经有不少讨论,观点多有分歧。[26]我国法院的一贯见解是,违约责任不包括精神损害赔偿。[27]笔者认为,债权本身的性质是财产权。通常的违约行为即便导致债权人的不快,也绝不发生精神损害赔偿问题。特别是如果侵害所有权等绝对权尚且不发生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违约或者其他侵害债权的行为更没有理由发生精神损害赔偿责任。我国现行法对于这个问题的态度是清楚的,也基本妥当。如果违约行为同时侵害了人身权益,则发生请求权竞合,受害人可以在主张侵权时请求精神损害赔偿。此时,同时在违约场合承认精神损害赔偿并无实际价值。[28]相应地,也就不存在主张赔礼道歉的余地。

  我国个别法院在当事人违约时判决其赔礼道歉。[29]考察其具体案情可知,法院一方面认为被告构成违约,另一方面在事实问题上又认定原告并未发生实际损失,各种具体的违约责任形态均不适用,可是又觉得毕竟被告构成违约,于是,判决其赔礼道歉以安慰债权人。笔者反对这种做法,因为这在法律上并无依据,也缺乏必要性。在此类情形下,法院应直截了当地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值得探讨的是,有的合同本身就包括非财产性内容,可是违约行为并未导致人格权益的侵害,无法在侵权之诉中主张精神损害赔偿以及赔礼道歉。例如,婚庆公司受聘为他人筹备婚礼,却因为设备故障而未能录制婚礼场面,或者派遣的婚礼主持言辞不当而引发愤怒。在理论上探讨较多的是旅游合同。旅游经营者违约,可能使得游客无法获得期待的精神愉悦,甚至于感觉时间虚度、精神痛苦,但未必侵害了其人格权。在违约责任上,对于这种不快或者痛苦,债权人可否请求相应的赔偿?早先德国法院发展出了“非财产损害之商业化”理论,认为凡是能够在交易上以金钱方式“购得”的利益(例如旅行的愉悦),依据交易观念,此种利益具有财产价值,对其造成的损害是财产上损害。亦即因为旅游经营者违约给游客造成的不愉快,并非是一种精神损害,毋宁是一种特殊的财产损害。但1979年《德国民法典》修改,增订的第651f条第2款明确规定,因为旅游无法进行或者显著受到妨害的,游客可以因为无益耗费的休假时间请求适当的金钱赔偿。通说认为,对此问题已不需要再依据前述“商业化”理论,该条款构成同法第253条第1款规定(“仅在法律规定的情形下,才能因非财产损害而请求金钱赔偿”)所承认的一种法定例外情形,是一种非财产损害赔偿(精神损害赔偿)。[30]

  笔者在理论上赞同《德国民法典》的这一立场。在我国现行法上,对于这些特殊类型的合同,受害人(债权人)可以直接主张精神损害赔偿。[31]基于赔礼道歉责任的目的,也应赋予其主张赔礼道歉的权利。当然,法院应考虑此类案件的具体情形,在决定是否作此判决时从严掌握。因为此类情形下的精神痛苦显然要比死亡、残疾、名誉受损等情形要轻。

  

  二、适用赔礼道歉责任的条件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7609.html
文章来源:《法学》2013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