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丁晓平:1980年代的周扬与胡乔木

更新时间:2013-09-12 22:32:31
作者: 丁晓平  

  

  1980年代周扬与胡乔木的争论、恩怨,坊间说法颇多,观点各异。此文系其中之一种。

  

  1983年3月18日,是马克思逝世100周年。中共中央决定召开一个纪念大会,由总书记胡耀邦作讲演。此外中共中央宣传部决定,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和中央党校等单位联合举办学术讨论会,纪念马克思逝世100周年。就是在这个会议上,周扬所作的《关于马克思主义几个理论问题的探讨》引起轩然大波,并逐渐升级,掀起了一场“清除精神污染”运动,由此也酿成了周扬和胡乔木个人的历史恩怨和情义悲剧。

  当年,作为中国文联主席的周扬是受中宣部提名作为主要报告人,在这个学术讨论会上讲一讲文艺问题的。为了作好这个报告,时任中宣部副部长的贺敬之专门挑选了几个文艺方面的意识形态专家帮助周扬起草演讲报告稿,徐非光、梁光第、顾骧、陈涌、陆梅林、程代熙、王元化等人都参加了起草报告的碰头会,提出建议讲一讲“建立中国自己的马克思主义的文艺理论和批评”(亦说“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问题的初步意见。周扬对中宣部委托他作报告表示同意,但不满意中宣部出的这个报告题目,认为范围太窄了,对给他挑选的起草助手也不满意。当时因病在北京医院住院的周扬“决意要从更广阔的视野来阐述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并亲自物色了三个人来协助他”。这三个人是:时任上海市委宣传部长的文艺评论家王元化、中宣部文艺局的干部顾骧和《人民日报》副总编王若水。病愈出院后,周扬就带着这三个人去了天津,住进了景色宜人、有“天津钓鱼台”之称的迎宾馆。为了客观再现这段历史的原貌,下文以诸位当事人的回忆作为叙述,从这篇文章的起草说起。尽管他们的记忆略有出入,但历史总是慢慢地让人知道,慢慢地达到真实的。

  

  【周扬报告“出炉”的经过】

  

  王元化是在1983年春节前四天收到周扬来信的。他回忆说:“春节后,我赶到天津,向周提出请王若水、顾骧一起来参加讨论。人到齐了,开始讨论写文章的事。我说:‘现在许多文艺问题说不清楚。由于文艺思想都是哲学、美学的背景,如果不在哲学上弄清,许多文艺理论问题就谈不深,谈不透,所以最好从哲学方面弄弄清楚。’周扬同意我的意见。”

  王若水说:“我建议周扬讲讲人道主义,但是周扬似乎对异化更有兴趣。他对异化问题是有研究的,曾在中央党校作过有关这个问题的报告。为了考虑这个问题,有一夜他没有睡好觉。第二天他说,他决心讲异化问题。我对他说:‘你决心讲异化,我很高兴。’我原来想,以周扬的身份,可能会觉得谈异化这样的敏感和有争论的问题是不合适的。他下这个决心需要勇气。”

  根据和王若水、王元化、顾骧三个人的讨论结果,周扬最后决定挑选四个问题来讲:一是马克思主义是发展的学说;二是要重视认识论问题;三是马克思主义与文化批判;四是马克思主义与人道主义的关系。这样,文章正式进入起草阶段。

  王若水回忆:“第一个问题由顾骧起草,第二个和第三个问题由王元化来写。第四个问题本来是准备分配给我写的,我因为还有一大堆事情,推卸给顾骧,提前回北京了。”

  王若水为何早早地离开天津?顾骧回忆:“讨论完毕,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情:若水与前妻离婚一案,法院将开庭审理,通知若水出庭。不得已,第三天若水便回京了。执笔起草便落到元化与我两人身上。‘报告’四部分,我写第一、四部分,元化写二、三部分。若水实际上未参加执笔。”(见《忆周扬》,王蒙、袁鹰主编,内蒙古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

  王若水说:“但稿子写成后,周扬又要我修改人道主义这一部分。我在北京对这一部分做了大的修改,不少地方是重写。因为时间匆忙,我只能把我过去的文章中的一些现成的话照抄上去。其他两位大概也是这样做的。我们向周扬说明了我们的不得已,但周扬似乎不以为意。”“周扬报告中关于人道主义和异化的绝大部分观点也就是我的观点,但有些地方是按照他的意思写的。周扬并不完全同意我的观点,觉得我走得太远了。这次周扬不像过去那样,认真修改助手起草的初稿,亲自加写一些内容,而是有些大而化之。我明显感到周扬是老了。”(《忆周扬》)

  王元化回忆:“在讨论中,对于周扬有些见地,我非常同意。他说中国革命在民主革命阶段就理论准备不足。俄国民主革命有别林斯基、车尔尼雪夫斯基、杜勃罗留波夫,有普列汉诺夫这些理论家,而中国革命缺乏这样的理论家。我们往往只重实践而忽视理论,强调‘边干边学’、‘急用先学’、‘做什么学什么’等等……这种轻视理论的传统一直延续至今,为中国革命带来很多问题。据传这篇文章后来成为问题,主要在于这一点,当时一位‘理论权威’向中央进言,说周扬没有摆好自己的位置,他不过是一个中央委员,竟将自己站在党之外,甚至党之上,说中国从民主主义革命到社会主义建设,甚至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之后,都缺乏理论准备,难道十一届三中全会文件不是最好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于是这一点就成了这篇文章的主要问题。”但这样的“传说”其实不切实际,因为后来胡乔木、邓力群主要批判的是王若水写的“异化”问题。

  王元化承认:“讨论中,周扬还曾对我们说过,王若水对于人道主义、异化的说法有些偏颇的地方。他说马克思主义不可没有人道主义,但是人道主义不能代替马克思主义。他认为在我们社会里是可以通过自我完善解决异化问题的。我在定稿时,按照周扬意见,将王若水所写部分删去了约四五百字。这篇文章在周扬去党校做报告的前一天3月6日的晚上,由周扬本人审定,进行了……润色,直到三月七日凌晨才匆匆印出。”(《忆周扬》)对此,王若水却说:“周扬对我们很放手,让我们替他最后定稿。”

  就这样,经过近一个月的时间,周扬一边疗养,一边终于“安静地‘炮制’那篇日后在政坛上掀起轩然大波、在新时期思想发展史上将要留下一笔的所谓‘异化’文章”。顾骧说:“回京前几天,中宣部理论局卢之超来电话,询问周扬同志‘报告’的内容与题目,学术讨论会要安排日程。我与周扬同志商量,他也想不出什么好题目,说就叫‘关于马克思主义几个理论问题的探讨’。我给卢之超回了电话。”(《忆周扬》)卢“因到中宣部不久,不知会议原委,但对周很尊重,认为他当然可以决定这种改变。”(见《回忆胡乔木》,卢之超著,原载《我所知道的胡乔木》,当代中国出版社1997年版)

  

  【王震、邓力群、胡乔木及《人民日报》的反应】

  

  3月7日,会议如期在中央党校礼堂召开了。中央党校校长王震、中央书记处书记兼中宣部部长邓力群出席了会议。胡乔木没有参加会议。当时正在医院检查身体的邓力群,特意从医院赶到了会场,听着听着他觉得有问题:“特别是关于异化问题。按周扬的说法,社会主义在发展过程中,会走向自己的反面,政治、经济、思想等方面都会异化,都会走向自己的反面。我觉得,他的这种说法与过去党的一贯说法不一样。我们历来讲,我们的党、我们的革命队伍,由于受到资产阶级思想和非无产阶级思想的影响,党员干部中会发生腐化变质的现象。异化问题我过去没有接触过。现在周扬讲,社会主义本身要发生异化,社会主义国家在发展过程中必然走向自己的反面,政治、经济、思想上都走向自己的反面。这与过去长期的说法不一样。当时,我没有立即断定周扬的说法是错误的,只认为是新说法,有疑问:这种说法对不对?能不能站得住?另一个是人道主义问题。我听周扬讲人道主义时,感觉他的语言和赫鲁晓夫的语言、提法差不多,这种讲法也有问题。周扬讲过以后,一些学者、专家当时就表示对他的讲话有意见。贺敬之听了也有意见,但不敢出来讲话,因为周扬是他的老领导。”

  讲话结束时,邓力群还和王震一起上台和周扬握手祝贺。对此,没有参加会议的王若水和王元化都曾有回忆,电视台也播放了新闻。

  王若水说:“我没有参加这个会,因为头一天晚上和王元化一起对讲稿进行最后的润色,工作到凌晨,弄得很疲劳。讲稿在《人民日报》印刷厂排印;王元化和我就在排字房修改,边改边排,第二天早晨才匆匆忙忙送到会场(周扬对我们很放手,让我们替他最后定稿)。因此,事先送审是来不及了。邓力群似乎很放心地说:‘先讲吧!’”“周扬本是出色的演说家,他的报告常常是很吸引人的,但现在他已年迈,只简单地作了一个开场白,就由一个广播员代念讲稿。据参加报告会的记者回来告诉我,这个广播员很有本事,事先没有看讲稿,拿起来就念,居然念得抑扬顿挫,声调铿锵。当时,台下鸦雀无声,大家聚精会神地倾听。报告结束时,全场一片热烈的掌声。这是这次会上最受欢迎的报告。王震走到周扬面前说:‘讲得好!我还有一个问题想向你请教:你说的”YIHUA“,这两个字是怎么写的?’”对此,王元化的说法是:“报告结束王震……说讲得很好,还问周扬‘异化’是哪两个字,是什么意思。”

  当时,坐在台下听报告的卢之超,听着听着“越来越觉得不大对头。因为周的地位较高,在涉及党的指导思想--马克思主义的重大问题上,事先没有报告中宣部,更没有请示党中央的情况下就这样讲是不大合适的。乔木没有参加这个会,但这天下午他参加了在历史博物馆举办的纪念马克思的展览会的预展。我问他的秘书,乔木事先知不知道周讲话的内容?秘书说肯定不知道,因为上午才收到周讲话的清样。”

  胡乔木收到周扬报告的清样确实没来得及看。周扬在给胡送稿子时还写了一个便条:“乔木同志:送上马克思逝世一百年纪念学术会上的讲稿,请你详加阅改退下。我病初愈,过些时当来看您。敬礼。周扬,三月七日。”

  作为中宣部理论局局长的卢之超,赶紧请胡乔木的秘书黎虹“快向乔木报告。果然,乔木看了稿子后觉得问题十分严重和复杂”。同日下午,邓力群也打电话告诉胡乔木,说“上午去党校听了周扬的报告,觉得有些观点和提法需要斟酌,希望乔木同志看看周扬的讲话稿。同时把对周扬讲话有不同意见的情况及准备让有不同意见的人(如黄楠森等三四个人)也在会上讲一讲的意见反映上去。”

  但令胡乔木和邓力群、卢之超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人民日报》没有采用新华社发的新闻稿,而是独家发表了周扬讲话的详细报道,并预告“全文本报另行发表”。对此,王若水说:“《文汇报》驻京记者马上要求周扬把这个讲话给他们发表。我说,《人民日报》有优先的权利。周扬当然希望能在中央党报上刊载。当天晚上发会议新闻,着重报道了周扬讲话的要点。我特地在新闻后面加上了一句预告,说:‘全文本报另行发表’。这是为了防止别的报纸来争夺。”(《忆周扬》)

  3月8日下午,生病住院的邓力群接到《人民日报》总编秦川的电话,说:周扬的讲话很好,而且已预告读者全文将在《人民日报》另发,周扬也已定稿。请示邓力群是否同意全文发表。邓力群说:“我听了周扬的报告以后,感到有些问题,但没有把握。周扬的讲话是否全文发,怎么发,你们请示乔木,他同意发则发,否则不能发。”紧接着,邓力群打电话给胡乔木。胡乔木告诉他:“周扬的稿子已经看了,感到问题不少,不是删几句就可以改好的,不宜在《人民日报》发表。”电话中,他们商量后决定:延长会期,休会两天后继续开。胡乔木还说:“既然有人不同意周扬的意见,可以请他们中的一些人也在大会上发言,把这个会开成学术讨论会。这样有各种意见、各种声音。否则国内外会把周扬的讲话误解为代表党中央的意见。事实上,他的讲话内容,会前大家不知道。他的观点,没有报告中央并得到同意。”

  邓力群马上从医院赶到中宣部,布置会议,要求理论局迅速组织几位不同意周扬观点的哲学、文艺学方面的专家作大会发言,并与周扬的讲话一样发消息和摘要。卢之超说:“这样做,一是因为不少人确有不同意见,更重要的是要造成一种不同学术观点讨论的气氛,而不致使外界认为……党对指导思想有新的解释……”(《回忆胡乔木》)

  这样原定于3月9日结束的会议,决定在10日、11日休会两天后继续开。

  10日,正生病住院的胡乔木带病率中宣部两位副部长郁文、贺敬之和文联副主席夏衍以及王若水,一起来到周扬家,谈对周扬报告的意见。郁文作了记录。

  胡乔木说:“人道主义问题,周扬同志的文章,讲得比较周到,但有些问题还没有鲜明地讲出来,或者还讲得不够圆满,倘若就这个样子拿出去,可能产生一些误会。文章中有些话是不可取的。”“我是赞成人道主义的。但是我看到周扬同志的文章,抽象化的议论比较多,离开了社会主义运动的实践。”其实关于人道主义,平反后的周扬担任中宣部顾问后,在一次会议上曾承认自己1960年代对人道主义的批判是不妥当的。而胡乔木也曾对《人民日报》1980年8月15日发表的《人道主义就是修正主义吗?(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759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