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沈喜阳:从奥罗兹库尔没有后代看《白轮船》的道德批判意识

更新时间:2013-09-09 22:26:16
作者: 沈喜阳  
充分表明了作家的道德批判意识:像奥罗兹库尔这样的法西斯,这样的封建暴君,这样的恶人,永远不配有后代!这是作家愤怒的诅咒和带血的控诉,也是作家文学干预现实的使命感的深刻体现。

  

   然而现实是可怕的,善良的愿望并不总能实现。艾特玛托夫是清醒的,他在《白轮船》中表现的强烈的道德批判意识达到一个令人震惊的高度,小说以悲剧性的结局彻底“否定邪恶和不公正”:邪恶战胜正义,残暴战胜善良,神圣的长角鹿妈妈成为恶人们宴席上的美食,孩子美好的憧憬被残酷的现实砸得粉碎,恶人们喝得醉醺醺的,只有孩子,以一死来摒弃恶,孤零零地走向死亡……

  

   [1] 艾特玛托夫:《对文学与艺术的思考》,陈学迅译,第11页,新疆大学出版社1987年8月第1版。

  

   [2] 刘意青、罗芃主编:《当代欧洲文学纵横谈》第101页,民族出版社2003年4月版。

  

   [3] 艾特玛托夫:《白轮船》,力冈译,第172页,人民文学出版社1989年12月第1版。

  

   [4]《白轮船》第48页,49页。

  

   [5]《白轮船》第160页。

  

   [6]《白轮船》第39页。

  

   [7]《白轮船》第171页。

  

   [8]《对文学与艺术的思考》第129页。

  

   [9]《白轮船》第134页。又第71页,当莫蒙说奥罗兹库尔难伺候,不尊敬人时,奥罗兹库尔说:“你的工资从哪里来的?靠我呗!你还要什么样的尊敬?”莫蒙立刻“软了下来”。

  

   [10]《白轮船》第50页,51页。

  

   [11]《白轮船》第72页,第73~74页。

  

   [12]《白轮船》第148页。

  

   [13]《白轮船》第9、106、112、115页等。

  

   [14] 对文学与艺术的思考》第1页。

  

   [15]《白轮船》第112~113页。

  

   [16]米兰·昆德拉:《笑忘录》,王东亮译,第41页,“他们想从记忆中消除掉成千上万人的生命,以便他们无瑕的牧歌中只留下那些无瑕的时光。”又《笑忘录》第245页,“‘为了消灭那些民族,’许布尔说,‘人们首先夺走它们的记忆,毁灭他们的书籍,他们的文化,他们的历史。另外有人来给他们写另外的书,给他们另外的文化,为他们杜撰另外的历史。之后,这个民族就开始慢慢地忘记了他们现在是什么,过去是什么。他们周围的世界会更快地忘掉他们。’”上海译文出版社2004年1月第1版。

  

   [17]《笑忘录》第5页 。

  

   [18]《白轮船》第160页。

  

   [19]《白轮船》第64页。

  

   [20]《白轮船》第165~166页。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750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