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弘毅:《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的理念、实施与解释

更新时间:2013-08-31 12:20:51
作者: 陈弘毅 (进入专栏)  

   ch. 3。

  

  10 关於凯尔森的“根本规范”的概念在香港的情况的应用,我在以下文章中曾作初步的探讨:“香港九七回归的法学反思”,收於拙作《法治、启蒙与现代法的精神》,1998年版,页252以下﹙此文也见於《法学家》,1997年第5期,页51﹚; Albert H.Y. Chen, “The Provisional Legislative Council of the SAR”, Hong Kong Law Journal, Vol. 27 (1997), p.1 at pp. 9-10。

  

  11 关於国内法的根本规范与国际法的关系,可参见黄瑶:“世纪之交反思凯尔森的国际法优先说”,《法学评论》,2000年第4期,页26。

  

  12 关於中国大陆学者对香港《基本法》的研究,参见王叔文编:《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导论》,1997年2版;萧蔚云编:《一国两制与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1990年版;萧蔚云编:《香港基本法的成功实践》,2000年版。关於香港和外国学者的有关着作,见拙作《香港法制与基本法》,1986年版;陈弘毅、陈文敏:《人权与法治:香港过渡期的挑战》,1987年版;拙作《香港法律与香港政治》,1990年版;Peter Wesley-Smith and Albert H.Y. Chen (eds), The Basic Law and Hong Kong’s Future (1988); Ming K. Chan and David J. Clark (eds), The Hong Kong Basic Law (1991); Yash Ghai, Hong Kong’s New Constitutional Order (2nd ed. 1999)。

  

  13 《基本法》的不少条文都是从《中英联合声明》搬过去的,而这份《联合声明》是中英两国的专家共同起草的产物。《联合声明》中那些关於1997年後的香港法制的条文,反映了香港原有英式法制的特点。

  

  14 除此四项外,其余的七项为《关於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都、纪年、国歌、国旗的决议》、《关於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日的决议》、《国徽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於领海的声明》、《领海及毗连区法》、《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法》、《领事特权与豁免条例》。

  

  15 在第一届和第二届立法会中,由选举委员会选举产生的议席分别为10席和6席。到了第三届立法会﹙2004年选出﹚,立法会将不会有由选举委员会产生的议席;第三届立法会的60个议席中,一半由全民分区直接选举产生,一半由各功能界别分别选举产生。

  

  16 《香港法例》第484章。关於此条例制定过程中的争议,司参见Lo Shiu-hing, “The Politics of the Debate over the Court of Final Appeal in Hong Kong”, China Quarterly, No. 161 (2000), p. 221。

  

  17 见拙作“论《基本法》中政策性条文”,收於《香港法律与香港政治》﹙见注11﹚,页27以下;Albert H.Y. Chen, “Some Reflections on Hong Kong’s Autonomy”, Hong Kong Law Journal, Vol. 24 (1994), p. 13, at pp.177-178。

  

  18 参见Ghai, 见注11,at 243。

  

  19 参见Roda Mushkat, One Country, Two International Legal Personalities (1997)。

  

  20 关於中国大陆的法律解释制度,参见张志铭:《法律解释操作分析》,1999年版,第6章;Albert H.Y. Chen, “The Interpetation of the Basic Law: Common Law and Mainland Chinese Perspectives”, Hong Kong Law Journal, Vol. 30 (2000), p.380, at pp.408-416。

  

  21 关於基本法委员会的组织和功能,见於人大在1990年4月4日通过《基本法》时同时通过的关於设立基本法委员会的决定。该委员在1997年7月正式成立,成员为6位大陆人士﹙包括5名官员和一名学者﹚和6位香港人士﹙全是非官员身份的人,包括笔者在内﹚。

  

  22 人大常委会在1997年2月23日根据此条通过了关於处理香港原有法律的决定:可参见拙作“香港九七回归的法学反思”﹙见注9﹚,页262-270;拙作“九七前後香港法律的延续性”,《中国法律》,1997年7月“香港回归特刊”,页7-10﹙中文﹚,页81-85﹙英文﹚;Albert H.Y. Chen, “Continuity and Change in the Legal System”, in L.C.H. Chow and Y.K. Fan (eds), The Other Hong Kong Report 1998 (1999), ch. 3。

  

  23 关於《基本法》是否应视为“宪法性文件”﹙constitutional instrument﹚,可比较大陆和香港学者的看法。大陆学者认为《基本法》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制定的“基本法律”之一﹙参见萧蔚云,前揭书﹙见注11﹚,页72-74;许崇德主编:《港澳基本法教程》,1994年版,页16﹚,但并没有把《基本法》称为宪法性文件或宪法性法律。正如台湾学者王泰铨指出,“中共官方及学界均一致认为香港基本法不是‘小宪法’”﹙王泰铨:《香港基本法》,1995年初版,页21-22﹚;但王氏也承认香港《基本法》可被视为一“宪法性法律”﹙同上,页22﹚。香港学者普遍认为香港《基本法》是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宪法性法律或宪法性文件:参见Wesley-Smith and Chen, 见注11,页iii;Peter Wesley-Smith, Constitutional and Administrative Law in Hong Kong (1995), p. 68;Yash Ghai, Hong Kong’s New Constitutional Order (1997), p. 64。此外,香港司法界也普遍持此见解,并采用一般释宪原则来解释和演绎香港的《基本法》,并以一般违宪审查原则来审查香港立法机关所制定的法律是否抵触《基本法》及因而无效:参见本文第三、四部所述判例。

  

  24 关於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自治模式与“联邦制”的比较,可参见拙作“基本法中的中港关系”,收於《香港法制与基本法》﹙见注11﹚,页207以下;Albert H.Y. Che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Central Government and the SAR”, in The Basic Law and Hong Kong’s Future,见注11,ch. 7;Ghai, 见注11,at 182-187。虽然大陆学者否认在香港实施的“一国两制”模式“带有联邦制特点”,但他们也曾就此模式与联邦制作全面的比较研究:参见王叔文,前揭书﹙见注11﹚,页48-52, 104-115, 141-143。

  

  25 参见K.C. Wheare, Federal Government (4th ed. 1963)。

  

  26 正如前述,《基本法》第159条对《基本法》的修改设定了一些限制,也规定在修改前须徵询包括香港成员在内的基本法委员会;但是,在极端的情况下,如果人大不理会港人的反对,对《基本法》作出了港人认为是违反《基本法》第159条的修改,这个修改仍然很可能是有效和对香港法院具拘束力的﹙参见下文关於香港法院就人大的行为行使违宪审查权的讨论﹚。

  

  27 参见Robert Allcock, “Application of Article 158 of the Basic Law”, paper presented at Constitutional Law Conference on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Basic Law: A Comparative Perspective jointly organised by the Faculty of Law,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and the Department of Justice, HKSAR on 28-29 April 2000。

  

  28 见注8前揭书。

  

  29 参见Chen (见注19),at 418。

  

  30 [1992] 2 HKLR 84。参见Peter Wesley-Smith, “Constitutional Interpretation”, in Peter Wesley-Smith (ed), Hong Kong’s Transition (1993), p.51。

  

  31 [1930] 124。

  

  32 [1947] AC 127。

  

  33 [1981] AC 61。

  

  34 [1984] AC 689。

  

  35 这些判例都是英国枢密院在处理其殖民地或某些英联邦国家法院的上诉案件时的判决,这些地区都有成文宪法,其司法系统以英国枢密院﹙Privy Council﹚为其终审法院。英国本土案例的终审法院是英国上议院﹙House of Lords﹚法庭,但由於英国自己没有成文宪法,所以上议院法庭并无关於如何解释成文宪法的判例。

  

  36 参见Johannes Chan and Yash Ghai (eds), The Hong Kong Bill of Rights: A Comparative Approach (1993); Benny Y.T. Tai, “The Development of Constitutionalism in Hong Kong”, in Raymond Wacks (ed.), The New Legal Order in Hong Kong (1999), ch. 2; Yash Ghai, “Sentinels of Liberty or Sheep in Woolf’s Clothing? Judicial Politics and the Hong Kong Bill of Rights”, Modern Law Review, Vol. 60 (1997), p. 459; Johannes M.M. Chan, “Hong Kong’s Bill of Rights: Its Reception of and Contribution to International and Comparative Jurisprudence”, International and Comparative Law Quarterly, Vol. 47 (1998), p.306; Andrew Byrnes, “And Some Have Bills of Rights Thrust Upon Them:The Experience of Hong Kong’s Bill of Rights”, in Philip Alston (ed), Promoting Human Rights Through Bills of Rights: Comparative Perspectives (2000), ch. 9。

  

  37 《香港法例》第383章﹙以下简称《人权法案》﹚。香港所有成文法现已具有正式的、有法律效力的中译本,《香港人权法案条例》乃是Hong Kong Bill of Rights Ordinance的正式中文名称。

  

  38 这个条文是字眼是故意模仿《基本法》第39条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720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