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孙大午:从企业的经营指导思想和治厂思想说开去

——在南开大学的演讲

更新时间:2005-05-07 15:40:41
作者: 孙大午 (进入专栏)  

  还没完善起来。就是理顺了以后,司法独立了,行吗?还不行,因为法官还有很大的合法伤害权,自由裁量权。

  

  我觉得西方一些国家的法律制度比较成熟,尤其是陪审员制度。河南农业大学有一位尹教授曾来看我,说他在美国坐了一年的监狱,原因是从美国回来时携带了DNA技术,上飞机时被查处,以盗窃国家机密罪遭到起诉。他讲到案件的审理过程,首先案子要公开,然后招陪审员,一般是12―18人。招陪审团成员需要很长时间,条件特别苛刻,有倾向性的不能当陪审员,要选出中立的。陪审团有权利说罪与非罪,其中如果有一人说被告无罪,就不能定案,还要继续论证。法官的作用是执行程序,对照刑法条文量刑。尹教授在监狱里享受大约3万美金的生活待遇,可以看电视,看报,很宽松。司法要做到公正是很不容易的,要有一个很完善的体制、机制设置。我们国家还差得非常远,所以目前来说,老百姓去喊冤,去上访是可以理解的。

  

  3、社会主义共同富裕思想。

  

  我曾说过我是一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不是一个坚定的共产党员。我信仰马克思主义,他倡导的是走向社会祥和、社会共同富裕。我觉得社会主义是没有错的,我信奉社会主义共同富裕思想,问题是我们搞的是不是社会主义,这是需要探讨的。

  

  像我这个年龄的人,经历过很多次运动,尤其是“阶级斗争为纲”的时代,斗地主、批资本家、文化大革命乱折腾的时代,给我的印象非常深。我从部队回来以后一直在思索,探索阶级斗争问题。去年我把我们周围村庄活着的老地主、老富农们和那些老长工、老贫农请到大午庄园开座谈会,长工贫农和地主富农分开讲,讲他们的矛盾是什么,我得出来的结论是没有矛盾。其中一位王氏老太太说:“我们家最穷,斗地主时让我丈夫上台,都教好了他怎么说,可上去以后就说错了,说地主把好吃的给了我们,工作组赶紧让他下来。”现在他们仍然这么说:“过去给地主扛长活、打短工,从不拖欠都给上钱。”他们对地主富农并没有仇恨。《毛泽东自传》中毛泽东也有个回忆,他家就是富农,小时候看到长工们吃鱼、吃鸡,自己在一边看着吃不上,可以说那时候的长工比现在的农民工享受的待遇要强。我家是贫农,斗地主时,分得一口袋小麦,白天父亲扛回来,晚上母亲又让他给地主送回去。我问母亲,我们家为什么穷呢?母亲说,咱们家穷是因为你爷爷赌钱。我的父亲母亲都很能干,也应该是富农,可是每年收了很多粮食,到年底却要一麻袋一麻袋地扛出去还赌债,直到爷爷去世后,家里才好过了。地主富农说,分地我们没意见,分了以后还让我们重新干就可以,只要有这个条件和机会,三两年后,我们还是比别人过得强。其中有一位,说最初他家只有二亩地,后来有170亩地了,就是因为他们会手艺,家里日子过的细。实际上就是这么回事,所以说穷富矛盾不是主要的。历史上动乱的根源主要是官民矛盾,农村有些地主和恶霸联系在一起,欺压百姓,有官府背景,代表的是官方,这个矛盾绝对不是穷富矛盾。

  

  我希望这个社会能够走向共同富裕,共同富裕是有差别的富裕。有人说,大午集团在搞乌托邦,我不这样认为。现实说明,大午集团在一片荒地上创造出这么一大笔财富,四五千人祥和地生活在这里。工资高的可以挣到三、五千甚至一万,少的三、五百或上千,是有差别的,是生产资料私有制下的生活资料的共有、共享。人在生活资料上大体平等,这样的社会就是祥和的,就是共同富裕。不要以为共同富裕就是相同富裕,你有什么我就有什么,这样可能吗?像全民所有制,要求起点平等,分配公正,能做到吗?上海一亩地一百万,我这里一万元都没人要,他卖一百万,有我一份没有?如果是全民所有制,怎么分配?同样是土地,价值却不一样。不要研究生产资料属于谁的问题,关键是生活资料能不能共有和共享。大午集团是我孙大午的,但是学校三千多人在这里上学,几千人在这里生存,我建公园、医院、商店、游泳池,大家不都在享受吗?生活资料上大体平等,我相信这就是共同富裕思想。

  

  在这里,我想谈谈我对毛泽东的理解。对毛泽东这个历史人物是有争议的,以前我对毛泽东也是有看法的。毛泽东站在天安门上说“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但是全国人民在他面前跪下去了。我也曾想过毛泽东在延安和黄炎培的那段对话,“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毛泽东说找到了一个好的方法来跳出社会的兴亡周期律,那就是民主。毛泽东为什么敢说“我就是马克思加秦始皇”?是因为他有信仰,有主义。大家想一想,毛泽东不可能是华盛顿,华盛顿既代表资产阶级,又代表美国人民大众,他进行的是独立战争,代表的是整个美国,不代表任何一个派别。但毛泽东可以说是工农的代表。辛亥革命以后,出现了一个新政权,孙中山制定了五权宪法,想搞民众共和,但遗憾的是国民党是以官僚买办地主资产阶级为主体的,必然要代表这些人的利益,因此出现了以蒋介石为代表的右派共和。1946年召开国大立宪,1948年搞选举。立宪时1300多个国大代表中,没有共产党的代表也没有民盟的代表。也就是说工农老百姓就没有代表参加这个国大,所以说国民党搞的是四大家族的右派共和。毛泽东领导农民起义,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在胜利之初,他很明确地提出中国革命胜利以后要搞新民主主义革命。但是到了1955年以后开始搞社会主义革命,先公私合营,最后搞共产。为什么搞社会主义革命?一句话,“小生产每时每刻都产生着资本主义”,就是农民工人不可能和地主资本家搞共和,你是右派共和,我们就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左派共和。毛泽东想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尽管是历经灾难,死了很多人,但他始终不后悔。

  

  首先是1958年的庐山会议,本来是要纠左的,后来又演变成了反右。为什么?主要是因为毛泽东发现有人要拔掉三面红旗,这三面红旗是他的精神支柱,是他的理想所在。人民公社饿死几千万人毛泽东也不认错,他没有认识到三面红旗从根子上就是错的。1962年开始搞四清运动以及开展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根本问题就是思想政治问题或者经济问题。他号召全国的人民群众起来“砸烂公检法”,“踢开党委闹革命”,他的思想是认为“资产阶级在共产党内”,“文化大革命7、8年以后就要再来一次”。他认为夺权以后上台的新政府7、8年后会蜕变成新的官僚阶层。想一想美国每4年一次的大选,我认为那就是一次大规模的通过合法途径进行的反政府运动,一个总统的倒台就是一个政府的倒台。毛泽东说文化大革命7、8年后再来一次,他认为这就是民主,与他跟黄炎培的对话是相吻合的。我们对作为历史人物的毛泽东,对与错先不评论,我只是思索他的心路历程。

  

  大家要知道,民主并不是个好东西,没有宪政制约的民主,就不是真民主。民主选举选出来又怎样?选出一个好领导来很快就会变质,因为“屁股决定脑袋”,穷人的代表将来就会变成富人的代表,这是规律。所以民主不是主要的,关键是宪政。那么对民主形成制约的是什么?是自由。可以说一个人独处,两个人就要讲自由,三个人则需讲民主。鲁滨逊一人在荒岛上,无所谓民主自由,可以为所欲为,随心所欲,蹦三尺高也没人管。两个人就要划疆界了,在我的地盘之内我是自由的,超过就不自由了,就要谈判,这样就谈出互不干涉的自由来,达到双赢。三个人在一起,一个人想抽烟,两个不想抽烟,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原则,就要对抽烟者实行限制或专制。这些说明了自由产生共和,民主产生专制。我们现在不需要民主,需要的是自由。民主是手段,自由才是目的。宪法中写着言论、出版、结社、信仰等自由,这都是公民的基本权利,把公民的基本权利落实下来,这是当务之急。

  

  传统的儒家思想、现代法制思想、社会主义共同富裕思想,这三者的结合是我的治厂思想,简言之就是认祖归宗、民主宪政、社会共和。社会共和体现在官民共和,要靠民主宪政来保障;穷富共和要靠市场经济来实现。

  

  三、我的两个梦想

  

  1、建一个大午城,一个祥和的社区。

  

  原来设想2005年建成大午城,因为去年出了事,所以推迟了2―3年,我想争取在2008年前后实现。也就是聚集人口达到一万人(现在有5000多人),就业人口3―5千人,产值3―5个亿,这样一个大午城。大家很祥和的生活在这里,是一块净土,是一个好人相聚的地方。这里的“天是蓝的,水是甜的,人是善良的”,我们很爱这个地方。尤其是出事以后,我更坚信了这个信念,就是要走共同富裕的道路。去年遇到那么大的灾难,都没有摧垮我们。连检察院检察长都说,你们那儿简直是个奇迹,很多地方把董事长一抓,企业很快就垮,抓了你们这么多人,企业还没事。当时整个集团高层全被抓,财务上的账目全部被抄走了,直到今年一月份才返还给我们。各厂在没有账目的情况下,一天几十万的流水账,等今年重新建账时,从去年5月27日到今年1月1日全部进行核对,只差2000元对不上。我确实受到了太多的感动,为全国给我的同情和支持感动,也为大午集团的员工和中层干部所感动。所以我们的信念更坚定了,“私营企业不姓私”,大家都把大午集团当成自己的家园,没有我孙大午,大家也要维护这块净土,所以我们闯过了难关。我说做好人是福,做好人难一定要做好人,做好事难一定要做好事。我也这样教育我的亲人和我的下属。

  

  今年5月27日是大午集团蒙难一周年,员工们在阶梯教室看凤凰卫视和中央电视台采访的光盘时,我的妻子在那里哭。当时,我有很多感想,写下两首诗。前言:“阶梯教室看光盘,纪念蒙难一周年。满腔愤怒无呐喊,妻哭无泪诗两篇。”第一首诗:回首噩梦已经年,亲人仍旧泪涟涟。别说晴天愁阴影,本分农民耕田难!自由劳动生财富,淳风化雨多善男。不是大午花一点,万国遍呈桃花园。这首诗说明了我在一片荒地上自由劳动生财富,我们没有贷款,每年给国家交上百万的税。一千多农民创造出这么一大笔财富,是自由劳动生成的,不是我孙大午做出来的。我只是创造了这么一个劳动空间。我深信,桃花园这个梦想是能够实现的,放眼世界,搞市场经济的国家都是这种形式,大家都很祥和地生活着。在香港、澳门老百姓看病是不花钱的,60岁以上的退休工人每月还有700元的水果费,而且水果费不是养老费。那不是社会主义是什么?社会主义不就是体现社会祥和,大家生活都有保障吗?这种理想在世界上已经成了真实的存在,怎么会实现不了呢?所以我的第一个梦想是能够实现的。

  

  由此我还想到了救国和救民的关系。“救国容易救民难”,很多人都趋向于救国。富国意味着强兵,富民意味着强国。我认为救民在于自由,救国在于民主。历史上的伟人太多了,英雄少年也太多了,都是为了救国。可是国家得救了、国家强大了,老百姓救不了最终还是亡,所以着力点还应该在于救民。这也来自于我的第一个梦想,让大家过上富足祥和的生活,真遇到大灾大难时,老百姓都会站出来说话,老百姓是非常善恶分明的。

  

  2、“安得淳风化淋雨,遍沐人间共和年。”

  

  我写的第二首诗:“高校演讲惹风波,一场大难如穿梭。若非恶鬼开玩笑,当是天意传新说。千古文化一把火,万世太平百年课。狂飙再落须睁眼,不唯独夫向共和。”“千古文化一把火”就是说几千年的文明五四运动一把火把它烧掉了;“万世太平百年课”就是为万世开太平还在于实现共和。如果说孙中山国民党搞的右派共和是第一共和,毛泽东无产阶级专政的左派共和是第二共和,那么我们的社会势必迎来第三共和,就是左派和右派的共和,也就是官民之和、穷富之和。这是社会的走向,我相信这个社会将来要向这个方向发展。这条路我们探索了上百年了,从1905年―2004年一百年就是万世太平百年课,这条路还在走,肯定是一个趋势。“狂飙再落须睁眼”,我取“国际悲歌歌一曲,狂飙为我从天落”的意思。“不唯独夫向共和”就是不要寄希望于哪一个圣人,哪一个领袖去改造国家,要靠整个社会的力量,靠大众的觉醒,走向共和。

  

  第二个梦想很艰巨,我寄希望于我的学生们。现在大午中学有3000多名学生,我想建成一个“善天下”的学校。黄埔军校是“打天下”的学校,我想将来要用“善”来征服天下,不能用拳头说话了。但我也受教育环境的制约,我的学生不死记硬背就考不上大学,尤其是像南开这样高校,更是可望而不可及。我看到他们非常累,每天早晨5:40起床,晚上10:00才休息,学生们拼得非常苦。我想搞教育改革,也搞不成。我曾看到一篇报道:一个10多岁的孩子跟父亲去了美国后,爸爸问他上学都学了些什么?他说什么也没学,根本就没课本,上学就是玩。(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662.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