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普京复任后的俄罗斯内外政策调整

更新时间:2013-08-09 14:06:08
作者: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课题组  

  成立世界最大电力公司(27)。加之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储量、产量早已位居世界第一,资产规模居世界8强之列,俄将拥有数量众多的世界顶级能源国企,这将为能源领域优先实现现代化奠定基础。

  普京尝试走一条用油气资源吸引外国资金和技术的能源现代化之路,欲引进欧美大陆架油气开发的先进技术、提升油气行业现代化水平。2012年,“俄石油”相继与埃克森—美孚、意大利埃尼公司、挪威国家石油公司成立合资公司,共同勘探位于北极大陆架喀拉海、巴伦支海区块,以及黑海、鄂霍茨克海大陆架油气资源。计划2030年前每年从北极大陆架开采8000万吨石油、2100亿立方米天然气,年产值逾千亿美元,以此作为财政收入的新增长点,保障创新发展和社保支出。按普京设想,未来30年内,大陆架项目将为油气领域吸引5000亿美元、为相关领域吸引3000亿美元直接投资。巨额投资在普京新任期内陆续注入,会有力提振俄罗斯经济,提升普京威望。此外,为勘探北极大陆架项目,俄美将在圣彼得堡共同研发用于北极冰原勘探的石油钻井平台,首座浮动核电站也计划在2012年下水,服务于项目开发。

  普京推动俄罗斯经济增长的另一举措是借“军备更新”拉动再工业化。苏联时期国民经济军工化水平很高,约70%的机械制造业服务于军工生产。叶利钦时期,对军工领域进行“雪崩式”改革,导致70%军工企业破产,机械制造业陷于停滞。普京前二个任期重点发展能源产业,军工企业发展有限。重返克宫后,普京强调国防工业现代化改造是国家最优先的任务。为了迅速摆脱能源经济,走上创新发展之路,政府计划2020年前拨款23万亿卢布(约7700亿美元)为军队购买新武器装备和进行国防企业现代化改造,从2013年开始,国防和护法机构预算开支占财政总支出的比重从29%增长到32%(28)。同时,政府将允许私人投资军工企业,2012年已成功引进私人投资生产轻型武器。政府还考虑允许私人资本进入核工业领域,最终使私人投资占军工行业的30%。普京强调,未来军工领域投资重点为航空航天、核能和造船。航空工业是俄军工领域的重中之重,23万亿卢布中有1/4的资金将用于航空工业,包括发展无人飞机、远程航空兵系统等。未来三年对核武器支出将达1011亿卢布。未来八年,将投资6000亿卢布发展航天技术设备。俄政府还积极支持本国军工企业与外国企业通过技术转让方式进行本土化生产,推动第三、四艘法国“西北风”级直升机航母在俄生产,最终使国产化率达到60%。主管军事工业的副总理罗戈津指出,要以军工企业现代化促进民用制造业发展。目前,俄军工行业产品的45%为本国军用、22%用于出口、33%为民用,未来军工企业生产的民用品比重将提高到50%(29)。

  2012年,俄罗斯政府把加快国企私有化作为转变经济结构、实现经济现代化的重要任务,但新一轮私有化受到诸多因素制约,而普京和梅德韦杰夫在这一问题上的分歧是私有化受阻的关键。普京希望借新一轮私有化为国企吸引资金、更新设备、提高效率创造条件。梅德韦杰夫则更多考虑加速国家资本退出,减少国家对经济干预,搞体制创新。2012年4月,俄联邦政府修订《2011~2013年私有化法案》,并出台2016年前私有化方案,准备出售瓦尼诺海港55%股份、磷灰石公司20%股份、液化煤气运输公司100%股份,以及阿尔汉格尔斯克船运公司、西伯利亚航空、摩尔曼斯克海港、第五发电公司的部分国有股。甚至计划2016年前全部出售“俄石油”、俄罗斯航空公司、俄罗斯水电公司、统一电力系统国际公司、海外石油公司、谢列梅杰沃国际机场、现代商船运输公司、外贸银行、农业银行、农业租赁公司、联合粮食公司、阿尔罗萨钻石公司的国有股,部分出售俄罗斯铁路公司(“俄铁”)、统一电力系统联邦电网公司、石油运输公司、联合航空制造公司、联合造船公司、乌拉尔车辆厂的国有股(30)。多家国企计划2012年借海外证券市场进行私有化,外贸银行计划在英、美证交所出售7.6%国有股,市值约30亿美元(31)。“俄石油”、现代商船运输公司计划在美国上市。但新一轮私有化在实施过程中受到多种因素制约,部分大型国企拖延私有化进程。政府的私有化方案遭到“俄石油”总裁谢钦、“俄铁”总裁亚库宁等人的公开反对。亚库宁认为,私有化方案对“俄铁”既不现实,也不可能完全实现(32)。

  普京重返克里姆林宫后,加速远东开发,为经济持续增长创造条件。他在远东开发专题国务会议上指出,经济稳定增长是经济现代化的前提,远东开发是保障经济可持续增长的重要条件(33)。2012年年初,时任紧急情况部部长绍伊古建议政府成立“远东和西伯利亚国家开发公司”,普京明确支持该方案,并计划用国家福利基金运营收入投资西伯利亚和远东基础设施。

  2011年,俄对外经济银行专门成立“远东及贝加尔地区发展基金”,为远东开发进行项目融资。普京复任总统后,专门设立远东发展部,并将部机关设置在远东城市哈巴罗夫斯克。2012年11月,远东发展部向对外经济银行提交92个远东地区发展项目方案:其中有35项基础设施项目,包括改造贝加尔—阿穆尔铁路和西伯利亚铁路,建设萨哈林大桥等;30项能源建设方案,包括在雅库特和萨哈林建水电站,在乌苏里斯克建热电站等;20项生产建设方案,包括雅库特至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天然气管道等。项目总计需投资5万亿卢布(约1万亿元人民币),其中铁路基础设施建设需投资9180亿卢布,占1/5。此外,为拓展亚太天然气出口市场,“俄气”加大对远东地区投资力度。普京表示将尽量避免与欧盟能源合作矛盾,但会寻找向亚洲出口机会。“俄气”总经理米勒称,俄对亚太供气量将很快超过欧洲。为此,“俄气”加速落实东部天然气规划。2012年11月,该公司出台专项投资方案,修建自恰扬金气田经雅库特和哈巴罗夫斯克最终到符拉迪沃斯托克长达3200公里的输气管道,开发恰扬金和科维克金气田,预计投资1.2万亿卢布。

  目前,国家投资不足仍是制约远东开发的重要因素,俄罗斯《2013年前远东及贝加尔地区发展规划》仅完成28%。普京在国务委员会会议上强调,国家将扩大对远东地区财政投入,并在减免税收、吸引外资等方面采取重要措施(34)。

  俄罗斯经济现代化需要上万亿美元资金投入,仅靠国家投资远远不够,创新发展更需引进国际领先技术。为此,普京积极推动俄融入世界经济体系,为经济现代化寻求支持。2012年7月10日,俄罗斯国家杜马通过《俄联邦加入马拉喀什建立世界贸易组织协定》的议定书。18日,俄联邦委员会批准该议定书。23日,俄向世贸组织通报入世议定书国内批准程序已完成,正式加入世贸组织。“入世”后,俄罗斯将承担《马拉喀什建立世界贸易组织协定》规定的所有责任和义务,农产品平均进口关税从13.2%降至10.8%,工业品平均进口关税从9.5%降至7.3%,开放16个服务领域和116个服务部门。“入世”强制俄罗斯调整贸易规则,与国际接轨,从长期看有利于扩大非能源产品出口,吸引外国资本和技术。由于关税与WTO逐步接轨,俄白哈关税同盟下调1000余种商品税率,同盟市场对外吸引力加大。越南、印度、新西兰要求与关税同盟建立自贸区。在2012年APEC符拉迪沃斯托克会议上,新西兰总理向普京表示,期望明年访俄时签订自贸区协定。普京认为,如果亚太国家真正看重关税同盟和统一经济空间的市场潜力,俄罗斯将考虑与其建立自贸区。

  

  三、坚持务实外交,加大对后苏联空间和亚太投入

  

  普京在内政、经济上虽遭遇不少难题,但2012年俄罗斯的国际环境却大为好转。普京借美国“重返亚太”、欧盟自顾不暇之机,加紧打造“欧亚联盟”,恢复在“后苏联空间”影响;加大亚太外交力度,提高俄与亚太地区的一体化水平;继续强化中俄全面战略协作,双边关系进一步深化;与美斗争与合作并举,谋求国家利益最大化。

  普京抓住美西方因经济危机自顾不暇、减弱对独联体事务干预力度、独联体各国对俄经济依赖上升机会,着力推进“欧亚联盟”建设,加快独联体一体化进程。

  一是积极推进地区经济一体化,为建立“欧亚联盟”创造条件。继2010年7月俄、白、哈三国关税同盟正式启动、2011年1月开始取消三国间的海关检查后,2012年1月起正式建立三国统一经济空间,三国间实行商品、资本、劳务自由流动。成立由三国总统、总理、副总理和一体化委员会协调员四级组成的跨国委员会,负责处理建立统一经济空间的相关事宜。计划2013~2014年建立三国间统一中央银行和共同能源市场,并吸纳更多独联体国家加入。根据各方协议,俄适时启动独联体“自由贸易区”建设,参加自贸区的国家包括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摩尔多瓦、亚美尼亚、格鲁吉亚和乌克兰。普京提出争取2015年1月在现有关税同盟、欧亚经济共同体和独联体自由贸易区基础上,组成欧亚经济联盟,之后再加上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等正式建成“欧亚联盟”。

  二是加强独联体军事整合力度。俄把实现独联体安全和防务一体化作为控制独联体和抑制北约等域外势力向该地区渗透的依托。自2002年重新改造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后,2010年12月又修改该组织宪章,增加处理成员国危机事态条款,赋予其干预成员国内部事务的权力。同时俄积极推进独联体统一防空体系建设,覆盖东欧、中亚、外高加索的统一防空体系已基本成型。近年来,俄进一步巩固在独联体各国的军事基地:将俄黑海舰队在乌克兰塞瓦斯托波尔港的驻扎期限延长至2042年,将驻亚美尼亚军事基地延长到2044年。2012年秋,普京先后访问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将俄驻吉吉坎特空军基地和驻塔201军事基地租期分别延长15年和30年。虽然乌兹别克斯坦2012年6月退出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对俄主导的独联体军事一体化构成冲击,阿塞拜疆和哈萨克斯坦也对加巴拉雷达站和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的地位提出异议,但俄罗斯并不会因此而放松独联体军事一体化的进程。

  三是大力推进俄语及俄罗斯文化在独联体普及和传播。俄认为要加强独联体一体化,必须恢复作为族际交流基础的俄语和俄罗斯文化,要趁独联体国家“去俄罗斯化”尚不“彻底”、多数成年人还掌握俄语之机,加大对俄语教学和俄罗斯文化传播的投入。为此,俄政府继续大力支持“俄罗斯世界”基金会,赞助独联体国家的俄语教学和俄罗斯文化普及,增加在独联体国家落地的俄语电视频道,奖励对传播俄语和俄罗斯文化有贡献的团体和个人。

  普京复任后,加大对亚太外交投入,将其视作俄罗斯经济复兴和提升大国地位的重要支点。一是积极参与东亚安全事务。俄通过“六方会谈”和“东亚峰会”等,推动有关各方构建“亚太集体安全体系”。2012年下半年以来,俄调整对日政策,一改梅德韦杰夫对日强硬政策,对日释放出较强的合作意愿。第一副总理舒瓦洛夫、安全会议秘书帕特鲁舍夫等高官接踵访日,为双方开展“安保合作”和高层接触“预热”。俄还积极强化与越南的战略伙伴关系,在越南国家主席7月访俄和梅德韦杰夫总理11月访越期间,双方就联合开发南海油气、俄太平洋舰队使用金兰湾作为维修和补给基地等达成多项共识。俄还按合同从2012年起到2016年每年向越军交付一艘“基洛级”潜艇。俄与印度的安全合作继续深入,俄对印军售虽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俄一再推迟航母交付期限影响,但双方合作研制第五代战机、联合生产“布拉莫斯”导弹和联合军演等有条不紊地进行。二是加快东西伯利亚和远东油气开发,加速太平洋油气管道及油气加工项目建设,挺进亚太能源市场。俄日启动年产1000万吨符拉迪沃斯托克天然气液化厂项目,2017年投产后可满足日本9%的液化气需求。俄与印度天然气有限公司签订20年供气合同,年出口250万吨液化气(34.5亿立方米天然气当量),从2019年起开始供货。俄罗斯考虑与越南达成继续开采苏联时期业已开始的南海大陆架两处石油区块协议。俄还将提供100亿美元贷款,从2014年到2020年为越建设第一座核电站。

  俄罗斯亚太政策的最重要环节是继续深化中俄关系,希望借“中国风吹动俄经济发展之帆”。一是高层保持密切接触。普京复任总统后,在不同场合表达对继续发展中俄关系的期待,并将独联体以外的正式首访国定为中国。除普京访华外,中俄两国元首还在不同国际场合多次会晤。俄联邦委员会主席马特维延科、政府副总理苏尔科夫、新任国防部长绍伊古等高官相继访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657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