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邓小平与北戴河不解之缘

更新时间:2013-08-04 10:05:02
作者: 多维历史  

  

  1952年盛夏,北京异常炎热。7月下旬,时任中共西南局第一书记的邓小平,奉调进京。8月上旬,他被任命为政务院副总理。刚来中央,工作千头万绪,加之周恩来总理出访苏联,他要代理总理主持政务院的工作,整个夏天也没有得到休息。次年,邓小平来到北戴河休假,从此他在政治上的“起落”,都在北戴河留下了烙印。中央文献研究室研究员王敏玉撰文并发表在《环球人物》杂志2012年第23期,记述邓小平与北戴河的不解之缘。

  

  休假半途被请回京

  

  1953年7月17日,邓小平来到北戴河休养。这是他第一次来到北戴河,也与大海有了第一次亲密接触。北戴河的美景、大海中畅游的感觉,一下子让他喜欢上了这个地方。他喜欢大海,酷爱在大海中游泳,直到晚年。

  但是,这次邓小平只待了两周,就提前结束休养匆匆赶回了北京。因为北京政坛发生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毛泽东请他赶紧回北京,帮助处理。

  事情是这样的:两个月前,中共中央召开全国财经工作会议,讨论执行党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问题,提出我国第一个五年建设计划。邓小平是会议领导小组的成员,并和政务院总理周恩来、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高岗一同任会议总的经常主持人之一。会议期间,高岗和中央组织部长饶漱石利用党中央纠正财经工作中出现一些缺点、错误的机会,散布流言蜚语,攻击刘少奇、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进行分裂党和国家的阴谋活动,企图篡夺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如此一来,讨论和批评新税制一时成为会议的中心问题,致使会议无法按照原定方针进行下去。一直拖到8月初,毛泽东看到会议偏离了方向,就让担任中央办公厅主任的杨尚昆打电话到北戴河“搬兵”,请在那里休养的邓小平和中央书记处书记陈云火速回京参加会议。8月6日,邓小平和陈云在京参加了会议,并在会上作了一些讲话,会议的气氛才缓和下来,8月11日,会议结束。

  邓小平的第一次北戴河之行,就这样匆匆结束了。随后几年的盛夏,邓小平也多次来北戴河,有时是休养,有时则是参加中央在这里召开的重要会议。

  1961年7月26日,邓小平再一次来到北戴河,这次他不是来休养的,而是来工作的,而且是唱主角,主持中央书记处会议,讨论中央的几个重要条例。

  第一个讨论的是《教育部直属高等学校暂行工作条例草案》。8月5日,邓小平和中央政法小组组长、北京市委书记彭真等致信毛泽东并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报送条例草案及中共中央关于讨论和试行这个条例的指示稿。信中汇报了条例草案的制定过程以及其中一些比较重要的内容。

  随后讨论的是关于工业企业的条例。此前,为讨论《国营工业管理工作条例(草案)》,邓小平曾于7月14日至24日亲率调查组赴东北,就工矿企业和城市工作、人民生活等问题进行调查研究,带来了第一手材料。8月9日至15日,邓小平主持会议,逐条讨论这个条例。经过一周的讨论,邓小平和彭真等致信毛泽东并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就条例草案的起草经过及主要问题作了说明。

  这个条例随后在庐山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上得到通过。9月17日,毛泽东批示:“指示及总则已阅,很好。”邓小平后来说:“毛泽东同志对‘工业七十条’很满意,很赞赏。”

  “文革”之初,邓小平即被打倒,后来下放到江西劳动,从此也远离了北戴河。

  

  拍板全国“严打”行动

  

  改革开放后,从1980年开始,邓小平的身影又出现在了夏天的北戴河。

  1983年7月16日晚,邓小平乘专列离开北京,第二天早晨抵达北戴河。

  这时,邓小平作为党的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的核心和改革开放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总设计师,正在推进一系列重大决策。

  上世纪80年代初,随着经济的发展,一些犯罪行为也开始抬头。1983年上半年,全国的治安形势较为严峻,连续发生了多起影响极坏的恶性案件。但由于对刑事犯罪的危害性认识不一致,打击不力,导致刑事犯罪活动越来越猖獗。7月16日,公安部向党中央、国务院报送了《关于发挥专政职能改善公安装备的报告》,提出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

  到达北戴河的第二天,邓小平在审阅这份报告时,认为报告写得“不疼不痒”,要求公安部的领导立即来北戴河,他要听汇报。

  7月19日上午9时,公安部部长刘复之来到邓小平住处。一同来的还有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彭真。

  邓小平手里拿着公安部的报告,开门见山地说,你们这个报告不解决问题。刑事案件、恶性案件大幅度增长,这种情况很不得人心。为什么打击刑事犯罪搞不起来?

  邓小平批评说,这样四平八稳,解决不了问题,稳稳当当的,就不能解决问题。“几年了,这股风不但没有压下去,反而发展了。原因在哪里?主要是下不了手,对犯罪分子打击不严、不快,判得很轻。对经济犯罪活动是这样,对抢劫、杀人等犯罪活动也是这样……为什么不能组织一次、两次、三次严厉打击刑事犯罪活动的战役?每个大中城市,都要在三年内组织几次战役。比如说北京市,流氓犯罪集团到底有多少,有哪些人,是不难搞清楚的。像彭真同志讲的,找老民警当顾问,调查调查,情况就清楚了,就可以组织战役了。一次战役打击一大批,就这么干下去。我们说过不搞运动,但集中打击刑事犯罪活动还必须发动群众……”

  根据邓小平的指示,7月底,公安部即在北戴河召开了部分省市公安和政法系统领导干部会议。8月2日,中央召开了全国政法工作会议。8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作出了《关于严厉打击刑事犯罪活动的决定》。9月2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严惩危害社会治安的犯罪分子的决定》和《关于迅速审判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犯罪分子的程序的决定》。从8月到年底,各省市自治区、各大中城市,陆续采取统一行动,集中打击各类刑事犯罪活动。很快,社会治安取得了明显的好转。

  就在会见了刘复之几天后,邓小平又会见了另一个重要人物,并做出一个重要的决定,他就是西藏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阴法唐。阴法唐原是刘邓大军中的一员猛将,他这次是专程到北戴河拜会老首长的。

  这天下午,邓小平和阴法唐聊了一个多小时。阴法唐怕影响小平同志下海游泳,欲起身告辞。没有想到邓小平突然问起了青藏铁路的事:“你是西藏的老人,你觉得进藏铁路走哪里好?”

  阴法唐虽然知道中央之前已经批准了走滇藏线,但他还是毫不犹豫地回答:“还是走青藏线好。”

  “走青藏线,盐湖的问题怎么解决?”邓小平又问。

  阴法唐笑着说:“早已过了盐湖,铁道兵的两个师在1978年就从西宁修到了格尔木,铁路都快抵昆仑山下了。”

  “哦!”邓小平感兴趣了,问:“那还有什么问题?”

  “主要是冻土的问题。”阴法唐沉吟了一下,“但是专家认为可以解决。从50年代开始,中科院冰川所在风火山上就设点实验,搞了许多项目,应该说我们的专家积累了许多经验。再说西伯利亚大铁路也有冻土,问题不大。”

  “如果修青藏线,有多少公里,大概要花多少钱?”邓小平又问。

  “从格尔木到拉萨为1100多公里,原来预计需28个亿,现在加上物价上涨的因素,可能要三四十个亿。”阴法唐答道。

  邓小平扳着指头算了算,考虑了一会儿,说:“用不了这么多,30来个亿足够了。”

  “西藏群众迫切希望青藏铁路能够早日上马。”阴法唐不忘最后做小平同志的工作。

  邓小平点了点头,肯定地说:“看来还是走青藏路好!”

  

  与大海深情告别

  

  1986年8月5日下午,正在北戴河休养的邓小平会见了日本自民党最高顾问二阶堂进。谈到个人身体状况时,他说:我测验自己的身体靠两条。一是能不能下海,二是能不能打牌。能下海证明体力还好,能打牌证明头脑还好。

  是的,邓小平每次来北戴河休养,游泳是他最重要的活动之一。

  在大海中游泳是邓小平最惬意的事情。他曾对身边人说:“我不喜欢在室内游泳,喜欢在大自然中游泳,自由度大一些,有股气势。”

  夏天休养时,邓小平经常带着全家人到海边,北戴河是他来得最多的地方。据身边工作人员回忆,每年来北戴河,到达的当天,他就要下海;离开的那天,他还要下海。天再冷,风再大,他也舍不得放弃。一般是上午10点,邓小平和家人一起走向海边。孩子们在海里有的嬉水欢笑,有的自由畅游。邓小平却像完成一项既定的目标那样,一下海,就顶着风,迎着浪,游向大海的深处。泳区的深处有个平台,是供大家游泳中间休息的地方,邓小平从来不去。跟着他,全家人都养成习惯,下海游泳,中间都不上岸,不晒太阳。每次游到预定时间,他会叫孩子们一起陪他往回游,然后才心满意足地和大家一起走上沙滩。有一次,游到半截下起了大雨,岸上的人摇起了小红旗,招呼大家上岸。邓小平却说:“他们摇早了,还不到时候。”还大声告诉别人:“雨天游泳才舒服,水里是暖和的。”

  在北戴河休假,打桥牌是邓小平每天活动的另一项重要内容。特别是在晚年,这是他向自己的智力老化发起的一种挑战。他不仅酷爱打桥牌,而且叫牌准确,出牌果断,牌技精湛,水准常令专业选手称道。

  邓小平和围棋大师聂卫平的故事,常被“圈内”人传为佳话。一次,邓小平和聂卫平搭档打桥牌,将对手逼得很惨,聂卫平有点不忍,故意“放水”。当时,邓小平就“揭穿”了聂卫平,并戏谑“他创造了世界纪录了”。事后,邓小平见到聂卫平夫人时,还不忘“揭老底”,并说聂卫平围棋是九段,桥牌可不是九段。

  有一年,邓小平在北戴河休假。聂卫平和中国围棋队也在秦皇岛训练基地。聂卫平去看邓小平,临走时,他对邓小平的秘书悄悄说,围棋队的同事也希望能有机会来看看大家都非常敬仰的小平同志。回到训练基地后,聂卫平又有点后悔,觉得不能打扰老人家休息。没想到,邓小平的秘书很快就回话了,说欢迎大家来。会见时,聂卫平把大家一一向邓小平作了介绍。当介绍到刘小光在中日擂台赛上有四连胜佳绩时,邓小平立马端起酒杯说:“来,干一杯!”现场原本有点紧张和拘束的气氛,一下子就释放得无影无踪了。

  8月22日是邓小平的生日,每年他来北戴河休假,若没有特殊情况,他总是过完生日才回京。邓小平过生日,从来不请外人,只有全家人聚在一起,大家一起为他唱生日歌;他和孙辈们一起吹蜡烛,并和夫人卓琳一起切蛋糕,由他给大家发寿桃,儿女们、孙辈们分别给他敬酒。每当这个时候,邓小平的兴致都很高,酒也会比平时要多喝一些。

  1989年8月22日,邓小平85岁的生日也是在北戴河度过的。这一天,他和一家人其乐融融地过了生日。到了晚上,邓小平心里还惦记着为他们服务的同志们。他委派秘书带着一盒大寿糕来到工作人员的办公室,向大家表达了亲切的慰问。

  1992年7月15日,88岁的邓小平带着全家来到了北戴河,这是邓小平最后一次到北戴河休假。

  这年的年初,邓小平视察南方,发表了著名的南方谈话。下半年,我们党要召开十四大。7月23日和24日,邓小平在北戴河的住处审阅了十四大报告稿,表示同意报告的框架。

  和往常来北戴河一样,这次,邓小平还想下海游泳。但是,来之前,医疗组已经决定这次不让他下海游泳,怕海水比较凉,引起他咳嗽。到了北戴河后,邓小平每天都问医护人员:今天水温多少?有没有浪?风大不大?他的护士后来曾回忆说:“每天我们一报水温,一报风力,我觉得他好像心里痒痒的,特别想去游。”最后,医疗组“妥协”了,“要不就让他游吧”。结果,邓小平游了8次,而且最长的一次游了将近一小时。护士就跟邓小平开玩笑说:“您看我们大家做了这么多工作,同意让您下去游泳,您第一次下去一定要好点,游半个小时您就上来,这样的话,专家才可能让您第二次去。”邓小平说:“我才不呢,好不容易下去,我不能半小时就上来呀!”

  这一次在北戴河,邓小平更多的时间,是坐在海边的房前,深情地望着大海。也许,他在心里正和这片熟悉的大海说再见呢!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640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