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宁稼雨:从《世说新语》看围棋的文化内涵变异

更新时间:2013-08-02 10:41:05
作者: 宁稼雨 (进入专栏)  

  行党同伐异之实的现实背景的话,就会清楚他们的真实动机并非要亵渎礼教,而是要亵渎那些利用礼教来装扮自己屠刀的人。围棋也就成为一种政治观念角逐的工具了。

  综上可见,围棋从原始时代的作战演示,到先秦时期的教化工具,再到魏晋时期的文人人格和才能的展现,无论是操作规则,还是其文化内涵,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些巨变的深刻意义,不仅在于它成就和完善了一种代表中华文化的体育文化竞技项目,至今仍风靡世界,而且还在于它对于士族文人的精神文化修养所起到的营造锤炼和积累作用。正因为有了这样的巨变,才会使围棋成为代表文人文化精神修养的重要形式,走进“琴棋书画”之中,走进古代文人的日常生活之中,走进中国文化和中国文学之中。

  

  【参考文献】

  [1] 张彦远.法书要录[M].《丛书集成初编》本

  [2] 萧统.文选[M].北京:中华书局1977年影印胡克家刻本.

  [3] 杜预注、孔颖达疏.春秋左传正义[M]. 《十三经注疏》本.北京:中华书局1980年版

  [4] 严可均.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M].北京:中华书局1965年影印本

  [5] 广韵[M].《四部丛刊》本

  [6] 司马迁. [M].北京:中华书局1997年缩印标点本。

  [7] 司马光.资治通鉴[M]. 北京:中华书局1997年缩印标点本。

  [8] 何晏注、邢昺疏.论语注疏[M]. 《十三经注疏》本.北京:中华书局1980年版

  [9] 赵歧注、孙奭疏.孟子正义[M]. 《十三经注疏》本.北京:中华书局1980年版

  [10] 余嘉锡·世说新语笺疏[M].北京:中华书局1983年版

  

  The variation of the cultural content of the Wiqi from《SHI SHUO XIN YU》

  Ning Jiayu (the Nankai university the college of arts Tianjin 300071)

  Abstract: From the description of the intellectuals‘ Wiqi activities in Wei Jin in《SHI SHUO XIN YU》,we can see the Wiqi experiences a develop process, from the tool for the culture of the social morals to the way of displaying personal talent and personality. Just because of the change, the Wiqi becomes the form which represents personal cultural and spiritual accomplishment, and ascends into the four famous accomplishment forms "piano、chess、calligraphy and painting".

  Key word:《SHI SHUO XIN YU》; Wiqi; cultural content; variation

   (原载《大连大学学报》2007年第二期)

  

  --------------------------------------------------------------------------------

  

  [1] 今本《博物志》无此文,见引于《艺文类聚》卷七四。今人范宁据以辑入《博物志校证·佚文》(中华书局1980年版)中。但范氏辑文自“孔子曰”至“无不中者”一段文字则为《艺文类聚》原文所无。系从《论语·阳货》和《世说新语·巧艺》篇阑入。

  [2] 也有人将围棋起源的原始作战说于尧造说混为一谈,得出以尧之仁义,不可能教子以兵伐人之国。如唐代皮日休《原弈》言:“以尧之仁,……有苗之慢尚不加兵,岂以害诈之心,争伪之智用于战法,教其子以伐国哉?则弈之始作,必起自战国,有害诈争伪之道,当纵横者流之作矣。”载《全唐文》卷七九九第3714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年影印原刊本。至于宋代罗泌《路史·后记》所说:“帝尧陶唐氏……为制弈棋以闲其情。”虽然谈到其消遣功能,但这已经是宋代的事情了。

  [3] 《晋中兴书》,刘宋何法盛撰,原书已佚,清人汤球等有辑本。此据《世说新语·政事》“陶公性简厉”条刘孝标注引。

  [4] 明凌濛初刻四色套印八卷本《世说新语》。

  [5] 至于王叔岷《世说新语补正》谓“暗当”犹云“暗会”、“暗合”,则殊不可解。台湾艺文印书馆1975年版。

  [6] 《世说新语·雅量》。

  [7] 《世说新语·言语》“孔融被收”条刘注引《魏氏春秋》。

  [8] 关于围棋棋道从十七道改变为十九道的时间,过去人们一直存有疑惑。邯郸淳《艺经》上明确记载:“棋局纵横各十七道,合二百八十九道。”说明三国时还是十七道。但何时变为十九道史籍却不甚明了。宋代李逸民在其《忘忧清乐集》中提到孙策诏吕范、晋武帝赐王武子两局棋盘,皆十九道。但此说与邯郸淳的记载明显矛盾,清人钱大昕《十驾斋养新录》卷十九《棋局》疑为后人假托。沈括在《梦溪笔谈》却说:“今世棋局十九道,未详何人所加?”考《孙子算经》中有一道以围棋道数为内容的算题:“今有棋局方十九道,问用棋几何?答曰:三百六十一。”《孙子算经》撰人无考。王仲荦《魏晋南北朝史》第十二章《魏晋南北朝的科学技术》推算其成书时间大约在十六国后期、北魏前期。说明最晚至东晋时围棋棋道已经普遍改为十九道了。这一变化从建国后出土的文物中完全可以得到证实。1952年在河北望都县一号墓出土的东汉时期石质棋盘为十七道(见北京历史博物馆《望都汉墓壁画》插图十六、十七)。1959年河南安阳出土的隋代张盛墓中有青瓷围棋盘,为十九道(见邱百明《从安阳隋墓中出土的围棋盘谈围棋》图二。载《中原文物》1981年第三期);1973年新疆吐鲁番阿斯塔那村206号墓(张雄夫妇合葬墓)出土的木质围棋盘也是十九道(见文物出版社《新疆出土文物》图189)。墓主张雄为高昌左卫大将军,卒于公元633年(唐贞观七年)。另外据傅芸子先生《日本正仓院考古记》,日本正仓院所藏围棋盘,为唐代皇帝赠送给日本天皇的御物,也是十九道。可知南北朝以前已经普遍采用十九道棋盘了。

  [9] 邯郸淳《艺经》上将围棋分为九品:一曰入神,二曰坐照,三曰具体,四曰通幽,五曰用智,六曰小巧,七曰斗力,八曰若愚,九曰守拙。但这种分法比较抽象。到东晋时就将其改为与当代棋坛给棋手定段类似的对每一位棋手的棋艺高下进行分级定位的品位划分了(详后)。

  [10] 《世说新语·任诞》“阮籍当丧母”条刘注引邓粲《晋纪》。

  [11] 《世说新语·巧艺》“王中郎以围棋是坐隐”条刘注引《语林》。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637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