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梁立俊:城镇化与火烧赤壁

更新时间:2013-07-31 09:53:20
作者: 梁立俊  

  

  沸沸扬扬的城镇化是一个似是而非的概念。从生态角度看,乡村化可能是人类未来的归宿。城市化,或者城镇化盲目推进,已经对人类生存环境造成不可修复的破坏(欧洲对此进行了修复)。中国存在二元经济,二元经济不公平,但用城镇化解决二元经济有两个不同的出发点:一个是以人为本,内生式地实现城镇化,另一个是把城镇化作为推动增长的工具。

  其实,中国的二元经济不是经济问题,而是政治问题——农民身份的世袭制。经济上的二元来自政治上的二元歧视。因此,比城镇化更迫切的问题是废除户籍制。废除户籍制,内生的城镇化才能开始。另外一个是土地所有权问题。农民被制度性地剥夺了60多年,返还他们的土地所有权,是一种赎罪行为。没有这一点,任何形式(特别是外生)的城镇化都可能是羊吃人的翻版。

  中国过去经济发展思路都是工具主义的,包括以人为工具(低廉的劳动力),这种模式造成资源不可逆转的巨大破坏。目前,经济增长的各种“工具”(劳动力、环境、人文)几近耗尽,城镇化的提出则是工具主义思路的延续——释放农村的消费力。此举虽然有抛弃投资型增长陈规的意图,但以农民被动变身为出路仍然不脱工具主义经济模式的窠臼。

  也就是说,城镇化大有换汤不换药的GDP主义嫌疑,而且,在没有权力约束的政府主导下的城镇化,在利益集团的裹胁下,很可能演变成对农民剩余价值的再一次剥夺,及对残存的乡村环境的再一次浩劫。因为,目前比城镇化更迫切的是国家对农村的反哺(提升农民福利,保护农村资源),让血腥拆迁的推土机停下来,让重喘下的农村修养生息。

  城镇化试图解决的仍然是增长问题,但中国经济迫在眉睫的问题是如何能够成功转型。减速才能变道,转型时期需要经济增长整体增速放缓,以便重新选择方向(模式)。此时,对于农村不妨马上解决户籍问题,尽快落实土地所有权问题,让城镇化进入内生化轨道。这样,虽然城镇化的速度会降下来,但是整体的社会风险也随之降下来。

  极端地讲,在社会矛盾不断激化的情况下,加速城镇化等于火烧赤壁的故事重演。分散的农村犹如分散的船只,虽不能造成规模推进的优势,但可以避免被聚集起来的火势毁灭的风险。目前,在中国,经济增长不但不能解决问题,反而是是非产生的根源——这是必须正视的现实。在如此难局下,把权利归还给农民,让二元经济内生性渐进实现不失为一条正道。

  

   2013-7-22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627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