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余丰慧:中国不允许经济增速低于7%?

更新时间:2013-07-28 09:55:23
作者: 余丰慧  

  

  根据"十二五"规划提出的目标,"十二五"期间中国经济年均增速目标为7%。要确保2020年实现国内生产总值(GDP)比2010年翻一番的目标,今后几年经济年均增长速度至少要达到6.9%以上。所以,对于中国经济而言,增速低于7%这个"底线"是不允许的。

  中国总理李克强提出"上限下限论"以后,引起国际国内广泛关注。国内机构和经济研究人士在分析探究上限下限的含意以及具体数值目标。李克强在日前召开的经济形势专家和企业负责人座谈会上再次强调说,宏观调控的主要目的就是要避免经济大起大落,使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其"下限"就是稳增长、保就业,"上限"就是防范通货膨胀。说出了内涵,但仍然没有给出明确的经济增速下限和通胀上限的数值。

  确定一个什么样的经济增速预期目标,对今后中国经济至关重要。中国经济在长达将近十年年均增速10%以上以后,持续性和后劲已经显露明显不足。回顾十年的高速增长,一个显著特点是依靠生产要素大投入支撑的。能源资源的竭泽而渔式、极大浪费式开发,土地的无节制占用利用,资本包括货币信贷财政资金的大投放,劳动力被廉价利用推进的出口,等等。

  在这种大投入大投放情况下,机会成本、经济成本损失相当严重。环境遭受极大破坏,城市污染极度严重,地下水、空气皆遭受污染,民众健康每况愈下,资源能源等开始枯竭,土地耕地开始锐减。这种大投入大投资下,经济增速上去了,而社会却付出了极大成本,丧失了巨大机会成本。与此同时,经济金融泡沫在无限扩大,金融泡沫、房地产泡沫等风险已经凸现出来。

  这十几年经济虽然保持了较快增速,但基本是大投入大投资垒高推动的,全要素生产率并没有提高多少。而且,生产要素大投资大投入的效益正在大幅度递减,生产要素边际投入带来的边际产出正在大幅度下降。这条路子已经难以走通了。

  这不能说与每年确定超高速经济增长预期目标无关,一定程度上是被经济高增速预期目标逼迫的。因此,确定一个适度经济增速预期目标,或者确定一个经济增速的下限或者容忍度至关重要。关系到今后中国经济发展后劲,关系到中国经济的可持续性,关系到调结构是否成功,中国经济是否能够成功转型。

  中国当务之急是调结构、转方式,把经济真正转到自主创新驱动、技术进步和全要素生产率大幅度提高上,转到以消费拉动为主上。这其中去泡沫化是绕不过的坎。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21日在武汉强调说,我们这么一个大国要强大,要靠实体经济,不能泡沫化。习近平的"经济不能泡沫化"具有现实和深远意义,与"李克强经济学"的内涵一脉相承。

  调结构、转方式、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经济去泡沫化,都使得经济增速绝不可能像过去那样高、那样快。适度降低经济增速,把经济增速下限确定的尽可能低一些、容忍度高一些更加有利于实现上述目标。

  确实,到2020年实现GDP和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的目标,据测算经济年均增速要保持7%。那是不是每年都要保持在7%以上呢?是不是低于7%这个"底线"就不允许了呢?需要具体分析。

  首先必须弄清楚,是到2020年年均经济增速保持7%,这里的"年均"很关键,即:只要从2011年到2020年十年平均每年增长7%,就可以完成比2010年GDP和人均收入翻一番的目标。也就是说,并不是要求每年增速都在7%以上。比如,2011年经济增速是9.2%,2012年是7.8%,均高于7%,那么,至少有几年不必苛求7%,可以低于7%的增速。有几年高于7%,另几年低于7%,平均达到年7%就可以实现双翻番目标。

  基本设想是,从2013年开始到2020年八年不到的时间里,由于前几年调结构、转方式任务较重,经济增速可以低于7%,但考虑到就业大军压力,下限应该在6.5%左右,最低容忍度在6%。给调结构、转方式、经济转型留出一个较大的空间。前几年基础奠定好以后,后几年可以适度高于7%。中国财政部长楼继伟在中美经济与战略对话时曾经透露出中国经济下限在6.5%。

  总之,"经济增速低于7%是不允许的"曲解了年均7%才能实现双翻番目标的内涵。来源: 联合早报网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617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