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毕唐书:教育,“更要培养公民”

——美国教育印象

更新时间:2013-07-26 20:35:20
作者: 毕唐书  

  

  如果我们敢于正视自身,不再自欺,就不得不承认,现实中的我们,在文化上已经被我们自己涂抹得可能什么都不是。在我们的灵魂深处,既无自己的坚守,也没有真的“拿来”。

  

  2002年,美国总统布什访华期间在清华大学的演说中这样说过:“大学不仅是培养技术人才,更要培养公民。”这句话集中表达了美国教育的基本理念。

  

  美国教育的这一理念不仅渗透在高等教育之中,在其基础教育里同样有充分的体现,并以此为基点,民主、平等、法制等价值观念自然而然地贯穿其中,处处显示出教育社会化、学习生活化的特点。

  

  在近两个星期的赴美教育考察中,我们先后访问了洛杉矶的卡美诺中学、千橡小学和纽约的马丁·路德·金中学等3所中小学,加利福尼亚大学北岭分校、哥伦比亚、哈佛、麻省理工、普林斯顿等5所大学以及美国公民教育中心和纽约法律资源中心,对美国教育的上述特点有着特别深切的体验。

  

  我们考察的第一站是美国西部的洛杉矶市,访问的第一所学校是洛市的加州州立大学北岭分校。

  

  学校位于洛杉矶市郊,隶属加州州立大学,距离好莱坞、比佛利山庄、环球影城、洛杉矶市区约半小时车程。北岭分校以其优秀的学术课程与师资闻名。学校没有大门及院墙,在一块石碑上刻着学校的名字,就算是门口了。校园到处是百年树木,茂盛如林,松鼠随处可见。几块石头安静地坐落在一边,也是一处静谧的景点。走进教学楼,给人的感觉却与校园的静谧截然不同:浓厚的育人氛围扑面而来,走廊五彩缤纷,墙壁文化丰富多彩、标新立异,所有的教室门都开着。因为是周六,并没有学生和管理人员,但一切却井然有序。陪同我们访问的美国公民教育中心国际项目组的刘国华先生介绍说:“北岭分校是一所社区大学,学校大门是面向社会敞开的,社区参与学校管理,特点就是大学社会参与,课堂学生参与。”中国电影演员陈冲曾就读于该校的电影系。

  

  在教育学院教学楼大门两侧墙壁的内侧,是用砖块大小的瓷瓦装饰的荣誉墙。荣誉墙上铭刻着对学校有贡献的单位和个人的名字。其中,迪斯尼总裁为学校捐款700万美元,学校专门为其单独建立了一面荣誉墙。

  

  加州州立大学北岭分校最显著、最中心的建筑就是图书楼。在美国,学校图书馆的利用率相当高,在学生学习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老师可以在图书馆给学生上课。上课前,老师填写一张表格,注明讲课的内容,图书馆的工作人员则把与讲课内容相关的书籍找出来,供学生和老师查阅。上课过程中,图书管理员就是助教,他们有责任指导学生通过网络查阅所需要的资料,做专题研究。这样,美国中小学图书馆实际上就成了学生获取资料、做专题研究的学习资源中心、教育资讯媒体中心,图书管理员实际上就是学生搜集、分析、整理资料的指导者和协助者,是老师上课的助手。学校图书馆有各类书籍,还有影片、幻灯片、唱片、电脑软件、录音带等各类资料和相应的设备,学习资源非常丰富。图书馆中摆放着成排的电脑,学生可以自由使用,上网查阅资料。

  

  加州州立大学北岭分校图书楼一共四层,藏书非常丰富。进入图书楼就如进入“知识的海洋”。藏书室同时也是阅览室。排排书架之间,分布着很多阅览桌,有些重要的常用工具书直接摆在阅览桌上。这样,藏书室不再只是藏书,完全是一个“图书超市”。北岭分校的图书馆同时也对社会开放。虽然是周六,图书楼里依然有许多人在查阅资料、看书,其中有学生、教师,也有各个年龄段的校外读者。一位女图书管理员看到我们是中国朋友,主动、热情、微笑地向我们打招呼,说她是图书馆的义工,一个星期要到图书楼来义务任图书管理员两次。问清我们的来意后,便主动充当起了我们的导游,从一楼到四楼,领着我们转遍图书楼的上上下下、大厅小室,连地下室也不放过,一路讲解,不厌其烦,仿佛要把美国文化和该图书馆的一切都传递给我们。随意问了一下她的学历,她很不好意思地说是硕士学位,因为这是图书管理员起码的学历。

  

  一位“义工”,却俨然是这里的“主人”。从她的身上,我们看到了什么是美国“公民”。

  

  晚上,刘国华先生邀请我们到他家做客。刘先生和他的太太原来都在烟台师范学院任教,1998年到美留学,后留在美国。有一个16岁的女儿叫刘洋,小学三年级来到美国,现在读高一,还有一个6岁的儿子出生在美国,说汉语很困难。

  

  刘先生住的房子约300平方米,别墅式建筑。洛杉矶的住宅大都是低层别墅建筑,没有高层楼房,因为洛杉矶地处环太平洋强地震带,而且大多是山岭地,所以政府对建筑高度有相关限制。刘太太介绍说家有6个房间、3个卫生间,前后有草坪,有两辆汽车。在美国,车是代步工具,街道上没有出租车,来了亲朋好友都用自家车接送。

  

  刘先生的儿子活泼好动,不断地在院内草坪上给我们表演扔飞碟、打高尔夫球。女儿漂亮文静,很健谈,向我们介绍读书的情况,她体会最深的就是“美国教育是选择教育,完全尊重自己的兴趣和爱好,尊重个性发展和个人成长”,并注重让学生在亲身体验中学习知识。刘洋介绍,为了解贝多芬,教师给她安排了任务,要求她给贝多芬画一幅像,收集贝多芬生平事迹和资料,扮演贝多芬生活中的一件事,弹奏其一首名曲。她对此非常感兴趣,通过亲身体验,既掌握了多种知识,又增加了对贝多芬的了解。她说,这样的学习一生都不会忘记。刘洋对历史特别喜欢,所以选了西方文学史。厚厚的教材500多页,她说很难啃,但学起来津津有味。刘洋虽然小学三年级才来到美国,但言谈神情已经很“美国”了。她自信、独立,已经做出了自己人生的选择:将来当一名服装设计师。

  

  晚餐是从外面买的比萨饼,五颜六色,还有各种饮料。比萨饼要用手抓着吃,站着、走着、说着、坐着吃,这样待客随意但又不失热情,无论是主人还是客人,都不感到累。刘太太在美国生活的最大感受是人际关系简单、透明,用不着在这方面费心思,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工作。所以尽管工作忙碌,却并不感到心累。美国确实是一个“金钱”社会,金钱给一切标价,使一切都成为“公平交易”,这样虽然似乎显得缺少人情味,但同时也使人没有人情上的心理负担,从而获得了一种精神上的独立和自由。而这,或许正是一个公民社会所需要的。

  

  5月14日上午9点(当地时间),我们来到美国公民教育中心参观访问。

  

  这次邀请我们访美的就是这个公民教育中心。开始在国内一听说“美国公民教育中心”这个显赫的、带有很强政治色彩的名字,我们都想当然地认为,这肯定是一个政府机构,后来才知道,它不过是一家得到联邦教育部资助的社会教育组织。它诞生于20世纪60年代,出于对公民教育状况的忧虑而由社会人士自发成立的。现在其影响不仅遍布美国各个州,而且已与60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展公民教育合作。他们在美国的每一个州都派有一至两名协调员,游说两会议员和政要,唤起他们对公民教育的关注与支持,引导和帮助学校卓有成效地开展公民教育。

  

  在公民教育中心,通过工作人员的介绍,我们对美国的教育,特别是公民教育有了一个基本了解。

  

  美国有50个州,16000个学区,300万教师,5500多万学生。美国的基础教育指的是从幼儿园到十二年级的教育。一至六年级相当于我国的小学,七至九年级相当于我国的初中,十至十二年级相当于我国的高中。美国的学校分为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公立学校占90%,私立学校占10%。公立学校由州政府负责办学,学生免费接受教育。学校也免费提供教材,但只是借给学生使用,学期结束时还给学校,留给下一届学生使用。私立学校大都与宗教组织有关,收费较高,有自己的办学特色。美国的教育体系灵活,课程多样化,没有国家统一的课程。联邦政府和教育部只对全国的教育课程标准提出建议。美国教材和课程标准由州政府教育部门掌握,各州都有自己的课程标准,此标准是学区和学校课程制订的主要依据,也是政府检查学校教学质量的依据。

  

  学校对学生从小进行公民养成教育。美国公民教育中心就承担此项任务。美国公民教育中心总部设在洛杉矶,它的主要任务是在美国中小学实验和推行公民教育课程。其中一门课是公民养成教育,其内容和方式是组织学生参加社会实践活动、调查研究解决社会公共政策问题。这种课程模式已向世界30多个国家推广。2005年春,美国公民教育中心与我省潍坊市教育局签署协议,在潍坊实验和推行公民养成课程,现在已有20个学校40个教学班在实验这门课程。

  

  美国的公民养成教育形式多样,比如有的学校设立模拟法庭,学生可以扮演法官,也可以扮演律师,在法庭上进行激烈辩论,从而更进一步地加深了对法律的了解,同时法制观念也进一步增强。像有一个市制定了一部《禁烟法》,规定在公共场合禁止吸烟,包括露天的公共场所,条文比较苛刻。就这一部法律的制定,学生们在法庭上开展辩论,话题涉及为何制定这一法律,制定这一法律的效果及对公民的行为有何影响等。当然,也可以提出否定性意见,进行抗辩,如:禁烟侵犯了公民的人身自由,等等。通过辩论,既加强了对法律知识的掌握,良好的生活习惯和文明行为在这一教育过程中也自然养成。

  

  有人认为美国中小学的课堂是散漫随意的,学生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像我们国内的学校有很多的规章制度的限制。美国学生在课堂上确实有许多我们的学生不曾有的“自由”:他们不用穿校服,男生一般是T恤加牛仔裤,不少高中女生都穿着露出肚皮的低腰裤,还有穿超短裙的,有些学生还穿着拖鞋;他们的头发长短不一,身上装饰物五花八门;上课时也不端正地坐着,斜着歪着半躺着的都有,也可以坐到地上;想上洗手间站起来向老师示意一下就走出去了,讨论问题想发言可以举手也可以不举。但我们同时也发现,即使在最轻松活泼的课堂上,即使学生上课时席地而坐,却极少看到学生之间互相交头接耳、嬉戏打闹的现象。当有学生在发言时,其他学生都会认真倾听,一定会等同学讲完后再开口;当学生下课离开的时候,一定会把椅子放回原处,即使两分钟后他们回来再重新拉开椅子;学生们的桌椅上都干干净净,看不到乱涂乱画的现象,更没有刀子的刻痕;学生的课本更是干净,即使经过几次循环使用的课本,也无涂抹痕迹,边角都很整齐;学校的洗手间也没有乱七八糟的文字和图画,地板上没有水渍;他们在图书馆和餐厅时都很安静;师生之间、学生之间彬彬有礼,“thank you”“you are welcome”是时刻挂在嘴上的。

  

  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是综合的,自然是和整个社会的文明程度有关,和美国社会的公民教育有关。美国是个崇尚个性和自由的国家,但同时美国又是一个高度的法制社会。美国社会的自由观是:规则下的自由。这一点,学校也不例外。在此后对学校的考察中我们看到,美国中小学校的学生管理规则非常明确、具体、严格。所以,学生在学校拥有的自由是有前提的,即规则下的自由。

  

  上面写到的这些都是活生生的、看得见的公民教育成果。令人深思的是,在美国的公民教育中,却几乎看不到政府的影子、政府的权威。前面提到,像承担着对学生从小进行公民养成教育责任的美国公民教育中心这样的组织,也是一个非政府机构。在美国,我们还看到这样一个奇怪的现象:美国人喜欢挂国旗,学校不用说,宾馆、酒店、博物馆、商场以至各种娱乐场所等,星条旗随处可见。在我们参观的几所中小学里,几乎每个教室都挂国旗,国旗的悬挂也很随意,并无一个统一的模式。但这样一个喜欢挂国旗的国家居然没有国旗法。美国也曾不断有美国公民焚烧国旗的事情发生,针对这种情况,老布什执政期间美国国会曾通过了国旗法,但最终被最高法院否决。否决的理由是———违宪。因为“国旗代表的权力之一就是焚烧它的权力”。

  

  这似乎让我们不可思议,但其实又不难理解。

  

  只有自我教育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教育,教育艺术的关键就是变接受教育为自我教育。这一教育的基本原则对一切人都是适应的,并不仅仅是对学生。

  

  美国的课堂非常强调互动和学生参与,课堂气氛活跃,教师在课堂上只是一个引导者,每个学生在课堂上都可以随时发表自己的见解。教室里没有讲台、讲桌,老师很随意地坐在学生中间,如果是在高年级(例如,高中段)学校,你会分不清哪是老师,哪是学生。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样的课堂上,学生的回答往往是多角度的,有的听起来似乎有些荒谬,但老师总是给予积极的评价和及时表扬,而且不在学生讨论的过程中做出评判,有些问题甚至始终没有一个标准答案。我们在曼哈顿亨特高中听了一节语言训练课,(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613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