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何与怀:惊世之最:梁小萍奥运回文长联

更新时间:2013-07-26 20:09:47
作者: 何与怀 (进入专栏)  

  

  中国对联的浩瀚历史,五光十色,绚焕璀璨,是历代文人精华萃聚,极尽风流的天地。联语艺术对仗整齐,规范森严。若要写好数字的对联已非易事,进而论及数十上百字的长联,其创作之难便可想而知。据有关统计,以被誉为“天下第一长联”的云南昆明滇池大观楼长联的一百八十字数起计,那些超级长联在历史上有案可稽的只不过数十例而已。至於回文长联,史上似乎从未出现过。

  

  而梁小萍的回文长联,却在这当中,开创了属於自己的一片夺目新天。她那刚脱稿仍带着浓浓墨香的奥林匹克对联,以其回文的独特形式、三百八十四字的长度、纵跃上下几千年、横跨东西两大文明、加之嵌典吟史、咏物抒怀、对仗工整、气魄恢宏、文辞富丽铿锵、立意高远清奇,实可惊叹为联史之最!

  

  正如她的书法艺术一样,梁小萍创作诗联,才华横溢、激情喷涌,让人们目不暇接,叹为观止。去年,她创作了一副三百一十四字称为“春秋日月”的回文长联,至今仍无意将其公诸於世。现在,让我们有幸作为第一批欣赏者,从正向、反向去参读这一奥林匹克运动会带出来的史诗:

  

  奥林匹亚回文长联(正向):

  

  人天共会三山碧,

  

  辚辚骥跃,

  

  绪逐方东,

  

  血脉伸张,

  

  彤彰焰吐,

  

  昼暑衔雍和。

  

  烈、烈、烈,

  

  熙环绚色,

  

  映烁华京。

  

  豪、豪、豪,

  

  春秋续史,

  

  铸建宏章。

  

  伟、伟、伟,

  

  动地酣歌,

  

  牵萦志魄。

  

  应律征师护绦旌。

  

  荷香淡淡,

  

  转蝶旋蜂。

  

  曾几念,

  

  钟晓敲苍觉道远。

  

  疾履昂昂,

  

  轻躯飒飒,

  

  欢岁长城拓朗昊,

  

  野分箕尾踞幽燕。

  

  台巍向夕,

  

  黄金重价,

  

  翩翩俊杰骋平原。

  

  慨而慷,

  

  抖抖才雄,

  

  风流尽数,

  

  热汗挥芳染热衣。

  

  煌煌紫殿升虚境,

  

  鸿群横晚照,

  

  翠泽融融。

  

  夏土飞虯,

  

  坛吟健将,

  

  壤阔空川志梦圆。

  

  威声振旷穹,

  

  烨烨轰轰,

  

  煦煦纷纷,

  

  年百一生人美壮。

  

  日月齐观四海澄,

  

  邈邈魂游,

  

  怀追斗北,

  

  精辉涣漫,

  

  彩引霓搴,

  

  衢遥入雅典。

  

  高、高、高,

  

  劲步英姿,

  

  腾踪鸷鹄。

  

  快、快、快,

  

  岳岭扬飙,

  

  跨奔广汉。

  

  强、强、强,

  

  冲霄浩气,

  

  激荡星河。

  

  成规圣协商和愿。

  

  史话悠悠,

  

  参源溯旧。

  

  问当初,

  

  浪涛餐寂爱琴悲。

  

  浓烽袅袅,

  

  满目凄凄,

  

  耀光神庙耸崇岩,

  

  潮涌地中连域国。

  

  女妙迎阳,

  

  悦性纯思,

  

  熠熠文明昭早曙。

  

  今并昔,

  

  棱棱意韵,

  

  险绝纵驰,

  

  荣枝着绿炫荣冕。

  

  穆穆古场缭渺烟,

  

  岛半蔽朝花,

  

  丹晶烂烂。

  

  西洋鼓枻,

  

  曲谱洪波,

  

  云清拥际铭情洁。

  

  厚德承深浦,

  

  彬彬济济,

  

  葱葱郁郁,

  

  纪千通宇日宁安。

  

  奥林匹亚回文长联(反向):

  

  安宁日宇通千纪,

  

  郁郁葱葱,

  

  济济彬彬,

  

  浦深承德厚。

  

  洁情铭际拥清云,

  

  洪波谱曲,

  

  枻鼓洋西,

  

  烂烂晶丹,

  

  花朝蔽半岛。

  

  烟渺缭场古穆穆,

  

  冕荣炫绿着枝荣。

  

  驰纵绝险,

  

  韵意棱棱。

  

  昔并今,

  

  曙早昭明文熠熠,

  

  思纯性悦,

  

  阳迎妙女。

  

  国域连中地涌潮,

  

  岩崇耸庙神光耀。

  

  凄凄目满,

  

  袅袅烽浓,

  

  悲琴爱寂餐涛浪。

  

  初当问,

  

  旧溯源参,

  

  悠悠话史,

  

  愿和商协圣规成。

  

  河星荡激,

  

  气浩霄冲,

  

  强、强、强!

  

  汉广奔跨,

  

  飙扬岭岳,

  

  快、快、快!

  

  鹄鸷踪腾,

  

  姿英步劲,

  

  高、高、高!

  

  典雅入遥衢,

  

  搴霓引彩。

  

  漫涣辉精,

  

  北斗追怀,

  

  游魂邈邈,

  

  澄海四观齐月日。

  

  壮美人生一百年,

  

  纷纷煦煦,

  

  轰轰烨烨,

  

  穹旷振声威。

  

  圆梦志川空阔壤,

  

  将健吟坛,

  

  虯飞土夏,

  

  融融泽翠,

  

  照晚横群鸿。

  

  境虚升殿紫煌煌,

  

  衣热染芳挥汗热。

  

  数尽流风,

  

  雄才抖抖。

  

  慷而慨,

  

  原平骋杰俊翩翩,

  

  价重金黄,

  

  夕向巍台。

  

  燕幽踞尾箕分野,

  

  昊朗拓城长岁欢。

  

  飒飒躯轻,

  

  昂昂履疾,

  

  远道觉苍敲晓钟。

  

  念几曾,

  

  蜂旋蝶转,

  

  淡淡香荷,

  

  旌绦护师征律应。

  

  魄志萦牵,

  

  歌酣地动,

  

  伟、伟、伟!

  

  章宏建铸,

  

  史续秋春,

  

  豪、豪、豪!

  

  京华烁映,

  

  色绚环熙,

  

  烈、烈、烈!

  

  和雍衔暑昼,

  

  吐焰彰彤。

  

  张伸脉血,

  

  东方逐绪,

  

  跃骥辚辚,

  

  碧山三会共天人。

  

  梁小萍以现代散文诗形式来诠释这首长联:

  

  在仙人聚集过的神州古国,一支支庞大的队伍,车马并驰,精神抖擞,向着东方开来。热血沸腾,红光满天。

  

  多麽瑰烈啊!你看迎夏之阳在北京雍和宫上空,正辉映着奥运会旗中的五色彩环,绚丽雍容、熙和丰色。多麽豪迈!古奥运的历史,由我们续写;人类文明春秋的乐章,由我们谱奏。多麽雄伟啊!你听,奥运的会歌动地嘹亮、激扬奋发,萦牵心志、缭动神魂。

  

  在北京夏日淡淡的荷香中,在彩蝶妍蜂的飞舞中,一支簇拥着鲜红旗帜的雄师,正踏着节律走来。曾多少次,在北京觉道寺晓钟的苍凉里,怀思着责任的重大、道路的遥远。莫叹息,莫畏惧,用训练场上昂昂步履,飒飒轻躯,去迎接这历史的挑战。

  

  长城欢岁,蜿蜒驰远,拓展着明澄的高天。北京,你这古属幽州的燕国之都,星分为箕宿和尾宿。战国之时,燕昭王就曾在你的怀抱中筑高台,置千金於台上,延请天下贤俊。一时,多少豪杰纵马翩翩,奔驰在你宽广的胸膛。

  

  激昂感慨啊!你看,才杰云集,抖抖昂昂,英华尽出,一展风流。热汗,焕发青春的郁芳,染透了热衣。华光煌煌的紫禁城,像是在世间升起虚境,群鸿在晚照的天空中舒展,飞龙在华夏翠泽的土地上遨游。广阔的疆土和皓朗的河川,将志庆着这一千年的圆梦。

  

  雄壮的呼声威震碧旷的高穹,光焰流莹,轰轰烈烈,煦煦熙熙、斑烂纷纷,百年的人生多麽壮美!

  

  日月一齐见证这世界的清澄。让我们神游於九天之上,心怀追踪着北斗。精神的光辉焕发散漫,搴引着霓虹的斑烂艳彩。大道遥遥,直入雅典。

  

  多麽高啊!矫健的步履与俊美的身姿,正飞腾而起,追踪着天空遨翔的鸷鸟和鸿鹄。多麽快啊!像岳岭上飞扬的飙风,迅速奔向广阔的汉宇。多麽强啊!凛然浩气,直冲云霄,激荡星河!

  

  这是永恒的成规,神圣的协议,人民的意愿。这文明的历史多麽悠长,让我们一起追溯着她的源头,参究她的往昔。我们不禁要问:为什麽当年的浪涛餐饮着孤寂,爱琴海发出咽咽的悲鸣。啊,战争吞噬着古希腊的大地,到处浓烽袅袅,到处满目凄凄。

  

  高耸在奥林匹亚山上的宙斯神庙,焕发出神圣的光辉,照耀着雅典这个通往地中海各国的古城。自始,一群纯洁少女,怀着赤子之心,炽热之爱,在神庙中用太阳之光,点燃起照亮历史文明曙色的火把。

  

  今日和往昔都一样啊!你看威严方正的意韵,跌宕起伏,纵驰四方。繁茂的橄榄枝编织成长青的荣冠,赠献给勇猛的英雄。古老的奥林匹亚运动场上,至今仍轻烟缭绕,穆穆生辉。希腊半岛的朝花,遮蔽了遍野,红英片片,晶莹烂烂。行舟在西方的海洋中,但闻洪波融融,欢歌谱曲;放眼于高天广宇上,只见际云澄碧,铭存着纯洁的情谊。

  

  这奥林匹亚传统所给予人类,其厚德就像承载在深浦一样,广博淼淼,浩浩汤汤,纵深渊远,郁郁葱葱,祝福着今後一千个世纪的宇宙永保和平与安宁!

  

  一般长联的特点是,一联因触景而咏志抒怀,另一联则发思古之幽情,其间综述与其相关之天文、地理、历史,以及典故。此回文长联则有所不同。其一联咏北京之奥运和中国的风貌,另一联则咏古希腊之奥运及西方之文明。所以,在同一联中,既要咏志抒怀,又咏文典史理。其意图很明显:用充满东方古典文学色彩的长回文对联,来吟咏充满西方古典文明光芒的奥林匹克运动会,力图将中西古典文明精髓中一文一武、一动一静结合起来。此回文长联的三百八十四的字数,暗合《易经》的爻数(《易经》共有六十四卦,每卦六爻,合三百八十四爻),使其更具古典东方之神秘色彩。

  

  回文长联尽管在文学史上从未出现过,但仅凭常识,便不难推想:写长联难,写回文长联更难;长联中嵌典、嵌天文地理难,在回文长联中嵌典、嵌天文地理更难上加难。

  

  梁小萍这首回文长联,一联嵌了“黄金台”的中国古典:“台巍向夕,黄金重价,翩翩俊杰骋平原。”另一联则嵌了“少女燃炬”的奥运古典:“女妙迎阳,悦性纯思,熠熠文明昭早曙。”一联嵌了“野分箕尾踞幽燕”的北京星分,另一联则嵌了“潮涌地中连域国”的奥运发祥地的地理。一联嵌了“雍和”宫,另一联则嵌了“雅典”城。奇妙的是,上述这些例子,其对仗正向反向都非常工整。此外,联中还嵌了北京名胜“觉道寺”、“长城”,以及希腊的“爱琴海”、“宙斯神庙”。联中还用“紫殿”喻指“紫禁城”,用“古场”喻指“奥林匹克竞技场”。

  

  这首回文长联概述了奥运会的起源及历史,如“成规圣协商和愿”指的是奥林匹克的“神圣协议”,“春秋续史”指的是古希腊奥运会中断一千多年後,再度复兴而成为现代奥运。同时,联中还包括奥运的常识,如奥运会五环旗、奥运会会歌、奥运会桂冠、奥运会格言“更高、更快、更强”。再者,联中“壤阔空川志梦圆”表述了华夏儿女千年梦将圆,以及“纪千通宇日宁安”表达了世界人民期盼宇宙永保和平与安宁的长久愿望。

  

  这首回文长联最精彩之处,是两联的起句和结句,大气淋漓,意境高阔:“人天共会三山碧”,“年百一生人美壮”;“日月齐观四海澄”,“纪千通宇日宁安”中。其中,“人”在一联的起句和结句中重叠使用,而“日”在另一联的起句和结句中在相同的位置上也重叠使用。更为重要的是,这四句的反向同样不同凡响:“安宁日宇通千纪”,“澄海四观齐月日”;“壮美人生一百年”,“碧山三会共天人”。因而,这四句便形成了一个气势磅礡的方阵,使这首长联的正向反向均气贯始终—大概梁氏是把书法艺术中气头气尾的布阵方法应用到了对联中。

  

  奥林匹克运动会是历史文明的创举;奥林匹克运动会在中国举行是历史的创举;无疑地,梁小萍此首回文长联,在中外文学历史上也是一个创举了。

  

  原刊登於《澳洲新报》(Australian Chinese Daily)文艺版《澳华新文苑》(258期,梁小萍专辑二,2007年2月10/11日,星期六/日。)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613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