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曹远征:流动性失调酿“钱荒”凸显改革缺位

更新时间:2013-07-17 20:59:39
作者: 曹远征 (进入专栏)  

  还关系到社会、政治各个方方面面。所以习近平总书记跟奥巴马在庄园对话时说得很清楚,中国要启动全面改革。所以,今年十八届三中全会也就特别重要,也特别值得期待。

  

  预期“三中全会”推财税体制重大改革

  

  《经济导报》:有一个说法,就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将对财税体制作出重大改革,你怎么看?

  曹远征:这当然是一个非常好的预期。说明财税体制不改不行了,也维持不下去了。作为理论工作者,我参与了1994年的财税改革,还有楼继伟,当时我们就知道,这只是半拉子体制,同样决策要走出这一步的人也知道这场改革还需要走第二步。

  什么叫财政?一半财一半政,就是事权一定要跟财权相匹配。但在1994年,我们还没有条件做这个事,当时中央政府没钱,处于财政困难时期。所以,财税改革的目标很有限,就是提高两个比重:提高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提高中央财政占整个财政收入的比重。从当时的改革目标设计来说,94年的财政改革已超额完成任务,是财政收入已超过GDP增长速度,另外中央财政增长也超过地方财政,中央财政基本占大头。但任务完成了,目标实现了,缺陷也很大。缺陷在哪呢?事权没有说清楚。中央财政占一般预算性收入的70~80%,但地方支出要超过一般经济预算收入的70~80%,反过来了。地方没钱,面对的事多,于是就想税外找钱,包括卖地,所谓土地财政。这就形成了另外一个预算,叫地方基金预算,作为补充,也有人把这称之为税外经济。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已经不可持续了,这也意味着财政体制改革已刻不容缓了。

  财政体制改革可能会是下一轮改革周期。怎么改?现在很多媒体报导很正确但也很错误,正确是它强调是支出跟财力相互匹配,错误是它想补充地方政府的财力。我认为,要补充地方财力,第一做不到,第二没必要。

  先说不必要:地方政府支出责任大,就拼命搞经济活动。城市首长恨不得个个都是总经理。现改革是改事权,比如,就业压力一减少,地方政府为解决就业的压力也就减轻,就没必要一味扩大经济建设的投资支出。地方政府一退出经济活动,支出马上就下来,因此就没必要去补充它的财力。有些事是中央的事,你比如说社保,你不能说因为你是广东人就比我青海、贵州人拿的退休工资高,这是不公平的。广东发得高是因为你广东地方政府有钱,青海、贵州地方政府没钱。何时地方政府才能做到各地都一样有钱?那以后这是中央的事,因为只有中央政府才有能力提供均等化公共服务。这叫事权划分,先明确了地方的事权,然后再说这钱从哪来?税怎么收?得这么改。一半财一半政,这不光是一个财的问题,首先是一个政的问题。

  再说做不到:中国税收体制不支持地方财政收入。中国的税是间接税为主的,是在扭转环节征的,这种税它的好处是征收方便、征收成本低,它的坏处就是有重复征税出现。当然我们为了避免重复征税,也进行了改革,就是增值税。美国以所得税为主,中国以增值税为主,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税收体系。所得税有一个很大的好处,就是它不会有重复征税,但是有一个很大困难就是征收非常困难。中国如果改为直接税,各方面社会条件不具备,征收成本非常高,只能维持间接税的税收体系。间接税带来一个最大的问题是地方拿不到钱,因为它的环节是在全国征的。如果说间接税不能改,地方财力始终不够,就只能减支。

  其实财税改革有了第一步就应该有第二步,不能光说分税制有缺陷,是财税改革第二步来得太晚。如果财税改革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做了,也就不会出现4万亿的情况。

  《经济导报》:房产税属地方税种,那么,未来财税改革,要不要征收房地产税呢?

  曹远征:地方税包括房产税、消费税、个人所得税。房产税不能从调控房价这个角度来理解,房地产征税最重要的原因是财产,是对财产征税。从公平意义上讲,现在出现的富二代问题,不就是这个公平问题吗?你本事大你比我挣的多我没意见,但凭什么证明你儿子比我儿子有本事?其实收入差距扩大还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是财富差距的扩大,这会造成一个很大的社会问题。财产税是基于这个意义上开始征的,而个人财产最大的就是房产,这是一个公平的问题,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说一定要开征。至于开征有什么难度,有这样那样的技术问题,那是另一个问题。

  

  现在连总理也不看GDP了

  

  《经济导报》:最近有媒体在炒作一个概念,叫“克强指数”,你怎么看“克强指数”?

  曹远征:这是媒体强加的一个概念。李克强总理2007年在辽宁省任职时曾经说,他看宏观经济,就看三个东西:第一是发电量,第二是铁路货运量,第三是贷款发放量。这三个都是硬数据,发电量,一般是用多少发多少,作不了假,那就能说明经济运行真实情况。第二中国到处在运东西,最重要的就是铁路货运,铁路运量能反映出经济好不好。于是就有国外媒体经济学家根据这个说法,搞出个“克强指数”。但中国产业结构转型转得很快,服务业起来以后,服务业用电量大大下降了。用电量少,用煤就少,铁路运量也随之下降,何况铁路还遭遇公路等其它方式的竞争,不再是一车皮难求了。因此,对这个媒体的炒作不必太认真,何况情况有变化,但这也折射出一个重要信息:现在连总理也不看GDP了。

  

  来源: 经济导报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582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