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宋鲁郑:斯诺登全面瓦解西方价值观

更新时间:2013-07-15 14:25:21
作者: 宋鲁郑  

  

  虽然2013年刚刚过半,但世人皆知今年的年度人物和最重大事件已经产生。这就是CIA前情报人员斯诺登披露的美国政府在本土和海外进行的、针对平民、国际机构、盟国和潜在对手的大规模监听,几乎除了非洲以外的全球各主要国家都“被迫”卷入。一个小人物,就这样撬动了地球。

  随着被视为美国后院的拉美国家委内瑞拉、尼加拉瓜、玻利危亚三国公开表示接受斯诺登的政治和人道避难申请,这场世纪风暴也阶段性地告以段落。这不由得使人想起美国小说家豪威尔斯一句流传甚广、精巧的诗歌名句:美国人都喜欢悲剧,只要能为其加上一个大团圆的结局。

  虽然斯诺登如何突破全球第一强国美国的重重阻挠、成功跨过重洋,进入安全之地,仍将有一场吸引眼球的大戏或者喜剧甚至闹剧上演,但显然此刻盘点斯诺登的“贡献”方得其时。

  人类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崛起了五百年的西方似乎来到了命运的拐点。先是两场缺乏合法性(没有经过联合国的授权、没有明确的证据就针对主权国家发动全面战争)的反恐战争(令人讽刺的是,美国现在不得不和塔利班坐下来谈判了)、2008年百年一遇的经济危机、2010年轰动全球的的维基解密、2013年搅翻世界的斯诺登。

  2008年美国的金融危机演变成全球的经济危机之后,两度采访过中国总理温家宝、《时代周刊》主笔、《后美国世界》的作者法里德·扎卡利亚曾这样评论:“从世界的角度讲,如果说伊拉克战争和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的外交政策是对美国军事——政治权力的去合法化,那么这次金融危机将对美国经济权力产生去合法化的效果。”

  然而,令札卡利亚想不到的是,两场解密,尤其是围绕斯诺登与美国的表现,更使得西方价值观权力也产生了去合法性的效果。

  维基解密的阿桑奇毕竟还是澳大利亚人,而且他披露的也不过是别人提供的二手信息。从功利的角度讲,他本人及其机构也因而名声大噪,收获颇丰。而斯诺登不同,他本身就是美国情报机构的雇员,是美国大规模侵犯基本人权计划的直接参与者和知情者。他在这场博弈中,几乎是冒着失去一切的风险:高收入和稳定的工作、即将结为连理的未婚妻以及自由和安全。这恐怕才是他比阿桑奇更为震撼人心之处。

  挣扎在经济危机中的美国和西方,此时最有效维持自己全球主导性地位的手段就是残存的软实力:维护自己正当性、用它继续牵制中国和俄罗斯等新兴国家的崛起,甚至直接拿来作为打压对象国的工具。

  世人还记得,2013年李克强总理履新后的首场记者招待会,美国就“有罪推定”指责中国的网络黑客行为。在习近平主席与奥巴马的首场“庄园会晤”中,这个话题又再一次被美方郑重其事地提了出来。

  由于美国在网络方面的技术优势以及黑客行为的特殊性:既难以证实也难以证伪,令中国真是百口莫辩。这一莫须有的罪名看来就成了中国的无妄之灾。

  所以,当斯诺登横空出世,揭开惊天真相之时,全球莫不震惊,莫不愤怒,莫不尴尬。震惊之处在于,一个张口人权,闭口人权的国家,竟然长期的大规模的侵害自己国家民众的基本人权。愤怒之处在于,美国指责他国危害网络安全,刺探机密,却原来是贼喊捉贼。倍感尴尬的是西方盟国。它们想不到的是,自己竟然也成为美国高度“关照”的对象。尤其是特别亲美的德国和日本,内心何种滋味,可想而知。

  一句话,斯诺登一下就把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打下道德高地,灰头灰脸。不过假如事件就此止步,或许西方的软实力仍然还会有咸鱼翻身的机会,世人对它或许还不会是彻底绝望,但随后的一步步发展,则震撼程度丝毫不亚于揭密本身。

  斯诺登本是打着西方人权价值观的大旗来揭开黑幕的,假如美国高姿态,不予追究,然后再表面上处理一下相关当事人,抛出几个替罪羊,这场风波自然平息。斯诺登见达到目的,其报料也就会终止。这种情况下,美国形象虽然受污,但它的价值观还是完好无损。在这个有着如此之多热点的世界中,很快就会被世人所遗忘,美国仍然可以继续挥舞这面大旗,为自己的国家利益服务。

  然而,令谁也想不到的是,美国政府动员一切力量对斯诺登进行围剿。先是两大政党的政治人物纷纷表态,指责斯诺登是公敌,叛国者,随后又毫无根据地抹黑斯诺登是中国间谍。不仅如此,又把他的私生活统统搬出,大有政治上打倒,生活上搞臭之状。于是一场可能的短剧就演变成看不到头的连续剧。

  对斯诺登污名化之后,就是动手了。美国宣布全球对之进行大搜捕。于是全世界都被眼前这难以置信的一幕所震撼:一个以民主自由自诩的国家,正在动员全国力量、在全球围剿一个捍卫人类自由人权的英雄,而一个个顶着西方扣上的专制帽子的国家却在非对抗不合作的模式下进行力所能及的协助。

  就在美国宣布起诉的几乎同一天,斯诺登自由地离开香港,随即消失在俄罗斯。恼羞成怒的美国立即宣布中、俄将会为此付出代价。当然,这也立即得到了中国和俄罗斯针锋相对的强硬回应。

  应该说,中、俄两国的做法从法律上和逻辑上都无可指责。斯诺登作为自由人,无论是中央政府还是特区政府都没有权力阻挠他。至于俄罗斯,则声称处于国际航班转机之地的斯诺登从法律上讲根本没有进入该国。中、俄如此公事公办,堵国际社会的口易,但得到美国的“理解”难。相信熟知中国文化的人都应该明白,一旦打起官腔,就意味着问题的无法解决。随后发生的惊奇的一幕,更可以让世人理解美国何以愤怒,何以认为中俄是在放水。

  玻利维亚是斯诺登提出避难的国家之一。恰好此时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访问俄罗斯,不料在他返回途中,却发生了闻所未闻的事件:葡萄牙、西班牙、法国、意大利突然关闭领空,拒绝其入境。情急之下,总统专机不得不紧急降落在奥地利。随后便遭到搜查。

  一架民航客机,一架享有外交豁免权的总统专机,竟然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在西方文明的发源地西欧,发生如此公然戕害国际法的行径,实在是匪夷所思。根据《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第二十九条规定,接受国应对外交人员表示尊重,并采取一切必要行动确保外交人员人身、自由、尊严不受侵犯。莫拉莱斯作为国家元首当然享有外交豁免,其专机也享有这方面的豁免权,这是由国家主权引申而来,因为一国飞行器在国际法上的地位通常被视为等同一国领土。

  而如此之多的文明国家——当然也是民主、人权和法治的国家,何以竟然联手对另一个民主国家的民选总统下如此的黑手?难道他们不知道这对民航安全的威胁吗?不知道是对国际法的公然践踏吗?此例一开,世界是否还有宁日?

  原因很简单,仅仅是有谣言说斯诺登藏身于玻利维亚总统的专机之上。显然,在美国看来,这四个国家可以蔑视国际法,可以不顾外交基本准则,可以不顾民航安全,才是真正的盟友。中国和俄罗斯以法律作为挡箭牌,实质是对美国霸权的挑战,对美国的非暴力不合作。

  奥巴马总统曾公开承诺不会用战斗机迫降斯诺登,当时斯诺登回应说还有无人机。现在看来,奥巴马的说法并没有错,因为美国根本不需要战斗机就能迫降哪怕是一国总统的专机。

  不过话说回来,玻利维亚总统的遭遇,恰是今天西方主导的国际秩序的真实写照。国家弱小,就是贵为一国总统的基本权益也不会得到保障,更遑论一国百姓(这句话也是说给台湾同胞的,这也是菲律宾敢于枪杀台湾渔民的真正原因)。我们不妨设想,假如是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专机,或者就是俄罗斯的一个普通班机,可有哪一个国家敢如此行事?

  斯诺登事件爆发后,面对全球的抗议声浪,美国也不得不出面解释。而这种解释,也再次让我们看清了西方。奥巴马的一个理由是每一个国家都在做同样的事情,美国并没有做错什么。

  诚然,这是一句实话,但问题是,既然人人如此,那么中国何罪之有?美国有什么资格指责中国?

  美国政府的另一个理由是,它只针对国家安全,而中国却是针对知识产权,经济机密。恰好,本人手里有一本法国学者Frederic Charpier2012年8月出版的《经济战》(L’Economie,c’est la Guerre!)一书,一半篇幅谈的都是美国针对经济领域的间谍行为,很多都是通过网络。作为一个肩负重大责任的世界大国,如此缺乏诚信,公然撒谎,那么它还有什么道德力量和公信力?

  当然,缺乏诚信的不仅仅是奥巴马,斯诺登披露美国情报机关大规模对本国民众进行窃听和监控后,美国最高情报官员之一、国家情报总监詹克拉珀被迫向国会道歉。因为就在三个月之前,在国会的听证会上,面对参议员怀登的询问,他还否认美国国家安全局向国内民众收集任何种类的资料——显然,人人包括这些情报高官自己都知道,如此做法是错误的,所以才不得对国会撒谎,但何以中国的自由派就没有这个觉悟呢?

  只是一个如此高官,在国会公然撒谎,是不是仅仅一个道歉就算了事?(不过他为自己的欺骗找了个理由:误解了原来的问题,还指责怀登的问题不公平。连问题都听不明白的情报总监怎么胜任得了秘密工作?究竟是谁任命的?是不是存在猫腻?)且不说欺骗国会该当何责,那么如此大规模侵犯公民的基本人权,该当何罪呢?这次如果不是斯诺登揭发真相,那么国会每天要发生多少类似的欺骗民意代表的事件呢?政府可以骗国会,自然也可以骗百姓,那么监视一下又算得了什么呢?

  就在欧洲盟友为自己被窃听而愤愤不平,纷纷要向美国讨个说法,声称重演冷战时的做法无法接受,甚至要终止欧盟和美国的自由贸易协定之时,却又被斯诺登披露,这些盟国原来和美国是沆瀣一气的一丘之貉。德国是被美国重点监控的国家,但却又是和美国密切合作的国家。用斯诺登的原话就是“德国和美国睡一床被子”。就是现在,德国还允许美国在其领土建立新的情报中心。更令世人想不到的是,这些西方盟国从不过问美国的情报来源,美国在合作时,也非常注意方式方法。在双方共同努力下,就可以确保即使监控工作被曝光,欧洲国家领导人也能“不受民众反弹的影响”。

  原来欧洲各国政府所谓的不满、抗议和讨要说法不过是在演戏,是在欺骗选民而已!他们自己实际上不过是美国的共犯和帮凶!这也难怪欧洲四国要联手逼迫玻利维亚总统专机。抓住斯诺登就是保护他们自己!

  至此,由斯诺登拉开帷幕、西方倾情投入的丑剧就这样一幕幕展现在世人面前:针对平民的大规模监控、不择手段地抹黑、虚伪贼喊捉贼般的表演、充斥谎言的高官、赤祼祼违反国际法和外交准则……面对这样的西方,也难怪中国的网友发出这样的怒喊:“现实证明美国是垃圾国家,最大的黑恶势力,强权势力,最大的泼皮,无赖,流氓。”“不可思议!现在这个世界只有强权,没有正义。怀念本拉登。”

  解构主义是西方二战后兴起的哲学思潮,将传统的西方哲学一概否定。如果套用一下解构主义的话语体系,斯诺登显然开启了对西方价值观进行全面解构的时代。

  最后,这里需要一提的是海内外的中国自由派。本来,面对这样大规模的侵犯人权事件,正是他们表现的绝佳机会。然而,他们的大多数保持了不正常的沉默,形同同路人。还有更恶劣的则干脆加入到美国政府抹黑斯诺登的行列。一位出身《南方周末》的知名人物,他一方面表示“国家对于公民的私人生活的侵袭,以任何理由在任何情况下,都应当给予狙击。”但另一方面又这样声称:“奥巴马以及他的情报部门所作所为是合法的”、“合理的、合法的、符合公众和国家利益的秘密国防行动”、“无论从性质、操作、结果来看,这的确是一个符合国家利益的国家机密行动。”这位人士在对美国政府和奥巴马百般理解的同时,却对孤身一人、冒着巨大危险甚至生命危险揭开真相的斯诺登百般诋毁和羞辱:“充其量,他只是一个头脑简单,不谙世事,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民主和政治,不知道何为真正公共利益的,有点小小理想化和精神洁癖的愣头青。”他还和曝光五角大楼文件的丹尼尔·埃尔斯伯格(Daniel Ellsberg)比较。说:“埃尔斯伯格拯救了美国生命,而斯诺登把美国生命置于危险之中”。其罪名之大,超出想像。

  当然这位自由派的堂皇结论是建立在美国的动机是为了反恐上。且不说动机正确就可以不择手段,请问,监控盟国也是为了反恐吗?监听如此之多的平民百姓而不是特定危险群体(比如穆斯林)也是为了反恐吗?

  当然相比较而言,这位《南方周末》出身的人物还算有些语言文明底线,海外一个以极端自由主义者亮相的著名人物,则干脆文革式开骂,称斯诺登是“是坏蛋,而且是小丑般坏蛋”、“是个典型的政治白痴”“他的这种阴险恶毒,已经引起很多美国人的愤慨”。

  同样是反抗强权,同样是捍卫人权,但为什么在中国自由派心目中结论却完全相反呢?难道他们还没有从美国盟国的下场得出教训吗?美国对它们既利用,也合作,更监控。中国的自由派们其下场会比美国的盟友们更好吗?假如斯诺登随后也披露美国政府是如何对待中国的自由派,那么是不是还要继续打肿脸充下去?

  客观而言,斯诺登的做法既损害了民主党的政党利益和奥巴马的个人利益(支持率大跌),也损害了美国的国家利益:重创其软实力,强化了美国的竞争对手中国和俄罗斯,尤其是令中国从美国的指责中解套。可是,中国的自由派们向来只有价值观,而不讲国家利益。何以这一次就重视起国家利益了,而且还是美国的国家利益?(在海外太多的自由派经常这样如此道德感的观点:只要中国民主了,人民幸福,国家解体又如何?只是国家解体的时候,人民会幸福吗?)

  不过从某种角度讲,海内外的中国自由派的表现也是西方忘情演出的一部分。从本质上讲双方没有任何区别。看来,他们和斯诺登一起,加入了对西方价值观解构的时代浪潮。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573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