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韬 林经纬:中国软实力提升:问题与出路

更新时间:2013-07-11 23:52:07
作者: 李韬   林经纬  

  

  党的十七大明确提出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的重大课题,近年来,围绕这一课题,我国的软实力建设取得了显著成效。但与蒸蒸日上的硬实力相比,我国的软实力仍显得很不相称。这迫切要求我们深入分析当前影响我国软实力提升的关键因素,提出应对之策,在软实力建设方面奋起直追。

  

  一、当前影响我国软实力提升的主要因素

  

  (一)思想价值观念的感召力尚需在全球思想激荡的现实中进一步增强。思想价值是软实力的核心。拿破仑说过:“世上只有两种力量:利剑和思想。从长远看,利剑总是败给思想。”富有感召力的思想价值观念,往往能触及人的灵魂。一个国家在思想价值观念方面的感召力并不与其大小、强弱直接成正比。瑞士、新加坡虽为小国,但其思想价值观念的感召力并不比大国逊色。毛泽东时期我国综合国力并不强,传播能力也有限,但当时富有感召力的革命理念和革命精神超越了国界,不仅鼓舞了广大亚非拉国家人民反帝反殖民主义的斗争,甚至影响了一些发达国家的国内政治气候。冷战虽然已经结束20余年,但历史还远未终结。我们在经济建设等方面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在同西方国家的竞争中要赢得优势,就不仅要在发展生产力方面超越他们,还要在思想价值方面更胜一筹。

  当前,在全球思想相互激荡的时代,美国等西方国家一直用经过精心包装、具有很强诱惑力的所谓“普世价值”对他国进行渗透。他们深知诱惑往往比强迫更有效,若能依靠价值理念本身的吸引力使人仰慕并自愿追随,就无需动用大棒。近年来,中国的快速崛起引发了国际社会越来越多的关注。我们在发展硬实力的同时,必须注重用富有感召力的思想价值观念提升软实力,才能赢得其他国家的认可和信服。

  (二)话语体系构建相对滞后于内涵丰富的中国道路实践。只有理论话语具有解释力说服力,它所承载的思想价值观念才会有感召力。在当今全球信息一体化时代,谁的话语和叙事更能打动人,谁就更容易在国际竞争中赢得优势。经过改革开放30多年的伟大实践和新中国成立以来60多年的持续探索,我们已成功走出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这条道路既不能为西方话语所解释,也不是靠贴过去的标签所能解释的。应当承认,目前我国话语体系构建相对滞后,还未完全形成与中国道路的丰富实践相匹配的中国话语体系。国内哲学社会科学主流话语大都来自西方,中国原创的核心概念不多,一些学科阵地已经沦为西方话语的“跑马场”。学术界一些人存在着一种把中国当成病灶、把西方理论当成药铺的心理,从而把西方学术神圣化、把中国问题简单化,在现实中常常削中国实践之足,适西方理论之履。国际金融危机以来,西方内部已经开始对其传统政治经济制度进行反思,国内一些人却依然将其奉为圭臬。不破除这种对西方的盲目崇拜,形成独立的话语体系,中国的软实力就难以真正发展壮大。

  (三)文化辐射力影响力有待在全球文化竞争中进一步提高。文化具有潜移默化的功能,特别是流行文化中往往包含着关乎个人偏好和消费选择的潜在信息,包含着能对政治产生重要影响的价值观,能够发挥短期难以觉察的滴漏效应。冷战时期,美国的电影和音乐渗透进苏联并产生深远影响,而苏联的影视作品却极少占领美国市场。约瑟夫·奈曾就柏林墙倒塌感慨:“早在柏林墙倒塌之前,西方的影视就已经‘穿墙而过’影响了一大批人。如果没有西方流行文化经年累月传递的那些影像,光凭锤子和压路机是难以推倒柏林墙的。”欧美等国的软实力在很大程度上归因于其强大的文化辐射力、影响力。德国《时代》周报主编约瑟夫·约菲曾指出:“美国文化无论雅俗,其对外传播的力度是自罗马帝国以来从未有过的……罗马和苏联的文化影响止步于军事边界,而美国软实力统治着整个世界。”

  与美国等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在文化方面的辐射力、影响力仍显落后。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当前中国文化呈现给世界的多是太极拳、少林功夫、唐装汉服、中华美食等浅层文化符号。这些无疑也是中国文化魅力独到之处,然而仅靠异国情调的吸引力,很难深入持久地发挥文化的国际影响。我国的图书、影视、音乐等传播深层文化价值的内容产品,在海外依然竞争力较弱、影响力有限。西方国家近年来又开始有意识地利用中国文化资源,在影视、动漫等产品中将中国历史文化典故改头换面,植入西方思想价值内核,为传播其价值观念服务。前段时间,我国电视剧《媳妇的美好时代》在一些非洲国家热播,潜移默化地传播了中国家庭伦理观,为中国文化走出去提供了一个好的范例,但总的看这样的文化产品还太少。如何提供更多具有思想价值内涵的文化产品和服务,进一步提高我国文化的辐射力影响力,依然任重道远。

  (四)在国际传播格局中我国仍处于弱势地位。传播力决定影响力。在经济全球化时代,一种思想文化观念只有在世界范围内广泛传播,才能真正转化为现实的国家软实力。美国等西方国家之所以能够主导国际舆论走向,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拥有明显的传播优势。加强国际传播能力建设,形成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和国际地位相称的传播力量,消除国际传播中的“信息逆差”,已成为提升我国软实力的迫切任务。

  中国共产党历来重视国际传播能力建设。革命战争年代,我们党就巧妙地借助斯诺、史沫特莱、斯特朗等国际友人的声音传播党的理念,以争取国际社会的支持。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提出要“让全世界都能听到我们的声音”。但受时代和技术条件限制,我们的国际传播能力长期比较薄弱。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国际传播能力有了显著提升,但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仍存在很大差距。当前的问题主要表现在:我们的思想观念还不能完全适应国际传播发展新形势,国际传播中文化主体和文化主权意识不够、思想文化价值内涵有所欠缺,新闻传播还存在平台多内容少、转发多原创少、消息多观点少的状况;国际传播媒介重复建设和市场同质化严重,缺乏资源共享机制;对西方国家与我国政治文化差异的认识不够到位,在国际传播中未能充分考虑海外受众特点,传播的针对性、吸引力、感染力不够,等等。此外,一些西方媒体对中国存有偏见与误解,在国际舆论阵地上经常对中国媒体有意识地进行封堵和抵制。这些都不同程度地影响了我国的国际传播能力和效果,制约了我国软实力的提升。

  (五)个别公民文明素养欠缺和逐利败德行为削弱了国家软实力的微观基础。国家软实力的微观基础是公民个体软实力。那么,公民个体软实力如何体现?恃强凌弱的暴徒、唯利是图的庸人市侩、缺乏社会公德和文明素养者,或许不乏个人硬实力,却谈不上有什么个人软实力。相反,讲信修德、尚礼好义、文明守法的人,能够赢得人们由衷的敬重,有着强大的个人软实力。从微观层面为国家软实力添砖加瓦的正是这样一些人。而当前的一个比较突出问题是,作为国家软实力基础的公民个体软实力和社会层面的道德风尚还不尽如人意。随着社会转型加速,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极端个人主义有所滋长,社会上弥漫着一股喧嚣浮躁、逐利媚俗的气息,良风美俗日渐受到侵蚀。受此影响,个别公民文明素养欠缺,有违基本社会公德甚至败德行为时常见诸报端。目前我国每年有近一亿人次出境,他们的言行举止直接影响着其他国家对中国人和中国文化的认知。国外媒体曾曝光过中国游客“骑美国华尔街铜牛合影”的行为;前不久,埃及文物上又出现中国学生“到此一游”字样。类似事件接二连三出现,对我国的国家形象造成很大负面影响,也在一定程度上有损于国家软实力,必须引起高度重视。

  (六)西方反华势力借我国国内问题千方百计遏制我国软实力提升。近年来,在我国经济社会快速发展过程中,出现了消极腐败、贫富差距拉大、房价高企、食品安全、环境污染等一系列问题。敌对势力借此大做文章,把所有问题都归咎于中国的“社会制度弊端”,归咎于没有实行西式民主政体,肆意诋毁中国道路,力图唱衰社会主义中国。个别媒体盲目跟风,掺杂愤世嫉俗心态,使舆论特别是网络舆论中弥漫着一股悲观失望情绪,在相当程度上助推了社会离心力。在这种情形下,我国的软实力建设受到严重掣肘。应该说,改革发展过程中出现的上述问题,本身就是对我国软实力根基的一种侵蚀和损害。如果任由这些与群众切身利益和国家根本利益直接相关的问题长期积聚,不但会消解社会建设的正能量,削弱我们党的群众基础,而且会逐步蚕食我国的正面形象。

  

  二、提升我国软实力的基本方略

  

  (一)进一步提升社会主义价值理念的感召力,夯实国家软实力之根本。虽然西方国家凭借数百年来积累的各方面优势和对话语权的垄断,使“西强我弱”的总体格局一时难以改变,但我们有自己长远而根本的价值优势。人民民主、公平正义、共同富裕、社会和谐等社会主义价值理念,具有强大的感召力。当前的关键是要结合时代精神,赋予这些美好价值理念以鲜活的生命力和具体生动的现实内涵,使之具体落实到我国政治、经济、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惠及社会各个阶层、各类人群,让人们深切体会到这些价值理念的魅力,从而心悦诚服并笃信不疑。

  当前,我国改革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社会利益高度分化,社会思潮空前活跃。我们亟须加强主流思想文化价值的构建,充分发挥社会主义价值理念的现实引领和人心整合作用,提高国家的思想领导力、理论创新力、价值感召力。党的十八大提出积极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之后,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并阐释中国梦,这些都为构建具有强大感召力的社会主义价值理念指明了方向。我们要大力开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宣传教育,夯实国民信仰基础,最大限度地增进不同社会成员在一些基本问题上的共识;通过赋予中国梦以鲜活的政治、经济、社会内涵,不断提升中国梦的吸引力、感染力;通过体制机制的自我完善和制度创新提高价值理念的感召力,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不断体现出优越性;坚持以人为本的发展理念,走可持续发展之路,在发展中切实捍卫公平正义,力求实现共同富裕,在不断完善中国道路的过程中昭示富有感召力的发展理念。

  与此同时,还要提高对外政策在国际社会的道义感召力,增强我国在全球治理中的话语权。要在国际舞台上努力捍卫平等正义原则,阐明中国梦是和谐之梦、和平之梦、发展之梦,阐明中国梦对世界的正面意义,以消除国际社会对我国崛起的疑虑,树立我国“兼济天下”、可亲可敬的大国形象。

  (二)努力构建具有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话语体系,切实增强国际话语权。构建我们自己的话语体系,前提是要打破对西方的迷信,树立高度的理论自信和话语自信。借鉴吸收西方思想无疑是必要的,但必须养成独立思考和平等对话的态度。对当代西方种种新潮异说不能趋之若鹜,要增强政治敏锐性和理论鉴别力,不被所谓“时尚”话语蒙蔽心智。

  我们应立足当代中国现实构建话语体系。当前,中国道路的丰富实践已让我们的理论研究和话语表述捉襟见肘,广大理论工作者应尽快摆脱盲目照搬西方哲学社会科学的语词、概念、逻辑来分析中国现状的状态,坚持立足基本国情,敏锐把握时代特征,推动话语创新,切实承担起用中国话语解释中国乃至世界的责任。

  我们还应立足自身精神文化传统构建话语体系。话语体系构建不是无源之水,必须有所凭藉。毛泽东说过:“从孔夫子到孙中山,我们应当给以总结,承继这一份珍贵的遗产。”这才是我们应持的态度。在传统社会中,我们形成了诸如天下为公、民惟邦本、修齐治平、仁政德政、选贤与能等立足自身文化基因的话语,至今仍不失熠熠光彩。在革命、建设、改革过程中,我们形成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两次历史性飞跃的理论成果,这是在新形势下构建话语体系的理论基点。我们应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充分尊重自身精神文化传统,探索传统话语与革命、建设、改革话语的融合交汇点,并在此基础上结合时代精神推进理论话语体系创新。

  (三)深化文化走出去的战略内涵,不断提高中国文化的辐射力影响力。近年来我们在文化走出去方面迈出了坚实步伐,现在应乘势而上,努力让中国文化在海外发挥深入持久的影响。作为文明古国,中国积淀了深厚的文化资源。要提升中国文化的国际影响力,就不能使外国人停留在对中国文化表象的猎奇式偏好,而要向其展示中国文化中具有普遍意义、反映时代精神的核心理念,使其了解中国文化的深层次精神内涵,充分展示五千年中华文明的厚重底蕴以及当代中国的生机活力,为国际社会认知中国提供新的视角。

  应把影视、图书、音乐、动漫等作为文化走出去的重点,在这些作品中巧妙地体现中国文化内涵,推动其进入境外主流社会和人群。在此过程中应坚持高雅文化和流行文化并重,但无论雅俗,都应坚持内容为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563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