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徐刚:新民粹主义——中东欧政治现象的解读

更新时间:2013-07-08 21:25:48
作者: 徐刚  

  

   新民粹主义是冷战结束后,特别是进入新世纪后中东欧地区出现的一种突出的政治现象。在过去的十多年里,新民粹主义政党在中东欧多国政坛十分活跃甚至上台执政,在欧洲议会选举中也有不俗的表现,成为一股较强的政治力量。那么,什么是新民粹主义?它在中东欧地区的表现以及兴起的原因是什么?新民粹主义与中东欧地区的转型又存在怎样的关联?

  

   民粹主义与新民粹主义

  

   自 19世纪后期至今,民粹主义(Popu-lism)主要经历了三次浪潮:19世纪末在美国、俄国以及东欧出现的第一代民粹主义;20世纪60―70年代全球兴起的第二代民粹主义,尤以拉美的民粹主义复兴为甚;20世纪80年代,尤其是90年代以来在欧洲和北美复兴的第三代民粹主义。冷战结束后欧洲出现的“新民粹主义”(Neo-Populism)即属于此,它与世界政治转型的第三波浪潮正好相叠合。

   民粹主义本身是一个语境依赖很强的概念,至今也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从政治层面看,它可以被看作是一种社会政治思潮、一种社会运动、一种政策策略或者一种政治心态。虽然民粹主义的内涵过于宽泛、模糊不定,但其核心内容是一致的,即以民意的真实代表自居。换言之,民粹主义是政治生态的民意反应,是民众与他者的对立。民粹主义已经成为理解全球化进程中国家政治生活的一个重要视角。有学者指出,“只有像‘民粹主义’这样模糊和内涵不清楚的概念才能让人认识到世界很多地方发生的急剧政治转变。‘民粹主义’比现在流行的任何其他概念都更好地抓住了自由民主在当今遭遇的挑战的本质”。

   那么,欧洲新民粹主义究竟是怎样一种政治现象呢?英国政治学者保罗?塔格特(PaulTaggart)认为它至少有三种表现形式:“一是像2000年燃料抗议运动或反全球化运动之类的社会动员;二是欧盟的各种政治力量所表现出的欧洲怀疑主义(Euroscepticism);三是欧洲右翼民粹主义政党。”进一步说,欧洲新民粹主义具有以下特征:第一,新民粹主义在显示极端的同时保持了对民主的肯定,它们不是反对民主而是反对自由主义;第二,新民粹主义不再主张作为人民的精英带领人民取得政治成果,而是主张反对精英政治;第三,对欧洲一体化进程的质疑与忧虑成为新民粹主义兴起的一个催化剂,也是其中的一个重要内容;第四,新民粹主义成为一个泛欧洲的现象,它首先出现在西欧,但不限于西欧并广泛存在于中东欧国家;第五,新民粹主义是具有相似性和同时性的现象聚合,是一个地区不同国家社会生态的表征,它“不是一个单独的政党或者运动,而是在同一时期不同国家出现的具有一些相同主题特征的一系列不同的政党形态”。

   因此,我们不能套用民粹主义的传统解释来分析欧洲新民粹主义,或者简单地将其视为是一种现象的“复活”或“回归”,否则将阻碍人们对欧洲新民粹主义的全面认识。

  

   中东欧与西欧新民粹主义的比较

  

   第一,与西欧新民粹主义相同,中东欧新民粹主义也反对腐败的精英统治,质疑与反对欧洲一体化甚至全球化进程。不同的是,它们宣扬极端民族主义、排外主义以及种族主义思想的程度不一样,中东欧新民粹主义在这些方面的诉求较弱,强调“去共产主义遗产”下的社会公正与平等,相反西欧新民粹主义则强调民族和种族之间的差异,反对外来移民,主张排外主义。

   第二,与西欧新民粹主义多为右翼民粹主义不同,中东欧新民粹主义并非右翼的专利。多数中东欧新民粹主义政党是成立不久的政党,它们正是凭借意识形态的模糊性“左右逢源”,在大选中获得“意外的成功”,所以很难将它们归类于或等同于右翼民粹主义政党。有的民粹主义政党还是左翼力量,如斯洛伐克的方向-社会民主党(Direction–SocialDemocracy)和保加利亚欧洲发展公民党(CitizensforEuropeanDevelopmentofBulgaria)等。当然,中东欧国家也有一些极端强硬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如保加利亚的“阿塔卡”联盟(ATAKA)、匈牙利的尤比克党(JOBBIK)以及斯洛伐克民族党(SNS)等。

   第三,与西欧新民粹主义政党有比较清晰的自我界限不同,中东欧新民粹主义政党在竞选过程中,为迎合选民的口味,任意采用自由主义政党、社会民主党、民族主义政党的政策。过去的经验表明,中东欧新民粹主义政党可以与左翼社会民主党合作,如西美昂二世国民运动(NationalMovementSimeontheSecond)在2005年与保加利亚社会党共同组成联合政府;也可以和右翼政党合作,如罗马尼亚民主党和国家自由党在2004年组成选举联盟;还可以另起炉灶,挑战左、右政党,如波兰法律与公正党(PartyofLawandJustice)单独参加2005年的议会大选,一度组建少数派政府,继而又与民粹主义政党自卫党(Self-DefenceoftheRe-publicofPoland)和波兰家庭联盟(theLeagueofPolishFamilies)组成联合政府。

   因此,观察中东欧的新民粹主义必须注意到中东欧独特的政治环境,超越传统左右政治谱系的思维,将其纳入到中东欧地区的转型过程中加以讨论,这样才不至于发生偏差。

  

   中东欧新民粹主义兴起及其原因

  

   20世纪90年代,中东欧新民粹主义政党的力量比较弱小,只在斯洛伐克和匈牙利有一定的影响。进入21世纪,尤其是一些中东欧国家相继加入欧盟后,新民粹主义政党在多国政坛十分活跃甚至上台执政,在欧洲议会选举中也占据一定的席位。除了上述曾经执政的新民粹主义政党外,2009年保加利亚欧洲发展公民党击败了曾三度执政的社会党,2010年匈牙利青年民主主义者联盟-匈牙利公民联盟(Fidesz-HungarianCivicUnion)在选举中一党独大,2012年斯洛伐克方向-社会民主党实现了自2006年议会大选后的三连胜。

   可见,新民粹主义已经成为中东欧政党政治的一种选择,这种现象是社会转型中出现的诸种问题在政治领域的反应。首先,“入盟后综合症”加剧了民众对欧盟的怀疑,为新民粹主义的滋生提供了土壤。“入盟后综合症”表现为政局波动、经济问题频现、社会冲突多发等。其次,传统左、右政党政策“枯竭”以及形象受损,使民众产生厌倦和反感,再加上腐败问题严重,使选民失去信心,转而支持新民粹主义政党。最后,社会生态的变化特别是大众传媒引发的社会交往方式的变化,使得传统的组织化的程序和等级化的机制逐渐被广播、电视、网络、报纸等便利、直接、富有个性化的方式所取代,而新民粹主义领袖们不失时机地抓住并有效利用了这些变化。

  

   结 语

  

   中东欧新民粹主义政党的活跃期能持续多久是一个未知数,预测其未来实属不易,它“对现代化和社会进步来说,或许是福音,但更可能是祸害”。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种现象的出现是整个社会发展的系统反应。纵观过去几十年的历史,处于转型期的国家容易滋生民粹主义,比如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拉丁美洲,东欧剧变后尤其是进入21世纪的中东欧地区,等等。

   总的来说,政治、经济以及社会系统的联接共同影响着转型国家的民主进程。在转型国家,不管何种政治势力获得政权,它们都只能遵守民主的规范与原则,在民主体制内运转,并在经济上有所作为,否则其合法性将会受到侵蚀,新民粹主义政党也不例外。

   来源: 学习时报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551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