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玉圣:大学改革与大学的命运

更新时间:2013-05-22 10:09:12
作者: 杨玉圣 (进入专栏)  

  

  在刚刚度过了人人自危、惶惶不可终日的“杀死”瘟疫之后,从2003年5月底6月初开始,围绕《北京大学教师聘任和职务晋升制度改革方案》“征求意见稿”和“第二次征求意见稿”,在北大上下、学界内外,无不激烈论争,唇枪舌剑,成为后非典时期中国的一大“典型话题”。

  为什么“一个大学的内部改革成了全社会的公共话题”(李楠语)、何以会从“一个校园事件发展为轰动海内外的公共事件”(许纪霖语)?甚至“已经成了中国国际互联网学术论坛的第一大事”(徐建新语)?这是非常值得思考和总结的。

  

  一

  

  按照北大校方的说法,引发巨大分歧和激烈争议的《北京大学教师聘任和职务晋升制度改革方案》“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是该校2003年2月寒假工作研讨会上学校领导“根据创建世界一流大学的目标和近期面临的形势和任务,对学校师资队伍建设工作进行了深入研讨,就学校师资人事制度改革形成一致意见。”鉴于“创建一流大学的关键是人才,建设一支优秀的教师队伍的关键是科学合理的人事制度”,而“人事制度的改革涉及多个方面,教师聘任和职务的晋升制度是其中最核心的”,故数易其稿,制订该方案。最初引发讨论和争议的,主要集中在以下条款:“学校决定采取有限聘期和有限申请晋升次数等措施在讲师和副教授队伍中实行择优和分流。其基本目标是使讲师层面的流动比例控制在总量的l/3以上,副教授层面的流动比例控制在总量的l/4以上。”(第5条)“学校将定期对教学科研单位进行评估,对于教学和科研业绩长期不佳的单位,学校将对其采取限期整改、重组和解散等措施。”(第7条)“自2003年起,空缺教授岗位1/2以上对校外公开招聘,对外招聘名额不得用于内部晋升。”(第15条)“除少数特殊学科外,新任教授应能用一门外文教学授课。”(第32条)《征求意见稿》于5月12日下发给北大各相关单位征求意见,未料一石激起千层浪,尤其是在文科系所引起轩然大波。

  北大历史学系的一位年轻教师指出:引入竞争和流动的机制是正确而必要的。学校当局对现有青年教师队伍“应该有起码的尊重和信任,应该对他们有起码的关心和培养,应该对他们普遍存在的实际困难有所考虑”。学校当局用以提高北大竞争力的指导思想类似于原始积累时期资本家的法则,方式是野蛮的。改革方案“将北大青年教师(特别是基础学科的青年教师)彻底地变成了北大乃至社会中缺乏安全和尊严的弱势群体,具有广大北大教师所无法承受的严酷的压迫性质。这是北大范围内已经占据了资源和权力优势的群体的一种不负历史责任的行为。在如此高的“流动率/失业率”的压力之下,学术研究工作将成为一种纯粹为了生存而挣扎的行为。北大原有的在中国高等教育中最为可贵的学术理想和精神追求将无容身之地。这一改革方案,将是对北大精神中的这一最优良传统的毁灭性打击。同时,它将摧毁北大领导层在广大教师中的威信和信任,严重毒化北大的人际关系环境和心理环境。”该文成为最早明确质疑北大方案的重头文章之一。

  6月2日,《经济观察报》率先以《北大震动:人事制度变革尝试》为题向社会公布了《方案》的部分内容,开始引起媒体关注。最早公开对北大改革方案“征求意见稿”提出挑战性质疑的学者是现任职于香港大学的甘阳。他在6月5日发表《大学改革的合法性与合理性》,指出该方案的“不合法与不合理”,主张大学的改革需要法制化而不能随心所欲, “无论北京大学或中国任何国立大学,在没有国家新的法律规定以前,可以说没有任何法定权力可以改变这些‘国家公职人员’的长期聘用身份。”甘阳认为,终身聘任的级别应该定在副教授而非教授。北大目前的做法,“既没有认真参考简明合理的美国体制,也没有参考通情达理的英国体制”,而主要是模仿了香港科技大学的一些做法,而后者恰恰是最不适合北大。,“这个目前还是‘征求意见稿’的方案,基本是不成熟的。”北大历史学系副教授蒋非非接连写作了7篇“北大癸未改革”专论,她在《诗意地栖息、艺术地改革》中说:北大校方在校园内的权力再大,终不可凌驾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现行法律之上;希望校方以“艺术”的方式尽可能地抚慰教师心灵、减少因为情绪变化而可能产生的不可预见性“突变”。鉴于北大已发生过卢刚杀人案、化学系学生投毒案、博士研究生杀人、自杀案,因此若不幸某日早晨京城众媒体大字通栏标题:“北大讲师杀人案”或“北大副教授雇凶杀人”,可就真真地“世界闻名”了。“不处理好教师的‘再就业’问题,也许不用多久,校长出门必带‘保镖’, 校办公楼就不是校卫队值班、得请武警持枪‘上岗’了”,必须警惕并坚决反对改革中的“反人道”倾向,提倡:“人性”关怀、“远离(语言)暴力”、“温情革命”。

  在《北京大学与中山大学改革的初步比较》一文中,甘阳批评北大方案完全没有考虑教师聘任和晋升过程中的“申诉与仲裁”问题,“有一种以行政当局居高临下对待教师的傲慢”,实际是企图以“割断历史”来走向未来,“好高骛远、割断历史、华而不实、任意妄为”,不是充分考虑“平稳过渡”的问题,而是首先就作了“一个完全任意性的粗暴决定”,即在校教师中只有教授自动转为“终身聘任”而副教授则被排除在外。如果北大方案将教授和副教授都列入原则上转为“终身聘任”,那么案绝不会像现在这样引起如此大的争议,改革过程将会平稳得多。“我根本不同意现在一种莫名其妙的说法,似乎北大方案之所以引起争议就是因为它是北大的改革,这种自鸣得意的说法完全掩盖了问题的实质,这就是北大方案之所以引起如此大的争议,乃是因为这个方案是一个非常不合理的方案、一个非常不公正的方案、一个处处表现出‘任意性’的方案!”“说穿了,所谓北大方案其实主要是一个‘裁员’的方案,而不是一个深思熟虑设计北大未来的方案。本来,裁员也就裁员罢了,可是北大却偏要高喊如此多冠冕堂皇的口号,什么世界一流大学,国家与人民的期望,18亿人民币怎么交代,等等,而更不可思议的是,为了辩护裁员的合理性,北大的主要领导们竟然不惜在校内校外、电视报纸上都大肆传播‘北大是一流的学生、二流的教师’,这真正是创造了世界大学史上的奇迹,从来没有任何国家的任何大学的校长副校长们会如此轻侮本校的教师!我们不能不说,北大校方这次对北大教师集体名誉所造成的严重损害,可能是今后很多年都难以弥补的。”蒋非非《呼唤团结与进步》说:虽然方案声称是“进行了深入研讨”后形成的“一致意见”,但从中寻找不到多少“先进”的信息,其指导思想带着明显的国企改革初期的印记,无非是“竞争机制”,“分流”、“下岗 ”,而方案设计的提职程序“更像是将北大作为一个巨大的古罗马角斗场,无路可退的教师们只有在‘竞争’中努力杀死昔日同伴,自己才有生存下去的一线希望。”北大教授魏名鹄《评北大改革方案的合理与不合理》也认为,教师这个弱势群体成为改革对象,匪夷所思。而不断发展的官僚体制本应是改革的真正对象,但改革方案并未触动。

  复旦大学陈思和教授《大学人事体制改革断想》评论道:北大人事制度改革之所以引起风波,“主要问题是把改革矛头对准了目前大学里最有活力、也是最主要依靠的青年教师,这是不能得到大多数人的同情的主要原因。”本来青年教师是历次高校体制改革、经济分配中得利最少的一部分,他们对改革的呼声最高,但改革方案却没有将其积极性和实际利益充分体现出来。北大改革者的理想是好的,但事实上是做不到的。“自从社会转型以来,市场经济的观念冲击学校后,教育体制的改革声不断,但是很奇怪,越是深化改革,应该改掉的计划经济的模式却触动很少,而总是在折腾教师一头,各种各样的压力、考核总是施加到教师的头上,总以为教师是在吃大锅饭,这样的舆论下教师怎么能有好的心态来从事教学和科研?”  

  按照《读书》杂志的归纳,“北大改革方案在社会上得到的最热情支持首先来自于香港科技大学”。6月19日《21世纪经济报道》突出报道了对该校副校长孔宪铎、该校人文社科学院院长丁邦新、该校教授丁学良等的访谈,冠以“华人学者竞聘北大教职将是一个划时代进步”、“北京大学的顶级定位:国际比较的视野”等显赫标题。丁学良口无遮拦地说:“中国内地大学教师的普遍水平,低到了令人要坐不住的地步!”丁邦新认为,如果“全世界的华人学者都可以来竞争北大的教职,那将是一个很大的进步,是一个划时代的贡献”,孔宪铎则认为,“只有酱缸精神才害怕外面来了人与他竞争”。丁学良说他在北大方案中看到很多“哈佛”的影子,在他看来,北大的改革方案“基本方向是对的,我们要给予充分的肯定和支持,虽然具体细节方面还可以进一步讨论和改进,大方向就是要瞄准哈佛、斯坦福、耶鲁等顶尖的研究型大学模式走。”沿着这个方向每前进一步,北大就和国际上的大学主流靠近一步。

  北大方案也引起了其他不少人的同情与支持。孙哲说:北大能出台这个方案很不容易,“我个人对张维迎教授这个人非常欣赏,张教授在北大生活这么多年,用企业诊断的形式,用商业的模型,用MBA教学中的案例教学的模式来做大学的改革,开创了一个高校改革全新的思路。”华东师范大学许纪霖教授是北大方案最热情的支持者之一,他在《北大改革与商议性民主》中肯定说:“由张维迎设计的方案,体现出一个经济学家的现实而精明的思路:在基本不改变现有内部管理体制的前提下,通过引进外部市场的竞争机制,以较小的阻力成本,获取较大的改革收益。”许教授还把张氏方案看作是“费边式的温和改革”。

  

  二

  

  对于突如其来的关注、批评,北大校方也作出了多方应对。北大校长、人事改革领导小组组长许智宏院士总结说,“这次改革方案在教员中产生了广泛影响,受到广大教员的高度关注。从所收集到的意见来看,大部分院系对改革的基本方向和措施持肯定态度,但也有一部分教员对改革方案持基本否定的态度,有些教员对改革方案提出了具体的改进意见。”在综合考虑各方面意见的基础上,人事改革工作小组对方案作了一些修改,形成第二次征求意见稿,并经2003年6月13日校人事改革领导小组原则通过。6月16日,许智宏校长向各院系、校学术委员会委员和有关职能部门下发《北京大学教师聘任和职务晋升制度改革方案》(第二次征求意见稿),并决定把第二次征求意见稿放在北大网站上供大家讨论,充分听取各方面意见(包括学生的意见),学校也将关注社会上对这次改革的反应。“学校认为,这次教师人事改革的成败,关系到北京大学在中国教育界的地位,关系到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目标的实现,也关系到北京大学每个教职员工的切身利益。因此,改革的基本方向应该坚定不移,但改革的步骤和具体措施必须稳妥、可行;改革方案的制定,必须充分发扬民主,广泛听取广大教员的意见,争取在广大教员中达成基本的共识。”如果有必要,在第二次征求意见后,学校将对改革方案进行第三次征求意见。最终出台的改革方案需经校人事改革领导小组原则通过后,提交校人事工作会议和教代会讨论,最后由校党政联席会议通过后执行。

  也许是因为“北大的改革者比任何时候都更急切地试图寻求社会舆论的支持”(《经济观察报》),在改革方案“没有最终敲定或对外正式公开”、北大教师尚未见到《方案》第二稿时,6月10日有关报纸又媒体公布了其中的6条内容。6月12日晚,北京大学校长助理、北大人事改革领导小组成员、人事改革工作小组组长张维迎教授为北大同学作了题为“关于大学的改革”的讲座,“只见张教授毫不张扬地走向讲台,唯一醒目的是他那与实际年龄不太相称的缕缕白发。” 张维迎表示:北大教师人事管理体制的基本特征还是计划经济体制的产物:(1)教员队伍只能进不能出,只能上不能走,没有淘汰;(2)职务晋升以内部提升为主,缺乏外部竞争压力;(3)职务晋升标准过分注重候选人论文数量和申请者之间的相对水平,过分注重内部平衡,过多考虑了资历,对论文质量水准和候选人在全国学界的地位注意不够;(4)部分院系新教员招聘近亲繁殖严重,博士生“自产自销”比例过大,不利于活跃学术气氛和鼓励学术创新。他说:社会把最优秀的学生送到这里,学生是“千里挑一,万里挑一”的精华,但我们却没有“百里挑一”之水准的教师,师生素质难以匹配。为了使教授更加尊严地活着,抬高门槛,也意味着抬高教授的身价。“我们的目的,就是要保证能吸引最好的人才,留住最好的人才”。“改革的目的,就是要保证北大对最优秀人才的吸引力。(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418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