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施卫江:扶弱遏强 均势政治的必然逻辑

——美国反恐立场双重标准剖析

更新时间:2013-05-09 20:22:07
作者: 施卫江  

  

  

  文明社会里的人,能够懂得人之为人,行为以人格来担当。人格向上帝的位格看齐,在上帝的光耀下获得救赎。

  

  而生存在低级文明社会中且又生存于低级社会阶梯上的众多男人,其生理上的性的欲求无法得到正常的满足,现实生活甭提有美女做来配偶,即使连丑女都难以寻觅到以实现自己配偶的欲望,幸好现在有人在推销起这种说法:天堂里有许多美丽无比的仙女在等候着下界的男人,这些男人必须为真主殉道做烈士方可升天,进入天堂便可认领众多仙女,于是谎言加上蛊惑就这样编辑成为宗教的训令——为了实现这种“烈士”,下界的男人便可以为所欲为,任何卑劣残暴手段尽可施出,也就是什么的人格和颜面都不必顾惜。

  

  由于社会宏观的集体无意识的超稳定性,决定了一个民族精神的高度稳定性,这在高贵与低贱的等级测度上也同时占据着稳定的位置,正如中国古语 “江山易边,本性难改。”正是由于一个民族文化和精神气质、禀性的超稳定性,自我认识的困难,若有在外在邪恶教义的盲信,会使得低级秉性得以日益冥顽不化。

  

  恐怖主义盛行的本质是文明冲突。在当今全球化时代,若是处在政治道德领域“扶弱遏强”成为时髦的话语而大行其道,冥顽不化的低级文明人或群族反而越加愤愤然,认为自己饱受了受尽了不公正的对待。既然赢得了西方人士的多多关照,倍加呵护,于是增添了不少权力,有权不用过期作废。有激情满怀者再接触到邪恶的教义,更容易走上极端之路——动用恐怖暴力——如此使得自己的人格进一步下垂,进一步与高贵者拉开差距。人格越是下垂,就越是轻信动用暴力来抗争——这样就构建了一个负反馈系统。

  

  “负反馈”大大背离了正义,也就是道义上非对称——低级文明比起高级文明来,多多占有政治权利和道德便利。其结果正是在人们所预料之中的,反而激励文明冲突。在中国,新疆暴力恐怖事件频频发作;在美国也同样,为恐怖的阴性所笼罩着,时时有恐怖未遂事件或有成功的案件,这也算是美国人民的报应吧。

  

  e) 正义的模糊与权力的歧义

  

  现代性伦理学表明,行为的正当性和合法性与否,在很大程度上是由行为的手段、过程和最终效果来决定的,而不是由至高目的(圣战)、动机来决定。且看,那些新疆地区的恐怖暴徒们,其施暴对象是无差别的,不分男女老幼和民族,其行径手段无不是残暴、残忍、暴虐、丧失人性,其后果无不是制造出鲜血淋漓的惨厉场面令平民百姓感到恐惧而震慑。在此,善恶性质非常清楚明白,毫无争论的必要。

  

  可是,只要当恐怖暴力行为的主体为少数民族,并且事件性质与汉民族矛盾有所牵连时候, 其邪恶行为被先入主见地予以安置,套入“人权”框架模式之中,进入意识形态意味的二元对抗性质的争论“压迫,抑或反抗?”这样善恶的界线变得模糊了,进而遮蔽了文明冲突的本质属性。

  

  现代权力学说普遍认为,权力与人格相关联。

  

  一个人若是为人君子风格,品德高尚,光明磊落,以礼服人,以理晓人,往往能够赢得大众的好感和拥戴,为此就形成影响力,令他人口服心服,于是其人会在某个限度内产生出权利来。反之,若是某人低贱卑劣,粗鲁暴虐,鲜廉寡耻,动辄凶残暴力相加,其情欲尚未脱离禽兽之性,那么其人失去人们的尊敬,其话语被当作野兽之咆哮,其行为被看做是无耻无常无德无良,遭到敝弃。同样地,对于群体和民族上的权力和其群体(集体)的人格之间也有着同构对应的关系。

  

  现在的问题在于,一旦置于当代国际政治的意识形态的“人权”对话模式中,情景大不一样,卑贱人格大获权利,而高雅礼仪哑然失语,于是价值发生逆转,价值逆转了的氛围更加易使小人的怨愤增量。因为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论语》)。

  

  道义的立场之所以含糊性,在于社会公德的至高道义为社会正义,正义的理解多种多样,传统性的流行说法为结局的平均分配,这对于广大弱势一方向来颇为受用,而今在国际政治场合也时时出现。因为对于现代西方政治界的极盛的强势一方来说,若能在国家较量中遏制住其他较为次级的强劲势力的竞争对手,也同样不会拒绝采用,因如此可确保自己在眼下称王称霸,不怪乎时用之。这样,以“正义”的名义行使“平均主义”,遏制住次强势方,更何况还可获得较为多数政治力量的认同,如此又附丽上了“民主”的光泽,于是这诡秘性之中荫庇着各派力量的私心和贪心。

  

  在康德的道德哲学中,至高的道义须设立为普适性的准则,也就是排除一切多重的感性的手段的性质:“人就是目的本身。”但是现今的国际政治关系之中,由于“群体不道德”,由于市场经济时代以竞争为中心法则,现实主义的外交政策极力回避至高原则,因为那被认为是虚幻之象,而只采用权宜之计(expediency),尽管在表面上总是振振有辞。

  

  写于 美国纽约

  

  2013年5月5日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380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