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春玲:社会分层研究与理论的新趋势

更新时间:2005-04-06 13:19:32
作者: 李春玲  

  

  社会分层研究是社会学领域中的一个最重要的研究论题,许多社会学理论大师都曾涉及这一论题并提出相关理论,同时,也有大量的社会学家专门从事社会分层研究,因此,长期以来,这一方面的研究一直是成果极为繁多,理论层出不穷,并产生了许多分支研究领域。社会分层研究的主题与理论动向往往与社会变迁及社会思潮的新趋势紧密相关,因而在不同时期它有不同的关注点和理论取向。近一、二十年的社会经济政治变迁,使社会分层理论家们重新反思和争论以往的社会分层理论和概念,并筛选与新的社会现象联系更为紧密的新的研究主题。

  

  最近的几十年里,社会分层领域中的两大主流理论流派——马克思主义和韦伯主义——都被其追随者加以重新建构和重新解释,这导致了1980年代和1990年代上半期新马克思主义和新韦伯主义理论取向的阶级分析研究的高潮。但在这之后的近十年里,这两派理论都未有重大的理论突破,尽管它们仍然是社会分层研究领域的主流理论。与此同时,这两个理论派别的分野界线日益模糊不清,以往两派理论的观点对立已不再成为社会分层领域中的理论争论焦点。1990年代以来,新马克思主义和新韦伯主义阶级分析家们受到了后工业主义和后现代主义分层理论家的严重挑战,后工业主义者和后现代主义者对传统社会分层理论提出的一个质疑是:在当代社会,“阶级”这一概念是否还有效用?有关这一问题的讨论成为当前社会分层领域中最热点的理论争论。同时,一些新的理论取向也在逐步发展,以应运于分析当代社会分层,比如涂尔干主义、新结构主义、文化主义取向和理性选择理论等等。另外,在社会分层研究的各分支领域,也相应产生了一些新的理论观点和解释。后现代主义者对于消费行为的研究取得了许多很有意义的成果。在社会流动研究领域,新结构主义者和社会网络分析成果颇多,而理性选择理论又给流动研究带来了新的理论发展方向。不过,进展最快的则是种族和性别方面的研究。除此以外,有关后社会主义国家(转型社会)的社会分层研究也发展成为一个专门的研究领域,在1990年代它不仅是社会分层研究领域而且也是整个社会学研究领域中的一个热门论题。社会分层研究的另一个新的理论取向是,结构主义与社会行动理论的结合,以及文化主义取向的兴起,以往社会分层研究中的结构主义和经济决定论占绝对优势的局面被打破。大多数研究者不再采取绝对的结构主义或个体主义立场,强调社会结构与社会行动的互动建构成为这一研究领域的主流取向。

  

  对于当前社会分层研究的现状和理论取向,大卫·格仑斯基于2001年编辑出版的《社会分层:社会学取向的阶级、种族和性别》(Grusky 2001[1])一书做了最新和最全面的介绍及总结。哈罗德·克尔博的《社会分层和不平等:历史的、比较的和全球取向的阶级冲突》(Kerbo 2000)、罗伯特·罗斯曼的《不平等和分层》(Rothman 1999)、丹尼尔·罗赛德斯的《社会分层:阶级、种族与性别的相互作用》(Rossides 1996)、约翰·斯考特的《阶级:批判的概念》(Scott 1996)以及芬欧纳·戴温的《美国和英国的社会阶级》(Davine 1997)等著作对此也有系统介绍。另外,埃里克·沃林·赖特撰写的《阶级观点:阶级分析的比较研究》(Wright 1997,新马克思主义观点)、约翰·豪尔的《改写阶级》(Hall 1997,新韦伯主义和制度主义观点)、简·帕克尔斯基和马尔科姆·沃特的《阶级的死亡》(Pakulski and Water 1996,后现代主义观点)等著作也从某一角度介绍了近期分层理论的进展和争论。有关后社会主义国家的社会分层研究,有些中文文献做过专门介绍(孙立平 1995;孙立平 1996;边燕杰 2002;何晓斌 2002)。本章主要基于格仑斯基对当代社会分层研究现状的介绍并参考上述其它文献以及一些最新发表的论著,从五个方面来讨论当代社会分层研究的最新进展:当代社会分层研究的主题、传统社会分层理论的重构、新理论取向引发的争论、社会分层过程和后果分析、后社会主义国家社会分层研究。

  

  第一节 当代社会分层研究的主题

  

  当代社会分层研究几乎涉及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和方面,其研究成果既有对宏观层面的社会问题(如社会变迁、社会结构等)进行的理论分析,也有针对微观层面的社会现象的经验研究。尽管研究论题越来越多样化,但绝大多数研究者关注的核心问题是当今社会存在的各种形式的不平等。格仑斯基对此所做的总结是:当代分层研究的任务就是描述不平等的基本轮廓和分布,并解释为什么在推崇现代平等主义和反分层价值的同时不平等现象仍然持续存在(Grusky 2001, 3)。的确,在当今社会,各种各样的价值舆论和社会政策都在致力于消除社会经济不平等,但是,贫困和不平等现象仍然随处可见。当代的分层研究者们试图采用证实资料和统计分析技术,弄清楚在哪些方面存在不平等以及不平等严重到何种程度,并探寻导致不平等现象的根源是什么。

  

  1、对不平等的观察维度

  

  各种资源(有价物品、资产等)在人群中的不平等分配构成了现代社会分层系统的基础。当今社会分层研究者对于被不平等分配的资源的研究和认识更为深入也更为全面。传统的社会分层理论家主要强调的是经济资源、政治资源、声望资源和人力资源等方面的不平等,而当今的社会分层研究者注意到了在文化资源、社会资源和公民资源等方面的不平等。格仑斯基(Grusky 2001, 4)、克尔博(Kerbo 2000, 43-44)、罗斯曼(Rothman 1999, 2-4)等人归纳出七种作为社会分层基础并被不平等分配的资源形式:

  

  1)经济资源:拥有土地、农场、工厂、企业、专业性事务所、流动资产、劳动力等等,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和学者大多强调这种资源的重要性,如:马克思、埃里克·沃林·赖特等。

  

  2)政治资源:拥有家庭权威(如家长、族长)、工作场所权威(如经理)、政党和社会权威(如立法者)、charismatic领袖权威等,韦伯在其“阶级、身份和政党”一文中曾讨论了这种资源,而冲突论分层理论的代表人物达伦道夫(Ralf Dahrendorf)则认为,政治(权力)资源是社会分层中最重要的资源形式,它决定了其它资源分配的不平等。

  

  3)文化资源:具有高消费行为、“良好的”行为举止、有品味的生活方式,布丢(Pierre Bourdieu)和迪玛吉欧(Paul DiMaggio)都对文化资源的分层进行过专门研究和讨论。

  

  4)社会资源:拥有高层社会网络和社会关系及进入各类协会、俱乐部和工会的资格等,沃纳(W. Lloyd Warner)和科尔曼(James Coleman)等人讨论了这种资源对于社会分层的重要性。

  

  5)声望资源:拥有良好的声誉和名望、受人尊敬以及种族的纯洁度和宗教信仰的虔诚度等,雪尔斯(Edward Shils)和沃纳(W. Lloyd Warner)都讨论过声望资源对于社会分层的意义,不过大部分当代社会分层研究者主要关注的是职业声望,比如特尔门(Donald Treiman)等人的比较研究。

  

  6)公民资源:享有财产权、契约权、公民权、选举权或各种国民福利以及集会、结社和言论自由等,马歇尔(Thomas H. Marshall)最早注意到了这种资源对社会分层的意义,后来的布鲁巴科(Rogers Brubaker)等人在这方面进一步进行分析。

  

  7)人力资源:拥有专业技术、专门技能、学历文凭、资格证书以及工作方面的资历和在职培训经历等,斯瓦拉斯托加(Kaare Svalastoga)和贝克尔(Gary Becker)等人专门研究了人力资源对社会分层的影响。

  

  2、主要的研究论题

  

  在对当代社会分层的研究中,部分学者专注于某一方面资源的分配情况,也有些学者如哈拉伯和韦克利姆(Halaby and Weakliem 1993)及兰德克尔( Landecker 1981)等人,提出多元指标方法来描述和解释资源的多元分配。不过,大部分当代分层研究者还是采用了传统的分析策略,即把社会成员区分为不同的阶级或阶层(这些阶级或阶层拥有不同量的或不同类型的资源),以此来把握分层系统的特征。有许多学者都在至力于发展各种形式的阶级或阶层划分体系,尤其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上半期,依据新马克思主义(Wright 1979)和新韦伯主义(Goldthorpe 1987; Erikson and Goldthorpe 1992)的阶级分类体系进行的大规模的国际比较研究,成为社会分层研究领域中最热门的研究项目。近几年来,学者们对阶级阶层分类体系不像十年前那么热衷,但还是有些学者做进一步细化的分类体系(Rose and O’Reilly 1997; Marshall 1997; Marshall, Rose, Newby, and Vogler 1988; Grusky 2000; Grusky and Sorensen 2001; Esping-Andersen 1999; 1993; Perrucci and Wysong 1999)。在这种取向的主导之下,社会分层研究的目标被简化为描述社会阶级或阶层结构以及这些阶级或阶层产生或持续的过程,这仍是当代社会分层研究的主流取向。格仑斯基总结了这种取向的研究主要关注的6个问题(Grusky 2001, 4-5)

  

  1)社会分层的方式和来源:人类社会最主要的不平等是哪几种方式的不平等?某些方式的不平等是否是人类社会不可避免的?

  

  2)当代社会分层的结构:导致当代社会阶级或阶层结构的最主要的“分割界线”或社会区隔在哪里?在向现代和后现代社会过渡的过程中,这些“分割界线”或社会区隔是增强了还是减弱了?

  

  3)社会分层的制造过程:个人是如何向新的阶级、职业或收入群体流动的?是否存在着永久性的下层阶级?职业地位的获得在多大程度上是由智商、勤奋、教育、进取心、社会关系和个人运气所决定?

  

  4)社会分层的后果:阶级位置是否影响了人们的生活方式、态度和行为?在过去和现在是否存在明显区别的“阶级文化”?

  

  5)先赋因素的作用:什么类型的社会过程和国家政策有利于延续或改变劳动力市场中的种族、民族和性别歧视?向现代或后现代社会的过渡是强化了还是弱化了这些歧视?

  

  6)未来的社会分层:未来的社会分层体系是否会采取完全不同的形式?社会阶级这一概念在后现代社会分层时是否还是一个有用的工具?

  

  3、常用的基本概念

  

  在对上述问题进行分析时,当代社会分层研究者通常采用一些宏观层面的概念,对某一社会的分层系统进行总体判断。格仑斯基总结了当代社会分层研究文献中的四个关键性的基本概念(Grusky 2001,5-6):

  

  1)平等的程度:依据某一种或某几种资源在人口中的分布形态(集中或离散程度)来确定某一社会的不平等程度。有些学者只根据一种资源(多数情况下是经济资源)的分布来进行判断,不过,越来越多的学者认识到了现代社会分层体系的复杂性,从而从多维度指标或一些新发现的维度来考查不平等状况。比如,马歇尔(Marshall 1981)等人就提出“公民权”(citizenship rights)的概念来描述现代社会的分层。这些学者认为,公民资源或物品在全体公民中的分配是不平等的[2],而且,社会上层的精英分子控制着大量的经济和政治资源。

  

  2)分层系统的严格程度(或译“僵硬程度”rigidity)及社会封闭程度(social closure):社会分层系统的严格程度是通过社会成员的社会地位的延续性来测量的。如果人们所拥有的财富、权力或声望是可以通过他们以前的身份或他们父母的身份来加以预测,那么这种分层系统就是相当的僵硬严格。

  

  3)分层系统在多大程度上依赖于先赋因素:先赋性特征(如性别、民族、种族、父辈的财富等)影响了个人后续的社会地位。如果这种先赋过程在起作用,那么它们将是群体(阶级)形成以及集体行动(如种族运动、妇女运动等)的基础。

  

  4)身份集聚程度(status crystallization):它是通过各种资源分配的相关程度来加以测量。如果相关程度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34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