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炼利:发生昧良心事件的根源在哪里

更新时间:2013-03-31 23:02:04
作者: 王炼利  

  

  在3.17的两会记者招待会上,新任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明确表态:"至于食品安全,那可以说是天大的事,直接关系到人们的生活质量和身体健康。政府应该对假冒伪劣和黑心食品坚决进行查处,并且让不法分子付出昂贵的代价。"之前,国务院已经宣布将组建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力图通过执法模式由多头到集中的转变,"强化和落实监管责任","实现全程无缝监管,提高食品药品监管整体效能。"

  人们可以为新任总理的表态和正部级食品药品监管部门的成立而欣慰。但是,仅仅改变执法模式,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中国"入口之物"几乎无毒不侵的状况?恐怕从上到下都心中无底。

  因为,第一、变多头管理为集中管理虽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强化和落实监管责任,但是,当火腿、肉松、禽蛋、奶粉、大米、水产、蔬果、油条、胶囊、蜜饯、肉类、食用油、菌菇、豆制品、炒货、调味品等几乎所有最普通的入口之物都曾被"毒"光顾,那么,从田头到餐桌的"全程无缝监管管理",终将会因高昂的管理成本和毒制品的防不胜防而监管不下去。

  第二、毒食品泛滥到如此程度,中国人从肠胃到认知其实已经在无奈地消极"适应"中。若不是毒奶粉影响到独生子女一代的后代,三聚氰胺吃了也就吃了。当人们已经在下意识中容得下毒食品的泛滥,解决食品安全的问题就已经不是"加强监管"的问题,而是挽回社会道德底线的问题。社会的道德底线被冲击,社会的道德底线几近垮塌,是人心出了问题,"监管"监管不到人心。

  中国在清末以前并没有专门的食品管理制度,《唐律疏义》中对故意将毒肉卖给人的,是按"贼盗"罪处置的。现代的食品管理成文法律和规则从清末起主要由地方政府自行制订,偏重于解决食品的卫生问题。这方面的法律法规制订并不多,条款总共也就几十条,但基本管用。原因在于几千年来中国民间遵循着"凭良心做人"的传统道德,经商者也在传统文化浸润下,以"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律己,这是中国传统社会商人道德的本源。"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在西方这是质量管理的内容,在中国,是商人的道德自律。在西方的质量理念进入中国以前,本地制成品的品质好坏就取决于工商者的道德自律。良好的道德风尚可以将一个社会的监管成本降到最低。如此看来,中国人特看重道德品行,这应该也是分散的小农社会维持经济和社会秩序的切实需要。其实,即使在诸事讲法律讲契约的西方,社会治理也并非光靠法律,宗教起了极其重要的教化作用。

  当前中国毒食品泛滥的根源,是人心缺失。不从人心收拾起,监管法规制订得再严丝合缝也没有用。问题在于,"文明古国"的人心是怎么缺失的?

  将时间上溯到四十七年前,那是1966年,中国发生了人类历史上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用一句话来概括文革的所有灾难,这句话就是"可以把一部分人不当人"。可以不被当人对待的统称为"牛鬼蛇神"。这部分人"只许他们规规矩矩,不许他们乱说乱动。如要乱说乱动,立即取缔,予以制裁"(毛泽东语),对他们可以组织批斗,可以任意打骂侮辱,可以戴高帽子和"飞机式",因为这些行为有利于"触及灵魂"--文革也被称之为"触及人们灵魂的大革命"!而谁阻止这样的行为,那就是"打击群众的革命积极性",是"长资产阶级的志气,灭无产阶级的威风。"

  "可以把一部分人不当人"就这样成为了国家需要和可怕的"国家意识"。文革十年,是中国全面实践"可以把一部分人不当人"的十年。根据"以阶级斗争为纲"的理论,"敌人"是动态的存在,今天不是敌人,明天就可能是敌人,如此,"可以把一部分人不当人"也就意味着把所有的人都不当人!这样的十年下来,不尊重人不尊重生命、轻视人漠视人的意识已经渗透到社会每个角落,影响到各个年龄段的人群,其中,在文革中成长的一代受到的毒害最甚。他们刚踏上社会,社会向他们展现的是人与人之间的互相揭发和残酷斗争,是一部份人对另一部分人实行暴力血腥的专政。"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一句话就否决了人间的其他凡俗亲情,"出身不好"的纷纷"大义灭亲",以牺牲"骨肉亲"来乞求换得"阶级亲"。作为文革的过来人,笔者亲眼看到:社会愚昧到了极点--衣服穿得别致点或梳个大辫子,就算是资产阶级生活方式和封建意识,任何人都可以用剪子剪上一刀;社会野蛮到了极点--中年妇人在自家门前站在饭桌上挨批斗,不相干的人拎起个邻家烧红的熨斗就直烙臀部;社会残忍到了极点--只要是"牛鬼蛇神",打死不用偿命,送医院医生不敢抢救不给抢救。无人情无人性无人味,是从混沌看世界的一代最初看到这个世界的全部内容。在如此变态畸形的社会中成长,这代人中虽然也有出类拔萃者,然而整体上这是欠缺爱心、欠缺人情味、言行举止难以文明起来的一代--他们已经习惯了"可以把人不当人"!

  三十二年前,中国发动了一场旨在挽救道德文明传统的运动--"五讲四美"活动。在传统道德中浸润了几十年的前辈们决定要"救救孩子",由全国总工会、共青团中央、全国妇联等九个社会团体发出的关于开展"五讲四美"活动倡议书指出:"十年浩劫期间……是非颠倒,荣辱易位,文明、礼貌和道德修养被打上修正主义的印记,而'打、砸、抢'的野蛮行为,却被戴上'英雄'的桂冠。"为了"用历史的进步来补偿历史的破坏","不仅要恢复我们民族优良的文明传统,而且要进一步把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起来"。

  不过,这场运动是注定不会奏效的。文革停止了。以"阶级斗争为纲"不提了,然而文革时期的"国家意识"并没有随着文革结束而寿终正寝,相反,因为"禁提文革"而无法对文革进行反思,"不把人当人"在潜移默化中成为"入文革之肆久闻不得其臭"的人们的潜意识。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官员集体"下海",是中国商海掀起"不把人当人"浊浪的开端。

  "下海"官员的主体,正是文革中亲历"不把人当人"、继而在潜意识中"不把人当人"的一代;"下海"的时间,正逢"代际交接"--按照自然规律,文革中成长的一代在经济活动领域全面替代了他们的上一辈;"下海"的政治背景墙--1989年的记忆尚为清晰。

  正是这几个因素的互相影响,使得中国出现了史无前例的昧良心的"市场经济"。

  "代际交接"中被替代的,是从小在传统社会中成长,深受传统道德影响和约束的一代。文革时期打、砸、抢、烧的"破四旧"不可能由他们来进行,这才召唤出"红卫兵"。然而即使文革搞得翻天覆地,一大批"沉默的大多数"并未被喧嚣的话语层所左右,他们用"凭良心做人"的潜意识无声抵制着"可以把一部份人不当人"的行为方式,而他们是文革期间和文革后十几年里中国经济活动人口中的顶梁柱!这是为什么文革中和文革后的十几年里毒食物万幸没有普及的极其重要的原因。

  到上世纪九十年代,这代人退出了经济活动领域,全方位接班的是文革中成长的一代。亲身参与"把人不当人"的一代就这样替代了"凭良心做人"的一代。这个"代际交接"一方面是"人心"的交接,一方面也是理念的交接--"闷声大发财"全面替代了以往一切神圣的说教和官方禁忌。"闷声",是有原因的,宪法修正案宣布"国家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在1993年,中共十四届三中全会作出《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若干问题的决定》是在1994年,都离八十年代末的风波没几年,"闷声"是"发财"的交换:要"发声"就不能发财,要发财就必须"闷声"。众多的官员是心领神会下了商海,发财就成了唯一目的。

  如此环境下诞生的市场经济,如此一些人主宰了这样的市场经济,这个所谓的"市场经济"社会无视人、不尊重人、不把人当人又有什么奇怪?这个所谓的"市场经济"社会践踏传统商业道德抗拒现代商业文明又有什么奇怪?国企改革、住房制度改革、教育改革、医疗制度改革全都改到了让官员"闷声大发财"的华山一条路上,又有什么奇怪?正是在文革中成长的当今为官者,才理直气壮地说出"你是替党说话还是替群众说话?""我们是有身份的人!""为什么不公布老百姓的财产?""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我卡了小孩的脖子又怎么样,你们这些人算个屁呀!""我们做干部是为什么?不就是为钱吗?"在他们眼里,这世界就该是有一部分人被他们踩在脚下的!世界的本来面目就本该如此!

  "表哥"杨达才和"不雅视频"当事者雷正富也是这一代人!逼拆迁将人活活烧死、抓上访的将上访者的孩子丢弃、野蛮城管要断下岗者的活路、大月龄产妇被强制着堕胎等等罪恶行为的指使者和操作者,也是这一代人!连砍杀砍伤几十名幼儿的南郑吴焕明和泰州徐玉元、长春掐婴致死的周喜军,全都是在文革前出生、在文革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一代人!

  作为上述一切事件的逻辑结果,中国到了二十一世纪,就进入了灾难集中收获期。其中有些灾难,不是亲历文革的一代制造的,但却是他们的下一代制造的,如马家爵事件和药家鑫事件。下一代虽然没有亲历过文革,但他们是亲历过文革的一代直接哺育、教导、培养出来的,当社会大环境没能对"可以把人不当人"的意识作出清算,当"可以把人不当人"成为了社会的潜意识,年轻的80后有着极其残忍的举动原本也是不奇怪的!

  毒食品的如此泛滥,毒环境的如此普遍,是这个国家该到了反思的时候:全社会道德底线的几近垮塌是否与这个国家曾经将非人性行为当作国家需要加以提倡有关?是否与"可以把人不当人"已经成为了文革后社会的潜意识有关?政府对此应该负什么样的责任?

  世界上很难找得出这样一个国家,用几十年的时间,用自己的力量摧毁了历时几千年建立起来的道德传统!此后,这个国家的子孙就屡屡冲击乃至摧毁着做人的底线。去年两会上,温家宝以总理身份代表国家首次提出:"粉碎'四人帮'以后,我们党虽然作出了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实行了改革开放。但是'文革'的错误和封建的影响,并没有完全清除。""文化大革命这样的历史悲剧还有可能重新发生"。何谓历史悲剧?文明古国的子孙退化到不断在摧毁做人的底线就是最大的悲剧!只不过一年以来,再也没有见到过清算文革罪恶和文革影响的进一步行动。这是为什么?

  毒食品的泛滥和毒环境的普遍,比起国家没有了是非,应该算是小巫见大巫。但这就是国家没有是非的必然结果!国家没有了是非,才导致社会没有了道德约束和人心缺失,十八个路人冷漠面对出了车祸的2岁小悦悦,还要质疑五十多岁清洁工人的救人动机,充分说明人心已经缺失得不可救药!如今,从上层到基层,当在"不把人当人"环境中成长的一代已经全面决定着这个国家的命运,当这代人中的相当一部分人已经因其言行乖张缺乏教养在全球范围内被人侧目,当这代人中为数不少的已经频频制造了骇人听闻的罪恶、而这样的罪恶已经蔓延到下一代,"正人心"也许比什么都重要!而"正人心"的前提一定要对"不把人当人"的意识进行清算,这是中国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所有昧良心事件的总源头!这个问题不解决,有关食品安全、环境安全以及其他民生问题的所有制度努力注定将了无意义。光去"完善制度"却不去"正人心",社会终将因付不起昂贵的监管代价,就只能任凭"假冒伪劣和黑心食品"横行、只能任凭昧良心事件横行!

  "正人心"才是"正能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唯一源泉!"正人心"是杜绝"昧良心"事件发生的根本!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262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