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基辛格:中国的和平发展与中美关系

更新时间:2013-03-24 20:15:24
作者: 基辛格  

  

  89岁高龄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基辛格今天在北京表示,中美两国有着文化和心理上的差异,美国一遇到问题就派个特使过去,而中国则认为,不是所有问题都能一蹴而就。

  “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3”年会于2013年3月23日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本届论坛以“中国:改革开放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为主题。

  基辛格协会主席、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在题为“中国的和平发展与中美关系”的发言中表示,中国和美国之间出现的问题是一个崛起力量和既有力量相遇时必然产生的矛盾,这是一个演进的过程,而不是一个固定的状态,所以我们也要在不断演进的过程中解决。在解决这些问题的时候,一方面要谈原则的问题,另外一方面要把它放在变化的视角中去解决它,两者要分而置之。

  以下是文字实录:

  亨利•基辛格:主席先生、刘主任,对于我来说能够来到钓鱼台5号楼有一个特殊的感情意义,实际上我在中国的第一晚就是在这儿度过的,就是在钓鱼台国宾馆。那个时候看上去没有现在这么辉煌,但是那时候从北京市外走到钓鱼台交通可没这么堵塞。甚至在那个时候,有些人也曾经说过,中美关系一个大的问题,就是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的问题,那时候就已经有人提过了。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在其他国家认为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在中国出现了。

  这个过程当中我不断的通过演进的角度看中美关系,实际上对我来说,我经历了五代中国的领导人,每一代人都有不同的挑战来面对,而每一代领导人都使中国更深入地融入国际体系当中。但是我们必须记住一点,当我们评价中美关系的时候,在任何时点去评价的时候,我们说的是一个进化的过程,一个演进的过程,不是一个固定的状态。这样一个流动的过程,这样的演进必须不时地进行检验来重新考虑新的条件。

  在中美关系的第一阶段,和中国的贸易对于美国来说可能还没有我们和洪都拉斯的贸易量大,我们也知道,现在的贸易关系已经是什么样的量级了,中国通过自身另人惊讶的努力,已经再次成为一个强大的力量,一个不断增长的经济体。而在中国历史上也是首次参与到全球经济当中,经济上出现了质变,当然美国同期也在发生变化,但是美国的增长速度同中国相比要缓慢得多。

  基本结论就可以得出来,一个既有的力量和崛起力量相遇的时候,冲突,或者说相关的矛盾是难免的。而我的观点,这样的观点可能不应当,或者不会适用于现今的状况。中国和美国的冲突,或者说矛盾,可能是没有限度的,但是我们重要的是了解真正的问题是什么,怎样解决这些具体的问题。

  首先我们要谈过去的一些问题,从过去来看现今,看未来,有一些和岛屿的东西相关,在过去我们是怎么处理这些所谓岛屿的问题呢?首先要做的是避免走向冲突,不断寻找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当我们第一次来中国的时候,实际上改变了之前美方的立场,我们承认一个中国的原则,但是这个原则本身的演进也是和整体和平需求,整体改善中美关系需求相结合的。当然还有其他类似的问题,也是在不断演进的过程中解决的。在解决这些问题的时候,一方面要谈原则的问题,另外一方面要把它放在变化的视角中去解决它,这两者要分而置之。

  还有一些问题,不是由美方或者中方单方挑起的,但是这些问题却能够影响中美之间的双边关系,有一些问题,比如说南亚,有一个问题,在东北亚地区,朝鲜半岛的问题,它也有它的历史渊源,有它的历史原因。同时我们也需要坚持,甚至是在朝鲜半岛的那个国家,演进也是同样在进行的,也是同样向前走,所以这也取决于我们有没有这样的能力在演进的过程中解决这个问题。

  第三类问题,和经济的发展,经济的演进相关。我们的经济体并不是完全不变的,但是现在的情况,有一些经济体的发展会给另外的经济体带来挑战。第四类问题,还有一些新类型的问题,包括环境的问题、能源的问题、核扩散的问题,所有这些问题都需要一个全球性的解决方案,他们是前所未有的,之前没有出现的。

  所以说今天的关系是有多重的组成部分,而中美双方的领导人都再次强调了中美关系的重要性,去年发布的奥巴马总统和胡锦涛主席的联合公报,奥巴马总统也认识到中国在亚洲至关重要的作用和角色,胡锦涛主席也谈到了美国在亚洲的重要角色,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表态。

  谈到双方领导人的意愿是毫不疑问的,是积极而正面的。问题是在细节当中发生了什么,在细节上就有一些问题了。第一个问题,中国和美国心理和文化的差别。美国人认为每一个问题都可以解决,每一个解决方案可能是很快就能达成的,所以有时候一旦发生问题的时候,美国人就会派出一个特使,带来很多具体的建议。而中国人是这么认为的,不是所有问题都有一个最终的解决方案,而每一个解决方案可能会带来另外一个问题。所以中国看问题的方式是概念性的方式,从哲学的高度来看一个问题,美国人比较务实,有的时候他们能够互相理解,有的时候就不能。

  另外一个问题,我们知道中国在经济上的实力越来越强大,中国也需要不断的培育他的军力,而对于美国的军力来说,可能就会有一些相关的反应,总是有这样的研究去不断的预测冲突发生的可能性。而两国的挑战,对于每个国家要认识到,对于美国、对于中国都需要认识到这一点,学会从一个问题的短期看向长期,领导人接受了这个长期的视角,而现在的挑战就是如何在短期内去执行它。当我们说中美关系是最重要的双边关系的时候,意思是什么呢?当我几十年前第一次来到钓鱼台国宾馆的时候,我当时是在工作压力很大的外交部,那时候只有一些基本的原则性问题和中国要解决,没有细节的问题和棘手的挑战要去解决。所以我就能够全力集中在未来方向是什么,我们有什么样的原则要去确认,而不会被所谓的技术问题,或者细节问题吸引注意力,因为当时没有所谓的细节问题。

  中美双方,李肇星部长之前也谈过,我们需要找到一个有效的沟通方式,这样我们可以集中注意力来看看未来五到十年,我们希望中美关系是什么样的整体状况,而不仅仅是看一个一个的细节问题。如果我们能这么做,同时我想我们也应该这么做,这样的中美关系就会成为全球进步的灵丹妙药,如果中美成为敌对的话,全球所有国家他们都会做这样的选择,站排,在这个过程当中,他们就做不出战略性的考虑。所以我是比较乐观,我跟中国领导人谈过,跟美国领导人都谈过,美国人知道,当政跟在台下的说法是不一样的,在这个过程中没有政治上的既定原则,我认为现在的美国政府是真正希望能够与中国建立基础性的关系,至少能在接下来十年中改变关系基础的定位。每一代中国领导人都会沿着这条路走下去,我知道这一代领导人需要进一步推进改革,这是他们的任务,要集中精力做发展。所以我想在这个层面上,中美是有共同、整体的目标。这是我大体的评论,谢谢!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240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