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童志兴 梁健:故意伤害罪非监禁刑适用之探究

更新时间:2013-03-23 00:00:33
作者: 童志兴   梁健  

  

  【摘要】在对浙江省近年来故意伤害罪非监禁刑适用的基本情况和主要特点加以介绍的基础上,指出故意伤害罪非监禁刑适用在司法实践中存在的困惑,并提出了相关建议和对策。

  【关键词】故意伤害罪;非监禁刑;探究

  

  故意伤害罪是刑事审判中较常见的犯罪种类之一。轻伤害的法定最高刑为3年有期徒刑,属轻微犯罪。在构建和谐社会过程中,对故意伤害罪如何准确适用刑罚特别是非监禁刑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我们在充分掌握近年来浙江省有关故意伤害罪适用非监禁刑的第一手材料的基础上,对故意伤害罪适用非监禁刑的基本特点和实践中亟待解决的问题进行了梳理,提出了相关对策和建议,以期对司法实践有所裨益。

  

  一、故意伤害罪非监禁刑适用的基本情况和主要特点

  

  (一)我省故意伤害罪非监禁刑适用的基本情况

  非监禁刑,是指不收监执行的刑罚,主要包括缓刑、管制、单处罚金等。为了方便统计,笔者将免予刑事处罚也计人非监禁刑之中。据统计,浙江省2003至2006年故意伤害案件总被告人数分别为6726人、6648人、5621人、6864人,适用非监禁刑的人数分别为2727人、2391人、1986人、2143人,分别占当年伤害案件被告人总数的40.41%、 35.66%、 35.33% 、31.21%。从故意伤害案件犯罪主体的性别上看,男性占97.7%,女性占2.3%;从职业上看,农民所占比例从2003年至2005年分别为71.9%、74.3%、74.2%。因此,故意伤害罪适用非监禁刑的对象以男性农民为主。

  (二)我省故意伤害罪非监禁刑适用的主要特点

  1.轻伤案件适用非监禁刑的比例较高。从案件类型上看,轻伤案件适用非监禁刑的比例较高,仅次于交通肇事案件。衢州市两级法院2005年办理181件轻伤案件,其中131件适用非监禁刑,所占比例达到72.4%; 2006年办理223件轻伤案件,其中169件适用非监禁刑,所占比例达71.7%。舟山市2004年至2005年两年共计办理58件轻伤案件,其中判处非监禁刑的有43件,占全部轻伤案件的77.9%。

  2.非监禁刑适用以缓刑为主。从近4年的情况看,非监禁刑适用以缓刑为主,以管制、免刑为辅。2003年浙江省故意伤害案件适用非监禁刑2727人,其中适用缓刑的被告人有2442人,占适用非监禁刑总数的88.7%,适用管制的有211人,免予刑事处罚的只有74人。2004年故意伤害案件适用非监禁刑2391人,其中适用缓刑的被告人有2142人,占全部适用非监禁刑的89.17%,适用管制的有163人,免予刑事处罚的只有86人。2005年故意伤害案件适用非监禁刑的1986人中,其中适用缓刑的被告人有1777人,占全部适用非监禁刑的89.53%,适用管制的有128人,免予刑事处罚的有78人,被单处罚金的只有3人。2006年故意伤害罪适用非监禁刑的2143人中,1966人被适用缓刑,占适用非监禁刑总数的91.4%,94人被判处管制,78人被免予刑事处罚,5人被单处罚金。

  3.轻伤案件起诉方式的不同直接影响案件的处理结果。轻伤案件提起诉讼的方式从自诉为主转变为以公诉为主,使轻伤案件被告人被判处无罪的比例下降。2004年5月以前,轻伤害案件系自诉案件,其数量占全部刑事自诉案件的90%以上。2004年5月,浙江省公检法三家制定了《关于当前办理轻伤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后,轻伤自诉案件大幅下降,绝大多数轻伤案件均转化为公诉案件。台州市两级法院2005年办理轻伤案件486件。提起公诉467件,提起自诉19件。湖州市两级法院2005年至2006年共办结轻伤案件133件,其中公诉案件121件,自诉案件只有12件。2005年至2006年舟山市两级法院办理轻伤案件58件,自诉案件只有8件(2006年仅2件),占全部轻伤案件的13.8%,其余50件均为公诉案件,其他地方的情况大致相似。如果轻伤案件作为自诉案件处理,那么法院在被告人与被害人达成和解后,就可以准许被害人撤回刑事部分的自诉,对被告人不予以定罪量刑。但是,检察机关将轻伤案件起诉到法院后,如果检察机关不撤回起诉,法院很难宣告无罪。

  4.适用非监禁刑的社会效果普遍较好。从司法实践情况来看,故意伤害罪适用非监禁刑后,无论是被害人还是被告人,对案件的处理结果都比较满意。被告人为了争取适用非监禁刑,对于民事赔偿积极主动,千方百计筹集赔偿款,争取被害人的谅解。绝大多数适用非监禁刑的案件,附带民事部分得以调解结案,使被害人及时获得民事赔偿,弥补了造成的经济损失。由于被害人对被告人的行为表示了一定程度的谅解,双方的矛盾得以化解,被破坏的社会秩序得以恢复。被告人在适用非监禁刑后,一般均能珍惜机会,悔过自新,重新犯罪的现象很少。

  

  二、故意伤害罪非监禁刑适用中面临的主要困惑

  

  近年来,浙江省各级法院都十分注重故意伤害罪非监禁刑适用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在取得一定成绩的同时也面临着一些困惑。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适用非监禁刑是否需以双方达成调解协议为前提

  自2004年浙江省公检法三家联合下发《关于当前办理轻伤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后,一些法院对故意伤害罪加大了缓刑适用的力度,对于附带民事赔偿部分达成调解协议的,一般均适用缓刑、管制或免予刑事处罚。从调查情况看,绝大多数伤害案件都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而适用非监禁刑的,附带民事部分基本上以调解方式结案。如龙游县法院2005年、2006年适用非监禁刑的轻伤害案件中,附带民事部分全部以调解方式结案。当然,在司法实践中,也经常遇到被告人与被害人经过反复协商仍无法达成调解协议的情况。当被告人与被害人没有达成调解协议时,法官对是否可以适用非监禁刑存在不同看法。有的认为,被告人对民事部分依法进行了赔偿,而又符合适用非监禁刑的条件,不管是否达成调解协议,都可适用非监禁刑。有的则认为,适用非监禁刑的前提是被告人与被害人已就民事部分达成调解协议,否则就不能适用非监禁刑。实践中,有些故意伤害案件中的被告人,犯罪情节较轻,悔罪表现良好,但因附带民事部分双方没有达成调解协议,而没能适用非监禁刑。这导致个别案件被害人以“如果不满足其提出的要求,被告人就不能适用非监禁刑”相要挟,不从法律规定和事实出发,漫天要价。如果一味无条件满足被害人的无理要求,对于附带民事部分问题的公正解决,以及司法公正的实现是不利的。笔者认为,如果双方没有达成调解协议是由于被害人的漫天要价造成的,被告人已就民事部分进行了必要的赔偿,被害人又有过错的,或者被告人有自首等法定从轻、减轻情节的,可以适用非监禁刑。在调研中,笔者也欣喜地发现,有些法院已经在进行这方面的尝试。如永康法院办理的一个轻伤害案件,被害人过高要求赔偿10多万元,被告人只愿意赔偿7万元,经过反复调解,被害人仍坚持要求赔偿10万元,双方无法就民事部分达成调解。该院承办法官认为根据本案案情和有关法律规定,结合被告人的实际赔偿能力,赔偿7万元已经履行了附带民事赔偿义务。因此,在被告人将7万元交到法院后,尽管双方没有达成调解协议,还是对被告人适用了缓刑。又如浦江县被告人楼某故意伤害一案,附带民事诉讼原告和被告人均系年过七旬的盲人,在审理中双方的对立情绪很大,被害人不愿出庭,被告人不愿赔偿。经法院做了大量的调解工作后,被告人的儿子表示愿意承担合理的赔偿费用。虽最终未能达成调解协议,但根据案情被告人一方已经作了合理的民事赔偿,犯罪情节又相对较轻,受害人也有明显过错等实际情况,法院从轻判处被告人管制3个月。从社会效果看,上述两个案件的处理结果,不仅使原告获得了合理赔偿,也让被告人获得了非监禁刑的从轻处罚,双方都对判决结果较为满意,社会反应良好。

  (二)对异地籍被告人如何适用非监禁刑

  在司法实践中,对异地籍被告大能否适用非监禁刑的问题存在不同看法。有些法院对异地籍被告人一律不判处非监禁刑,绝大多数法院严格控制对异地籍被告人适用非监禁刑。

  在流动人口超过本地人口。的温州市,对异地籍被告人适用非监禁刑的比例非常低。以温州市鹿城区为例,2005年鹿城区法院共办结故意伤害案件132件,共有168个被告人,其中异地籍被告人109人,占64.9%;在132件案件中,有18件判处缓刑,其中本地籍被告人作案15件15人,异地籍被告人作案3件3人,异地籍被告人适用缓刑的人数只占全部适用缓刑被告人总数的六分之一,这与异地籍被告人数占全部被告人总数64.9%的比例严重失衡。2006年鹿城区法院共办结故意伤害案件139件,共有178个被告人,其中异地籍被告人140人,占78.6%。其中判处缓刑的有13件,均系本地籍被告人犯罪的案件,异地籍被告人犯罪的无一获缓刑。2005年至2006年两年间,舟山市异地籍被告人轻伤害犯罪案件共计25件,共28个被告人,其中适用非监禁刑的被告人仅9人,异地籍被告人适用缓刑的比例仅为32%,明显低于轻伤犯罪案件适用非监禁刑的比例(轻伤案件适用非监禁刑的比例为70%),像定海、岱山两地无一异地籍被告人被判处缓刑。

  从未成年人犯罪适用非监禁刑的情况来看,户籍成了能否对未成年被告人适用非监禁刑的决定性因素,而非犯罪行为本身的社会危害性与被告人的人身危险性。对同样符合非监禁刑适用条件的,本地户籍的适用率为100%,而异地籍未成年被告人适用的比例要低很多。如杭州市西湖区法院2005年审理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异地籍未成年被告人被判处非监禁刑的比例为45%,而本地户籍的未成年被告人适用非监禁刑的比例高达100%。

  造成异地籍被告人适用非监禁刑比例较低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第一,根据法律规定,适用管制、缓刑等非监禁刑的犯罪分子在社会上接受监督改造,监管条件能否落实被看成是适用非监禁刑的决定性条件。第二,监管条件通常包括家庭、单位、基层组织等各方面因素。如需要考察家庭环境是否对罪犯有管教的能力,或所在单位是否为其保留或者重新安排工作,或基层组织是否建立了帮教基地和社区矫治等。在一般情况下,如果被判处缓刑,罪犯一般都交由犯罪地(审判机关所在地)的公安机关执行,但对于异地籍被告人而言,在犯罪地通常没有固定居所,没有稳定的工作单位,家人也不在犯罪地居住。因此,异地籍被告人不具备家庭环境、工作单位等监管条件,如果又缺乏帮教基地,则交犯罪地公安机关执行非监禁刑确实存在难度。第三,对在犯罪地没有固定居所与工作单位的异地籍被告人判处缓刑后,如果移交给被告人户籍所在地的公安机关执行,也存在诸多困难。法院不仅要与犯罪地公安机关联系,还要与犯罪分子户籍地公安机关进行联系,而实践中犯罪分子户籍所在地公安机关往往不愿意承担监管责任,即使同意监管,事实上也难以有效担负起监管责任。由于许多被告人迫于生计要到外地打工,而户籍地公安机关对外出打工的适用非监禁刑的被告人难以做到有效监管。第四,由于在犯罪地不具备对异地籍未成年犯进行监护、帮教的条件,加上未成年人抵制不良因素诱惑的能力差,如果判处非监禁刑确实难以保证不再重新危害社会。

  (三)对造成重伤后果的被告人能否适用非监禁刑

  根据我国刑法规定,故意伤害致人重伤需判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在司法实践中,许多法官认为,对造成重伤的故意伤害案件,由于造成的社会危害比较大,法定刑是3至10年有期徒刑,不能适用非监禁刑。即便被告人认罪态度好,又赔偿全部经济损失,被害人也表示了谅解,适用非监禁刑也确能取得较好的社会效果,对适用非监禁刑还是存在很大顾虑。如湖州市南浔区曾发生一起故意伤害案件,被告人与被害人系夫妻,被害人在外面有不正当男女关系。被告人得知后与被害人发生打斗,打斗中被告人砍了被害人两刀,构成重伤。在法院审理期间,被害人表示原谅被告人的过错,要求法院对被告人从轻处罚,适用缓刑。被告人家里有老人和年幼的孩子需要照顾,被告人所在村的村民也要求对被告人适用缓刑。一审法院在审理时觉得左右为难,难以下判。一方面,被告人犯罪情节严重,不能判处缓刑;另一方面,如果被告人被判实刑,家中的老人和小孩无人照顾,社会效果肯定不佳。笔者认为,对这类案件要仔细分析、全面评判,不仅要注重法律效果,更要注重社会效果,而不能就案办案。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2348.html
文章来源:《法治研究》2008年第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