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马立诚:中国民粹主义崛起的根源

更新时间:2013-03-11 20:17:20
作者: 马立诚 (进入专栏)  

  

   当今中国在实现市场经济转型的过程中,贪污腐败、贫富分化、司法不公、暴力拆迁、官黑勾结等问题,形成了有利于民粹主义滋长的土壤和气候,民粹主义再度抬头。社会上出现的毛泽东热和“文革”热,以及一些人主张的“没收房地产商的房子无偿分给最需要房子的穷人”、“无产阶级群众运动万岁”、“再来一次‘文化大革命’,打倒走资派”,就是民粹主义崛起的例证。

   在民粹主义的涌动中,一位著名作曲家在2010 年说:“‘文化大革命’好!‘文革’中破四旧、立四新,打倒反动学术权威,打倒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都是打倒有权有势有钱的人,打倒了他们,穷人才能出头。不然的话,我们这些穷小子哪有翻身的机会?”

   当代中国民粹主义的声势与互联网的发展有密切的联系。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2011 年7 月19日发布的数据,2011 年上半年中国网民达到4.85 亿。令人瞩目的是,2011 年上半年,微博用户从6311万一下子跃进到1.95 亿,半年增幅达209%。

   另据中国传媒大学网络舆情研究所7月18日公布的舆情报告,微博已经超过互联网论坛和博客,成为中国第二大信息来源,仅次于新闻媒体公开报道。

   过去由主流意识形态和权威媒体垄断话语权的局面,彻底改变了。

   随着微博等新媒体平台出现,公开的新闻报道在信息来源首发方面的优势地位日渐削弱,微博日益成为信息主要来源。中国传媒大学舆情研究所统计了2011 年上半年的网络热点事件消息来源,18.8%源于微博。

   微博最多140个字,言简意赅,传播极快,一按键即可发送和转发到任何有互联网的角落。

   网络论坛、博客,特别是微博更新快,信息多,具有青年性、交互性、虚拟性、匿名性和非责任性等特点。一方面,它成为平民参与政治的渠道,在促进公民权、表达权、参与权、监督权方面功不可没,2011 年发生的质疑中国红十字会捐款使用是否得当的事件和追究温州“7?23”高速火车撞车真相及责任的事件,就显示了网络的威力;另方面,网络恶搞、人肉搜索、炮轰打倒、传播不实之词等现象屡见不鲜,并且不时演化成话语暴政。网络民族主义和网络民粹主义结合在一起,引起广泛关注。

   就最近这几年情况来看,著名的网络民粹事件之一,是2004 年上半年的“富人原罪论”。这一年,互联网热炒私营企业主的“原罪”,引发激烈争议。原罪是指一些私营企业主“第一桶金”来路不明。互联网论坛给私营企业家的原罪画出了众生相:利用价格双轨制牟利的倒爷,倒卖农地的影子老板,强制拆迁的恶霸,上市圈钱坑害股民的财富枭雄,官媒勾结的黑心老板,黑白两道的刘涌式企业家,赖昌星式走私巨富……这些问题无疑存在,但是否就应以此概括所有私营业主?另外,也应考虑到20 世纪80 年代初不利于民营经济的政策环境。然而,就有人在网上发表文章说,应该彻底清算私营资本,再来一次“文革”,把国门一封,搞工作组,从 20 年前开始查,谁下海了,追出来,一笔一笔彻底查,没收他们的财产。

   这一场争论,由于河北省在2004 年出台一个不支持追溯原罪的文件“30 条”和胡德平等人发表不赞成原罪说的文章而逐渐淡化,但仍然在当代经济史上划出了民粹主义仇恨富人的痕迹。

   另一个著名的民粹事件是“炮打茅于轼”。2006~2007 年,经济学家茅于轼先后发表《只有富人得到保护,穷人才可能变富》、《关于民企原罪问题的对话》等文章,提出了“替富人说话、为穷人办事”的观点,引发网上洪水般批判浪潮。评论家笑蜀撰文说,以穷人的名义炮打茅于轼成为时尚。一些匿名网民以“老不死”、“王八蛋”、“汉奸”、“精神病”、“老狗”等恶毒语言咒骂茅于轼,不堪入目,以至于一些支持茅于轼的人希望他不要看网上的评论,以免精神受刺激。

   其实,茅于轼不但对穷人深富同情,而且身体力行。他顶着“非法集资”的罪名,与汤敏等人在山西创立小额扶贫贷款试点,支持贫穷农民改变命运,并在北京创办富平家政学校,培训贫穷的农村妇女增长技能,进城从事家政服务。像茅老这样坐而言、起而行的学者,实在不多。然而,愤青仍然狂啐唾沫,缘由何在?是否茅于轼袒护了富人中的贪赃枉法者,才导致如此恶意攻击?但茅于轼说:我在文章里所说的富人,不包括贪污盗窃、以权谋私、追求不义之财的那些人,而是指诚实致富,特别是兴办企业致富的企业家和创业者。

   茅于轼说,现在为穷人说话的已经很多,然而很多人不了解的是,中国民营企业家经营环境十分凶险,不但遭受苛捐杂税的盘剥,还受到国企挤压和腐败官员榨取,稍有不慎就可能一败涂地,为他们争取公平公正的待遇是应当的。茅于轼这些话说得没有错。富人和穷人有同等权利,不能因为是富人就不能为他说话。经济学家陈志武也说,我们都应该像尊重穷人权利一样尊重富人的权利。试想一下,如果今天因为张三富有,就对他另眼相看,那么明天会不会因为李四是知识分子而把他打成臭老九?学者秦晖在一次演讲中说,茅先生的意思可能是觉得现在穷人富人面临的问题不同,富人(守法的富人) 的财富合法性受到质疑,需要为之辩护,以免其权利受到侵害,而穷人主要面临的是社会保障的问题,因此需要人们为他们多办一点实事。然而,尽管把这些道理都摆在桌面上,痛骂者依然痛骂。人们从中领教了民粹主义仇富的非理性的狂热。

   “炮打茅于轼”的民粹运动一直延烧到2011 年夏。财新网在5月27日发表了茅于轼批评毛泽东的文章《把毛泽东还原成人》,刺到老左派敏感神经。乌有之乡网站遂动员全国各地的左派力量组织“公诉团”,派代表上书各地人大和全国人大,要求追究茅于轼“诬蔑国家领袖”的刑事责任。老左派的粉丝和追随者还在各地召开一连串会议,“声讨茅于轼反对毛泽东思想的猖狂罪行”,誓言“谁反对毛主席,我们就打倒谁!”从乌有之乡网站发表的这些会议的照片来看,很容易使人想到“文革”中批斗会场面。这一场“28 个省各界人士公诉茅于轼”的闹剧,把针对茅于轼的民粹主义运动推到了令人震惊的高峰。从这里也可以看出,老左派使用的手段,就是民粹主义。

   还有一个著名事件发生在2007 年。在重庆“最牛钉子户”拆迁事件中,法学家江平主张按法院裁决办事,遭到网上痛骂。

   江平在2010 年出版《沉浮与枯荣》一书,坚持自己的观点。他说,应当执行法院的判决,至少在目前体制下没有其他办法。江平说,任何社会都要有一个基本秩序,需要有一个理性解决办法,这就是由法院最终裁决。关于拆迁补偿标准和拆迁是否涉及公共利益的问题,在争执不下的情况下,应由法院最后裁定。被拆迁的吴苹一家人说政府提出的“拆迁涉及公共利益”的说法不成立,难道吴苹说不成立就不能成立吗?什么是社会公共利益,不是个人决定的,应由法院决定。法院已经做出裁决就应当执行,这是最后的权威。如果法院的裁决不算数,社会就会陷入混乱。

   2008 年的杨佳上海袭警案,也使江平受到民粹攻击。这一年7 月1 日,北京青年杨佳持刀闯进上海市公安局闸北分局,杀死6 名没有防备的警察,重伤5 人。2 日,网上大量转载一个帖子,说杨佳之所以袭警,是因为此前他曾受上海警察殴打,致使其丧失生育能力,所以才报复。网络舆论一边倒倾向杨佳,称他为“义士”、“大侠”。对于如此严重的故意杀人案,很多人“坚决反对判处杨佳死刑”。江平认为,尽管上海司法系统在杨佳案审判过程中存在许多问题,比如相关证据不公开,审判过程不公开等,但杨佳杀了这么多人,判处死刑不存在问题。江平在一次演讲中说,同意上海高院判决杨佳死刑。一位出席演讲会的男士站起来对江平说,我非常尊重您在中国法学界的泰斗地位,您前面的讲话我都赞同,但是您在杨佳案件上的观点我不同意。假如我手里有一个鸡蛋,一定会向您扔过去。

   中央电视台主持人白岩松在这一年7月17日的电视评论中说,大家在生活中可能都有各自的郁闷,于是把这个事件当成了一个出气口。在我们社会里,同情弱者的情绪一直很强烈。而且长时间以来,大家觉得警察的一些做法应该改正,比如局部地区警察粗暴使用警力等,大家都很有意见。但是,难道这样就可以下手杀这么多警察吗?那6 个警察的生命呢?为什么在6个生命面前,居然有了对杨佳这样的赞美呢?这很值得我们反思。应该在每一个民众心中都树立起生命的尊严、生命的意识和对生命的怜悯。这需要一个过程。

   人们还记得,2006 年11月27 日夜,贵州省兴仁县县长文建刚一家六口在家中被杀,惨遭灭门。网上欢呼:“只要是杀官家,我就举双手赞成!”

   2009 年5月10日,湖北恩施州巴东县野三关镇雄风宾馆女服务员邓玉姣基于自卫,用刀刺死了无理纠缠她调戏她的镇政府官员邓贵大,刺伤镇政府工作人员黄德智。事件发生后,网上舆论一边倒支持邓玉姣,《邓玉姣刺官》、《烈女邓玉姣》、《侠女邓玉姣》、《生女当生邓玉姣》等大量文章传播全国,说邓玉姣“宰恶吏于当场,抒民愤于巴东”,“官逼民反,不得不反”。恩施州公安局认为邓玉姣“防卫过当”,移送检察院,立遭全国网络猛烈攻击质问,支持邓玉姣的律师和大批网民前往巴东县声援邓玉姣。在网络压力下,该县法院宣判邓玉姣免予刑事处罚。随后,邓玉姣被安排到恩施电视台工作。黄德智被开除了党籍。

   在这一案件中,著名刑法学家、武汉大学资深教授马克昌根据掌握的证据,认为邓玉姣没有受到强奸,属防卫过当,结果遭到互联网猛烈指责,网上评论说他“晚节不保”。大律师张思之听到马克昌遭到网上谩骂,非常气愤。当年“四人帮”辩护律师之一、刑法学家苏惠渔说,马老是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马克昌意识到民粹情绪对法律的干扰将会导致恶劣后果,他曾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法律人如果迁就民意,法治肯定搞不成。他说,当你欢呼舆论审判胜利的时候,别忘了舆论审判的灾难有一天会落到你头上。

   从以上例证不难看出,草根性、非理性和抗争性,是民粹主义三大特征。仇官、仇警、仇富,是民粹主义的三个火山口。

   当下中国,大众利益常遭官方侵犯,而民间组织活动受到严格限制,法制化表达渠道遭遇阻隔,结果促使民粹趋向于极端化和暴力化。这对中国并不是一个福音。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197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