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陶短房:查韦斯的遗体为何被保留

更新时间:2013-03-09 19:27:29
作者: 陶短房  

  

  当地时间3月5日傍晚去世的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原定于3月8日下葬,正因如此,3月6日、7日涌上街头,前去向他告别的支持者成千上万,一些外媒称“队伍绵亘数英里”,许多人等候数小时且悲痛欲绝。

  然而他们似乎本无需这样着急,因为3月7日当天,委内瑞拉官方便宣布,查韦斯遗体不会在8日下葬,在整个7天“国家哀悼周”中,都将保存在博物馆中供人凭吊。委内瑞拉副总统、也即查韦斯去世后的代理总统马杜罗甚至宣布,将仿效列宁、胡志明、毛泽东和金日成父子成例,将查韦斯的遗体做防腐处理,随后安放在水晶棺材中,置于委内瑞拉革命军事博物馆供永久瞻仰。

  号称“拉美大嘴”的查韦斯,生前从未表示过自己将用这样的方式“永垂不朽”,死后也未传出类似遗训,甚至其家人也未提出类似要求。而遗体永久保存技术复杂、耗资不菲,不仅将成为纳税人永久负担,且在政治上、历史上也可能饱受争议。俗话说的好,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和恨,作为政治家,更不会有不求回报的花费。那么,是什么人,需要逝去的查韦斯用这种方式站“最后一班岗”,以至于不惜为此付出金钱、政治和历史的巨大代价和风险?

  答案很简单:是查韦斯的党——现执政党委内瑞拉统一社会主义运动党;查韦斯的接班人——副总统兼指定大选候选人马杜罗,有“查韦斯传声筒”之称的国会议长卡韦略,和被认为“最像查韦斯的复刻品”的前副总统、党内元老扎乌亚。

  尽管被国内外许多批评者称为“专制独裁者”,但事实上查韦斯专制有之,独裁却远未实现。的确,他直到生命最后一刻还不舍放手,但他巩固这种权力垄断的武器却是民粹:长达近15年的“查韦斯时代”,他经历了四次总统选举,两次不信任弹劾,两次宪法全民公决,总共多达15次“一人一票”,除了第一次宪法公决遭到失败外,其余都获得胜利。在世界历史上,靠民选上台、却最终建立起独裁机制的统治者不乏其人,但查韦斯却选择了另一条道路,即不断用民主的形式,为自己的专制权力背书,就在去年10月7日,他还最后一次这样做:在民调初始结果落后、自己身体状况到了连部分支持者也怀疑能否胜任总统职位的情况下,仍然有惊无险地击败强劲的反对派候选人卡普里耶斯,并令后者爽快认输。

  他总是以反贫困、反不平等的平民偶像姿态出现,推行“玻利瓦尔使命”,主张社会主义式的收入平均分配和覆盖全员的公共福利;他还经常摆出反对美国垄断资本和霸权主义政策的姿态,积极主张在拉美建立起不受美国支配的、完全属于拉美人自己的“拉美一体化”,所有这些主张,都迎合了委内瑞拉选民(尤其广大中下层选民)的心意,敢于且善于喊出这些口号,并在许多领域付诸实现本身,便足以让他在十多年里顶住各方攻讦和种种非议,成为委内瑞拉民粹的宠儿。正是出于对这种民粹的认识,和对自己驾驭这种民粹的自信,查韦斯才敢于沿用民主的躯壳以行专制之实,而自始至终并未建立一套真正的独裁专权体制。

  然而他的党和他的继承人们却并没有这样的自信。

  在他们看来,委内瑞拉和自己面前横亘着道道难关:经济上,委内瑞拉对石油出口的依赖程度高达96%,而长期排斥外资造成的石油产业投资短缺,又给未来石油生产构成巨大隐患,通胀率居高不下,支撑政府高支持率的全民福利制度面临无米下炊的窘境,如果沿袭“查韦斯主义”则恐坐吃山空,但改弦更张又担心丧失草根基本盘支持;政治上,反对派羽翼渐丰,且在选举方面已渐渐团结在最有竞争力的候选人、年富力强的前米兰达州长卡普里耶斯周围,此人在去年大选中一度让查韦斯疲于应付,最终也仅是以历史最低得票率获胜,如今查韦斯去世,马杜罗等人不免心中惴惴。

  马杜罗们知道,自己缺乏查韦斯的魅力和洞察力,无法像他那样驾轻就熟地调动民粹,他们三人中,马杜罗口碑较好但资历浅薄,卡韦略和扎乌亚一个有军方支持,一个得到查韦斯“死忠”的拥戴,但两人都有贪腐丑闻缠身,仅以自己的号召力,未必能守住执政党的江山。但这个江山对他们而言可不仅意味着虚幻的“革命理想”,更意味着权力、地位、经济利益等种种现实的、实惠的东西,他们当然不甘心失败、甚至不想冒失败的风险。那么他们的选择显然只有一个:自己缺乏威信和号召力,那么只能“死诸葛走生仲达”,借助已故查韦斯的凛凛声威了。

  和许多反对派人士所期待、甚至所鼓励的相反,执政党“三驾马车”在查韦斯死后并未“争当老大”,而是作出一副相濡以沫的姿态:卡韦略无视反对派“议长才有资格代理总统”的“糖衣炮弹”,公开表示支持马杜罗代理;扎乌亚则以附和马杜罗“永久保存查韦斯遗体”的姿态,含蓄表示自己无意和对方争位(尽管后者的副总统乃至接班人地位,都是取扎乌亚而代之)。这一现象与其说是三人亲密无间、顾全大局,毋宁说是面对不确定的未来,所共同表现出的一种担忧——能否保住江山还不好说呢。

  从目前形势看,执政党不出意外将如期在30天内举行大选,这与其说是遵守宪法规定,毋宁说是趁查韦斯尸骨未寒、余辉犹在,利用支持者对查韦斯之死的感念,和对“失去查韦斯所带来福利”的担心,而获得所希望的胜利。但马杜罗们似乎还不太放心,担心仅凭看不见、摸不着的“查韦斯精神”,尚不足以赢得公众的心。既如此,让看得见、摸得着的查韦斯留在选民视线之内,为自己的选情“站最后一班岗”,就成了顺理成章的考量了。

  那么,30天之后呢?一旦选情结束,反对党获胜且不去说,倘马杜罗们如愿以偿,查韦斯的遗体真会“永垂不朽”么?

  伏尔泰曾说过,有形的躯体终会令人生厌,惟有思想才永垂不朽。查韦斯的遗体究竟能保存多久,存在的变数实在太多,又有谁敢过早断言?别说躯体,就是“查韦斯主义”,慢说那些反对他的人和团体,即便高举他衣钵的那些人,一旦情移势易,又有谁敢担保“海枯石烂,永不变心”?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192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