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大卫·科兹:当前经济危机预示可能发生重大社会变革

更新时间:2013-03-05 13:52:31
作者: 大卫·科兹  

  国家很可能会重新监管金融业,促其致力于为生产性资本积累提供融资。如果这样一种资本主义形式在世界上大多数地方出现,全球层面的制度很可能要发生转变,即放弃全球经济一体化转而支持一个更加民族主义的全球体系。

  如果工人阶级和民众运动在未来几年内仍然处于低潮,似乎最有可能形成社团主义形式的资本主义。这将对劳动人民不利。社团主义的民族主义立场以及不同国家的大资本家之间始终存在的经济竞争的倾向,使得暴力和战争成为社团主义形式的资本主义所主导的世界可能带有的特征。

  历史表明,更有利于工人阶级的资本主义形式只有在富有战斗性的和激进的民众运动迫使资本妥协的时候才会出现。三十多年来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使世界上大多数地方的工人阶级所处的条件越来越严苛。现在,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的危机造成了大规模的失业、公共服务的进一步削减,日益严重的贫困和更多的无家可归者,更加剧了这种严酷性。许多劳动人民对这种危机的初步反应是把注意力放在个人或家庭的生存上,然而,在某一时刻,这种反应很可能会转变为集体抗议。危机在一些国家已经激起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工人阶级的斗争性和激进主义在某些时候可能会出现大规模复苏。美国大萧条时期工人阶级的斗争性和激进主义的急剧高涨仅出现在1934-1935年,大约在“大崩溃”之后的五、六年里。

  虽然新自由主义形式的资本主义可以较快建立,但构建一个新的国家管制型资本主义则需要花一些时间。即使资本最初主导了这一进程,不同部门的资本家之间仍需要用很多年来达成一致,并设计出连贯的方案,以使国家有效地调控和刺激经济。在资产阶级主导的国家管制型的资本主义构建之前,有可能会出现能影响经济结构调整方向的强大的民众运动。

  如果强大的民众运动真的出现了,可能会导向另一种形式的国家管制型资本主义,它包括资本家与劳动者以及其他大众选民之间的新的社会民主主义的妥协。这将需要对影响劳资关系的制度进行变革,从而使工人工资的增长与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同步。至少这将会要求加强工会运动,迫使大企业一方愿意与劳动者谈判,转变资本家之间的竞争形式,以抵御在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下不受限制的竞争导致的严重的工资下行压力。在这些条件下,总需求相对平衡的增长成为可能。扩大政府支出也将起到一定的作用。如同法西斯主义形式或社团主义形式一样,社会民主主义形式的资本主义也可能会需要国家监管金融机构,并要它们把重点放在支持生产性活动上。

  如果美国和其他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出现了一种新的社会民主主义形式的资本主义,全球层面的制度将需要重新进行调整,以适应新的民族——国家层面的制度。这些新制度将逆转新自由主义全球制度下的“底线竞争”效应,也必将要求对商品和资本的国际流动进行重点监管。

  对于劳动人民来说,社会民主主义形式的资本主义无疑好于资本家占主导地位的资本主义形式。然而,如果新建立的制度只是二战后社会民主主义的再现的话,它将会遇到1945年时尚不存在的问题。现在的自然环境对商品生产的增长构成新的限制,而它在战后几十年里都没有成为约束力。鉴于今天资源的限制,建立在资本主义快速积累基础之上的新的全球机制往往会引发最强大的资本主义国家之间持续的资源战争。而且,迫在眉睫的全球气候变化的威胁使社会民主主义资本主义在未来20年或30年内问题重重,因为作为资本主义的一种形式,资本要获得高额利润就必须生产出越来越多的商品,这就要社会民主主义向资本作出妥协。需要注意的是,再一次长期的资本主义扩张可能会毁坏人类文明,这并非言过其实。

  此外,历史表明,只有当强大的民众运动威胁到资本主义的生存时,资本才被迫愿意与工人阶级和其他大众群体进行真正的妥协。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许多西方知识分子形成这样一种观念,即认为资本非常灵活并随时愿意作出让步以使任何抗议势头在早期就能迅速减弱。这一观点受到战后几十年里特殊资本主义形式的影响,那时资本的确是灵活的,并乐于作出让步。然而,那是资本家中广泛存在的恐惧情绪的产物,面对资本主义国家里不断壮大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运动,突然扩大和增强的共产党统治的国家集团,加之人们普遍预测大萧条有可能会在战时经济刺激政策结束之后重新开始,资本家担心二战后的资本主义自身正处于危险之中。在新自由主义时代我们已经看到,在缺乏这些条件的情况下,完全解除束缚的资本驱动力支配了劳动,并准备攻击所有让普通老百姓受益的国家计划。这种驱动力将不会再次让步并自愿妥协,除非资本别无选择。

  长期的经济停滞可能刺激新的、强大的社会主义运动的兴起。这将使社会主义重新回到政治议程上来——更确切地说,这种替代性的社会制度不是建立在主要生产资料私有制而是建立在主要生产资料社会所有制的基础之上的,其生产体系不以资本所有者的利润为目标,而是为了满足人的需求,政治经济调控体系不是建立在富人通过各种形式的资产阶级民主进行统治的基础之上,而是在经济和国家层面真正的人民主权的基础上建立的。

  社会主义可以迅速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然而与资本主义不同,社会主义没有无限增加经济物品生产的内在驱动力。在平均生活水平已经达到了较高程度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向社会主义的过渡将会打破经济增长和繁荣之间的资本主义联系。稳定的或下降的产出水平,自然资源的利用,将与广泛共享的、不断提高的经济福利相一致。这可以通过以下做法来实现:更平等的收入分配;创新转向有利于生产环境的可持续发展,减少必要劳动时间,使工作成为更令人满意的体验;进行文化变革以打破人类福利与不断上升的商品消费之间的虚假联系。在发展中国家,社会主义有可能以一种保护环境可持续发展的方式提高生活水平,尽管我们必须承认这一目标尚未实现。如果世界经济变成社会主义性质的,并实现了环境的可持续性发展,将有可能避免全球资本主义为争夺自然资源而经常引发的代价高昂的军事冲突。

  这里所做的分析表明,当前资本主义危机为推动新的社会主义运动的发展提供了机会,并再次把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置于世界政治议程上。在世界上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压迫最强烈的一些地区,比如委内瑞拉和玻利维亚,最近已经出现了建设社会主义的新尝试。今天,资本主义为大多数人提供了条件更为恶化的未来,而富人则越来越富,资本积累的驱动力破坏了人类文明的基础。向社会主义转变为人类提供了唯一美好的未来。如果社会主义运动能够从20世纪建设社会主义的最初努力中吸取成功和失败的经验,它就有机会在未来的岁月里完成大约150年多年前首次提出来的向社会主义的转变。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178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