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沫:中国能源安全新思考

更新时间:2013-02-23 09:14:25
作者: 陈沫  

  

  中东地区局势的变化对油气供应安全的影响直接关系到石油进口国的利益,尤其是对于石油进口主要来自中东地区的中国而言。所以,该地区局势的变化对中国能源安全有着较为重要的影响。

  面对中东剧变及地区局势的变化,对中国能源安全从更多视角以关注,可以有新的思考。中国能源供应是否继续依赖中东?美国已经摆脱对中东能源的依赖,对中东能源市场中国应该怎样作为?

  

  对中东能源地位及其对中国影响再判断

  

  (一)中东仍然是世界油气的主要产区

  中东地区能源储量丰富,具有优越的能源资源优势,而且具有增产潜力,在国际油气市场占据重要的地位。

  1.中东地区能源资源禀赋优越。

  中东地区在世界石油的储量、产量和供给方面一直保持优势地位,是世界能源供应的主要来源。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这种地位仍是其他地区和国家所难以取代的。其主要原因如下:

  第一,中东地区尤其是海湾国家的石油储量居世界前列。从过去数十年来看,中东地区已探明石油资源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一直显著增长。1945年,中东探明石油储量占世界探明石油总储量的46.4%,1975年这一比例上升至63.9%。随着非洲等地区探明石油资源的增加,2010年中东地区这一比例有所下降,但仍然占比59.1%。截止2011年底,全球探明石油储量为2343亿吨,其中中东地区为1082亿吨,占48.1%。而世界其他地区石油资源储量都比中东地区少。

  第二,中东地区具有优越的能源资源开发条件。中东地区的石油资源不仅储量大,而且开采条件也极为优越。其主要特点是石油层厚、油质好、埋藏浅、自喷井多,靠近海岸线和大陆架,海上运输方便。同时,中东地区拥有的特大油田之多,又是世界上其他地区所无法相比的。而且,截止2011年底,中东地区石油资源的储采比均值为78.7年,远远地高于54.2年的世界平均水平。①

  中东地区能源除石油以外,天然气储量也居世界前列,2011年中东地区天然气储量80万亿立方米,占世界天然气总储量的38.4%,储采比则超过100年。

  2.中东地区石油增产潜力大。

  中东地区不仅石油储量大,而且生产和出口能力也很大。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该地区原油产量基本上是直线上升。中东石油产量在世界原油总产量中所占的份额,1945年仅为7.78%,到1975年这一比例增至37.36%。此后,中东在国际石油产量中一直保持大约1/3以上的比重。因此,长期以来,中东地区仍然是世界主要能源资源区和供应来源。2011年,中东产油国石油供应量为13.01亿吨,日均2769万桶,占全球日均供应量的比例高达32.6%。

  由此可见,中东在国际能源市场上仍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对世界的石油供应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未来这种地位还会加强。世界大部分石油进口国对中东石油的依赖都将日益加深。

  (二)中国仍然依赖中东能源供应

  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从中东进口石油的数量迅速上升:从1990年的115.36万吨增至2000年的约7000万吨,这十年间进口量扩大了将近60倍。如前所述,目前中国从中东国家进口的石油总量占总进口量的一半以上,其中主要是来自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①中国的国际石油供应来源已经出现由亚洲向中东地区集中的趋势,中国从中东进口的石油占总进口石油的份额呈现增长的势头,在短时期内,其他地区难以取代中东作为中国主要国际石油供应来源的地位。

  而从中国石油进口的其他来源国情况看,由于印度尼西亚的石油供应潜力(储采比)较小,其储采比已由1990年的22年降至2011年的11.8年,因而它在本世纪不可能再继续保持其作为中国主要石油供应国的地位。中亚国家也是中国重要的石油供应来源地。从长远来看,进口中亚里海地区的原油是可行的。但是,从目前该地区的石油出产情况来看,还很难同中东地区相比。截止至2011年底,中亚主要产油国哈萨克斯坦石油探明储量为39亿吨,占全球储量的1.8%;阿塞拜疆储量为10亿吨,占全球储量的0.4%;乌兹别克储量仅为10亿吨,占全球储量比重很小。2011年的原油产量在世界原油总产量中所占的比重也很小,阿塞拜疆为1.1%,乌兹别克为0.1%。

  因此,中国对中东石油的依赖加深是新的现实,这种依赖的趋势今后仍然会继续发展,难以逆转。今后,中东是中国最主要的国际石油供应来源地,中国也将成为中东石油的最重要出口目的地之一。

  与此同时,中国从中东地区进口天然气数量不大,通过管道外运不便,主要进口液化天然气。2011年,中国从卡塔尔进口液化石油气32亿立方米,从也门进口11亿立方米,从埃及进口2亿立方米,占中国液化天然气进口的27.1%。②

  但是,液化石油气依然是未来中国与中东地区的能源合作一个重要的选择,中东国家也有向中国供应液化石油气的巨大潜力。随着以色列液化石油气的发现,又为中国增加了可能的供应来源。

  (三)亚洲石油板块与相互依赖

  20世纪90年代,西方国家出于能源安全和国际战略的考虑,采取石油供应来源多样化的战略,其结果是出现了世界石油板块化。

  美国和欧洲国家都将其石油供应来源纷纷集中到自己的周边地区。美国将主要来源集中到美洲,欧洲集中到中亚和北非地区。从而在国际石油供求的格局中形成了美洲板块、欧洲中亚及北非板块及亚洲板块。美国和欧洲在石油供应多样化战略实施的过程中逐渐摆脱了对中东石油供应的依赖。2002年,如前所述,美国从中东的石油进口量减少;欧洲从中东石油进口占其石油总进口量的21.13%(2011年)。①

  在此情况下,只有亚洲国家包括日本、韩国、印度和中国由于地理原因,依然不得不主要依赖中东地区的石油供应,从而形成了国际石油供求的亚洲板块。

  三大石油板块的形成使得欧美国家摆脱了对中东石油的依赖,也减少了因为依赖中东石油而对其全球战略和中东战略的牵制。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东对于亚洲国家的能源安全意义和地缘政治意义相对上升,而对西方国家的能源和战略意义相对下降。然而,中国及其他东亚国家对中东石油供应的依赖是相互的依赖。中国及东亚国家依赖于中东的石油进口,而中东石油输出国则依赖于中国及东亚国家巨大的石油出口市场。这种相互依赖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可以作为长期相互合作的基础。

  从石油板块化来看,现在中东地区的石油资源对中国及其他东亚国家能源安全的重要性超过世界上其他地区,这也是世界能源市场板块化发展基本趋势。面对这种趋势,从中国能源安全视角及关注点看,中国仍然需要维护中东的石油供应安全,继续与中东产油国合作。但是,因为有上述多种因素的存在,面临各方面的挑战,所以在合作上要有新思维。

  

  中国对外能源合作的新思考

  

  对中东能源地位及对中国影响的再判断,中东仍然是世界能源的主要产区,仍然是中国石油供应的主要来源地。受中东地区局势的不稳定以及世界能源市场板块化发展趋势的影响,我们应该继续加强与中东国家的能源联系,在合作方面需要有新的策略。

  (一)继续维持发展与中东国家的能源的合作

  既然中东国家仍然是中国石油供应的主要来源,那么继续维持和发展与中东石油输出国的能源合作就更加重要。长期以来,中国与中东石油输出国的能源合作主要是以石油贸易的方式进行,中国进口其石油及石化产品,出口机电及纺织服装类产品。中国对其贸易始终处于逆差。要维持长期稳定的贸易合作,贸易平衡固然很重要,但除了贸易以外,工程承包和投资领域的合作也有利于发展双边经济关系,是维持能源合作的重要方式。

  例如,对战后重建国家利比亚和叙利亚等国,可采取以石油资源为抵押换取建筑工程承包项目的方式加强合作。利比亚战后重建百废待兴,建筑工程有大量的需求,而且,战后的利比亚资金缺乏,这正是中国企业实施“走出去”战略的大好时机。而中国在建筑承包工程方面,不仅仍然具有劳动力成本的优势,而且还有熟练技术工人的劳动力成本和效率优势。随着承包工程项目结构不断取得新突破,中国企业承包工程的能力逐步增强。中国企业还拥有成套设备制造优势。此外,中国承包企业资金竞争力也不断提高。这种双边的需求使得以石油资源为抵押换取建筑工程承包项目方式的合作成为可能。

  而对拥有大量石油美元的石油输出国沙特等国,采取吸引石油美元对中国石油下游产业投资,强化石油输出国及其原油出口对中国的依赖以维持长期稳定的能源合作。

  鉴于中国与中东国家的能源合作是通过双边经济关系相互依赖的,中国需要中东稳定的石油供应,中东国家需要中国稳定的石油出口市场以及石油美元的投资场所。所以,这种相互依赖为中国发展与中东国家的能源合作关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二)关注与日本、韩国和印度在中东的能源利益

  日本、韩国和印度都依赖中东的石油供应。2011年,日本从中东进口石油1.75亿吨,占其石油总进口的78.9%。印度从中东进口石油为1.1亿吨,占其石油总进口的62.2%。①更值得关注的是,虽然中国与这些国家的能源供应来源同属亚洲板块,石油进口都主要来自中东地区,但这些国家对中东的石油进口依赖程度高于中国。所以,日本、韩国和印度虽然在某些中东政策上追随美国,但考虑到自身的能源安全问题,则不能完全跟从美国。而另一方面,美国也需要日本这个亚洲盟国在一些国际问题上的支持。同时也伺机利用这些东亚国家实行对中国的掣肘。因此,这些国家在能源安全上的利益和美国的企图在一定程度上牵制了美国的中东政策,使其不能走得太远。例如,美国在制裁伊朗的问题上就不得不放宽对日本、韩国、印度和中国从伊朗进口石油的限制。

  这在一定程度上为中国发展与中东国家的能源关系提供了空间。由于中国与日本、韩国和印度的能源需求同属亚洲板块,因此,中国与这些国家在能源领域的竞争难以避免。但是,目前世界能源市场的供应充足,因此不至于使这种竞争的矛盾激化。而且,中国与这些国家在能源安全上也有着共同的利益。因此,从各自长远利益和可持续发展的长期视角看,各方在能源储备、能源购买,特别是在节能领域有较大的合作空间。如果在亚太地区构建地区性的能源共同体、如“东亚能源共同体”等方面开展合作,对于促进各国间能源领域的合作,确保能源安全和稳定亚洲能源市场价格起到推动的作用。2006年1月12日,中国与印度在北京签署了“加强石油与天然气合作”的备忘录。①中、印两国在石油领域的合作包括原油开采、炼油、开发乙醇汽油、提高能效等。这种合作可避免恶性竞争,扩大和深化合作是两国的能源安全和发展全局的重大战略利益。2012年5月,在中、日、韩第五次首脑会谈期间签署了“中日韩投资协定”。②会议宣布年内启动建立中、日、韩自贸区谈判。很显然,这些都为中、日、韩的能源合作创造了良好的环境。

  当然,鉴于中、日、韩、印同属国际石油供应的亚洲板块,都依赖中东的石油供应,因此,这种战略联系是相互进行长期合作的基础,而这种合作有利于各国的能源安全。

  (三)扩大能源来源多样化,重视发展与非洲国家的能源合作

  中国能源安全的一个重要方面是能源来源多样化,发展与非洲、中亚和拉美国家的能源合作是中国能源安全的重要的组成部分,特别是加强与非洲国家的合作更加值得重视。这是因为:非洲在世界能源市场新格局中,对三大板块而言,都成为第一补充的供应来源,潜力巨大。

  1.非洲石油在国际石油市场中崛起。

  非洲石油在国际石油市场上地位越来越重要,是新世纪以来的新现象,反映了非洲石油勘探开发的发展较快,在国际石油供应中的比重提升,而且石油的储采比上升,石油资源的潜力还在不断地显现出来。

  非洲石油探明储量较高的国家依次是利比亚(443亿桶,占世界总储量的比重为3.3%)、尼日利亚(372亿桶,2.8%)、安哥拉(135亿桶,1.0%)、阿尔及利亚(122亿桶,0.9%)和苏丹(67亿桶,0.5%)等。①另外,埃及、加蓬、刚果(布)、赤道几内亚等国的石油探明储量也较丰富。由于新勘探技术的运用和新油田的发现,非洲石油储量还在不断增加。新的资源区已经出现,如几内亚湾、苏丹、乌干达、乍得等区域,以及毛里塔尼亚的天然气等。

  非洲石油的产量呈现出逐年上升的态势。2000~2011年,非洲石油的日产量从780.4万桶增加到880.4万桶。2011年,非洲的石油产量占到世界石油总产量的10.4%,所占比例较高。2011年,在非洲的产油国中,产量较大的分别是尼日利亚2245.(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1472.html
文章来源:《西亚非洲》2012 年第6 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