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胡舶:苏联对匈牙利事件“政治干预”的个案研究

更新时间:2013-01-20 17:48:43
作者: 胡舶  

  

  提要:苏共二十大后,赫鲁晓夫就曾表示“决定使用一切手段来粉碎匈牙利的危机,苏联决不允许阵营的‘阵线被攻破’”。在匈牙利事件过程中,苏联从一开始就想通过“政治干预”来解决匈牙利危机,即用政治手段扶植那些与苏联友好的、忠于苏联的、能稳定大局的匈牙利党和国家领导人上台,以消除政治危机。苏联在尽可能支持拉科西无果的情况下扶持格罗上台,但格罗的优柔寡断已很难挽回日益复杂的局势。此后,苏共又默许纳吉出山主政,其目的是要利用纳吉的影响力来控制日益恶化的局势。最后见纳吉摇摆不定,又启用卡达尔和明尼赫重组新政府,以达到挽救匈牙利社会主义的目的。

  关键词:苏联 匈牙利事件 政治干预

  

  

  贯穿于1956年苏匈关系始终的两条主线:一是政治干预,二是军事干涉。所谓政治干预是指,苏联为了加强其对东欧国家的控制,巩固这些国家的稳定,用政治手段干预这些国家的内政,扶持那些既能控制住动荡的局势、又忠于苏联的东欧国家领导人上台执政。军事干涉是政治干预的补充手段,其最终目的也在于在东欧扶持一个忠于苏联的政府,稳定社会主义阵营。本文依据已解密的俄罗斯和东欧国家档案,以1956年苏联对匈牙利事件的政治干预为切入点,分析苏联对匈牙利政治干预的过程和结果,以期更深刻地认识冷战格局下匈牙利事件的悲剧性结局。

  

  一、苏共中央对匈牙利局势的判断与安德罗波夫最初的努力

  

  苏共二十大后,东欧一些社会主义国家对斯大林执政以来苏联的大国沙文主义表示不满,出现了社会动荡的局面。在波兰和匈牙利,一方面,党内一些人和人民群众发出强烈呼声,要求在独立平等的基础上调整对苏关系,要求在政治、经济上实行改革;另一方面,一些反对社会主义的势力四处活动,意欲利用对斯大林错误的揭露,改变本国的社会主义制度。[1]1956年3月底到4月初,匈牙利国内日益明显的动荡在全国范围内蔓延。

  匈牙利人民之所以表现出如此强烈的不满和反抗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第一,从匈牙利的历史来看,匈牙利民族有着强烈的反俄意识和抗俄情绪。第二,从匈牙利的现实看,匈牙利人民长期以来深受以拉科西为首的领导集团的高压统治,特别是国家保安机关对广大党内外人士的迫害。人们认为,一切的根源均来自于苏联,来自于斯大林主义,来自于斯大林在匈牙利“最好的学生”拉科西。第三,自纳吉1953年任职到1955年又被去职以来,人们发现纳吉力争实现自己承诺的机会被拉科西无情地剥夺了。此后,匈牙利国内的动荡日益明显,并逐渐形成一股不可逆转的潮流,其中坚乃是以知识分子为主的,包括作家、记者、艺术家、科学家等的一批人。裴多菲俱乐部成为这一潮流的公开象征,成为广大知识分子公开进行辩论的论坛。

  尽管匈牙利国内的反抗在不断加剧,拉科西的地位和威望日益受到削弱,但是苏联领导人还是试图支持拉科西政权。4月4日和4月6日分别是匈牙利的解放纪念日和苏匈友好条约签订的周年纪念日,苏共中央给拉科西和赫格居斯发来热情洋溢的贺电。[2]时任苏联驻匈牙利大使的安德罗波夫对苏共二十大后匈牙利局势的明显变化深感不安,他一方面对匈共中央对苏共二十大决议的反应不大满意,另一方面他恳求苏共中央给拉科西以更大的支持和援助。

  根据安德罗波夫的电报,苏共中央于5月3日召开主席团会议讨论了匈牙利在苏共二十大后的政局变化以及贯彻苏共决议的情况,并决定派苏斯洛夫赴布达佩斯同安德罗波夫磋商。[3]安德罗波夫和苏斯洛夫的支持无疑给拉科西注入了一剂“强心针”。他开始强硬地对待党内的一切批评,依仗有苏联的支持不允许党内有不同的声音。但是六月下旬发生的两件事改变了匈共中央政治力量的对比。6月27日,人们在裴多菲俱乐部再次展开激烈争论,要求纳吉重新进入党内。这一事件引起匈共中央的极大不安。6月28—29日,波兰发生了波兹南事件,出现了反共产主义的游行。

  波兰局势的变化使苏共领导人极度焦虑,他们认为必须坚决制止在波兰出现的要求脱离社会主义阵营的倾向。[4]“波兹南的流血事件使俄国人确信有必要最严格地控制目前的非斯大林化过程并掌握其‘剂量’”。[5]6月30日,苏共中央委员会发表决议,强调批判斯大林的错误不应导致否定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要求东欧各社会主义国家加强团结并保持意识形态的绝对统一。从6月底起,苏联开始意识到东欧局势的严重后果,并试图降低反斯大林的调子,以防止东欧国家再次重演波兹南的流血事件。

  安德罗波夫7月9日致苏共中央主席团的电报再次明确地表示出他对拉科西的担心。称“敌对分子和匈牙利劳动人民党党内的反对派”公然要求匈牙利实行“独立的民族政策”,并开展“民族共产主义运动”,使匈牙利人能够“独立自主地解决国家内部事务”,而不是听命于苏联人的摆布。安德罗波夫建议苏共中央发表一个立场鲜明的声明支持匈劳动人民党6月30日的决议,即“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加强党的团结并坚决同敌对力量进行斗争。”[6]

  安德罗波夫的电报再次引起苏共中央领导层的重视。苏共中央主席团于7月12日开会讨论匈牙利和波兰的局势。[7]赫鲁晓夫等人认为,近来波兰和匈牙利的骚乱是“帝国主义搞颠覆活动”的结果,帝国主义企图攻破社会主义阵营的“薄弱环节”,妄图煽动“社会主义阵营的分裂”,并“一个一个地消灭社会主义国家”。会议还决定由《真理报》发表文章,重申无产阶级的国际主义精神,联合一切力量挫败帝国主义的进攻。会议委托米高扬同志前往匈牙利了解匈牙利的党内斗争并缓和匈牙利的国内局势。

  

  二、米高扬的匈牙利之行与七月全会所做的人事变动

  

  当米高扬于7月到达布达佩斯时,赫鲁晓夫一直在为匈牙利的局势担心。他表示,“如果匈牙利的局势进一步恶化”,苏联“决定使用一切手段来粉碎匈牙利的危机”,“苏联决不惜一切代价,决不允许阵营的‘阵线被攻破’”。[8]但是在匈牙利还未完全陷入危机以前,以赫鲁晓夫为首的苏共还是想通过和平手段即一般的政治手段解决危机,主要是调整领导班子,扶植那些同苏联友好的、忠于苏联的、能稳定大局的东欧国家领导人上台,以消除政治危机,从而达到巩固社会主义阵营的目的。

  米高扬从7月13日抵达匈牙利一直到7月18日匈牙利劳动人民党中央全会召开,终于将格罗扶上了台。那么苏共中央和匈牙利劳动人民党中央对当时的形势做了怎样的判断?米高扬又做了哪些工作?

  赫鲁晓夫派米高扬赴匈的目的表面上是“同匈牙利同志们商谈”,但实际上苏共中央已经做好了更换领导班子的心理准备。7月13日匈牙利劳动人民党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9]米高扬指出,帝国主义势力一直在社会主义陈营中寻找“薄弱环节”,波兹南事件就是“来自帝国主义势力的这种压力及其代理人的阴谋所造成的结果”。[10]苏共中央不允许在匈牙利发生类似波兹南事件的现象。匈国内局势混乱的主要原因在于党的队伍“缺乏真正的团结”,要加强党的团结当务之急就是要换掉拉科西。

  于是,拉科西继承者的人选是决定时局能否平稳过渡的关键问题。尽管在拉科西继承者的人选上党的高层意见有分歧。但是最后米高扬还是决定尊重匈牙利劳动人民党中央政治局的决定,极力为格罗能在中央全会上当选第一书记做紧锣密鼓的准备工作。其目的很明确,就是要通过高层领导人的调整,尽可能地加强党的团结,加强意识形态战线上的斗争,稳定匈牙利局势。7月17日米高杨再次同格罗、赫格居斯就中央全会的一些问题进行了交谈。当晚三人又分别同拟增补的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和候补委员进行了交谈。然后又召开了政治局委员和其他18名最有影响的反对中央决议的中央委员共同参加的会议。[11]目的就是为了提前统一意见,为格罗顺利当选第一书记铺平道路。7月18日匈牙利劳动人民党中央全会按时召开。大会顺利地进行了拉科西与格罗的职务交接。

  七月全会的人事变动未能挽救匈牙利日益紧张的国内局势,首先,这个决定的做出已经为时过晚,它已无法阻止事态的恶化;[12]其次,米高扬的一切努力都由于继承人的挑选错误而前功尽弃。后来的事实证明,任用格罗为党的第一书记实为换汤不换药。那么,苏联为什么会选择格罗接替拉科西呢?从现有的材料看,选择格罗可能主要有以下原因。

  首先,赫鲁晓夫对格罗的印象很好,认为格罗在理论上造诣很高,值得尊敬和信任。赫鲁晓夫在其回忆录里这样写到:“我对格雷[13]没有什么不好的看法,只有好的印象”;“他更喜欢理论研究、群众政治教育和政治宣传工作。他在理论上有很高的造诣,就其性格而言,他也很喜欢做办公室的工作。我认为格雷是一位值得尊敬和信任的人。”[14]

  其次,苏联档案表明,格罗之所以当选主要还是匈牙利劳动人民党中央政治局的决定,也就是说格罗是匈牙利党中央政治局推出的人选,米高扬只不过是尊重了匈牙利党的决定罢了,尽管米高扬认为格罗在当时人选的推举问题上曾施展了政治手腕。“在7月16日匈劳动人民党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他实现了自己的愿望。政治局一致同意格罗作为新的第一书记。”“格罗同志在同我事先谈话中的立场和在没有我参加的政治局会议上的立场,带有策略手段的性质。看来,他内心始终赞同自己作为候选人,但又想同我们的愿望不发生尖锐的矛盾。”[15]

  尽管米高扬希望匈牙利劳动人民党在七月全会后能建立起“坚强的领导和牢固的团结”,尽管新政府宣布要以“进一步民主化”为目标制定改革措施,然而,反映大多数社会意愿的“民主反对派”的代表人物纳吉·伊姆雷仍然被排除在权力机构之外。很多人认为,如果匈牙利劳动人民党七月全会不是选举格罗而是选举卡达尔担任第一书记,后来的十月悲剧也许能够避免。我们不能苟同这种观点,它充其量只能说是一种假设。其实就连卡达

  尔本人也不同意这种看法,他后来曾说:“事后分析当时的情况,照我看来,即使这样的一种人事变动也已无法阻止一场大灾难的发生”。[16]

  

  三、七月全会后苏联对匈牙利局势的担心与警告

  

  七月全会后不久,匈牙利国内的政治气氛又开始紧张起来。格罗上台后根本没有采取措施改善当时的政治经济状况,而是墨守成规地继续推行老一套政策。领导的无能促使形势进一步恶化,人们的不满情绪从各个方面表露出来。“农民们对义务交售农产品和地方当局的过火行为,对死板的、教条主义的作法深为不满”[17]。一些裴多菲小组也重新恢复活动。知识分子,特别是作家、新闻记者,再次投入寻求民族自主的洪流之中。一场要求摆脱苏联控制,要求民族自主,要求改革经济的广泛群众运动正在悄然兴起。

  赫鲁晓夫不断接到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报告,称匈牙利的内部矛盾正在加剧。9月下旬,鉴于匈牙利事态的不断恶化,苏联向包括匈牙利在内的东欧各国领导人发出秘密指示,要求他们不要步南斯拉夫的后尘。[18]在全国广泛的舆论压力之下和党内不同观点的争论中,格罗愈发显得无计可施。在这种情况下,格罗急切地赴苏联“休养”以求得到苏联的支持。[19]

  10月4日,在克里米亚“休养”的格罗在赫鲁晓夫的安排下同铁托举行了会晤。此时纳吉给匈牙利党中央写信要求恢复他的党籍,跨出了与格罗集团和解的第一步。他在信中称:“望尽快地回到党的队伍中来。我要和其他党员一起共同建设社会主义,推动国家进步,把和平幸福的生活给予我们的劳动人民”。[20]对于纳吉的信,匈共中央没有及时予以回复。10月6日,匈牙利为拉伊克等四位前共和国领导人举行声势浩大的国葬。数十万人自发参加了拉伊克的葬礼,拉伊克的遗孀尤莉娅·拉伊克和纳吉·伊姆雷走在队伍的最前列。浩浩荡荡的送葬队伍不断喊出“打倒斯大林主义”、“苏军撤出匈牙利”等口号。匈牙利处于暴风雨来临的前夜。

  当10月12日格罗返回布达佩斯时,他沮丧地表示匈牙利国内政治形势要比他“在苏联想象的更为复杂和尖锐”,“严重局势”已经不仅仅局限于党内,而是遍及整个国家了。[21]如果说在3—4个月前表示不满的仅仅是知识分子的话,那么“现在各种不满情绪开始十分广泛地渗透到了工人中间,更不用说感到明显不满而要求解散许多地方的生产合作社的农民了”。[22]格罗认为拉伊克的葬礼给党的威信造成了严重损害。“反对派分子的举止尤为放肆无礼。他们公然要求让纳吉·伊姆雷重返政治局”;“亲南斯拉夫的情绪,运用所谓‘南斯拉夫社会主义建设经验’的想法,在党内明显加强。这种情绪以前在党内也曾有过,(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banx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0789.html
文章来源:《史学理论研究》2012.4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