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邓鹏:当前中国的收入和财富分配

更新时间:2013-01-05 22:16:22
作者: 邓鹏  

  在较长的一个时期里,国企的综合税收负担远高于其它类型特别是外资企业,完全不是在同一条起跑线上竞争。

  歧视性经济政策杀伤力显著。长期以来国企税收负担重,职工工资福利也高,企业效益只是一般。考虑到不少国企贷款比例偏高,当利率上调时,盈利能力更会因此大打折扣。1996年,国有独立核算工业企业的资产负债率已经超过65%。其后适逢中国经济进入衰退期。1997年,国有独立核算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只有428亿元,较1994年减少近一半,亏损企业亏损总额却高达831亿元。面对着危机,很多国企不仅经受着亏损的煎熬,更是面临着歧视性政策的直接肢解。受新自由主义思潮的影响,政府对国有企业采取了抓大放小的战略,出台多项政策,包括兼并重组、主辅分离及债转股等。国有企业单位数从1997年的74388个锐减至2003年的34280个,减少幅度高达54%。这里面究竟有多少是因经营不善、常年亏损以致破产的企业,有多少是因经济周期因素造成短期亏损的企业,又有多少是虽保持盈利却任由政策一股脑勒令退出甚至由掌勺者私分的企业,那就难以明确的统计了。这股私有化浪潮也波及到集体企业,几乎一夜之间,三分天下有其一的集体所有制分崩离析。

  除了国企改制中通过低估资产、低价转让,致使国有资产大量流失外,国有土地和资源的转让,也在成为国有资产流失的重要途径,这些领域的交易中普遍存在着违反市场原则的腐败、寻租行为和暗箱操作。值得一提的是,在国有资产私有化的过程中,基本上没有采纳员工共同持股或人皆有份的平分方案,大量的国有资产以近乎无偿或低价转让给了极少数的个人,这类人往往是企业原来的经理、权贵的关系人甚至是权贵本身。源源流失的国有资产,在年化的时段内是一股巨大的收入流量,可能构成中国收入分配中隐性收入极为重要的部份,在延续了十年甚至更长的时段以后,则极大的改变了中国的财富分布格局,形成了当前分配严重不公的状况。

  虽然体制性、政治性因素而非市场性因素是过去二十余年中国收入和财富分配恶化的主因,但市场性因素在分配中的重要性也随着时日推进而日益凸显,在当下很可能已成为主导的力量,并将在未来占据更为显著的位置。根据李济广的研究数据,2008年中国的国有资本在全部经营性资本中的比重已降至24%,私人和外资资本所占比重则不断的上升,合计已近70%的份额,二十余年"公退私进"的格局已彻底改变了中国市场分配的性质。多数私人资本集中在少数个人手里(所谓原始积累),意味着按市场分配会持久的延续这一分配格局,而遗产和馈赠机制将保证这种不平等机制代际相传。体制性、政治性因素仍会发挥作用,但这些因素的运作空间日渐逼仄。目前国有资本主要集中在少数关键性、资源性的行业,特权阶级很可能会在这些领域寻找可乘之机,但他们所冒的风险大概也随之增大,这个社会能允许极少数的权贵在体量如此巨大的企业当中众目睽睽的为非作歹吗?即便权贵们能量再大,不到四分之一的国企资本所能给予的财富想象也难免会大打折扣,想一想西方的私人资本主义吧,即便在这种私人绝对主导的制度下,也有少数企业由政府经营,平均的份额达到10%。

  最后,我们也必须重视非经营性资产价值的变化以及这一变化为中国财富分配结构变化所带来的影响。事实上,依据李济广先生的研究,2008年全国资本性资产为144.078亿元,其中直接经营性资产为49.605万亿元,仅占全部资产的34%,而另外的六成多则是所谓的非经营性资产。非经营性资产主要由两块构成,一块是个人住房,另一块是个人非直接经营性金融资产(主要是个人储蓄,还有现金、债券等)。2008年全国个人住宅价值为54.7万亿元,占全部资本性资产的38%,已超过直接经营性资产而成为最主要的一块资产。2000年至2010年,中国城乡的住宅价格出现连续上涨,商品房销售均价由1948元上升至4725元/平方米,而农村住宅均价也由187.41元上升至391.70元/平方米,假设城镇二手房平均价格等于当年的新建商品房均价,经更新计算,2010年中国的个人住宅价值已达到80万亿,而2011年则超过85万亿。据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的数据,2010年中国城镇人均住房面积为31.6平方米,又据《中国统计年鉴》农村人均居住面积为34.08平方米,由此可以推算2010年中国城镇居民人均持有住房价值为14.93万元,而农村居民人均持有住房价值仅为1.33万元,两者的比值是11.2:1。住房价值在农村居民和城镇居民、无房者和有房者(特别是拥有多套城市住房者)之间划开了一道深深的裂痕。个人储蓄方面,据《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报告》,我国的家庭储蓄分布极为不均。在抽样调查中,55%的家庭没有或几乎没有储蓄,而处于收入最高的10%家庭储蓄率为60.6%,其储蓄金额占当年总储蓄的74.9%。中国高储蓄的根本原因不是广大民众没有足够的消费动机,而是广大民众没有足够的收入。

  

  四、收入再分配中政策工具的应用

  

  2000至2011年,中国的一般政府收入(包括财政收入、预算外收入)占GDP的比重由17.3%增加到22%,增加了4.7个百分点。其中,企业收入所得税占GDP的比重由1%增加到3.6%,个人收入所得税由0.7%增加到1.3%。企业收入所得税增长的原因有二,其一是企业的利润大幅的上涨,其二是2008年以后,内外资企业所得税税率并轨,延续多年的歧视性税收政策得以缓解。个人所得税是市场经济中调节收入分配的主要税种,在欧美国家往往是第一大税源,占到总体税收的30-50%,而2011年我国个人所得税为6054.09亿元,占总税收比重只有6.7%。目前个人所得税存在的问题主要在于对财产收入的税收严重缺位,财产资本收入的分类税率大大低于工薪收入累进税率。尽管近来来企业和个人收入所得税占GDP的比重有一定程度的上升,但并不意味着中国正在接纳一种带平等倾向的税收制度。这是因为传统调整财富分配的遗产税和赠予税也直没有开征,也因为中国外企和私企偷漏税情况严重,而税收征管制度漏洞百出,无法对巨额隐性收入征税,据估计每年因此而少征的各类税款可能高达2万亿元(占全部财政收入的五分之一)。另外,同一时期中国的社会保险基金收入由2.7%增加到5.1%。社会保险基金收入增加较多,但也极大的增加了对中低收入阶层的工薪扣除,根据清华大学白重恩教授的研究,中国五项社会保险法定缴费之和相当于工资水平的40%,有的地区甚至达到50%,这一比例超过了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整体来说,尽管近年来政府加大了社会再分配的力度,但在收入来源上,直接税所占的比重仍然太低,过分倚赖增值税、营业税等间接税的状况并没有根本性的改变。而高昂的增值税、营业税提高了商品和服务的价格,成为普通消费者特别是中低收入阶层的沉重负担,扮演了恶化收入分配的负面角色。如李民骐教授所说④,土地转让属于资本账户交易,不是经常账户交易,所以在讨论政府收入时,本文没有过多的考虑土地出让金收入的影响。不可否认近年来随着房价高企,政府的土地出让金收入处于相对的历史高位,为增加民生投入提供了不少的余地,但假以时日这种一次性的收入回落以后,也可能形成一种反方向的挤压作用。

  再来看政府的支出,2000年至2011年文教、卫生、科学研究领域支出在GDP的比重由2.8%增加到5.6%,社会保险基金支出的比重由2.4%增加到3.8%,公共教育、医疗卫生和社会保险等民生领域的投入有了明显的提高,但其在GDP所占的比重仍低于市场经济国家的平均水平。不仅如此,即使是现有民生上的有限投入,也存在着严重的分配不均问题。例如,据中国科学院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国政府投入的医疗费用中,80%是为了850万以党政干部为主的群体服务的。另据监察部、人事部的数据,有40万名干部长期占据了干部病房、干部招待所、度假村,一年开支约为500亿元。据中国统计年鉴,2009年,在1.75万亿元的卫生总费用中,政府卫生支出占27.5%,而个人现金卫生支出仍高达37.5%。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1年我国农民工调查监测报告》,在总量超过2.5亿的农民工群体当中,雇主或单位为农民工缴纳养老保险、工伤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和生育保险的比例分别只有13.9%、23.6%、16.7%、8%和5.6%。在公共教育上,也同样存在着严重的城乡、地域隔离,农村的基础教育资源薄弱,农民工子弟学校被城镇边缘化,受到不公平对待,有的甚至在城市中难觅安身之处。类似的城乡分割在社会保障、医疗保障和住房保障领域留下的痕迹比比皆是,令人触目惊心。

  在政府支出中,维持行政活动的一般性行政支出仍然是最大的一块,又因政府机构、人员臃肿和监督的缺位,而含有大量的非必要开支,其中的三公消费支出尤为惹人争议。政府支出的另一块是政府的投资支出,也常常因为监督不到位的原因,致使支出额的一定比例得以转化为少数人以承包款、工程款等形式回笼的收入,从而构成了中国隐性收入洪流中不可忽略的一股支流。值得一提的是,在当下的财政支出中,还有些并非由政府自身支配却又恶化了收入分配的支出,如2012中国的出口退税额可能会超过1万亿,达到GDP的2%,但这样一笔以减收为名义的不菲支出却流向了企业部门(暂且不论极其严重的骗取退税行为),换回来的是外汇市场中人民币币值不合理的低估,这一过程也进一步恶化了中国的收入分配结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华生,《劳动者报酬占GDP比重的严重误读》

  2.李迅雷,《高收入群体总收入被低估的背后》

  3.李济广,《我国财产数量及其所有权结构估算研究》

  4.李民骐,《政治体制改革能解决收入分配不公吗?》

  本文所引用的数据除文中另有说明以外的,均来源于国家统计局网站(http://www.stats.gov.cn/)的《中国统计年鉴》等资料,部分数据由国家统计局原始数据计算加工而成。

  (文章转载自作者博客,已发于《经略网刊》)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045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