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亨利·基辛格:美中关系的未来——有冲突但并非必然

更新时间:2012-12-25 14:05:27
作者: 亨利·基辛格  

  

  2011年1月19日,在胡锦涛主席结束访美之际,奥巴马总统和胡锦涛主席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宣布将共同致力于一种“积极的、合作的和全面的美中关系”。双方对各自主要关切的问题做出保证,宣布“美国重申欢迎一个强大、繁荣和成功的中国在世界事务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中国则欢迎美国作为亚太国家对该地区的和平、稳定和繁荣做出贡献”。

  此后,两国政府已着手实施上述目标。两国的高级官员已经互访,并将在重大战略和经济问题上的交流制度化。军方之间的接触已经重新启动,从而开启了一个重要的沟通渠道。而且在非官方层面上,所谓的第二梯队也在探讨美中关系的各种可能演变。

  然而,随着合作的增加,争议也日趋激烈。两国的一些重要团体都声称中美之间争夺霸权是不可避免的,而且或许已在进行之中。从这个角度来看,呼吁美中合作显得有点不合时宜,甚至是幼稚的。

  相互指责出现在两个国家内部不同但对等的分析中。美国的一些战略思想家认为,中国的政策具有两个长期目标:取代美国成为统治西太平洋地区的强国以及将亚洲整合成一个服从于中国经济和外交政策利益的排他性集团。在这一思维中,即便中国的绝对军力无法与美国相提并论,但北京仍有能力在与华盛顿爆发军事冲突时构成无法承受的风险,而且它正在研发越来越尖端的手段以抵消美国的优势。中国无懈可击的二次核打击能力还将配备射程不断扩大的各种反舰弹道导弹以及在诸如网络空间和太空这类新领域里的不对称能力。通过外围的一系列岛链,中国可确保海上的主导地位,一些人士担心,一旦有了这种屏障,中国的邻国因对中国贸易的依赖以及对美国的反应能力心中无数,就可能会按照中国人的意思调整各自的政策。最终,这可能导致建立一个以中国为中心的西太平洋地区的亚洲集团。最近美国公布的国防战略报告至少含蓄地反映了某些不安。

  没有任何中国政府官员宣布这一战略是中国的实际政策。他们所强调的其实正好相反。

  美国的战略关切以及与整个东方世界作战的意识形态倾向被放大了。在这些理论中——各种理论版本在美国的左翼和右翼中都有各自的拥趸者——同中国之间的紧张与冲突源自于中国的国内结构。有人断言,和平将取得全球胜利,而不是来自合作诉求。例如,政治学者阿龙•弗里德伯格(Aaron Friedberg)写道:“中国将毫无理由害怕其他的民主国家,更不会对之诉诸武力。”

  在中国方面,对抗性的解释则遵循一种相反的逻辑。他们将美国看作是一个受了伤的超级大国,决心挫败任何挑战者的崛起,而中国则是最没有悬念的挑战者。一些中国人士认为,无论中国多么迫切地寻求合作,华盛顿的固定目标一定是通过军事部署和各种条约承诺来围堵日益发展壮大的中国,从而防止中国扮演中央王国这种历史角色。从这个角度来看,与美国之间任何的长久合作都是弄巧成拙的,因为它将只会服务于美国遏制中国这一压倒性的目标。系统性的敌意甚至有时还会出现在美国的文化和科技的影响中,被描述成一种旨在腐蚀中国国内共识和传统价值观的恶意施压。而最强硬的声音则坚持认为,中国在敌对逆流前一直过于被动,中国应该直面那些有主权争议的邻国,用战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018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