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郭军平:“山头主义”与“用人之道”

更新时间:2012-12-20 11:00:21
作者: 郭军平  

  

  王伦应该是梁山的第一位主人吧,但是这位主人凭借着这八百里水泊梁山倒也没有折腾出什么大事情来。只不过是以一个落第秀才的身份,聚集了数百众喽啰占山为王,啸聚山林,打家劫舍,过着优哉游哉的山大王生活而已!

  王伦没有折腾出什么大事情也许是与个人的眼光和胸襟有关。这样的判断可以从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投奔梁山看得出来,更可以从晁盖吴用一伙的投奔被排挤看得出来。在林冲火拼王伦之前,王伦在梁山并没有提出什么明确的政治口号,也更不可能有什么明确的政治目标。王伦对于林冲的投奔显示出的畏畏缩缩,鬼鬼祟祟以及不明朗的态度已经显示出了王伦的肚才和胸襟。

  王伦欲收不收林冲的狐疑态度大概有二:一是林冲是朝廷重犯,收留林冲恐怕会给梁山带来更大的灾祸,虽然自己目前是落草为寇,但也只是小打小闹,不想有更大的作为,惊动朝野,以致招来官兵大规模围剿;二是林冲本事了得,此身之前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一杆林家枪使得神鬼莫测,风雨不透,百八十人是近不得身的,这样一个龙虎之人困穷之际投奔自己,凭借自己的本领或者是山寨自家兄弟的本领恐怕没有一个人能降服得了吧!收留下林冲这只老虎,今后山寨的位子自己是否还能坐得牢固?

  于是,抱着“小富即安”,打着自己“小算盘”的王伦总是对林冲的落草投奔明里显得客客气气,羞羞答答,暗里却是百般为难,甚至想给些银子把这个祸害打发走。最后又在百般考验之后,看出林冲势孤尚且没有较大野心,完全是一个落架的凤凰,被困的蛟龙。于是才勉强收留了他,给了他一个山寨“四把手”的位置,算是笼络住他,但并没有把林冲视为自己的“核心”力量。

  王伦的小鸡肚肠这就可以看得出是不会有大作为的一位英雄,而只不过是一个“今朝有酒今朝醉”的草包。林冲跟着这样一位只知“过几天太平日子,享几天人生清福”的主子,哪能报夺妻之恨,害己之仇?况且寄人篱下又被人怀疑的日子终究不好受吧!这样,当晁盖吴用一伙上山落草投奔之际,但是又被王伦冷落,终究想以银子相送打发,以山寨穷小容纳不下众位英雄的托词来送晁盖吴用等人时。晁盖吴用等人亦有冲天火气,你王伦以几个银子打发我等,我等又不是没有盘缠,我等劫持的生辰纲的财富就足以够山寨吃几十年,你这样假惺惺的相送不是明里要赶我们下山吗?这里王伦作出的这样的动作其实和开始对林冲的动作一样,在晁盖吴用等想发怒但还有点忌惮山寨“四把手”林冲这只老虎时,吴用还是压住了众兄弟的怒火,他要试探一下林冲的态度。因为,在他看来,除了林冲,收拾其他人还不是小菜一碟。

  心思细密的吴用在探明林冲的虚实以后,就借口假意答应王伦的情意,明天下山,其实在他们下山之前吴用已经把挑拨离间的话说尽,意在借林冲之刀杀掉王伦。果不然,在一番嘘寒问暖之后,在一番送别酒宴之场,林冲终于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拔出尖刀宰了王伦,然后随地就拜,拥晁盖为山寨之主。

  王伦的可悲下场就在于思想上存在着严重的“山头主义”,他既胸无大志,又心胸狭窄,嫉贤妒能。拥有得天独厚之八百里梁山却不能很好的发展,不敢召集天下英才,就是在天下英才走投无路投奔落草之际,不是伸以援手,反而使出明里唱喏惜才,表演假惺惺一套,暗里却排挤打击,落井下石的招数。这怎能不让众英雄气愤,这怎么能不枉费了梁山八百里的好山好水。

  “山头主义”思想既不能让王伦放开手脚发展,也不能让王伦英明的任用人才。在这一点上,王伦和宋江相比,就显得气魄小的多了,胸襟也小得多了。本来,宋江和王伦一样,都是一个秀才的文化程度,“文不过人,武不压众”,相貌出身等也不怎么样。但是,梁山到了宋江手里就蓬蓬勃勃势头很足地发展起来,而且势力越来越大,英雄好汉越来越多,最后惊动朝野,名闻华夏九州。这是什么原因?这正应了曹操名言“山不厌高,水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的道理。

  因此,一个企业,一个单位倘要兴盛,要发展,就不能不去掉王伦的“山头主义”思想,而要像宋江那样大胆任用贤才,唯才是举,不要任人唯亲,任人唯钱。这样企业才能兴盛,单位才能发展;否则,因用人不当,用人不能,庸才者居于上,贤才者居于下,还想要企业的发展,单位的兴盛那岂不是白日做梦,缘木求鱼?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6004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