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储昭根:从改革30年看习李时代的方向

更新时间:2012-12-07 12:44:06
作者: 储昭根 (进入专栏)  

  

  随着中共十八在换届结束,中国新领导、新领导集体开始全面权力交接与接管政权。海内外媒体对新领导人的一言一行备加关注,试图借此以继续端倪、猜测出新任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新领导集体给中国未来带来什么变化、影响,以及有什么新执政思路及前进方向。

  要探讨这一问题,我们必须适当回顾一下过去30年第二代、第三代、第四代中共领导人的主要功绩、成就与失误,从历史大框架中才能找到中国当前前进的方向。 首先,第二代领导人邓小平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在全世界社会主义国家都在实行教条式的计划经济及限制与发达国家交往交流的情况下,从农村开始改革率 先打破这一个桎梏,走上改革开放之路当然是历史性贡献,符合中国发展的历史趋势与世界性潮流。但邓式改革在经济改革与政治改革上一手硬、一手软,特别是邓 小平强烈感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体制的弊端,且相当详尽地论述,但他却丝毫未动,甚至把任何相关讨论与改革视为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予以压制。

  

  “三个代表”步伐太小

  

  第三代领导人是在反腐败呼声与政治改革思潮被强力压制后上台的,但第三代领导人坚持了邓小平的嘱托,他们的最大成就有二:一是实现中国向市场经济的转轨; 二是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与世界经济全面接轨,由此奠定中国世界经济大国的基础。严格来说,经过中共十四大、十五大市场经济改革方向的确立,中国经济改革 至此基本算是结束,此后所谓的“经济改革”应只能算国内政策的调整。

  在中共十五大时,政治改革就曾被预期,但讨论还是相当禁忌。十六大时政治改革就成为社会期待,中国第三代此时提出“三个代表”,对执政党的理念、结构适度 调整,以响应这种期待,一个高度封闭、强调理念的政党对全民开放也应是一个国家现代化改革方向,但步伐太小且缺乏配套改革,最后仅引发党内外一些争论后并 未对中国产生深远影响。

  尽管“三个代表”入宪,但到第四代很快提出自己的“科学发展观”。科学发展从理念本身并没有错,通过科学发展以纠正第二代、第三代改革与发展的失误与过 失。但科学发展必须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体制保障。这样,从第二代、第三代一直迂回回避的政治改革提到胡温的台面。胡温从一开始却是“江规胡随”,实际推行 政策是只顾发展,哪管得上、管得了科学发展?对待民众的利益诉求及矛盾的办法是“维稳”,这导致过去十年成为相当多不良官员政治狂欢的盛宴,而社会矛盾持 续全面尖锐化、台面化!其标志性注解是中国国内维稳经费超越军费!

  胡温的最终成就在社会层面:全面取消农业税、提高城市最低工资、免除义务教育阶段学杂费,建立了新农合、新家保等低水平、覆盖面广的社会保险体系以及废止 已存在20余年的《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等等。还有值得一提的是,胡温10年,中国从世界第六大经济体跃居为第二,外汇储备从2870亿美元上 升到3.3万亿美元,但这还应归功始于邓,成于江的经济改革成果。

  笔者最为看好、最为期待的信息公开、财政公开,胡温政府仅开了个头,“三公”经费更多的只是象征意义,力度与进展并没有人们期待的那么大。伴随着新媒体的 发展,批评政府、领导人最终被认可与接受。胡温也适度放开媒体缓解了社会怨气,并借此对地方违法乱纪官员施压。与此同时,政治改革呼声从民间到体制内,从 执政党高层再到党的喉舌此起彼伏——政治改革已确定成为中国全社会共识!

  

  发展方向被既得利益绑架

  

  面对政改呼声,第四代政治理论创新是继科学发展观之后,提出“和谐社会、和谐世界”理论,但与第三代“三个代表”理论一样并没有解决中国现实最根本、最关 键、最核心的问题——经济改革与政治改革的不协调,权力与权利的相冲突。相反,过去十年,群体性事件高发,房价物价高涨,官场更加腐败、社会分配更加不公 以及国企垄断加剧、民营经济生存艰难,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恶性报复社会事件频发,治安恶化,民众对食品、药品安全、公共安全的担忧加剧。

  在国际方面,由于过去十年片面强调一心一意谋发展,中国亦错失战略布局、解决领土问题最佳时机,坐等美国重返亚太,让周边国家从领土、岛屿争端中渔利,从 而使中国外部安全急剧恶化。更为严重的是,随着分配收入改革十年内有目标无进展,贫富分化、权力私有化、官员特权化的加剧,中国发展方向已被既得利益绑 架,发展方向已被锁定——权贵资本主义。

  对此,中共新领导人习近平把十八大定位为举什么旗、走什么路亦是恰到要害。笔者认为中国走闭关锁国的老路是根本不可能——改革开放使全体中国人受益,使权 贵利益最大化!而所谓改旗易帜的邪路却极为可能——笔者所理解的不是报告中所指照搬西方模式,而是执政党实质上全面代表、维护的权贵利益,其政府继续强化 对升斗小民暴力维稳政策,这就意味着这个依靠工农起家的政党不管它自己怎么说、怎么宣传,最终都是走上了与广大民众对立、自身改旗易帜的邪路!

  一句话,没有全面的政治体制改革,不仅中国经济改革的成果得而复失,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所设计的改革方向、执政党的政策路线也无法保证与实施。这不能 说不是对习近平、李克强的最重大考验,也是中国另一历史转折时刻。习李如何避免改旗易帜的邪路,如何从重重危机与挑战中杀出一条利国利民的血路,限于篇 幅,且待笔者下回分解。

  

  (原载《联合早报》2012年12月6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968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