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郎咸平:“财政悬崖”是美国的政治手段

更新时间:2012-12-07 00:59:58
作者: 郎咸平 (进入专栏)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再过几周美国就将遭遇“财政悬崖”,但无论在公开场合还是私下,美国白宫与国会共和党人在如何设计减赤方案的问题上依然针锋相对。美国“财政悬崖”谈判陷入僵局。在关注美国“财政悬崖”的同时,“债务上限”也同时逼近上限。

  我在《财经郎眼08》一书中提到中国人会比美国人在乎,中国媒体会比美国媒体恐慌,这是什么原因?

  第一,我们持有美债比较多,所以恐慌,其实这跟老百姓的关系是不大的。我觉得最重要的原因是大家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儿,其实美债怎么可能会有危机?美债是金融产品,是在全世界排名第一的金融产品,是不可能出现危机的。

  其实美债危机那只是一个政治的手段,是一场奥巴马跟国会之间的博弈。美国国会目前是共和党控制参议院,因此对于奥巴马,很多事情他推不动,推不动的结果呢?府院之间就有很多冲突,这是政治的问题,而不是美债的危机。他们是把美债危机当成一个爆发点,双方角力、斗争,这才是原因。

  通常情况下,我们认为美债在很长一段时间被我们看作“避险天堂”,几乎不可能违约可能。我们大家都没搞清楚,美国为什么有这么高的债务?基本上很多的债务积累是来自于金融海啸时期,那时美联储发了3.3万亿的紧急信贷资金,然后美国财政部又搞了7000亿的问题资产救助计划,这之后,美联储跟财政部又共同花了1万亿购买美国的房地产债券,加起来就是5万亿,还有一些拉动内需、替老百姓减税之类的政策,所以2009年美国的财政赤字是1.41万亿,2010年的财政赤字是1.29万亿,这些都是赤字的来源。可是你要晓得,美国发这么多债是为了救助当时出了问题的银行、保险公司等,不像我们是拿去搞高速公路之类的东西,那样你需要很多年才能收回来,还有可能根本就收不回来了。美国不是这样,它把债投给公司,比如说以花旗银行为例,美国财政部投钱给花旗银行,总共搞到34%的股份,然后美联储借给花旗银行大概200亿美金,同时投资的还有科威特投资局。最后我们发现,科威特投资局跟美国一起投资的时候,它赚了37%。也就是说,美国的投资不但没有亏钱,反而有很高的回报,透过这个所谓的“债务”,它还赚钱回来了。

  所以,我们并没有认清美国政治的本质。我们担心美国会用类似于量化宽松这样的政策,把欠中国的债务给赖掉、稀释掉。但是我们也应该意识到除了美元,还有欧元以及还有别的货币可以购买。所以,当今天我们怪美国搞量化宽松、乱印美钞、对我们不利时,要晓得这就是金融大战。我发现我们整个中国,尤其我们这个专业学术界的反应让我感到担忧,连我们的学术界都不太能搞清楚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另外,美国有一个制度是我们中国政府没有的,叫预算制度。美国的预算制度值得我们学习,那是什么样的制度呢?奥巴马总统,他是没有权力随便用钱的,用钱一定要透过国会的拨款,国会投票通过之后,他才能用钱。但是他马上就要竞选了,因此共和党就跟他对着干,奥巴马想做任何事情,只要是有利于他连任的事情,共和党所控制的议会就都不同意,比如说奥巴马想降低失业率,想创造就业机会,共和党控制国会就是不通过。

  预算制度非常重要。也就是说,如何能够控制政府不乱花钱,这才是国会的责任。国会要对老百姓负责,因为它是老百姓选举出来的。因此,这就造成了府院之争,这个制度让美国政府非常头痛,而我们现在缺的就是这种预算制度。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967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