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乐玉成:对国际变局与中国外交的若干思考

更新时间:2012-12-03 22:23:27
作者: 乐玉成  

  

  [内容提要]冷战结束20多年来,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世界呈现出更加纷繁复杂的新变化。当前国际变局中出现的新兴政治力量崛起、新威胁新挑战增多、新舆论场影响增大的特点,已经并将继续对国际关系产生广泛而深远的影响。在中国与世界相互影响更加深刻的背景下,观察研究当代中国需要秉持客观理性的心态,把握好中国战略走向。今后一段时期,中国外交仍会面临各种大事、急事和难事,外交服务于国内发展稳定的任务将更加艰巨繁重,因而需要着力统筹好六方面关系,不断开拓外交工作新局面。

  [关键词]国际变局 中国与世界 中国外交

  [作者介绍]乐玉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部长助理,主管政策规划事务和国际问题研究工作。

  

  一

  

  苏联东欧剧变,冷战行将结束之际,国际关系理论界曾有“历史终结论”一说。时隔20多年,我们再回头看看这一论断,不免有恍如隔世之感。当前,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和社会信息化的时代大潮汹涌澎湃,新理念、新主义、新力量、新体制层出不穷,并相互交融交汇交锋,激荡着更大的变革浪潮。形势发展表明,历史远没有终结,也不可能终结在某种主义和制度上。历史车轮滚滚向前,世界不断呈现出纷繁复杂的新变化。当前国际形势中就有“三新”特点及趋势,值得我们认真思考和重视。

  一是新兴政治力量崛起。美国专栏作家扎卡利亚在《后美国世界》一书中指出,目前我们正经历着以新兴大国和发展中国家等“他者的崛起”(the rise of the rest)为标志的第三次权力转移。与历史上传统大国的崛起不同,当今新兴力量的崛起不是一个或几个国家的崛起,如当年的美国、德国、日本等,而是一批又一批来自亚非拉的新兴国家呈现出群体崛起、梯次跟进的态势。由新兴力量代表组成的“金砖国家”机制得到扩大,合作水平不断提升,合作内涵更加丰富,国际影响与日俱增。继“金砖国家”之后,印尼、土耳其、墨西哥、智利等一大批地区大国也在快速发展,不仅在推动世界经济复苏方面作出了重要贡献,而且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中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这些新兴国家已经占据“二十国集团”的半壁江山。据英国智库预测,到2020年,美国、中国、日本、俄罗斯、印度、巴西、德国将成为全球七大经济体,其中的新成员多为新兴经济体。当然,新兴力量的真正崛起仍需要一个过程,其间也会遭遇曲折和困难,有的甚至会中途掉队,但新兴力量和发展中国家整体发展壮大的趋势难以逆转。这些新兴力量不仅使世界增加了一批有活力、有潜力的经济体,更形成一种壮观的国际和地缘政治现象,代表着非西方世界数百年来第一次崛起为国际重要政治力量,将极大地影响世界格局和力量对比,对推动世界多极化和建立国际新秩序具有深远意义。

  二是新威胁新挑战增多。除了军事冲突、军备竞赛等传统安全威胁外,人类日益面临诸如金融危机、网络安全、气候变化、核扩散、能源安全、水资源和粮食安全等非传统安全威胁和挑战。同以往相比,这些新威胁新挑战呈现出几个显著特征:首先是其攸关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涉及世界未来繁荣稳定和各国人民的幸福安康。如能源资源、水资源和粮食安全等问题,与发展问题密切相关,已成为引发地区冲突和动荡的根源之一。其次是呈现多样性、传染性、联动性、突发性特点。在全球化背景下,一国与他国、国内与国际、传统与非传统等各种问题和挑战相互交织,牵一发而动全身。一国的问题往往很容易溢出国界,波及周边乃至世界各国。如一名突尼斯街头小贩的自焚竟然在整个西亚北非地区引发一场前所未有的政治大地震。目前的叙利亚局势牵动着整个地区和国际秩序的激烈碰撞。源于美国华尔街的国际金融危机已经冲击到世界各国。占欧洲经济总量仅2.3%的希腊债务危机,已经让整个欧洲陷入严重困境。中国虽与美、欧相隔万里,但无论是身处北京、上海大城市的工人还是远在四川、贵州偏僻山区的农民,都能切实感受到国际金融危机的巨大震荡。再次,这些问题都瞬息万变、复杂难解,有的问题甚至在一段时间内“无解”。美国在阿富汗、伊拉克打恐十年,付出巨大代价,但恐怖主义依然十分猖獗,打恐难有穷期。当前,世界各国经济社会运转日益依赖网络,网络攻击对国家和世界的安全威胁显著上升,也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面临的共同安全课题,如何切实维护网络安全,各国仍然没有万全之策。面对各种超国界、跨领域的全球性挑战,一国力量,不管它有多么强大,也难以有效应对,因而需要国际社会集思广益、携手合作。在这些新威胁新挑战面前,旧思维旧方式都行不通了,国际社会需要与时俱进、创新求变,从机制体制、观念理念、方式方法上进行改革,为老问题寻找新答案,为新问题寻找好答案。

  三是新舆论场影响增大。新媒体的迅速发展是当今世界备受关注的社会现象。进入21世纪以来,以新媒体为代表的信息技术迅猛发展,特别是以即时通讯、博客、社交网络为主要内容的第二代网络技术(WEB2.0)的爆炸式发展及其广泛运用,正在以令人目眩的速度缩小着世界的时空距离,冲击和改变着人类的传统生活方式、思维观念和政治社会生态。美国知名专栏作家弗里德曼称,信息技术革命已成为当今世界最重要的趋势。随着新媒体技术的发展和网络工具的普及,非政府组织、跨国公司甚至个人越来越多地参与政府决策,舆论影响力日益增大。国际权力正从主权国家向非国家行为体、从政府向个人、从社会精英向普通民众分散。每个人借助于网络和社交媒体就可能成为一座电台、一张报纸、一个信息源,甚至成为新的影响力中心,具有强大的动员和组织功能。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提出,在信息化推动下,个人、企业、非政府组织、恐怖分子、社会运动等都成为影响国际政治的重要变量,削弱了各国政府对本国事务的控制能力。政府和领导人的决策重心改变,既要处理好国内具体事务,更要善于倾听公民社会的声音,讲出打动人心的故事,赢得信息战。

  上述“三新”特点已经并将继续对国际局势、国家关系和各国治理产生广泛、深远的影响:一是国际局势更加动荡无序,全球和各国内部治理问题突出,国际社会面临共识难、决策难、行动难的局面;二是国际权力更加分散,单极格局难以为继,世界多力量中心正在形成,中等国家和地区强国不断崛起,甚至非政府组织及草根阶层发言权也在显著上升;三是社会价值理念日趋多元多变,过去被奉为圭臬的西方价值观和体制模式频频失灵,华尔街神话破灭,甚至被一些媒体指为“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而新兴国家的发展理念和道路日益受到重视;四是变革潮流方兴未艾,国际社会正在积极探索新的治理方式,各国都在制订新的发展战略,构建于己有利的地缘政治格局,力争在未来竞争中赢得优势。

  

  二

  

  世界的巨大变化深刻影响着中国,中国的快速发展也深刻影响着世界。作为一个拥有13亿人口的大国,中国在过去33年里取得了年均增长近10%的经济发展成就,如今已经跃升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特别是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中国成功应对危机,连续5年保持9%以上的经济增长速度,成为拉动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同时,中国广泛深入参与国际事务,日益被推向国际舞台的中心,在维护世界和平稳定、促进国际合作和全球治理中发挥着更加重要的作用。

  在此背景下,国际社会更加关注中国,对中国的未来作出种种预测,其中有不少是冷静的分析,客观的解读,但也有一部分人的“中国观”很令人失望,西方媒体有关中国“威胁论”、“崩溃论”、“责任论”、“强硬论”等此起彼伏。最近,西方舆论界又冒出一个“中国不确定论”(uncertain China),认为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正处在转型的关键期,未来发展的前景存在很大变数,中国经济增长可能已经到头了;称中国难以突破“国强必霸”的历史铁律,随着民族主义日益上升,中国将来强大了未必会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这些看法反映了一部分人对中国发展前景的担忧和疑虑,虽可以理解,但我们难以苟同。事实上,精确预测任何一个国家的发展前景,都不是件容易的事,但在观察研究当代中国时,有几条线索是不能忽视的,也是十分清晰的。

  第一,中国的大政方针和战略取向是明确的,不会走“回头路”。比如,中国将坚持改革开放不动摇。胡锦涛主席2012年7月在中国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重要讲话中指出:“我国过去30多年的快速发展靠的是改革开放,我国未来发展也必须坚定不移依靠改革开放”。要“更加自觉、更加坚定地推进改革开放”。可以说,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中国的今天,离开改革开放,也没有中国的明天。中国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背离改革开放这一战略方针。再比如,中国将坚持科学发展观不动摇。

  科学发展观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指导方针,是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须坚持和贯彻的重大战略思想。这些年中国之所以能经受住国际金融危机、特大地震等风险和挑战的严峻考验,又办成了奥运会、世博会等一系列大事、喜事,实现了国民经济又好又快的发展,正是得益于科学发展观的指导。今后,我们要破解各种发展难题,应对各种危机挑战,实现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同样离不开科学发展观。还比如,中国将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不动摇。走和平发展道路,奉行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推动建设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这些对外政策宣示已经上升为中国的国家意志,转化为国家发展规划和大政方针,落实在中国发展进程的广泛实践中。和平发展是中国历史文化的传承,是中华民族的基因。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近日撰文称,他研究中国几十年,发现2000多年来中国从未侵略过任何国家,国际社会有理由对全球和地区秩序以和平方式发生变革感到乐观。中国把反对霸权主义写进了中国宪法以及中国共产党党章,“恐怕世界上还没有哪个大国、哪个政党能够这么做”。实践证明,我们走和平发展道路走对了,这条路符合历史潮流和时代要求,符合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没有任何理由加以改变。

  第二,中国的发展前景是光明的,不会走“下坡路”。中国在过去30多年里一直保持近10%的增长速度,世界也许已经习惯了中国的高增长,因此,2012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速“破8”便引起不少人的“不习惯”和担忧。对此,应该客观全面地加以分析和解读。一方面,欧债危机、发达经济体经济陷入停滞、外需萎缩、各种贸易保护主义等外部环境中的消极因素对中国经济形成较大冲击;同时,中国自身经济运行中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矛盾也趋于突出,亟待克服解决。另一方面,也要看到,经济增速放缓也是政府主动调控的结果。中国主动将“十二五”国民经济发展预期目标定在7%,将2012年的GDP增长率调低到7.5%,目的就是腾出手来着力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确保经济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而从长远看,特别是横向比较看,中国仍处于上升态势,有望在未来较长时期内保持平稳较快的增长速度。目前中国正在加快调结构、转方式、扩内需,特别是积极推进城镇化进程。迄今,中国的城镇化率仅为51%,同发达国家80%的平均水平或美国95%的水平相比,还有相当可观的潜力可挖。据专家估计,中国的城镇化率每提升一个百分点,就意味着1000万农民进城,这是中国扩大内需的重要来源。美国一位经济界人士指出,中国人均资本存量只有美国的1/10,进一步投资空间巨大。西方经济衰退影响到中国的出口,但现在中国对出口的依赖已大大减少,出口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已由2007年的近40%降至目前的29%。可以说,在克服当前面临的经济社会困难,努力保持经济又好又快发展方面,中国仍有非常大的回旋余地。中国经济不会“硬着陆”,中国发展前景是光明的,中国将会继续给世界带来机遇和贡献。

  第三,中国将继续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会走“西化路”。胡锦涛主席近期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重要讲话中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党和人民90多年奋斗、创造、积累的根本成就,必须倍加珍惜,始终坚持,不断发展”。评判一个国家的政治制度是否优越,最根本的一条就是看它是否促进这个国家的发展繁荣和人民幸福安康。从经济社会发展取得的历史性成就到人民生活水平明显改善;从综合国力迅速增强到国际影响力大幅提升,“中国答卷”已经证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一条正确的道路。20世纪90年代以来,不少西方学者和中国学者都对中国政治权力的合法性进行了大规模的调查研究,得出的结论是中国政治制度的合法程度相当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符合中国的国情,得到民众的广泛支持,具有强大的生命力。中国不会采取西方的三权分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957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