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庞大鹏:俄罗斯的政治现代化

更新时间:2012-11-05 11:07:33
作者: 庞大鹏  

  2010年12月10日,总统助理德沃尔科维奇表示,任何一个认真观察梅德韦杰夫所作所为的人都会明白,他希望留任第二任期,继续致力于实现既定任务和目标[19]。上述表态都释放了一个政治信号:梅德韦杰 夫的政治体制改革的理念与举措是符合俄罗斯政治发展要求的。如果这个信号成为整个精英阶层的政治共识,这对俄罗斯政局未来的走向的影响不可低估。

  2010年6月15日,“统一俄罗斯”党总委员会提出战略任务是在国家杜马选举中获胜,竞选口号是成为国家现代化的动力和面向未来的党。统俄党提出了“保守主义现代化”的理念。2010年4月3日,俄罗斯共产党召开中央全会,中心任务就是讨论俄罗斯现代化问题。久加诺夫做了题为“社会主义现代化——俄罗斯走向复兴之路”的主旨报告,正式提出了“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思想。公正俄罗斯党由于未能及时表态支持现代化战略而面临危机。一是领导层危机。2010年2月,公正俄罗斯党主席米罗诺夫公开指责普京,统俄党马上威胁利用该党在上院的主导地位,投票罢免米罗诺夫上院主席的领导职务。二是组织危机。原人民党古德科夫分化出一个支持现代化战略的联盟运动“前进,俄罗斯”。三是思想危机。公正党虽然指责统俄党保守主义现代化,但它自身并没有提出契合现代化战略的思想体系。截止到2010年12月18日,俄罗斯民众对于政党的信任率指数,“统一俄罗斯”党为54%,遥遥领先于其他党派;俄共为6%,俄罗斯自由民主党为6%,公正俄罗斯党为5%[20]。可见,现代化战略已经成为俄罗斯政治发展中重大议程。只有把握住甚至主导这一议程,才有可能得到民意支持进而在2011年国家杜马选举中赢得先机。

  (三)对社会思潮的影响

  俄罗斯国内对现代化的讨论越来越热烈[21]。围绕着现代化的思想内涵,俄罗斯出现了“自由主义现代化”、“保守主义现代化”以及“社会主义现代化”等一系列概念。

  “自由主义现代化”认为现代化应触及俄罗斯社会的方方面面,重点是为个人的创造性自我实现提供一切机会。他们认为达到这一目标的途径是推行大规模的政治改革,为政治和经济竞争创造条件,实现绝对的媒体自由,而这将会成为清除官僚主义壁垒和限制垄断者的有效手段。代表性文献是2010年2月被视为梅德韦杰夫智库的现代发展研究所发表的《21世纪的俄罗斯:理想的明日图景》。报告展望了国家的未来图景:俄罗斯是拥有强权总统和强大两院制议会的联邦国家;中右派和中左派两个政党成为国家政治制度的核心;地方行政长官由地区直选产生[22]。2011年3月,该所发表的《赢得未来:2012战略》,再次重申了自由主义政治现代化的基本理念,认为维持政治现状,就很难解决阻碍现代化进程的腐败、官僚主义等问题。

  “保守主义现代化”反对一切激进的革命,主张以妥协手段调和各种社会势力的利益冲突。“统一俄罗斯”党主席格雷兹洛夫认为,现代化与保守主义不矛盾。现代化是任务,是过程,保守主义是意识形态。正因为统俄党是保守主义者,所以他们才关心国家的现代化。只有实现经济、社会领域和国家管理的现代化,俄罗斯才能保持俄罗斯的价值和历史记忆,保持俄罗斯作为一个强国的所有一切事物。俄罗斯是俄罗斯,俄罗斯需要自己的现代化模式,不能照搬别国的经验[23]。俄罗斯的民主机制在面对危机时加强了国家机制的改革力度,其实质在于在加强俄罗斯主权原则的同时,不妨碍民主制度的发展,以便保持发展势头,维护政治稳定。有了稳定的政治体制,才能团结整个社会抵御包括经济危机在内的危机现象,从而使所有公民和社会集团享受物质福利、拥有自由和公道[24]。保守主义现代化的常量是文化、精神、爱国主义和国家力量,其变量是指科学的发展、新技术的运用和民众生活水平的提高[25]。变量因素的确定无疑与普京在“统一俄罗斯”党十大上的表态密切相关。一方面,普京表示,尽管俄罗斯发生了金融危机,但俄罗斯发展绝不会放弃既定的发展战略;另一方面,普京指出,“统一俄罗斯”党的政治前景,直接取决于现在如何解决国家和世界面临的问题[26]。

  “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核心依然是俄共以前所坚持的要将自然资源和战略性部门收归全民所有,认为国有化是发展科学、振兴技术和社会变革的主要资金来源[27]。

  可见,俄罗斯精英集团内部对于发展道路的争辩至少已经摆在台面,并出现了激进自由派与温和保守派的区别[28]。梅德韦杰夫的现代化战略对于政治精英层面的共识以及社会层面的情绪与心理也都产生了重要影响。梅德韦杰夫不仅通过提出现代化战略确立了自己的风格,还被认为符合俄罗斯发展阶段的要求。一部分政治精英认为,与西方建立现代化联盟需要梅德韦杰夫这样的适度、理性、平和与现代的领导人,而且还认为梅德韦杰夫扩大了政治参与,政府与社会以及政党之间的政治沟通比普京八年大大加强。这样的共识对梅德韦杰夫寻求连任是有利的,不排除梅德韦杰夫民意反超普京的可能性。

  从梅德韦杰夫一系列的表态来看,其政治体制改革的意愿不仅仅是满足于在现行体制内的有限的调整。梅德韦杰夫的现代化战略的确不是一个任期所能完成的。因此不能排除梅德韦杰夫有想连任继续推行现代化战略的意愿。2010年12月21日,著名政治家丘拜斯表示,梅德韦杰夫很可能会参加2012年的总统大选,竞选第二个任期;普京参选的可能性不大[29]。事实上,梅德韦杰夫的新闻秘书和智库领导人已经多次声明梅德韦杰夫需要新任期推进现代化战略。梅德韦杰夫本人在2010年12月6日也表示:最重要的事情是保持政权的连续性与政策的连贯性。如果俄罗斯国内形势正常与稳定,如果他有相当的公众支持度,他不排除参加总统大选。梅德韦杰夫强调的政策延续性当然不是指“普京计划”,而是指全面现代化战略[30]。俄罗斯政局出现的这些新变化及其可能带来的影响需要继续密切跟踪。

  

  三 政治现代化的前景

  

  政治现代化战略的实施前景与俄罗斯发展面临的一系列基本问题互为影响。现代社会由一种双向运动支配:市场的不断扩张以及它所遭遇的反向运动,即把市场的扩张控制在某种确定方向上[31]。现代社会的国家重构也正是在这种双向运动的张力中进行的。对于俄罗斯而言,在推动市场经济与建设公民社会的双重运动中,国家始终是权力资源的中心,拥有在双重运动中保持一定张力的主动权。而俄罗斯政治现代化的成功与否,也首先在于这种主动权是否以正确的社会判断和治理方式选择为基础。

  俄罗斯建立国家与市场原则相结合的新经济模式的变革道路是逐步调整和逐渐形成的。在建立新经济秩序的过程中如何把自发因素与计划因素相结合同样是俄罗斯需要权衡的重要任务[32]。普京强调国家的权威,针对的是叶利钦时代占统治地位的认为市场万能的自由主义。普京的第二任期又提出在“主权民主”思想基础上衍生出来的主权经济,强调的是国家的、民族的经济,是国家调节的经济,是本国政府而不是跨国公司管理的经济。在主权经济的基础上,俄罗斯又形成了超大规模的国有经济。到了梅普组合时期,梅德韦杰夫提出必须实现国有经济成分的现代化。梅德 韦杰夫认为,国有经济的比重原本不低于40%,但在应对金融危机的过程中,国家在经济中的作用又再次提高,从长远看这对俄罗斯发展没有好处。

  可见,在实现现代化的过程中,俄罗斯一直在致力于解决国家与市场的关系究竟如何协调,什么样的国有经济结构符合俄罗斯的战略任务。国家、市场与企业三者的关系是构成经济发展道路和模式的首要问题,如何安排、协调和优化三者关系是经济制度和经济调控机制的核心。俄罗斯的政策所要实现的目标并不单纯是混合经济,而是要让经济的国有与私营两个部分紧密协作,国家参股生产部门,同时保持着对宏观经济的调控,并随着时间的推移改变平衡,偏重私营[33]。现代化战略的实现取决于建立创新型经济模式和实现经济现代化,但经济结构改革困难重重。苏联早在20世纪70年代就提出调整经济结构,但历届政府都没能改变这种不合理的经济结构,降低对外部市场的依赖程度。90年代改革开始以后,即使有市场的参与,俄罗斯的经济结构也没有好转,在很多方面甚至更为恶化。俄罗斯经济结构调整的任务非常艰巨。

  在实现现代化的过程中,俄罗斯还面临国家作用与官僚制度得以强化的政治局面。无论是联邦制改革、行政改革,还是政党体制改革,确定制度、建立机制仅仅是第一步。改革必然涉及权力、利益的分配和再分配问题。在这方面,中央与地方的关系,官僚集团与掌握着国家大部分经济的财阀寡头之间的关系,仍然是问题的关键。普京执政以来强力部门势力不断扩张,执行权力逐步加强。官僚体系强化的同时也引起了其他的政治问题。在当前俄罗斯的政治体制下,精英的很大精力被耗散在把持权力或在集团内部重新分配权力上[34]。普京也指出,俄罗斯的国家机关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是一个搞形式主义、贪污受贿的体系,它不是致力于改革,更不用说致力于高速发展了。显然,依靠这样的国家机关是不可能实现现代化战略的。但是,对于政治领导人来说,改革官僚机构,触动官僚阶层的特权和利益,不仅困难大,而且风险更大。

  反腐败治理同样任重道远。腐败问题已成为俄罗斯发展经济和实现强国战略的重大障碍。

  2010年4月13日,梅德韦杰夫签署了《反腐败国家战略》和《2010~2011年国家反腐败计划》,这被认为是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梅德韦杰夫指出,在执行“反腐败国家计划”的过程中,必要的法律都已制定,现在该具体落实了。2010年4月6日,梅德韦杰夫在反腐败委员会会议上还提议对受贿官员处以高于受贿金额数倍的罚款,直至没 收财产[35]。然而,虽然梅德韦杰夫直接领导“国家反腐败委员会”,但腐败已经渗透到俄罗斯社会肌体,成为一种生活方式,民众对于反腐败普遍缺乏信心。

  人的社会心理的改造也不可忽视。实现人的现代化,是现代社会进步的基本目标和必要条件。但是,俄罗斯国民对于皇权和权威的崇拜、对国家的依赖由来已久。如何让民众实现自我完善和更好地发挥聪明才智,是俄罗斯发展的迫切需要。

  实现现代化战略不仅对俄罗斯自身发展产生重大影响,也对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乃至全球国际形势和国际格局演变产生重大影响。当前,俄罗斯与西方关系的回暖,实则为各方互有需求。对俄罗斯来说,改善与西方关系是为梅德韦杰夫的全面现代化服务,其外交遵循了借助西方实现现代化的思路;对欧美来说,地区安全、能源安全、伊朗核问题等都有求于俄罗斯。俄罗斯与欧美之间一贯拥有的不信任、地区安全、发展理念等结构性矛盾,依旧困扰着双方关系的实质性发展。从较长时期看,俄罗斯如何处理好同西方的关系,为国内的改革和发展创造和平与合作的国际环境,这是俄罗斯实现现代化过程中面临的又一大挑战。

  总之,赶超西方,实现国家现代化,这是贯穿俄罗斯历史的一条红线,而如何处理传统和现代的关系则是俄罗斯现代化战略成功与否的关键。在实现现代化的过程中,在承认自由、民主、人权和市场经济是俄罗斯发展方向的基础上,还要与俄罗斯传统和文化相结合。如何把民主的价值观同俄罗斯国情结合好是政治现代化的核心问题。

  

  庞大鹏: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副研究员

  来源: 《俄罗斯中亚东欧研究》2011年第3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872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