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尹江铖:莲华精舍谈话录

更新时间:2012-11-04 10:06:07
作者: 尹江铖  

  

  题记:2012年11月1日晚,学生访老师于莲花精舍,就信仰、艺术、古典、现代、政治、教育诸问题请教于老师,以下是谈话记录。

  

  生:老师,找你一次不容易啊,得攒一些问题,这个……不敢浪费你的时间。

  

  师:呵呵……

  

  生:您吃了吧?

  

  师:吃了。坐。

  

  生:我觉得这个有时候读书还不如找您一次啊,呵呵,会理顺很多东西,也会激发出很多东西。

  

  师:呵呵……过去的好老师,都是在谈话中教学生,学生也在谈话中学习,尤其是对终极性问题的学习上更是如此。当然了,谈话嘛,不一定要跟我谈了,呵呵,要学遍四海呀。

  

  生:呵呵,我觉得书本的东西,和作者本人的思想还是有差距的,尤其是对终极性问题,比如人应该如何活着的问题,本来就不好诉诸笔端,如果仅仅诉诸书本,远远是不得要领的。

  

  师:对,这就是老师的重要性啊,哈哈……我吃老师这碗饭才不惭愧,才有必要存在老师这个职业。

  

  生:呵呵,嗯。

  

  师:最近怎么样啊?

  

  生:我就要给您汇报呢,我最近感觉不是很好,感觉到了一个平台期,一天无所事事,好多问题隐隐约约的有自己的答案,但又不清晰,清晰度不足以有力的指导生活的工作。

  

  师:不要紧,慢慢的讲,我们慢慢的讨论,看是不是能解决。

  

  生:首先是我现在没有以前用功了,有些事明知道不对,但就是一日推一日,感觉有些逃避,有些颓废,怎么办?

  

  师:或许你现在需要的是安静,先做到安静下来,冷静下来,再看看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到了什么程度,分出个先后顺序来,慢慢的再想办法。有时候,这或许也是一种缘分。

  

  生:可能最大的问题是我思想支撑出了问题吧,对认为应该做的,正确的事,不那么坚定的认为就一定正确,所以容易找到借口。对认为不应该做的事,错误的事,也不那么坚定的认为就一定不对,也容易找到借口。

  

  师:呵呵,这也是个普遍的现象,不单单是你个人的问题,我自己也经常有的。

  

  生:前面的几年,我不是这样的,我信仰佛教,读了很多佛教的经典,论典,我受佛教的影响太深了,尤其是宋明以来的净土宗对我影响极大。我如痴如醉的研读过净土宗的论典,净土宗的大宗师们,如蕅益大师、莲池大师、印光大师、夏莲居居士,黄念祖居士的人格魅力,他们的思想,无不让我觉得,人的一生,照着他们所走的路走,朝着他们指给自己的方向去努力就行了。我严格的按照宋明净土宗所倡导的修行方式去实践,当我觉得我走不下去的时候,当我觉得非常非常累的时候,我都一遍一遍的呼唤和祈祷,因为有榜样在,因为觉得其指导思想是绝对正确的,所以我没有任何的借口可以找,所以,我也就很努力。

  

  这种认为宋明佛教思想绝对正确,严格按照其思想要求自己的生活持续了近四年。但是今年四月二十五号,我经历了一次非常大的信仰危机。

  

  师:说说看。

  

  生:我一直是按照净土宗的方法修行,每天念佛10000遍,期间有很多学术界所谓的“神秘体验”。

  

  师:比如?

  

  生:比如有一次念佛,忽然深刻的明白,感同身受的明白,八识里面,只有第七识是个坏的,前六识都是好的,就第七识把事情坏了。当时明白过来时不由自主的开心,笑个不停。还有一次,在屋内念佛,无意间转头看见窗外正在建的大楼,心里自然地说出一句话:“佛性见也未?平地起高楼”。类似这种神秘体验有不少。

  

  师:嗯,那么今年是怎么一回事呢?

  

  生:今年四月份,我的修行感觉非常好,可以说整个人都在一种宗教性的氛围中,崇高,宁静。整个人好像处在一种气功态中,个人与周围的界限消失了,时间也变得模糊,总之那种感觉像梦一样,非常奇妙,又有些怪怪的……

  

  师:继续。

  

  生:这种情况持续了十来天吧,到四月十一号的早晨,我如往常一样读一会书,念一会佛,正念着,突然地明白了,我很坚定的知道,念佛的路走到头了,无路可走了,深深切切的明白什么叫心生万法,一切的一切历历在目,但一切的一切又仅仅是一个了了觉知。一切的一切仅仅是一个了了觉知,而了了觉知又只是眼之所见,我一下子明白,生与死,确实是不存在的,生死根本就是个假的命题。心里只不断的浮现和念叨四个字: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四个字的佛号,再也提不起来了。

  

  我很肯定,佛教所谓顿悟,所谓亲见本来面目,就是这个,因为我很肯定,走到这,已经无路可走了,心路断绝了。就如同不知道一个胡同有多深,不知道一个胡同走到头是什么,听别人说,或者自己没走到头,那种理解和脑子里的描绘,都是不完全自信的,这个只有自己知道。但是一旦自己走到头,自己就非常自信的明白,嗯,我走到头了。不管别人怎么说,自己也非常明白,自己走到头了。我就这这种感觉,到现在也是如此。

  

  师:嗯,继续往下讲。

  

  生:刚开始的时候,心里不悲不喜,或者稍稍有点喜悦吧。但接下来的几天,心里却莫名的难受,特别不习惯。很不安。老师,我对信仰很虔诚,但我必须诚实的说出我的内心的看法,我觉得,四月十一日所悟,确实就是佛教所谓的顿悟,也就是说,宋明以来佛教所谓亲见本来面目见的就是这个,这个我内心非常肯定,因为这点看法,确实是我辛苦得来。但是,我觉得,如果将这种神秘体验,作为佛教的终极真理,作为一切的根本,则是不对的,或者说,我认为,宋明佛学一开始就错了,这种体验,不过是一种神秘体验而已,并不是什么根本性的东西。走到头是真的,但说走到家则不对!或者说,走错路走到头是真的,但并不是正路。

  

  师:嗯,就是要诚实啊,信仰是哲学的宝塔尖,自己的心才是自己信仰的主体,不论怎么样,只有自己真心承认了的,才能算得上自己的信仰。违背自己心的怀疑,强迫自己相信,接受来的教条,不能算信仰。信仰完完全全是自己的东西。个体性的东西。这也就是为什么哪怕在同一宗教内,也是派别林立,历朝代的大师们,也是各有各的精神面貌,甚至学说有冲突之处。

  

  但是,我们也看到,尤其在佛教里面,难道学说有冲突的两个大师,例子有很多,最近的比如关于无量寿经汇集本的看法,印光大师和夏莲居大居士就有很大的出入。但两位同样是教界公认的大德,我相信,他们两位,也都有了好的归宿。

  

  但是,问题是,对问题看法相反,必然一个对一个错,必然一个在修行上有成就,一个无成就,怎么办呢?传统的解释就是佛菩萨和历代高僧,都是应机说法,我不赞同,我认为,他们的成就之处,不在对教义的解释,而是各自都有自己的坚定的信仰,高在境界上,并非高在学问上。黄念祖大居士,平时讲经经常读错别字,而且是经文里面的错别字,但这并不影响他对信仰的坚定。这种坚定,并非是外来的,而是自己的,实证的。这种实证,并非说给了一个命题,然后他证明是对的,然后相信了,并不是这样,所谓自己的信仰就是自己有了一套与其他人都不同的信仰体系,一种对宇宙人生问题的终极性的解释。当然,学习和借鉴是有的,但完成确实是自己的完成……嗯,你先说你的。

  

  生:对!但是我现在的问题是,自己原来的信仰被自己推翻了,自己个体性的信仰还没有建立起来。

  

  师:推翻了是指什么?

  

  生:这与我这两年读书也有关系。我这两年,读了一点自由主义的书,读了一点基督教神学的书,都对我影响很大,我觉得信仰与读其他世俗的书是毫不冲突的,讨论的都是真理的问题。基督教神学让我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人真的是非常非常有限的存在,从生命到智力,都非常非常的有限。有限的人,不能洞察无限的真理或者说终极的真理。就基督教而言,终极的知识或者终极的善,只在上帝那里,有限的人,是不可以宣称他掌握了终极的知识而代替上帝在人间说话的……

  

  师:很对,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宣称在人间有掌握绝对的、终极的真理的可能性,就是集权和暴力的根源!

  

  生:对!我认为人应该承认自己的有限,这个道理放在佛教中也是成立的!根本不可能有人在现世,在这个世界上达到佛的境界,哪怕是在见解上!

  

  师:我也是这种看法!我认为,佛教的核心,不是不变的心,而是变动的缘!或者说,我们应该更重视对缘这个概念的认识,从而认识心。我认为,无论终极性的佛性也好,佛果也罢,都不能和现实的世界或者以后随着修行的提升所处的更好的世界相分别。真正的心佛众生三无差别是这样的:一切的一切,就是个缘,你的降生,不是单单指你这个肉体的出生,而是指伴随你一生的整个国土、亲族、朋友、事件等等有缘的一切法和你一起降生了。你这个肉体,和你所处的生活世界,这包括一切你当下的情世间和器世间,的总和,才是完整的,整全的你。

  

  如果这种看法不缪,那么,整个修行到成佛的路,不过是缘的变化之路,是缘的问题,而不是先追寻个终极性的不变的心出来,然后再修。

  

  生:关于缘和心性,请老师再说说。

  

  师:嗯,你知道,早期佛教,并不是太提倡心性问题,早期佛教所重视的是因缘问题。其思想大体是由万法因缘而生,因缘而灭,体悟到空的道理。空就是因缘,因缘就是空。空就是因缘,就是法界,法界就是因缘,也就是空。这可以说是早期佛教的核心,而且,我认为不论早期晚期,不论大乘小乘,这都是佛教的核心。当然,我们这么谈话,肯定有失精确,这个下来作为一个学术问题来写的时候注意就行了。

  

  小乘佛教后期才有佛性思想萌芽,大乘佛教把佛性思想进一步发展成为一个重要的内容。而且,大乘佛教也不是一开始就有佛性思想的,印度初期大乘佛教是以龙树菩萨为代表的般若学,以六百卷的《大般若经》为主要经典,其思想一言以蔽之,空而已。这个空啊,即是龙树《中论》所谓: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亦为是假名,亦是中道义。空离不开因缘,因缘离不开空。我认为这才是佛教的核心义理。

  

  生:我觉得也是,但是佛教界一直有种说法,就判教而讲,就是说,佛法其实只有一个佛法,因为时代的不同,众生根器的不同而有种种不同的面貌。遇到经典中有冲突的地方,传统佛教的解释是:那是佛菩萨应机说法,我们不要执着就可以。好像一切的冲突与不同,都归结到“应机”二字上。

  

  师:呵呵,简直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吧?是这样的。我个人是不赞同这种说法的。最起码的来讲,这里面蕴藏着一种很不好的东西,什么东西呢?打个比方,比如一个波旬魔王的眷属,说了一个邪法,我们看到这个法不合适,我们反对的时候,人家照样可以说是应机说法,对吧?从哲学的角度来讲,他们这个说法是不能证伪的,就是说没办法推翻。不能证伪的东西,不是说不能存在,而是不能作为公共知识存在。不能证伪的东西,只能归之于个人,而不能作为知识强加于大众,更不能以之作为评判标准。

  

  生:佛教中也有依意不依语,依了意不依不了意的说法呀!

  

  师:对,但是,什么是意呢?什么是了意呢?意与了意是由谁来决定呢?这个在操作层面上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这个所依之物,不是世俗的有具体时空限制的东西,有具体时空限制的东西明白吧?

  

  生:明白,指的是可以具体描述的客体化的东西,您以前就对内在时间,外在时空,以及内在时间的客体化有过阐述。

  

  师:对。这个所依之物,作为信仰义理,完完全全是内在时间的东西,是没办法客体化而使之有外在的时空属性的。这点理解吧?

  

  生:理解,不能客体化为外在的时空中,就只能存在于作为个体的信仰者的内在时间中。就只能是个体性的东西。

  

  师:对。只能作为个体性东西的,这种被信仰者所依的物,不能作为评判的标准。说白了,哪个了义哪个不了义,根本没有可以说服所有信徒的标准。事实上也是如此。

  

  生:传统佛教认为,在悟道之后,亲见本来面目之后就可以具有阿阇黎资格了,也即是说,具有判别哪个是了义,哪个是不了义的资格了。

  

  师:这个我们这样来看,比如一个人,他撒谎说他悟道了,然后这个人呢,又是一个极富煽动力的人,吸引了一大批弟子,走上了邪路,甚至成了一个邪教性质的组织。这种情况应该归咎于什么?又怎么去驳倒他的说法?显然是没办法驳倒的,因为悟没悟,只有他自己知道,别人没有办法证伪。提倡心性思想,就有思想独裁的隐患,实际上现在佛教就是如此。大师林立,都自诩高深,反正别人也不能证伪。而且,对于心性的强调,使得整个活泼泼的佛教思想死气沉沉,和宋明心学末流没有什么两样。虽然强调人间佛教、强调持戒修福,但都是捎带文章,无挂无靠,可有可无,没有坚实的理论根据。

  

  生:其实我也觉得是,但问题是,不能因噎废食呀!(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869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