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方银:松散等级体系下的合法性崛起——春秋时期“尊王”争霸策略分析

更新时间:2012-10-31 07:27:23
作者: 周方银  

  

  同年,楚成王联合陈、蔡、郑、许等国伐宋,宋向晋求救。先轸说:“报施救患,取威定霸,于是乎在矣。”(50)认为这是晋国成就霸业的机会。狐偃则献计说,楚国刚收复曹国,又新与卫国联姻,如果晋国去攻打曹国和卫国,楚国一定会去救,这样就可以解除齐、宋之围。(51)

  鲁僖公二十八年(公元前632年)春,晋师南渡黄河,先侵曹,后伐卫。卫国国人赶走卫成公以讨好晋国。同年三月,晋军攻入曹国国都,抓住曹国国君。此时,楚仍攻宋不止,宋向晋告急。晋文公对众大夫说:“宋国告急,如不援助,宋会投向楚国,与我们断绝关系;如果直接请求楚国撤兵,楚一定不会答应。我打算攻击楚国,又担心齐国、秦国不愿意,该怎么办呢?”显然,晋文公的意图是要与楚国作战,但又希望在外交上先孤立楚国,为战争创造更为有利的外部条件。

  先轸献计说,不如先激怒齐国和秦国,让他们对楚国产生怨恨。为达到这一目的,先轸提出了一个一环套一环的计策,其环节如下:(1)由宋国撇开晋国单独去贿赂齐国和秦国,借助齐国和秦国的力量请求楚国退兵;对齐、秦两国来说,如果能用优势力量迫使楚国退兵,由此得到宋国的贿赂,是符合其利益的事情,因此它们会答应宋国的请求。(2)同时,晋国把曹国和卫国的土地分给宋国,使宋贿赂齐、秦的付出得到补偿;只要获得足够的补偿,宋国就愿意去贿赂齐、秦两国;(3)如果前两步得到实施,由于曹国和卫国新近投向楚国,楚国肯定不会答应把曹、卫之地分给宋国而自己从宋国退兵,从而会拒绝齐、秦两国的请求。(4)齐、秦两国喜欢宋国的财物,它们的请求被楚拒绝,一定会对楚国不高兴。(5)此时晋国再请求齐国和秦国一起攻打楚国,齐、秦就不会不答应。(52)

  晋文公很高兴,于是把曹、卫的土地分赐给宋国。针对晋国的做法,楚军统帅令尹子玉派大夫宛春向晋国提出要求:请晋国恢复卫君的地位,归还曹国的土地,楚国则相应解除对宋国的包围。楚国的这一提议如果获得实施,将会使卫、曹、宋三国的利益都得到改善,实际是楚对三国都施了恩惠。对这一反建议,晋国难以公开拒绝,因为公开拒绝的结果是晋同时得罪曹、卫、宋三国。对此,先轸又出主意说:不如私下同意复卫封曹,以离间曹、卫与楚国的关系,同时扣留楚国的使者宛春,以激怒楚国,这样,晋楚之战就难以避免,对卫国和曹国则可以等仗打起来后再加以对付。晋文公很高兴,于是扣留了宛春,并且私下答应恢复曹国、卫国,曹国和卫国就宣告与楚国断绝关系。

  晋楚城濮之战就在这样的情况下爆发了,战争的结果,楚军大败。《左传》说晋文公“出谷戍,释宋围,一战而霸”。(53)城濮之战的胜利使晋文公一举成就了霸主地位。

  打了胜仗的晋国,在践土为周天子建造了一座王宫,并在此向周天子献俘。周襄王册命晋文公为“侯伯”,即诸侯之长,(54)让他“敬服王命,以绥四国,纠逖王慝”,即听从天子的命令,安抚四方的诸侯,为王朝惩治邪恶!晋文公以十分虔敬的姿态敬奉周王,曾在践土三次觐见,做足了“尊王”的功夫。至此,晋文公既有了霸主之实,也有了霸主之名,名实相副,行事就更为便利了。(55)

  这年冬天,晋文公召集齐、鲁、宋、蔡、郑、陈、莒、邾、秦等国诸侯在温会盟,惩罚不顺服的诸侯,原来服楚的蔡、陈等国正式表示服从于晋,原先不参加中原诸侯会盟的秦国也参加了会盟。会上,晋文公处理卫国君臣的争讼,将卫成公拘于京师。温之盟以后,晋文公率领诸侯军队围攻拒不服晋的许国。

  在温的会盟,晋文公把周天子也召来了,并带领诸侯拜见天子,还让天子打猎。孔子评价这件事说,“以臣招君,不可以训”。(56)晋文公的这一做法实际逾越了礼制,虽然他试图用让天子打猎的方式加以掩盖。在“以臣招君”的背后,人们可以感觉到的是诸侯以自己的势力在威胁周天子。由此可见晋文公“尊王”背后更多是出于功利考虑,而主要不是发自内心的对王室的情感或者伦理方面的因素在起作用。

  晋文公霸业中最重要的事件是城濮之战。他在城濮之战前令人眼花缭乱的外交运作可以说是一套标准的阴谋之术,在整个春秋时期大国争霸过程中,如此复杂、诡诈和缺乏道德信誉的外交运作十分罕见。类似的做法到战国中后期才逐渐变得多起来。而且,与战国时期任何一个外交阴谋相比,晋文公此战中运用的外交阴谋似乎都并不逊色。(57)

  (四)秦穆公的争霸行为与策略

  当齐桓公、晋文公争霸的时候,秦国实力不断上升,开始在中原舞台上出现。齐桓公称霸的时期,历次诸侯会盟中都没有秦国的身影。直到晋文公称霸时,在温之会中秦才第一次和中原诸侯会盟,参加这次会盟的秦国国君是秦穆公。

  在此之前,秦、晋的关系也十分复杂。鲁僖公十五年(公元前645年),秦穆公发兵攻打晋国,连续三次打败晋军,一直打到韩原这个地方。同年九月,韩原一战,秦国俘获了晋国国君晋惠公。同年,秦穆公释放晋惠公回国,但条件是:(1)晋国送晋惠公的太子圉到秦国做人质;(2)晋国向秦国割让部分土地。其结果,晋向秦“献其河西地”,(58)而且秦国从此开始接管晋河东五城的政事。(59)于是,秦国的势力向东扩展到黄河一带。秦国也在秦晋之争中获得优势地位。

  鲁僖公二十二年(公元前638年),晋惠公病重。在秦国做人质的太子圉听到消息,私逃回国,准备继承君位。这使秦穆公大为恼怒,立即从楚国迎来晋献公的另一个儿子公子重耳,“益礼厚遇之”,并给他在秦娶妻。秦穆公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扶持重耳与太子圉竞争,以便日后更好地干预和控制晋国。(60)

  一次,秦穆公宴请重耳,以国君之礼招待重耳。第二天,秦穆公再次宴请重耳,并在宴席间赋了《诗经》中的《采菽》,重耳赋《黍苗》回应;秦穆公接着赋《鸩飞》,重耳赋《河水》,秦穆公又赋《六月》。在赋诗的过程中,双方都借助《诗经》中的诗句清楚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重耳希望秦穆公帮助他夺取晋国君位,并表示如果成功,他愿意朝见、侍奉秦国;秦穆公对此做出允诺,并预言重耳能够称霸。(61)一场政治交易在宴席问通过对《诗经》诗篇的诵读而达成。(62)

  鲁僖公二十四年(公元前636年)春,秦国武力护送重耳回国,重耳在一些大臣的支持下,将晋怀公赶走,夺取了君位,这就是晋文公。晋文公继位后,派人在高粱将晋怀公杀死。但晋文公在国内的地位还不是很稳固,就偷跑出国,与秦穆公相会。在这种情况下,秦穆公用计诱杀了试图作乱的晋惠公旧臣吕甥和郤芮,并派兵三千护送晋文公回国。晋文公的统治得以稳定。

  秦穆公扶持重耳夺取晋国君位,本是为了使晋国受制于秦。没有想到的是,晋文公是一位十分有作为的君主,在其带领下,晋国实力进一步上升,在诸侯中的地位不断提高,秦国不仅再也不能插手晋国的内部事务,有时反而在晋文公争霸过程中不得不追随晋国。

  公元前636年,王子带作乱,周襄王到郑国避难,并派人到鲁国、秦国和晋国告难。秦穆公听到消息,立即派兵驻扎在黄河边,准备护送周襄王回王都。此事前文已述,其演变的结果是,“晋侯辞秦师而下”,独揽了勤王之功,并获得周王室的赞赏和丰厚赏赐。这件事有趣的地方在于,秦穆公本来准备尽诸侯的责任,而且派出了勤王的军队,但他的军队在晋文公辞谢之后竟然不再参与其事,让晋文公一举获得在中原争霸的重要政治资本。显然,秦穆公没有充分看到勤王的政治价值,这也说明,他在政治上可能不如晋文公高明。

  秦穆公的一个重要优势是其在位时间长。鲁僖公三十二年(公元前628年),晋文公去世,这让秦穆公看到了机会。鲁僖公三十三年(公元前627年),秦试图偷袭郑国而被发现,在回军的路上与晋大战于殽,战争结果晋军大胜,秦军全军覆没。两年后,秦军再次攻打晋国,又被打得大败。过了一年,鲁文公三年(公元前624年),秦再次攻打晋国,夺取了王官之地,在殽地祭拜后回师。鲁文公五年(公元前622年),晋国起兵攻打秦国,围労托鲁牵?ㄍ豕僦?鄣某稹�

  从总体上说,由于强大的晋国横亘在秦国东进的路上,使秦国向东发展的道路基本被堵住。因此,秦穆公主要的成就实际上是在西面取得的。公元前659年,即秦穆公即位后第一年,他就亲率大军伐茅津并取得胜利。公元前640年,秦灭梁、芮。(63)鲁僖公二十二年(公元前638年),秦、晋把陆浑的戎人迁徙到伊川。

  秦穆公在试图向中原拓展实力的同时,也一直在为向西部地区的开拓做准备。鲁文公四年(公元前623年),也就是秦军“封殽尸而还”的第二年,秦穆公把主要注意力从东面转向西面,用由余的计谋,突然向西戎发起进攻,取得重要战果。《史记》记载,秦穆公三十七年,“秦用由余谋,伐戎王,益国十二,开地千里,遂霸西戎”,做了西戎的霸主,周王室也派召公向秦穆公表示祝贺,并赐以金鼓。(64)

  总体来看,秦穆公有称霸的企图,他将兴修的宫殿取名“霸城宫”,(65)又将关中的雍水改名霸水,(66)可见他对称霸具有颇为强烈的兴趣。秦穆公也确实数次试图利用晋国内乱,插手晋国内部事务,使晋为秦的利益服务。在这方面,秦穆公曾经获得一定的成功,但晋文公的崛起使他的企图受到很大挫折。此外,虽然秦穆公在努力操控晋国政局方面颇有心机,但或许由于秦长期处于相对偏僻之地,未能对中原诸侯的观念和行为方式有更深的理解,使他虽迅速出兵,却未能抓住勤王这个大好机会,为中原争霸捞取足够的政治资本,而把机会拱手让给了晋文公。从秦穆公及时出兵的行为看,他并非没有尊王之心,但在晋文公的安排下,这一尊王之心最终没有转化为尊王之举。

  (五)楚庄王的争霸行为与策略

  齐桓公、晋文公之后,下一个成功的霸主是楚庄王。

  楚国到楚成王、楚穆王之时,实力进一步增强,成为中原诸侯的强劲对手。楚成王即位不久就派使者到中原聘问并到周都去纳贡,周惠王以祭肉赐给楚成王,希望楚国“镇尔南方夷越之乱,无侵中国”。(67)试图使楚国安心待在南方,不找中原的麻烦,这显然是周天子的一厢情愿。

  成王之后,楚穆王继位。楚穆王在位的12年间,楚国先后灭掉江、六、蓼、宗等小国,并使北方的陈、郑、宋等国一度归附。楚成王和楚穆王的努力为楚国称霸打下了雄厚的实力基础。

  楚庄王于鲁文公十四年(公元前613年)继位。楚庄王即位之初,楚国公族势力强大,他的地位并不十分稳固。在头三年,楚庄王对内对外都采取了低调的韬光养晦策略。晋国趁此机会拉拢诸侯,使原来臣服于楚的陈、郑、宋都倒向晋国,只有蔡还不服从晋。在楚庄王继位的第二年,晋国攻击蔡国,楚竟坐视不救,以至于蔡不得不与晋国签订城下之盟。接着,晋又召集宋、卫、蔡、陈、郑、许、曹在扈会盟。(68)

  在楚庄王继位的第三年,楚国遭受大饥荒,戎人乘机进攻楚国西南部,楚国周围的一些蛮夷之国也纷纷叛楚,“庸人帅群蛮以叛楚。麇人帅百濮聚于选,将伐楚”。(69)以至楚国北部边境重镇申、息这两个城市的北门都不敢开启,楚国人甚至计划迁都。在严峻的形势下,楚庄王展现出自身的勇气,决定伐庸。濮人部落见楚师大动干戈,就罢兵回去了。楚军先用佯败之计麻痹庸国人,然后分兵合击,秦人和巴人也配合了楚军的军事行动,最后一举灭掉庸国。

  灭庸使楚庄王一战成名,他不仅在危亡之中挽救了楚国,而且在诸侯中初步建立起威信。此时,晋国国君晋灵公暴虐,不得人心,使晋国的声势不如以前。童书业认为,晋国霸业中衰的原因是卿族的骄横。(70)一面是晋国陷入内部矛盾,另一面是楚国在庄王的治理下蒸蒸日上,晋、楚之间的实力对比逐渐向有利于楚国的方向转移。

  虽然在楚庄王继位的当年,晋国曾召集鲁、宋、卫、郑、陈、许、曹诸国于新城会盟,并于第二年又召集宋、卫、蔡、陈、郑、许、曹在扈会盟,但诸侯的态度逐渐发生了变化。晋国可能也感受到其中的变化。鲁文公十七年(公元前610年),晋灵公到黄父打猎阅兵,并再次在扈地会合诸侯。但这次会盟中,“晋侯不见郑伯,以为贰于楚也”。(71)晋灵公显然是怀疑郑国暗中偏向楚国了。郑大夫子家写了一封国书送给晋国当政的赵盾,这封信写得又委婉、又强硬,弄得晋国没有办法,只好派大夫巩朔到郑国去修好,晋国还与郑国互换了人质。(72)

  晋、郑虽然暂时结合,但郑国的态度确实发生了变化。在楚庄王继位的第六年,即鲁宣公元年(公元前608年),《左传》有如下两段记载:一个是“晋侯侈,赵宣子为政,骤谏而不入,故不竞于楚”。这说的是晋国“不竞于楚”,实力已经有些竞争不过楚国了。另一项记载的是:“郑穆公曰:‘晋不足与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8532.html
文章来源:《世界经济与政治》2012.6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