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胡玉坤:农村妇女问题——应对全球化挑战的国际政策干预

更新时间:2012-10-25 20:47:16
作者: 胡玉坤 (进入专栏)  

  以及除了别的以外,享受一切社区服务和推广服务的益惠,以提高她们的技术熟练程度;

  

  (e)组织自助团体和合作社以通过受雇和自雇的途径取得平等的经济机会;

  

  (f)参加一切社区活动;

  

  (g)有机会取得农业信贷,利用销售设施,获得适当技术,并在土地改革和土地垦殖计划方面享有平等待遇;

  

  (h)享受适当的生活条件,特别是在住房、卫生、水电供应、交通和通讯方面。

  

  资料来源: http://www.un.org/womenwatch/daw/cedaw/text/econvention.htm

  

  联合国1975-1995年间召集的四次世界妇女大会都无一例外对农村妇女问题进行了辩论。除了第一次世界妇女大会之外,后三次大会通过的国际文书都是在《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的框架指导下制定的。

  

  1975年在墨西哥城召开的第一次世界妇女大会是针对妇女问题及妇女眼中之世界问题的第一次政府间大会,其主题为“平等、发展与和平”。这也是首次较系统阐述农村妇女问题的一次全球大会。大会通过的《墨西哥宣言》宣称:

  

  “世界上各个广大地区农业部门的现代化,是进步的不可缺少的要素,这特别是因为它创造了机会,让千百万农业妇女参与发展工作。各国政府、联合国、联合国各专门机构及其他主管区域性和国际性组织,都应支持以尽量利用潜在力量并培养农村妇女自力更生为目的的各项计划项目”(第21段)。

  

  这次大会上通过的《为实现国际妇女年目标的世界行动计划》特别重视改善处境最为不利的妇女群体尤其农村和都市贫民妇女的地位。制定该计划的决策者其时已意识到:

  

  “在许多国家,妇女占农业劳动力的较大部分。正因为如此,加上她们在农业生产、粮食准备、加工和销售方面发挥的重大作用,她们的劳动便成为一项重要的经济资源,虽然如此,如果考虑到在农村干活的人缺乏技术设备、教育和培训。那就可以发现在许多国家中,这个方面的妇女处于特别不利的地位。”(第9段)[21]

  

  为此,它就减轻妇女劳动负担,提供培训,创造就业机会及提供社会服务等若干方面提出了一些应对之策。譬如,它建议应采取适当的措施使农村妇女了解其权利并为她们提供各种援助(第40段);发展学龄前儿童日间托儿所及节省时间和劳力的其他办法以减轻农村妇女繁重的工作负担(46段);发起特殊运动鼓励更多妇女和少女参与农村、社区和青年等方面的发展方案和政治活动,并帮助她们在这些方案中取得参加培训领导能力的机会(66段);提供综合性或特别的培训方案使农村女孩和妇女能充分而有效地参与经济和社会发展,其中包括现代农业方法和设备的使用、合作社、企业经营、商业销售、畜牧和渔业方面的培训以及卫生、营养、计划生育和教育方面的培训(77段);努力创造各式各样的经济机会,鼓励并支持自营职业和自助活动(92段);优先关注使农村地区妇女有更多机会享受健康、营养及其他社会服务,以便使她们能充分参与发展活动,改善家庭生活,提高生活质量(110段)。

  

  墨西哥城大会还通过了一个“农村地区妇女状况”的决议。决议呼吁各国政府在以下三个方面采取行动:1.辨明需求并以更大的财力和政策来支持各项农村发展方案的制订和执行,特别是加惠于在农村过着贫穷生活而地位又低男性一等的妇女的那些方案;2.进行必要的统计和资料搜集工作,确定并评估妇女参加生产活动的情形,并衡量各项方案在改善农村生活方面的业绩;3.作为任何农村发展方案的一个主要部分,确保农民家庭中妇女的法律平等和经济权利[21]96。全球妇女在这次聚首时发起的“联合国妇女十年”(1976-1985)运动随后在世界各地普遍铺开,并开创了促进男女平等全球努力的一个新时代。

  

  为了评估五年来妇女融入发展的进展,1980年在哥本哈根召开了第二次世界妇女大会。这次大会通过的《联合国妇女十年:平等、发展与和平后半期行动纲领》将农村妇女列为需要加以特别关注的一个优先领域,并浓墨重彩地阐释了农村妇女的困境及其解决方案。除了在第198-200段做了集中阐述外,有关农村妇女段落也分散在整个报告很多地方。《行动纲领》关切地描述了第一次世界妇女大会以来五年中全球化力量加剧的一些现象:边缘化农村妇女的就业和教育处境每况愈下,女文盲实际人数因而增加;很多妇女从正规部门流向糊口农业或手工业等非正规部门;在农业部门,由于无法获得土地、信贷、财政和技术等资源,妇女的工作和生活受到了急速变迁的很大冲击;迁移对妇女的负面效应也在不断显现。

  

  为了开发妇女的潜力,增强其对本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切实贡献,这次大会呼吁增强妇女对社会、经济和政治生活的有效参与。为此,《行动纲领》提出的建议触及了妇女生产和生活的更多维度。这从它确定的有待各国政府采取行动的一些优先领域中可略见一斑。这些优先领域主要包括:废除农村发展立法中歧视妇女的规定;使农村妇女认识到其权利以便她们能行使权利并从中受惠;确保农村妇女有与男性平等利用、享用和开发土地的实际和法定的权利;提供足够的财政资源来开展研究工作特别是实地研究工作;衡量农村妇女对农业劳动、无酬家务劳动、供家庭消费的粮食生产所做的贡献,并监测发展所造成的影响;向农村妇女提供适当的技术和训练,使她们能改进和推广其传统的小规模家庭工业;鼓励农村妇女参加各种形式的劳工组织;促进农村妇女更有效地参与社区的文化、政治、经济和社会活动;应用适当技术,建立并加强必要的基本设施以减轻农村妇女的劳动量;鼓励妇女有效参加扫盲运动和培训活动;提供训练并确保充分分配物资、技术和财务资源,改进农村妇女在农业和非农业领域的就业机会,以避免农村人口外流及其不良后果等等。这次大会也专门通过了一个“农业和农村地区妇女”的决议[22]。

  

  尽管仍以满足农村妇女的需求为取向,但较之墨西哥大会的《行动计划》,这个《行动纲领》涉及的主题更多,范围也更宽了。1985年在肯尼亚内罗毕举行的第三次世界妇女大会在前述两次大会的基础上有了新的推进。到这次大会通过《到2000年为提高妇女地位前瞻性战略》(NFLS)时,国际决策者已认识到,男女平等不再是一个孤立的问题;所有发展问题都与妇女问题密不可分。因此,这个纲领着眼于从更宽泛的发展角度提出应对措施。《战略》在很多段落都提到了农村妇女问题,特别是在174-188段“粮食、水和农业”部分做了重点阐述。它提到:应使妇女充分参与发展项目整个周期的所有阶段,包括规划、执行、监测和评估,以确保妇女得到同她们在这些领域的重要贡献相称的适当利益和报酬(174段);鉴于农村妇女的贫穷和缺乏土地的现象到2000年将大幅度增加。它敦促各国政府应作为优先事项在农村发展方面实行公平和稳定的投资和增长政策,以保证重新分配本国的资源(175段); 各国政府应建立多部门方案以促进农村贫穷妇女的粮畜生产能力,创造非农业就业机会,并主要通过支持建立充足的儿童保育设施,减轻这些妇女及其子女的工作量,扭转其贫困趋势(176段);应采取各种措施确保农村妇女能得到土地、资本、技术、专门知识和其他生产资源(182段)[23]。

  

  与第三次世界妇女大会相隔十年后,1995年在北京召开了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由于迈入90年代以来主流发展大环境的变化,加上“社会性别”这个革命性概念的引进,这个文件在阐述农业和农村中的性别平等问题时取得了一些突破性进展。《北京行动纲领》(BPFA)可谓促进社会性别平等和赋权妇女的一个里程碑式的全球政策框架,系统提出了国际社会、各国政府、非政府组织及私有部门在12个关切领域促进妇女发展和赋权妇女的战略目标和行动计划。其核心是使社会性别观点(gender perspective)融入联合国系统和成员国政策和行动的主流。整个文件在26段都提到将社会性别观点或问题主流化的问题。这个《行动纲领》也是一个赋权妇女的国际政策文件。整个文件前后同样有约26段提到了妇女赋权。在第一章“任务说明”中它就开宗明义指出:

  

  “《行动纲领》是一个赋权妇女的议程。其目的在于通过充分而平等地参加经济、社会、文化和政治决策,加速执行《提高妇女地位内罗毕前瞻性战略》,并消除妨碍妇女积极参与公共和私人生活所有领域的障碍。”

  

  进入上个世纪90年代之后,全球化的滚滚浪潮已势不可挡。自那时以来召开的各种发展大会都对全球化的影响更为敏感,并从不同的发展角度给予了关注,《北京行动纲领》也不例外。它提到:

  

  “宏观和微观经济政策和方案包括结构调整方案并不总是考虑到它们对妇女和女童特别是贫穷妇女和女童的影响……全球的趋势深刻改变了家庭的生存策略和结构。农村向城市移徙在所有区域都大幅度增加”(20段)

  

  “妇女特别容易受到经济情况和结构改革进程的影响,因为结构改革改变了就业的性质,有些情况导致丧失工作机会,甚至专业妇女和技能熟练的妇女。此外,许多妇女由于缺乏其他机会而进入非正规部门”(151段)。[24]

  

  为此,它十分强调需要实施促进农业和农村中社会性别平等和赋权女性生产者的政策和方案。《纲领》一以贯之地继续关注一些经典主题,其中包括教育与培训、保健及其他社会服务、获得土地、信贷、资本、技术、推广服务等生产性资源、对妇女无酬劳动的承认、减轻妇女劳动负担等等。它也特别关注在全球化背景下凸显出来的一些新主题,包括妇女的性与生殖健康、对妇女的暴力、环境退化对农村女孩和妇女的影响等等。

  

  在20世纪90年代以前,除了世界妇女的盛会外,主流发展大会较少触及农村妇女问题。唯一的例外是1979年7月在罗马举行的世界土地改革和农村发展大会(WCARRD)。这是首次关注农村贫困问题的一次世界大会,堪称人类反贫困之战中的一个里程碑。这次大会认识到了妇女在农业和非农的社会经济生活中至为重要的作用是成功实施农村发展政策、规划和方案的先决条件。为此,它将农村妇女视为农村穷人中的特殊群体并试图将她们纳入主流发展之中。这次大会通过的“原则宣言”和《行动纲领》合在一起后来成了广为人知的《农民宪章》。《行动纲领》共分为12个部分,其中第4部分即“使妇女融入农村发展”。在勾勒政府应考虑的行动时,它围绕以下四个方面提出了16条具体建议。这四个方面分别是:法律地位的平等;获取农村的服务;妇女的组织与参与,教育与就业机会。这些建议与同年通过的《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中涉及的农村妇女条款互为呼应,但覆盖的主题更多也更全面。这个《农民宪章》为在主流农业和农村发展中促进妇女的全面融入提供了重要指南[25]。

  

  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全球化的步步逼近,一系列全球发展大会接二连三地召开。除了妇女外,还涉及环境、人权、人口、社会发展等主题。这些大会都多多少少注意到了农村妇女这个庞大的弱势群体。例如,1992年世界环境与发展大会通过的《21世纪议程》共40章,仅在题为“为妇女谋求可持续和公平发展的全球行动”的第24章中,就有几处专门谈到了农村妇女:建立农村银行系统以便促进并增加农村妇女获得信贷、农业投入物与工具(24.3g);各国应采取紧急措施避免发展中国家正在迅速发生的环境与社会退化,总的来说这些影响到了农村地区遭受干旱、沙漠化、森林砍伐、武装冲突、自然灾害、有毒废弃物以及不适当农业化学品使用之后果的妇女和儿童的生活(24.6);在发展中与发达国家建立将服务于向妇女传播环境无害技术的农村和城市培训、研究与资源中心(24.8g)[26]。

  

  除了人权公约和国际会议的文书之外,联大几十年来通过的有关农村妇女的决议也是这个政策体系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早在1975年,联大第30届会议就通过了一个“农村地区的妇女”的决议。它敦促所有政府在其各自计划中注意收集有关农村和低收入地区妇女地位和作用的相关数据并将社会经济发展建立在实现男性和妇女充分与平等合作的基础之上。它还要求联合国秘书长准备并提交旨在使农村妇女能充分利用其潜力并对社会的发展做出贡献的非正规教育方案的指南,也敦促联合国等组织对于旨在将农村妇女充分融入发展的政府方案和项目给予特别的关注[27]。

  

  如表2所示,1982年以来,联大通过了13个题为“改善农村地区妇女的境况”的决议。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之后,联大根据新情况不断更新内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838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