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涛:国民党政权溃败的政治学分析

更新时间:2002-07-04 13:06:00
作者: 张涛  

  

  国民党溃败大陆是20世纪中国历史最重大事件之一。

  国民党之前身同盟会是民国的缔造者,1911年有南京政权之建立。虽然,旋即由孙中山让位于袁世凯,历尽劫波,然而,在1927年又重新建立南京政权,从而实现了国民党的统治。抗战8年由于美国的支持,国民党不仅没有打穷反而打富了,[1]并拥有美式装备的庞大军队,占据着全国的大部分地区,同共产党相比,有着明显的优势。可是,仅仅只有4年的时间,国民党就被共产党击败,1949年南京政权崩溃。

  导致国民党于抗战胜利4年后在大陆的统治猝然崩溃的主要原因是什么?海内外许多认识国民党溃败大陆原因的论著主要重点放在社会经济根源和军事根源之上,笔者则更看重的是影响国民党溃败大陆的政治因素和体制因素。

  

  一

  

  国民党溃败大陆当然是国民党军事失败和共产党军事胜利的结果。海内外的学者对这一问题发表的言论很多,概括其要点,从国民党方面讲:蒋介石在战略上屡次出现失误,他对战争进程的直接干涉使前线指挥系统发挥不了正常的效能,坚守东北消耗了最精锐的30万军队,使国共军事力量对比在1948年发生了巨大转变;以及,缺乏有学识的军官,普通士兵的贫困,自上而下的萎靡不振,国民党内部派系斗争,政工人员制度不健全和取消部队政治教育等等。均是国民党军事失败的原因。共产党方面,毛泽东战略战术的高明,实行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的战略方针,解放军将领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士兵拼搏杀敌,攻无不克;以及,优秀的组织训练和宣传教育,优秀的谍报活动;全党上下团结一心,目标一致,是迅速打败了蒋介石,解放了全中国的重要原因。[2]

  国民党的军事失败和共产党的军事胜利,虽然是国民党溃败大陆最直接的表现形态,然而,这本身并不是一个单纯的军事问题,实质是一个政治问题。它反映出的是国民党内战政策的失败,这是政治上的失败,是国民党大政方针的错误。换言之,国民党1946年的内战政策是国民党溃败大陆的直接原因。

  从1949年看,内战的结果是共产党取得了胜利,国民党才因此溃败大陆。可是,从1946年看,共产党决不想打这场内战。1946-1949年的内战是国民党强加给共产党的。

  众所周知,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共中央在\"七大\"方针的基础上,确定了走和平发展的道路及\"和平、民主、团结\"的总方针。\"它既不是国民党所攻击的什么假和平,又不是中共党内一些人认为的仅仅是为揭露国民党而制定的权宜之策。\"[3]重庆谈判就是中共坚定走和平发展道路及实行\"和平、民主、团结\"的总方针,进行世人瞩目的政治改革活动的最先成果。

  在这一时期,中国共产党是坚定走和平发展道路的。1945年10月9日,毛泽东在答复英国记者甘贝尔的12项问题时指出:\"目前中国只需要和平建国一项方针,不需要其它方针。\"\"在全国实现和平、民主、团结的条件下,中共准备作重要的让步,包括缩减解放区的军队在内。\"毛泽东还说:\"如果联合政府成立了,中共将尽心尽力和蒋主席合作,以建立独立、自由、富强的新中国,彻底实行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4]1946年1月10日,毛泽东向全党发布停战通告,认为国共双方达成的《关于停止国内军事冲突的协议》是:\"全中国人民在战胜日本侵略者之后,为建立国内和平局面所作之努力,今已获得重要之成果。中国和平民主新阶段,即将从此开始。\"[5]反映了中共期盼和平民主的良好愿望。

  在政治协商会议结束的第二天,1946年2月1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目前形势与任务》党内指示,认为\"中国走上了和平民主建设的新阶段。\"并指示全党:\"中国的主要斗争形式目前已由武装斗争转变为非武装的群众的议会斗争,国内问题改由政治方式来解决。党的全部工作必须适应这一新形势。\"[6]

  中共期盼和平民主、不打内战的愿望是真诚的,并有认真准备、具体部署。2月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确定了中共参加国家宪法审议委员会、国民政府委员会和行政院的人员名单。具体提出周恩来、董必武、吴玉章、博古、何思敬为宪法审议委员;毛泽东、林伯渠、董必武、吴玉章、刘少奇、范明枢、张闻天、彭真为国府委员;周恩来、林伯渠、董必武、王若飞分任行政院副院长、两个部长及不管部长。[7]3月6日,毛泽东为中共中央起草的给晋冀鲁豫局、华东局、华中分局并告晋察冀、晋绥的指示,又对裁军作出了具体部署。提出:\"你们三处兵额最大······我们意见,第一期精简三分之一,并于三个月内外完成。······第一期完成后,取得经验,第二期再精简三分之一。\"[8]走和平民主道路,用政治方式解决国共冲突当然要裁军,由此可见中共对和平之诚意。然而,在中共裁军之时,6月,蒋介石发动全面内战。

  全面内战爆发后,中共中央最初采取的方针是以自卫战争粉碎国民党军队的进攻,继续争取和平的前途。7月20日,毛泽东在为中共中央起草的《以自卫战争粉碎蒋介石军队的进攻》的党内指示中讲:\"只有在自卫战争中彻底粉碎蒋介石军队的进攻之后,中国人民才能恢复和平。\"[9]

  所谓\"自卫战争\"其特征有二:其一,是战胜蒋介石或打败蒋介石的方针,不是打倒蒋介石的方针;其二,是争取继续同蒋介石和平建国的方针。换言之,在战场上战胜蒋介石,使蒋介石知难而退,然后,仍与蒋介石和平建国。是为制止内战,恢复和平而战。

  中共为和平建国作了不懈之努力。只是在1946年11月,国民党包办的\"国民大会\"召开;1947年1月,国民党政府宣布解散军事三人小组;2月,国民党限令中共驻南京、上海、重庆中共代表于3月5日前全部撤退;3月,国民党军侵占延安。在这种形势下,迫使中共中央不得不放弃自卫战争方针,而实行人民解放战争的方针。

  所谓\"解放战争\",就是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换言之,用战争推翻蒋介石的统治,建立一个没有国民党反动派的新中国。这意味着共产党对用政治方式解决国共冲突已不抱希望。并且,共产党的确最终在内战中打倒了蒋介石,迅速实现了解放战争的胜利,解放了全中国。

  由此可见,国民党在大陆的失败,是国民党最终放弃用政治方式解决国共冲突而选择内战的结果。蒋介石和国民党内的一些人过于迷信武力可以解决中共问题了。就这一点而言,美国政府的决策者相对则比较清醒,他们看到国民党\"绝对没有能力用军事手段镇压共产党\",他们担心蒋介石如果发动内战\"可能导致共产党控制全中国\"。[10]

  国民党一意孤行实行武力政策,反而自食其果,最终被武力消灭。所以,国民党的失败就是他的内战政策的失败,是战略选择的错误导致的必然结果。国民党在1946年选择了内战,就是选择了灭亡。他本来是有机会选择和平、民主、团结的建国道路的。他掌握着主动权,中共又有诚意,不断地让步,而全国人民则期盼和平。历史给了他机会,不断地等待他作出明智的选择。但是,他最终选择了内战,走上了自我毁灭的不归路。枪杆子里面可以出政权,但也可以毁灭政权。

  

  二

  

  选择内战,就是选择了灭亡。当然国民党蒋介石在主观上选择内战的目的是想坚持一党政治和一人独裁,不想开放政权。所以,国民党溃败大陆是坚持一党政治和一人独裁的结果。

  一党政治、一人独裁是国民党在大陆统治时期政治体制的基本特征。1948年虽由\"训政\"改行\"宪政\",但实质未变。

  国民党一党政治的理论,发端于1905年中国同盟会组成之始,坚定于1914年中华革命党组成之时,而成熟于1924年国民党改组。至1925年国民党制定《中华民国国民政府组织法》,其第一条规定:\"国民政府受中国国民党的指导监督,掌理全国政务。\"这种理论已见诸法律。而对一党政治制度作出具体规定的是1928年10月3日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第172次中央常会制定的的《训政纲领》。[11]

  《训政纲领》其列述的党治的原则有三:①训政时期政权由国民党代表行使;②训政时期政府由国民党产生,并对国民党负责;③训政时期关系政权的法律由国民党制定,并由国民党来修正与解释。所以,一党政治就是国民党掌握政权,既没有人民民主,也没有民选的议会,而是由国民党的代表会议代替民选的议会行使立法权,并产生政府。民主国的人民与政府的关系,在训政时期即是国民党与政府的关系。政府的权利由国民党给与,政府由国民党产生,人事由国民党安排,政策由国民党决定。

  一党政治还有一尤为重要特征是在训政时期除国民党是合法政党外,其他政党没有存在的合法性。1929年3月国民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的《确定训政时期党、政府、人民行使政权、治权之分际及方略案》中规定:\"中华民国人民须服从拥护中国国民党,誓行三民主义,接受四权使用之训练。努力地方自治之完成,始得享受中华民国国民之权利。\"[12]有学者曾对此评论道:\"引申的说,有两方面的意义:一是凡不服从或不拥护中国国民党的人民,是没有国民权利的,因此亦无集会结社的自由。当然不能公开组党;二是凡享有国民权利的人,既都服从并拥护中国国民党,那么纵使不是党员,也不会去另行组党。\"[13]

  可见,训政制度就是国民党的一党专政,不但不许他党过问政治.而且亦不容许他党合法的存在,所以理论上在训政时期全国只有国民党为唯一合法的政党。

  而国民党内还存在一人独裁制度。中国国民党一大通过的党章曾为孙中山特设\"第四章总理\"一章,是以孙中山为总理,而不是设总理这一职位。总理为当然的全国代表大会的主席和中央执行委员会的主席。总理对于全国代表大会的议决有交复议之权。对中央执行委员会的议决有最后决定之权。这是国民党内个人独裁权力的合法来源。孙中山之后国民党不再设总理。l938年3月国民党临时全国代表大会议决蒋介石取得\"代行党章所规定总理之职权\"的总裁地位,这是蒋介石的个人独裁权力的合法来源。1939年国民党五届五中全会通过的《国防最高委员会组织大纲》又规定,国民党总裁兼任国防最高委员会委员长,统一指挥党、政、军事务。且明文规定委员长可以\"不依平时程序\",以命令处置\"党政军一切事务\"。[14]从这个意义上讲训政时期的国民党政府不仅是一党专政政府.还是一人独裁政府。\"训政\"本是孙中山有利于训练人民行使政权的工具,实际上则沦为蒋介石行使独裁权力的工具。

  从比较的观点看,南京国民政府与北京民国政府最大不同,是南京国民政府建立了制度化的有统治力的政党体制,而北京政府是军阀干政,没有一个政党具有统治能力,没有一个有力的政党体系。这一时期,在中国政局中扮演决定性角色的是军阀,而不是政党。蒋介石虽然是军事起家,但他争夺的是国民党的最高权力。蒋介石拥有独裁者权利的合法来源于国民党的党章,\"代行总理职权\"。中国国民党的训政,表现了在中国一个有统治力的政党体系的出现。

  从政党政治的标准衡量,国民政府政党体系的形态是独一政党制。这种政党体系可称为一党专政,不是民主竞争的政治结构。在这种政治结构中,不容许政党之间的合法竞争,而政党政府化。

  现代政党是为组织政府而存在的团体,其功能是为了最终实现对政府的政策及人事的控制权。在多元的政党体系中,这种政党的功能则是通过各政党在-定政治的主张或利益的号召下,以从事候选人的提名和竞选的活动来实现的。在-党体系的政治结构中,政党功能的实现则属必然的现象。一党体系下决定政府政策和政府领导人选的过程,完全是在单一政党的范围内进行的。中国国民党的训政就是一个典型。

  从政治学角度来看,对政党体系的价值判断标难重要的不是政党的数量,而是政党体系的力量和适应性。这种政党体系能否吸收同化因现代化而产生的新社会力量,换言之、政党体系的力量和适应性表现在增加了以下的可能性:产生政治抱负和政治意识的新社会力量被动员起来,参与体制而不是反对体制,为接纳新集团的加入可以提供制度化的组织和程序。如果政党体系不能提供这种可能性,则将产生政治不稳定的现象。

  在一党体系中,很清楚,新社会力量只能靠参加这个党才能进入体系。在这个意义上说,-党体系远比多元的政党体系接纳新社会力量的管道较少。一党体系中的政治领袖能对动员新社会势力进入体系予以高度的控制,他们没有竞争的推动,因而无须为保住权力而扩大其号召而把新社会势力引入政治体系。他们限制或控制政治动员的能力,易失去作为政治参与及吸收新集团力量的政治引荐功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80.html
文章来源:《中州学刊》2001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