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韩德强:当代武训

更新时间:2012-09-16 21:00:58
作者: 韩德强  

  

  在毕节汽车站,我见到了龙相。他全然没有龙的外相,一眼望去就是一个普通的山区农民。他身材瘦小,面容黝黑,脸上明显有了皱纹,显得憔悴苍老。唯一让我感到独特的,是他的笑容,善良到腼腆的笑容。

  我是从学生那里听说龙相的。他们说,在贵州大山深处,有一位叫龙相的退伍军人,自费办学,吸引了周围十里八乡的小学生,挤垮了附近的公办小学。但是,公办小学的老师们在县、乡、村政府的支持下,占领了这所民办小学,只给龙相留了一间教室和办公室。结果,龙相这一间教室里挤进去了208名小学生,公办的教室里却空空荡荡。

  为了办好学校,龙相四处借款,甚至不得不向月息10%的高利贷低头。为了还债,暑假期间不得不到附近的小煤窑打工。断了照明电,就点废旧的橡胶条批改作业。橡胶条燃烧产生的有毒废气,不幸夺去了他大女儿的生命。乡亲们都说他傻,也都念他好。

  我听了,不禁心生敬意,也禁不住好奇:真有这样行乞办学的当代武训?这次有机会到贵州,特别想见见这位传奇的小学老师,也验证一下真假。

  一路中巴换重卡,重卡换摩托,摩托换双脚,终于来到毕节市纳雍县董地乡青龙村玉龙小学。小学正在暑假期间,有一些大学生也慕名而来,在此支教。我走走看看听听,逐渐理出些头绪,故事慢慢清晰起来。

  龙相家人丁兴旺,父母育下七个孩子,五男二女,龙相是老大,1963年出生。从小,长兄为父,担起了家庭的重任,学会了为大家操心出力,唯独没有自己。母亲不识字,总是念叨着睁眼瞎的坏处,唯一的希望是让孩子们能断文识字。1986年龙相从部队复员,就想办学,但身上只有100元复员补助,解决不了问题。龙相只好先出去打工。到1995年,龙相终于回村,在几间破旧的房子里办起了学前班。第一年,每个学生每半年收费19元,招生19人;第二年,25元,招生36人;第三年,30元,招生120人。前三年,共招生学生175名,总计应有学费收入9720元。实际上,龙相还不收困难学生的钱,每年大约三分之一的孩子免交学费。这点儿钱,连基本日常开支都远不够,更不用说养活自己了。没钱,咋办?只好再出去打工。不料,出去20多天回来,母亲已经过世了。

  提起往事,龙相至今仍然涕泪满面。母亲的心愿时刻不敢忘记,不得已,龙相只好借高利贷了。前前后后,一共借过5万多元,靠欠新债、还旧债度日。平时,除了繁重的教学工作外,龙相还得起早摸黑地种地,养牛,喂鸡。到了暑假就去挖煤。青龙村吃水困难,每天一大早他还得翻山越岭去背水。

  1997年,龙相的故事见了报,毕节市领导被感动了,特批了21万元为龙相建教室。1998年至2002年,龙相过了一阵舒心日子。扩建了教室,龙相如鱼得水,周围学校的学生纷纷改换门庭,转到玉龙小学,学生因此增加400人。2001年,龙相的学生首次小升初统考,就有两名学生分别夺得了全县的第一、第二名。

  但是,福兮祸之所伏。周围学校的老师面上无光,在某些地方领导的支持下,抢占校舍,赶走龙相老师和他的民办教师团队,只为龙相保留了一间教室和办公室。龙相忍辱负重,一心扑在学生上,名声更大了,吸引力更大了。这一间教室和办公室里摆满了课桌椅,中间不留走廊,竟然容纳了208名学生!相反,同一幢教学楼里由公办教师上课的其他教室里却学生不多。

  太富戏剧性了!如果不和青龙村的老乡交流,如果不听一听学生们的心声,如果不见一见龙相家的茅草屋、毛坯房,很难相信这是真实的故事。也许我孤陋寡闻,就我所知,中国大地上,恐怕很难找到一位民办教师,比龙相的故事更动人。感动中国,龙相应是第一人!

  龙相的行为告诉我们一个简单的道理,人心最重要。人心好了,没有钱,没有房,没有上过师范的民办教师,可以教出优秀的学生。人心坏了,再多的经费,再好的条件,再有保障的工资,再严格的考核制度,也换不来对学生的热爱,教不出合格的学生。所以,制度万能论者到此止步!

  临别之际,龙相送了我几张办学的照片。他忧心忡忡地告诉我,现在他处境危险。不但因为他曾经上访状告那些强占校舍的人,还因为他管闲事,状告当地学校侵吞扫盲经费,用小学生顶替文盲村民应付检查,骗取扫盲优秀奖的事。万一出了事,一定请我作个见证。我只好安慰他,有青龙村那么多善良的老百姓的通风报信,他们也干不成坏事!龙相听了,似乎相信了,宽心了许多。

  怎么看待龙相?我相信,大多数人都会被他感动。但是,我的一些朋友却不以为然。因为他们都对《武训传》风波记忆犹新。清末有一位行乞办学的人,叫武训。新中国建立后不久,因为武训的故事被搬上荧屏,引起了一场大讨论,至今余波荡漾。其基本逻辑是,武训不反抗腐朽没落的满清政府,而是为满清政府培养孝子贤孙,当统治阶级的奴才走狗,散布改良幻想,阻碍革命觉悟。武训受到了满清政府的表彰,我们革命政府应该加以批判。

  回到革命胜利之初,这样的批判是必要的、及时的。但是,势易时移。今天,面对龙相,我们能不能有另一种想法呢?如果认为社会需要革命,难道我们应该鼓励贪腐,打击龙相,从而促进革命形势及早到来吗?显然,这样想,就完全脱离了绝大多数群众。更进一步,革命进程千难万险,需要千万个龙相这样具有奉献精神的人,革命成功以后搞建设,更需要龙相这样任劳任怨的人。打击龙相,批判龙相,固然有助于加速革命形势的到来,但是,人心败坏了,又能做什么事情呢?

  社会太大太复杂,历史太深沉,除非是圣人、神人、上帝,才能做到主观动机与客观效果的统一。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能做到问心无愧,对得起父老乡亲,对得起国家社会,已经是很好了。非要普通人天天考虑革命与改良的事,这就是走极端,这就是脱离群众。我看,龙相这样的人,经得起历史检验。倒是有些天天参与网上辩论、过嘴瘾的所谓左派,所谓右派,会成为历史长河中的微沫,消失得无影无踪。

  如此说来,称龙相为现代武训,是不是有点为武训翻案的意思呢?这却不是。武训究竟干了些什么事情,后世众说纷纭。但有一件似乎是可以肯定的,武训得到了满清皇帝的嘉奖,龙相却还在危险之中。

本文责编:banx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7399.html
文章来源:《国企》杂志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