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马正义:政治关乎谁的事?——建构公民政治:基于政治启蒙的视角

更新时间:2012-09-16 10:47:40
作者: 马正义  

  

  1、被误会的政治

  

  "政治关我什么事","政治只不过是官场上的权术而已",现实生活中这样的言语并不鲜见。这些说词透露出言说者对政治概念和政治现象的误解,也凸显了言说者对改变政治现状与政治秩序的无奈。

  从理论层面来讲,这种误解在于,言说者把政治纯粹地理解为谋权者为争夺权力而展开的角逐与厮杀;这种无奈表明,言说者在高度垄断的权力面前显得极其渺小与脆弱,利维坦这只权力怪兽使他们无所适从。从经验层面来看,此种误解与言说者身后的政治文化传统不无联系,与他们在当下政治生态中的切身体验紧密相关。

  问题在于,政治确实不管你的事吗?政治的本质就只是谋权之术吗?事实并非如此。因为政治还可以如此理解与表述:政治就是指公民个体基于深思熟虑在公共领域通过平等参于和协商对话来实现自己世俗政治权利的行为和过程。从这个意义讲,政治关乎普通公民很多事。引申一步讲,这个过程也是公民政治构建的过程,对民主转型国家现代政治秩序的创制有重要意义。

  对政治的理解是公民政治认知的重要组成部分,政治认知则是政治制度构建的价值基础与文化维度。政治管我什么事的言语不仅揭示了普通公民对政治概念与政治现象理解上的偏差,更重要的是从侧面展示出普通公民政治启蒙的迫切性。政治启蒙的阙如将使公民政治成为无根之树,使现代民主成为无源之水。

  

  2、绕不过的政治生活

  

  政治并非仅是谋权之术,是掌权者的事,尽管它非常关注权力的来源和运作。事实是,政治是与每个公民紧密相关的事。政治学经典大师罗伯特达尔认为,政治无处不在,无论一个人是否喜欢,实际上都不能完全置身于某种政治体系之外。尽管我们或许会试图漠视政治,但人类处处都会碰到政治,政治是生存的一个无可避免的事实。每个人都在某一时期以某种方式卷入某种政治体系。

  也许每个人都懂点政治,但是政治是异常复杂的事情,很可能是人类遇到的最为复杂的事情之一。达尔因此也提醒道,如果不能理解政治的复杂性,就会导致对政治理解的简单化,这样的后果将是灾难性的。既然每个人都绕不开政治生活,既然对政治的简单化会有灾难性的后果,那么如何理解政治就显得尤为重要。

  

  3、公民政治:政治的理想类型

  

  何为政治?哲人学者们有关政治概念的探讨视角各异,著述颇丰。伦理政治观,神学政治观,权力政治观,阶级政治观等对政治的不同理解为我们透视政治概念与政治现象提供了极为丰富的智力资源。无可置否的是,虽然这些政治观从不同角度界定了政治的概念,但由于这些对政治的不同理解只强调了政治的某个侧面而难免有所偏颇和缺失。

  如果我们尝试对这些政治观的核心要素予以抽象概括,我们便可发现其重叠之处。这些重叠的核心要素大体可以表述为:

  政治行为主体(个人,组织,阶级)在某个领域(私人领域,公共领域)内通过某种手段(合作与冲突,协商与抗争)依据某种目标(神圣与世俗)来追求某种利益(价值,信仰,权力,财富)的行为和过程。

  然后,我们的问题是,基于这种高度抽象的政治理解,对于普通公民来讲,政治意味着什么呢?根据以上推演逻辑,普通公民的政治不妨如此界定:

  政治就是指公民个体基于深思熟虑在公共领域通过平等参于和协商对话来实现自己世俗政治权利的行为和过程。

  质言之,这个过程也可被称作公民政治的运作过程。不难看出,自由平等的公民个体,独立自主的政治参与,理性协商的行为与态度,开放透明的公共领域是现代公民政治构建的重要支撑条件。

  必须指出的是,此处有关公民政治的界定与论说只是韦伯知识脉络中的理想类型,是对各种政治观进行高度抽象但又不脱离这些政治观的一种理论构建,是尝试对政治经验与政治现实进行分析而使用的一种研究方法。因此,此处的公民政治是个规范的概念与指向,现实政治的运作状态也许并非如此。然而,由于理想类型意义上的公民政治对众多政治观进行了分析整理和抽象概括,它突出了不同政治观中具有的共性表征与特点,因此可为我们洞察现实政治提供价值指引,制度导向和策略选择。

  

  4、受挫的公民政治:犬儒政治的出现

  

  如上所述,公民政治的构建与实现是需要支撑条件的。这些支撑条件的阙如会导致公民政治严重受挫,受挫结果之一就是犬儒政治的普遍盛行。在这样的前提假设上,我们尝试从反面对公民政治构建的诸条件加以审视,以便窥视公民政治产生的理论可能性和现实可行性。也就是说,我们将分析当哪些条件缺失时,公民政治的构建就会严重受阻。

  个人主义的扭曲化。公民政治的理论前提是个人主义的。个人主义的政治哲学认为社会是由独特的个人组成的,每个个人都先验地拥有一种作为其认同的自我;它强调个人权力是第一位的,个人权利的考虑优于社群权利的安顿;它对权力有高度的怀疑,认为对权力必须要有限制,它认为政府的产生只不过是个人权利让渡的结果,政府与国家只不过是必要的恶。

  但是,当个人主义被简单扭曲为自私自利的代言词而遭人唾弃时,当个人主义面对集体主义变得卑躬屈膝时,当有人打着国家主义的幌子压制个人权利假公济私时,一种伸张个人权利的公民政治就不得不在强大的利维坦怪兽面前噤若寒蝉,委曲求全,苟安于一时。

  公共领域的"私密化"。公共领域的"私密化"主要体现在公共权力的个人化,公共舆论的工具化,公共探讨的隐性化三个层面。汉娜·阿伦特把人的境况分为劳动,工作,行动三种类型,这三种类型分别对应个人领域,社会领域与公共领域三个不同的场域。劳动对应私人领域,是为了满足人的肉体生命存在与维系的需要,受制于必然性束缚,无自由可言;工作是人类在自然界开辟出文明的领地,构建出一个人造的世界,也即社会领域。行动则是人类完全自由的活动,也是人类唯一的一种政治活动,不受制于必然性,它总是公共领域相联系。哈贝马斯在汉娜·阿伦特的基础上将公私领域的划分向前推进,并提出私人领域,公共领域,公共权力领域三种不同的划分。

  其实,公共领域的概念在阿伦特与哈贝马斯的理论谱系中是高度重叠的,其意指介于国家与社会,政府与个人之间的公共空间,这个公共空间是权利与权力的对话平台,是公民参与公共事务,表达诉求,保护个人权利的重要屏障与缓冲地带。

  然而,当公共权力被高度垄断,严重个人化后,它便像只野狼猛兽,肆无忌惮。它冲破权力的禁区,打破公私领域的平衡,使公民个体权利无处藏身。与此同时,公共舆论成为个人或组织自我标榜的工具,独立性不复存在。更糟糕的是,本应在公共领域展开的公共讨论与公共批判变得高度隐性化和"私密化"。公共讨论与批评沦落为公民个体茶余饭后娱乐的谈资,或辱骂,或讽刺,在讥笑辱骂中声中去发泄内心的不满,以弥补公共领域中讨论与对话的缺失。至此,公民政治施展拳脚的公共领域的荡然无存。

  政治的意识形态化。政治的重要方面就是公民个体通过参与公共事务管理自身之事,但是被意识形态化了的政治则使公民失去了独立思考,自我判断和理性行动的能力。个体彻底沦为趋利避害的动物,面对社会及自身的处境,他们或缺乏认知,或明哲保身,从而表现出集体失语。

  欣慰的是,民主化的汹涌浪潮在不断地洗刷着地球上阴暗潮湿的肮脏地带。不过,这种洗刷也有双重后果,其一,公民个体开始逐渐认识到政治的本来面貌与应有之义。其二,由于个体的脆弱与渺小,对政治秩序的改善表现出极大地无奈,对个体权利的不测遭遇显得极其萎靡。

  因此,处于民主化汹涌浪潮与政治意识形态化夹缝中的公民个体开始讨厌政治,讨厌的后果就是冷漠政治,不关心政治。个体把政治之事置于他人之手,除非自我权利遭到严重损害,他们对政治不再过问,不再理会。易言之,公民个体自己放弃了对政治权利的爱护与追求,放弃了对政治秩序改进的愿望与理想。

  基于以上论述,显而易见的是,在扭曲的个人主义、"私密化"的公共领域和政治的意识形态化三重夹击的下,公民个体从理念上失去了关心政治的动力与渴望,从手段上失去了改善政治秩序的工具,从目标上失去了构建政治秩序的坐标。犬儒政治到处肆虐,公民政治严重受挫。

  

  5、政治启蒙:公民政治建构的价值维度

  

  所谓"启蒙"(Enlightenment),意指通过理性或自然之光,祛除民众在封建陋习与宗教传统垄罩下的无知与蒙昧。它强调通过自由思想、科学知识、以及批判精神的洗礼,使得人们找回个体的尊严与独立。所谓"政治启蒙"则是公民个体在科学知识和独立思想的指导下,通过理性表达与行为,逐渐剥去政治的迷雾,重新认识政治本质的过程。质言之,"政治启蒙'指的是公民个体对国家与社会、政府与个人关系的重新思考。

  人是个政治的动物,这是政治学鼻祖亚里士多德对人的政治属性的经典论述。虽然时过境迁,城邦国家不复存在,古典民主魅力日渐式微,但个人关心政治,参与政治事务仍然是一个现代公民政治属性的内在要求。

  英格尔哈特认为,与怀抱物质主义价值观的公民相比,那些怀抱后物质主义价值观的公民表现出对政府更多的不信任,因为公民们不再祈求政府确保其生存,相反,他们会以更高的标准来衡量政治精英和政治机构,也会更多的关注政治,通过政治参与来实习自身政治权利。

  但是,当公民在器物层面的追求有了基本的保障,在物质主义的诉求得到基本满足后,政治关注与政治参与的理念与价值并非自动出现,阿尔蒙德意义上的"参与型公民文化"也不会自动生成。

  所以,对公民政治的构建来讲,公民个体的政治启蒙非常重要,如前所述,这种启蒙主要体现在公民个体对国家与社会、政府与个人关系的重新思考。毋庸置疑,知识分子在这个启蒙过程中可以著书立说,扮演重要角色,但是,这种政治启蒙是主要是公民个体的自我启蒙和自我祛魅。

  个体与自我的回归。刘军宁教授在《回归个人--重申个人主义》一文中对个人主义的理论脉络进行了再梳理,并从政治哲学的意义上强调了个人主义对现代民主构建的重要性。他认为"个人主义蕴含着一整套的道德和政治原则,同时也提供了一系列根本的行为准则。个人主义把个人当作看待一切事物和问题的核心和出发点"。"作为一种政治哲学,个人主义主张个人的自由、权利和平等,反对国家对个人自主事务的干预"。

  从理论上来讲,公民政治建构的逻辑起点正是个人主义;从实践上来看,公民政治的行为主体也即公民个体。所以,公民政治的建构必须寻找失落的公民自我,关注公民个体,凸显个体自我价值,关注个体权利诉求。个体必须增强自身的主体意识,认识政治参的重要意义。

  政府角色的重新定位。洛克认为,在自然状态的条件下,公民个体拥有不可剥夺的自然权利。在原初状态和无知之幕中,个体是理性的;个体之间是平等和合作的关系,个体相互缔结契约,形成公民社会的合作机制;之后,为避免无政府状态下个体利益的相互冲突,公民个体让渡自己部分权利,与政府签订契约,形成政治社会,使政府成为自己管理自己的代理人。

  从洛克的论述逻辑来看,政府的必要性仅在于代表公民个体管理公共事务,政府扮演的只是守夜人的角色。政府权力的根本来源在于个人,政府假如违背了公民的意志,公民可以随时取消并组建新的政府。

  虽然洛克的这番论述只是其逻辑推演和理论建构的一种方法,但这种方法本是就是政治理论的组成部分,而政治理论则为政治秩序的构建提供了价值指引与策略选择。具体对公民政治而言,其价值指引在于使公民个体认识到政府只不过是必要的恶,策略选择层面则使充公民个体充分认识政府代理人的角色地位,认识到以权利制约权力的重要性,认识到限权政府的必要性。

  做个永久的"反对者"。公民政治既是自由主义的,也是共和主义的,它是对自由主义政治的超越,也是对共和主义政治示好。说它是自由主义的,因为它强调个人权利,最小政府,限权政府,强调公民政治参与的工具性价值;说它是共和主义的,因为它强调公民平等自由的政治参与,强调个体对公共事务的讨论与批判,强调公民政治参与的伦理价值。

  面对政府,公民个体必须做个永久的"反对者",善于谏言,勇于批判。但这种反对与批判不是激情与冲动的简单发泄,不是为了反对而反对,而是在法治的框架下以理性的行为来表达自己的权利诉求,以期得到政府及时合理的响应。

  理性公民品格的培养。成熟理性的公民政治要求成熟理性的公民个体。公民个体首先应该相互尊重对方的权利,做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其次,公民个体必须具有协商与妥协精神品格。个体在表达和追求自身权利的过程中,要逐渐培养公民理性,面对矛盾和冲突,更多的是通过协商,谈判从而达到双方的共赢,尽量避免零和游戏的出现。

  

  6、做个政治的动物

  

  政治并非是仅是掌权者之事,政治是与每位普通公民紧密相关的事。政治的一头是国家与政府,另一头是社会与个人。政治关乎的是国家与社会之间的关系,关乎的是政府与个人在法治的框架下良性的互动。政治也并非仅仅是谋权之术,虽然它也关心权力的来源与运作,但政治更关乎权力的限制,关乎权利的安顿与保护,关心公民政治权利的诉求与实现。

  在民主转型过程中,公民政治的构建可能遭到个人主义扭曲化,公共领域"私密化"和政治意识形态化三重压力,从而导致政治犬儒颇为盛行。但是我们并不应该放弃公民政治构建的努力,不应该放弃民主政治的追求与探索。这种探索的重要途径之一就是普通公民的政治启蒙。个体与自我的回归,政府角色的重新定位,理性公民品格的培养和做个永久的"反对者"是公民政治启蒙的重要方面,也是公民政治建构的价值底板。

  现代社会的每个公民个体都应该积极呼应亚里士多德的召唤,做个政治的动物。因为在很大程度上,了解政治就是了解个体政治权利的构成;关心政治就是关心个体政治权利的实现;参与政治就是用自己的理性行动在构建现代民主政治的未来。来源:共识网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7386.html
收藏